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真会享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1本章字数:2027字

    顾北誓的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兴味,不着痕迹的将手臂抽出来,低头温柔的看了苏萌一眼,完全没理会苏萸。

    苏振扬看到这里,不由得一阵皱眉,连忙打圆场道:“萸萸,你姐夫的公司可不是那么好进的。你毕业还有两年呢,到时候再说也不迟的。”

    话落,他给女儿一个安慰的眼色,让她不要再纠结这件事。

    苏萸也是上道的,连忙将眼睛里的泪水憋回去。

    她本就生的很美,是那种完全不逊色苏萌的美。再加上她打扮的很潮,在学校里一向是都是校花自居,追求者络绎不绝,可是能入的她眼里的寥寥无几。

    如今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是她攻克多少男人的必备武器。所以对于顾北誓,她有信心能够征服他。

    “姐夫,今天晚上和姐姐留下来住一晚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一家人好久没都一起吃过饭了。刚刚姐姐还说想家了呢。”

    她的声音酥中带着一抹甜。看着顾北誓的眼神甜的发腻,就连望向苏萌的神色都带着笑容。

    这样的转变让苏萌有点无语,她无声的嗤笑了一声。不知道该说她脸皮实在太厚,还是要说她的演技太过精湛。

    到底是什么让她这么自信,自己就一定会配合她呢?

    “是啊苏萌,你这么多年来没回家,早就想家了吧。妈妈也很想你,我们母女两个好久没有促膝长谈过了。今天晚上你就过来陪陪妈妈,可以吗?”

    林月美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了苏萌的身边,一把将苏萌整个人拉起来。慈祥的目光像极了一个慈母。望着苏萌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心疼和怜惜。

    回看着林月美的神色,苏萌整个人呆住了。这是她从小到大最为渴望的母爱啊。

    是苏萸每日都唾手可得的,可却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每每午夜梦回的梦想啊。

    可是,为什么在她面前表现出母爱的这个母亲的脸却那么的不真实呢?她是真的希望自己能陪她吗?还是希望,她把顾北誓留下来,给苏萸制造机会?

    她有点糊涂了,实在糊涂了。如果真的是想念她,又为什么一定在顾北誓出现在她身边之后才来找她呢?

    忍下心里那股疼痛,她刚想回绝。却听到一旁的顾北誓开口说话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盛情,那我们要是再推脱就不好了。苏萌,这么多年你也是第一次回家,就住下吧。”

    苏萌怔愣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向他。却正好看到苏萸欢呼着,整个人直接靠在了顾北誓的身上,嘴里嚷嚷着,“姐夫你真棒。”

    看到这里,她不禁的脸色白了白。咬了咬唇,没有说出什么来。

    既然他要住在这里,那她就住。她倒是要看看,她的这些家人能有什么花样。

    狠瞪了苏萸一眼,她沉默了下来。

    吃晚饭的过程中,顾北誓与苏萌坐在了一起,苏萸很自然的坐到了顾北誓的另一边。

    “萌萌,你尝尝你妈妈的手艺有没有退步。”苏振扬一边说一边将一只大闸蟹放在了苏萌的盘子里。

    然而苏萌还未说什么,顾北誓便将螃蟹夹走,直接送到了苏萸的盘子里。

    “北誓,你这是……”看到这里的林月美不由得眼睛晶亮了起来。难道,顾北誓真的看上苏萸了?

    转头看着苏萸得意洋洋的模样,也认为这个男人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得意中,她侧头去看苏萌,眼神中带着一抹挑衅。

    苏萌回瞪了她一眼,还未开口,便听到顾北誓说道:“螃蟹性寒,苏萌与我这段时间并未避孕。如果有了身孕再吃螃蟹,岳母岂不是做了恶人。”

    这话一出,餐桌上所有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苏振扬和林月美本来高兴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而苏萸则愤恨的将螃蟹丢出了盘子。

    “既然螃蟹性寒,那我也不吃了。”她赌气的说道。

    “萸萸可以吃的,毕竟你还未嫁人,跟你姐姐不同,吃一点螃蟹无妨。”他不温不火的说着,而后又为苏萌夹了一点可口的小菜。

    夹完之后又宠溺的说道:“多吃一些新鲜的果蔬,对孩子好。”

    苏萌脸上的带着一抹尴尬的看了看他。这男人难道是想要孩子想疯了吗?逢人就说她怀孕了。他们不过刚刚发生关系,他的嘴巴怎么就那么大。

    苏振扬敛下脸上的那抹震惊,随即笑了笑,说道:“看到你们这么幸福,我也就放心了。”

    “是啊,放心了。”林月美似乎脸色不太好看,只是跟着附和了几句。

    随后,众人便不在说话,只是专心吃着饭。

    晚上,苏萌站在父母为自己布置好的房间,迟迟不愿走进去。

    “怎么了?是哪里不满意吗?”林月美走过来看了看她,拉着她往里面走。

    “妈,你不是苏萸的房间吗?”苏萌指着满屋子粉色的浪漫装饰问道。

    “对啊,你不常来家里住,所以家里没有给你准备房间。咱们家啊,只有萸萸的房间是最舒服的。这样,你和北誓在这里休息,让萸萸去客房就好了。”

    “客房?”苏萌翻了个白眼。“你让我住她的房间,然后让她去住客房?你觉得她会肯吗?”

    林月美怔了怔,“她当然肯了。你现在有身孕了,她做妹妹的当然会照顾着你啊。再说了,人家北誓锦衣玉食习惯了。让人家住客房怎么可以啊。你妹妹知道轻重的。”

    又是身孕,她刚想反驳,却一时间住了口。她为什么反驳,让她们以为自己怀孕可以肆无忌惮的将招式使出来又有什么不好。

    咬了咬唇,她最后点了点头,“那妈妈帮我谢谢苏萸。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大方。”

    话落,她转身走进房间,一屁股坐在了粉红色的软床上。柔软的触感让人一坐下就觉得无比的舒适放松。这床,定是价值不菲的。

    苏萸,可真是会享受。想她住在学校宿舍的时候,就连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出来的。同是苏家女儿,她们却是天与地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