• 第58章 失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1本章字数:2008字

    顾北誓没有为难她,直接点了个头。她生病了,今晚,暂且放过她。

    苏萌没有回头,直接跟着冯管家上了楼梯。

    客房中,一夜无梦,苏萌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难耐。直到夜半,额头上突然间便清凉了下来。那种始终难以睡深的感觉也随之而走。

    后来,她模模糊糊中,总觉得有个影子在自己的房间里。可是她全部的体力都在对抗着细菌,又因为药物中有睡眠的成分,所以即便她很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却怎么也睁不开。

    直到早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白色的窗沙布散落在她的身上时,她才醒了过来。

    伸手摸了摸额头,已经退烧了。掀开被子下床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地板上竟然有几滴还未干涸的水珠。

    她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昨晚额头上凉凉的感觉又再次袭上了她的心头。

    难道,那些不是梦境,是真的有人照顾过她吗?

    她穿上鞋子走出客房,直接奔着大厅而去。如今已经是早晨九点,顾北誓应该已经起床了吧。

    走进客厅后,便看到冯管家正在安排着人准备早餐。

    看到苏萌下楼之后,连忙上前说道:“少夫人感觉如何了?还难受吗?”

    苏萌摇了摇头,对眼前这个善意的管家很是亲切,“不会了,凌医生的药果然药到病除。”

    “那就好,我一会儿就能给少爷复命了。”

    “呃……顾北誓不在家里吗?”她转头看了看四周,果然没看到顾北誓。

    “少爷一大早就去上班了,吩咐了我看到少夫人您醒了就准备早餐。您饿了吧,来这边请。”

    苏萌顺着冯管家的手势看过去,只见餐桌上早已经准备好了各式各样的早餐。大部分还冒着热气呢。

    “冯管家,您有神通不成,竟然知道我会这个时间醒?”苏萌早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坐在餐桌上便开始吃了起来。

    冯管家笑了笑,“我哪里会什么神通啊,是少爷吩咐的,每隔十五分钟就准备一次。否则,这些早餐从早晨七点开始准备,早就已经凉透了。”

    一口包子含在嘴巴里还没咽下去,苏萌愣愣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冯管家,“早晨七点开始准备,每隔十五分钟一次?”

    “是的,少夫人。”

    “顾北誓疯了吗?”她咽下那口包子,惊呼了一声。这么算下来的话,今天早晨浪费的食物已经够一间酒楼一早上用的了。

    “少爷疯没疯我不知道的,只是香椿园的老板快乐疯了。”冯管家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道。

    “为什么?”关香椿园什么事?

    “今天早晨香椿园停业一日,专门为咱们府上提供早晨。”冯管家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

    苏萌差点没晕过去。“香椿园?停业一日?冯管家,你说的香椿园不会是海城有名的广式茶餐厅,一日营业额要用几十万来计算的那个香椿园吧?”

    “正是那家。少爷听说您喜欢广式点心。”

    苏萌僵愣了一下,她是喜欢广式点心,可是却从来没说过啊。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让我进去!我是你们少夫人的朋友。让开!”

    倏然,门口传来一道凌厉而尖锐的声音。苏萌转过头去,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与两名站在门口的保安起了冲突的齐晓云。

    她连忙起身跑了出去,“晓云,你怎么来这里了?”

    那两名保安看到苏萌,立即放开了阻拦,让齐晓云过去。齐晓云神奇活现的轻哼了一声,这才走到了苏萌的面前。

    “你这个死丫头,一声不响的跑到这里来,辞职了都不通知我一声。你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齐晓云上来就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了她一顿。

    苏萌看着熟悉的朋友,不由得笑了笑,“我这刚来第一天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辞职的事情,我是怕你劝我,所以没敢说。毕竟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不可能更改的。”

    齐晓云看着她,最后叹了口气,破天荒的没有骂她糟蹋了这次大好的机会。

    “怎么了?看你这样子似是有什么事情啊。说来给姐妹解解闷。”苏萌拉着她坐在餐桌上,一边吃着广式餐点一边问道。

    齐晓云不说话,也开始吃了起来。她的动作很快,一下子便将一盘子虾饺全部下肚。

    “喂!你怀孕了啊,吃这么多。”苏萌脸上带着笑容,打趣的说道。

    却没想到,齐晓云拿着包子的动作一愣,包子“咚”的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苏萌这才发现,齐晓云的脸色似乎白了白。她连忙拉住了她的手,“喂,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子,我好不习惯啊。”

    没想到苏萌的话刚一落下,齐晓云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眼泪像是珍珠一样的掉下来,止也止不住。

    “这是怎么了?”苏萌一下子开始手忙脚乱,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安慰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要这样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好不好?你齐晓云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这会这样了?”

    齐晓云抬头望着苏萌,抽蓄了几下之后才将眼泪擦掉,说:“苏萌,我……我失身了。”

    苏萌愣了几秒钟,而后脸色不自然的动了动。

    “就是安琪想要灌醉你的那天。你还记得吗?离楚天这个王八蛋。他……他竟然对我……啊……”

    齐晓云断断续续的说完,又再次哭了起来。

    苏萌不禁皱了皱眉,那晚,不就是前天晚上。她们姐妹两个,还真是同病相怜。

    拉着齐晓云冰冷的手指,她轻声问道:“那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离楚天又是怎么想的?”

    她和齐晓云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齐晓云一向特立独行,行为举止从来都是女汉子的样子。可是她知道,齐晓云的骨子里很保守的。

    她以前有个相恋六年的男朋友,就是因为她不肯与对方发生关系最后才不得不分手。可是现在,她竟失身给了离楚天。

    想到那个花花公子,苏萌的头就一个两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