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彩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1本章字数:2026字

    苏萌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您了。”

    坐在车子里,苏萌第N次往窗外看去。手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是因为两年没见他们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总之,她现在很紧张。

    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车子在苏家小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这里依旧和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变化的样子。

    她伸手按了门铃,不过一分钟大门便被打开了。

    苏振扬一如记忆中的模样,中年,颇具威严,只是头发白了一点。他脸上带着笑容走了出来,一开门便笑眯眯的走向了苏萌。

    “萌萌,你可回来了。你妈和我都盼了你很久了。”他话说完,便转头看了看停在门口的车子。“北誓应该在里面吧?”

    放开了苏萌的手,他冲着车子走了过去。

    “爸,他没来。”苏萌转头看着苏振扬,轻声说道:“他工作太忙,只是让我先过来看看。”

    苏振扬看了车子一眼,而后收回了目光,眸中带着一抹失望。“这样啊。也是,北誓生意做那么大,肯定是很忙的。这样,萌萌你先进去吧。”

    苏萌点了点头,跟着苏振扬走进了多年未曾再回来过的苏家。

    别墅门口,母亲林月美翘首期盼着。在看到只有苏萌一个人进来的时候,开口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啊?北誓怎么没来?”

    “就是啊,姐夫没来,你一个人来有什么意思?”站在一旁,已经亭亭玉立的苏萸也跟着搭腔。

    “萸萸,苏萌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说这种话?”苏振扬严厉的看着她喝道。

    “爸爸,到底她是你女儿还是我是你女儿?她把大姐害死了,我凭什么要认她。”苏萸脸色激动的喊道。

    “萸萸,你疯了吗?”一旁的母亲伸手打了苏萸的胳膊一下,不痛不痒的,语气倒是很严厉,“如果你再说这种话,你父亲要怎么治你我都不会管你。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女儿,谁也不能说什么。”

    “是啊,三个都是你的女儿,谁也不能说什么。苏萌不会说,我呢,你们不让说。呵呵,那让死去的大姐怎么说?妈,为什么你们都忘记了苏萌以前做过什么。”

    苏萸情绪激动,看着苏萌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刀子一样。

    “你们不仅没有责怪她一分一毫,反而还让她嫁给了顾北誓。凭什么好事都让她苏萌占到了?凭什么她名利双收,那么幸福?她这样的人,就应该为姐姐和邹大哥守一辈子名节。”

    “住口!”苏振扬往前走了两步,气呼呼的站到了苏萸的面前。抬起手来便要打下去。

    “你打!”苏萸一点也不惧怕,瞪着自己的父亲的眼睛圆圆的,“从小到大,你就会打我骂我。从来都不碰这个苏萌一下。我真不知道,到底我还是不是你的女儿。”

    “你……”苏振扬手指微微颤抖着,眸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苏萸。他从未想过,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会这么想自己。

    苏萌看着眼前的情景,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这样的场景对她来说已经很习惯了。她不回来还好,只要一回到这个家,他们总会为了她争吵不断。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似乎永远也容不下她一样。所以从很久之前她便离开家出去住。她宁可租房子,住宿舍,也不想住在这里。

    无奈的伸手拉下了苏振扬的手臂,她知道他打不下去的。苏萸是他最爱的女儿,他又怎么舍得真的打她。

    “爸,”她轻轻唤了一声,“别为了我闹得家里不和谐。苏萸还小,你别怪她。”

    “苏萌,我不要你在这里假惺惺……”

    “好了,萸萸,你也实在太过放肆了。你姐姐这么久没回来,一回来你就吵吵个没完。怎么,你当真不想顾及姐妹情深了吗?”母亲在一旁喝道。

    “不要就不要……”

    “不要的话,你姐夫可也不会认你。有些事情,还是想清楚的好。”母亲林月美说完这句话后,转身便往里面走去。

    苏萸果然闭上了嘴巴,狠瞪了苏萌一眼,哼了一声便转身也走了进去。

    苏萌皱着眉头,不明白母亲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姐夫也不会认你。难道,他们这次叫她回来,是在打顾北誓的主意吗?

    他们之间,当真连一点亲情也不顾及了吗?

    想到这里,她侧头看向了在一旁的父亲苏振扬。只见父亲脸上闪躲着,似乎不敢直视着她的注视。

    看到这,她不由得笑了笑。只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径直往里面走去。

    这么多年没回这个家,家里的变化倒是不小。装潢换过了,比以往更加华丽。家电也都是新换的,看来花了不少钱。

    坐在纯皮沙发上,苏萌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客人似的那般陌生。

    “你几年没回来,家里都变了。你说说你,自从嫁人了也不知道回娘家来看看。”林月美一边为苏萌拿水果,一边说。

    苏萌低下了头。如果这几年里,他们有一个人叫她回来,她早就回来了。怎么可能几年不入家门半步呢。

    “妈!前几年我听说苏式已经申请破产,为什么你们还住在这里?”她轻声问。

    她不回来这个家,却并不代表不关心这个家。这么多年来,家里的任何变化她都知道。

    “是破产了,爸爸经营不善,几年前就破产了。是……是顾家给了咱们家一些彩礼钱,所以咱们才能维持着。”苏振扬说道。

    “顾家?彩礼钱?”苏萌猛然扭过头去看向了父亲,“什么彩礼钱?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顾家给的彩礼钱是给苏家的,又不是给你的。你咋呼什么劲。”苏萸一边磕着瓜子一边不屑的说道。

    “所以,这个彩礼钱,是顾家娶我的钱,是吗?”她异常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亲人。

    她很怀疑,她到底是不是这个家里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一点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