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卸他一条手臂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2本章字数:2076字

    苏萌强迫自己站起来。尚且只是一鞭子而已,她便已经觉得皮开肉绽,疼的她龇牙咧嘴,全然没了形象。而她怀中的女孩子经受了这么多鞭子,到底是有多疼她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来。

    白言香,她怎么可能这么狠?不过是打破一件东西,便要受到这么残忍的惩罚。

    幽怨的眸子微微抬起,她看了一眼坐在座位上的白言香。这个所谓顾家的女主人,就是这么草菅人命的吗?

    “放肆!”白言香“腾”的一声站起来,眼神散发着一股杀气看着苏萌。

    而苏萌喘着气,忍着后背上火辣辣的疼,回望着她。眼神不闪不躲。她没有做错事情,既然没有做错,便不用怕!

    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北誓倏然站起身来,冷漠的脸上不露一点表情。脚下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笔直的走到了苏萌的身边,看着她以及她怀中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子。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这么看着她,审视着她眸中的深意。

    那眼神,好似是在斟酌确认,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与你萍水相逢,毫无关系!”终于,他开口说道。

    苏萌咬了咬唇,强忍着后背那道火辣辣的疼,晶亮的眸子望着他,露出一抹求救来,“她是女孩子,这么瘦小!北誓,你救救她。”

    虽然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她已经明白在这个家里就算是白言香杀人,也不会被治罪。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封建国家一样,主人掌握了下人的命运,以及生死。

    也是直到此刻,她才真切的感受到顾北誓在外面跟自己说过的话。他说白言香吃人不吐骨头。不过是几分钟之前,她还有所怀疑。可是如今,她像是坠入了地狱一般,等着他这个同样身为统治者的救赎。

    “就这样?”顾北誓皱眉问出这三个字来。

    对于眼前这个打破自己琉璃盏的女孩子,他更是一点同情也没有。就算是今日真的打死了,也完全有白言香来解决,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苏萌!这个笨女人竟会不顾自己的安危用身体去替这个女孩子挡鞭子,这又让他不能完全置身事外。

    “对,就这样,我不能看着她死在我面前而什么都不做。”她圈着女孩子的身子。

    感受到她的害怕,苏萌的手用了些力气。想将自己身上的暖意传递到她的身上一点,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并不都是冷血的。

    顾北誓看着她眸中真诚的光泽,有一瞬间的发怔。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一定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但是却也似乎明白,她好似是……善心大发了。

    “你的好心,不一定有好报!”他轻声提醒着她。

    “如果不救她,我会后悔一辈子。与其现在就后悔,不如以后后悔!”这是她的理由。

    再一次,他眸中深邃的可怕。盯在她脸上的眸子像是要盯穿了她一样。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在蔓延着,一股自己把控不住的情愫在慢慢发酵。

    他从来都知道,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的绝对不止是感官上的动容。更多的,是牵连着他的情绪。

    一个统治者,这是最要不得的。可是这个女人,却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

    压下心中的那股动容,他脸上依旧冷漠的可怕。微微抬起眸子看向旁边那个依旧拿着鞭子的黑衣人。目光残冷,凛冽的像是极地寒冰一般,几乎能把人冻僵。

    那黑衣人神色一凛,脸上露出一抹惧意。可是下一秒他转头看向了后面的白言香,本来胆怯的脸上缓和了一些。可是脚下还是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以期望能躲开顾北誓迫人的眸光。

    “母亲,你刚刚说放肆!我想知道,究竟是谁放肆?”半晌,顾北誓才转头看着白言香问道。

    而后者则眯了眯眼,抬起精明的眼眸觑了顾北誓一眼,又低头睇了一眼略微有点狼狈的苏萌。眸中的那抹深意和精明一直都没有消退过。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在苏萌身边垂头看着她的发顶。蓦地,她茫然转身,双臂一甩,“啪”的一声,一个巴掌扇在了旁边黑色西装男人的脸上。

    “少夫人你也敢动?没长眼的东西!”扇完之后,白言香阴狠的转眸剜了他一眼,阴狠的训道。

    那黑色西装男人连头都没敢抬,直接垂着头不敢说话。

    白言香转过身来看向了顾北誓。“北誓,是这没长眼的东西太过放肆了。这样,这个人就由你来处置。你说怎么样?”

    那黑色西装男人神色一凛,不禁颤抖了一下。握着鞭子的大手瞬间握紧,可是下一秒,手中的鞭子便怎么也握不住了。

    “牧十,卸了他一条手臂。”顾北誓淡淡的说道。不带一点情绪,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一样的平和。

    苏萌瞪大了眼睛,看着牧十脸色冰冷如霜的从外面不知道哪里走进来,一直走到那男人的身边,手起掌落,只听到一声“咔嚓”。随即整个别墅响起了男人“啊……”的一声惨叫声。

    再次入目,那男人已经抱着那只拿过鞭子的手臂在地上哀嚎不止。

    白言香不带一点同情,反而脸上有着一股浓烈的厌烦。随手摆了摆,立即有人进来将那男人拖了出去。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几分钟。可是看在苏萌的眼里,却足以让她在很多天以后,依然做着噩梦。

    “既然母亲的见面礼已经送达,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顾北誓牵起苏萌的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整个人护在胸怀里,尽量不去触碰她的后背。

    他的手冰冷的过分,让苏萌一时间有点惧怕。他这样冰冷的模样,就好似他们第一次在民政局见面时候的模样,没有半分表情。

    “北誓,你就这么看待我的吗?”白言香冷冷望着他,脸上带着一抹无奈。

    “不敢,母亲只是想见苏萌一面,如今面也见了。她受伤了,我要带她回去治疗。就不在这里打扰母亲休息了。”

    话落,他拉着苏萌的手便往外面走去,丝毫不理会房间里的白言香是如何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