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婊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2本章字数:2032字

    直到走出别墅,苏萌才拉住了顾北誓,“那个女孩子……”

    “管好你自己吧。”他口气有些不善。

    意识到自己的烦躁之后,他低头皱眉看着她,有些歉意的说道:“她不会有事的,那不过是我继母安排的一颗棋子罢了。苏萌,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

    “安排的一颗棋子?”她抬头看着他,不明所以。

    “给你一个下马威罢了,在这个家里,我还不是唯一的统治者。但是你放心,早晚有一天,我会让她从我顾家滚出去。”他说的阴沉而狠毒,一点也不像往日里的他。

    也许,只有说到白言香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吧。

    也是,他五岁的时候亲生母亲过世,没有半年时间白言香便成为了他的继母。不过几个月就生下了顾亦辰,很明显,在顾北誓母亲还未去世之前这个白言香便与他父亲在一起了。

    尚不足十岁的孩子,便被扔至遥远的苏黎世独自生活,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世也未能回来过。

    想都他以前所受的苦楚,苏萌只觉得一阵心酸。

    反手拉住了他的大手,“不管怎么样,我是你的妻子,有我陪着你。”

    顾北誓低头看着她温柔的小脸,那眼眸的心疼让他不禁笑了笑。伸手揽过她,两个人一起上了车子。

    顾北誓的别墅里面,苏萌第N次尖叫,“顾北誓,你就不能轻点吗?”

    身后的顾北誓满头大汗,手里拿着棉签的手指不由得颤抖着,最后,实在点不下去了,轻声问道:“真的那么疼吗?”

    苏萌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刚才凌一伦说要给我上药你不肯,你说你能行。这就是能行吗?都快疼死我了。”

    听到她不满的话语,顾北誓心里也开始不爽了起来,“你这是后背,能给那臭男人看吗?”

    苏萌翻了个白眼,“他是医生,你还讳疾忌医,什么老思想。”

    “我就是老思想,你的身子休想给别人看到一分一毫。”他赌气的说着,而后手上更轻了几分,将药抹在了她的伤口处。

    “嘶!”倒吸了一口气,苏萌叹息的说道:“好了没啊?”

    “好了。”将最后一点药涂抹完后,他便将药瓶盖了起来。

    苏萌转过身看到的,正是他盖着瓶子的动作。只是以往并没有注意到的那枚戒指,如今像是一个魔咒一样,每日里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

    她强迫自己不要去关注这件事,“今天,我算是把你继母得罪了。以后要怎么办。”她开始转移话题。

    顾北誓将瓶子放下,手指顿了顿,“不用去理会什么。我开始就跟你说过,躲她躲得远远的。如果我不在家里,她叫你过去的话,能推就推掉。推不掉就给我打电话。”

    苏萌点了点头,如果没有经历傍晚那一场鞭刑的下马威,那她也许会觉得他夸张。此刻,她真的有点怕白言香。也许,让她害怕,就是白言香的目的吧。

    因为她背后鞭伤很严重,整整发了三天的高烧。顾北誓白日里上班,晚上却整夜守在她的床前。

    三日后,她高烧退了,可是背上的伤口依旧没有结痂。就这样,苏萌在床上躺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才稍稍恢复了一点元气。

    就当她可以自由活动,却无法用力过猛的时候,齐晓云又来了。

    依旧是坐在早餐桌前面,拿着包子用力啃着。像是和谁有仇一样,誓要把包子吃的尸骨无存。

    看到她这个样子,苏萌皱了皱眉,“又怎么了?你十天前不是说秦昊找你认错了,你们又在一起了吗?”

    这不过二十多天的时间而已,难道又出什么问题了吗?

    “还是说……他知道离楚天的事情了?”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苏萌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咽下最后一口包子,齐晓云抬起眼睛看着她,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苏萌,我辞职了。”

    苏萌脑子打了个弯,而后倒吸了一口气,“辞职?为什么啊?你做销售总监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为什么要辞职?”

    GM集团有多不好进她是知道,而齐晓云能进去除了靠着个人的努力之外,还托爷爷告奶奶不知道求了多少人。她没人脉,没家世,什么都是靠着自己打拼得来的。

    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就是最好的证明。突然间辞职,又不是像她一样做不下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齐晓云有点支吾,最后在苏萌的注视下,眸子微动,轻声吐出几个字:“我怀孕了。”

    “嗡……”的一声,苏萌只觉得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在自己的头顶炸开了。

    “你说,你怀孕了?”她的声音有点发颤发尖。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声音。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努力理着思绪。而后说道:“是……秦昊的?”

    齐晓云看了她一眼,而后低头,“我很清楚,是离楚天的。”

    苏萌伸手抚了抚前额,她猜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

    “那现在要怎么办?你怎么办?秦昊怎么办,孩子怎么办?”这种麻烦的局面,她想想就头疼,更别说作为当事人的齐晓云了。

    “秦昊已经知道了,当时我以为是肠胃炎才去检查的。医生说结果的时候,他就在我身边。”如今的齐晓云看起来很是冷静。

    怔愣了一下,苏萌问道:“那他怎么说的?”

    停顿了几秒钟,齐晓云淡然说道:“他打了我一巴掌,骂了我一句‘婊子’就走了。”

    话说完,她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伸手再次拿过一个包子,用力的咬了一口。眼泪,不听使唤的直接掉了下来。

    她爱秦昊,那么爱他。可是却从他的嘴里听到那两个字。心,像是被谁捅了一下似的。

    苏萌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心里的痛,她完全明白的。

    当时顾北誓那一句“女佣”有多伤人,只有她自己知道。

    “晓云,既然事情已经出了,你就别太伤心了。再说了,那晚不是你的错。你们只是喝多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