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傻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2本章字数:2030字

    时间有一瞬间的凝固,离楚天怔愣的脸上唯有眉眼处带着一抹受伤的神色。他用阴狠的眸光望着齐晓云,就差没在她身上定出几个洞来。

    好半晌,就在苏萌以为离楚天要上去打人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齐晓云,你如果不嫁给我,以后不要后悔。”

    齐晓云盯着他的脸,脸上带着绝然。“我不会后悔的。只请你以后不要来烦我。”

    她的话清冷,无温,听了让人觉得很平淡。可是苏萌却知道,齐晓云现在的心里定是在滴血的。

    这个女人她认识了这么多年,越是表面平静,她越是受伤最大。

    对于他们之间的感情,她一点也不清楚。可是刚刚从齐晓云接过水杯落泪的那刻,她明明感受到了她心里的一丝挣扎。

    话说完,她敛下眉眼中的所有情绪,转身便往外面走去。

    苏萌连忙跟了上去,眼睛看了离楚天一眼,只见他脸上的戾气未消,大手一挥,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包括刚刚齐晓云喝过水的水杯扫到了地上。

    一阵叮咚乱响之后,办公室终于恢复了平静。

    苏萌跟在齐晓云的身后,看着她坚强的出了公司的大门,直到走到了街上,她风风火火的脚步才停了下来。

    随后,她的肩膀一颤一颤,像是秋风中怎么也停不下来的树叶。

    苏萌叹息了一口气,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为什么不答应他?”她轻声问道。

    齐晓云擦掉眼泪,委屈的说道:“我怎么答应?他那么爱玩,不过见我一面就求婚。苏萌,这种花花公子如果换做是你,你放心吗?”

    看着她哭花了妆容的脸,苏萌轻声道:“有些人玩世不恭。但是遇到对的那个人就会成为浪子回头的典范。你不给他一个机会,又怎么知道他不是呢?”

    齐晓云摇了摇头,“我跟你不同,我的人生经不起这样的赌博。苏萌,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虽然顾北誓对你不好,但是你还是能让自己的人生那么精彩。如今,你搬回帝豪苑,和顾北誓相信相爱,真的很祝福你。”

    “晓云,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像是话中有话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萌看着她,觉得她此刻竟有些飘渺。

    她一向是个坚强乐观的女孩子,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却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海城扎下脚跟。

    齐晓云看了她一眼,“我辞职了,我会带着这个孩子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你疯了吗?这么多年来,你的事业根基就在这里,你的家也在这里,你能去哪里啊?”

    苏萌拉住了她的手,强迫她的眼眸抬起望着她。

    是啊,她的家,她所有的一切关系都在这里,她还能去哪里呢。可是……

    “苏萌,我跟你真的不一样。你可以不管你的父母,因为他们对不起你。可是我不能。他们的思想陈旧,他们爱我就想爱自己的生命,爱我的名节甚于自己的生命。”

    “苏萌,如果他们知道我未婚先孕,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吗?我难以想象那些可怕的事情。”

    齐晓云出生在乡下,她那对淳朴的父母,以及老实巴交的弟弟她是见过的。一想到那样守旧的人知道齐晓云的遭遇,她也觉得心里难受的要命。

    “你既然不可打掉这个孩子,那就嫁给离楚天。我看的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事情总会解决的。

    “真心?”齐晓云笑了笑,“金碧辉煌那么多女人都跟他上过床,他对每个人都说真心,他的真心我能信吗?”

    “你去金碧辉煌调查过了?”苏萌有点发懵,但是为离楚天辩解道:“也许,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毕竟他求婚的对象只有你啊。”

    “苏萌,你不要天真了好吗?”她退后了两步,伸手指着身后那种豪气冲天的离氏大楼。

    “他是离氏的继承人,离氏的太子爷,这整个离氏都是他离楚天的。而我齐晓云呢?我算什么?我努力打拼多少年却连在海城为我父母买套房子都买不了。我是乡下人,你让一个乡下人去配离氏的总裁吗?”

    “你开什么玩笑!当初你结婚的时候,如果不是被逼着却的,你会嫁给顾北誓吗?可是你跟我又不同,你嫁给顾北誓,最起码你苏家曾经风光过,与顾家曾经是世交。我算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流下眼泪来。心里的苦楚唯有自己最清楚。

    “知道的,说我们是真爱,不知道的,那我齐晓云的脊梁骨就要被他们戳上一辈子了。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倔强了二十多年,不想因为一个男人苟活,委屈的活。”

    “你说我傻也好,说我牛逼也好。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更何况,我不确定离楚天对我是否真心,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有没有一点感情。我凭什么拿我一生的幸福去赌一个已经欲知很糟糕的婚姻。这不是我要的。”

    说到最后,她伸手将眼泪抹掉。倔强的不去转头看离氏一眼。

    苏萌震撼的站在原地,她从前只知道齐晓云坚强,却从不知道她骨子里竟是这样要强的女人。宁可所有的苦痛都自己承受,也不要家人跟着她一起受折磨。

    她走上前两步,伸手拉住了晓云紧握的拳头。“好,你不想嫁就不嫁。大不了,我帮你养这个孩子。”

    齐晓云伸手揽住了苏萌的脖颈,趴在她的身上怎么也控制不住眼泪。哭到最后,她抽泣了几声问道:“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个傻逼?”

    “不是!”苏萌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我只是羡慕你,可以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我,却只能选择默默的承受。如果我遇到对的那个人,我是幸运的。可是如果遇到错的那个人,我会成为最悲哀的人。”

    从嫁给顾北誓开始,他对她的感情,变成了她这一生最为直接的喜怒哀乐创造者。

    如今顾北誓爱护她,她应该是幸福的。可是每每看到他手上那颗带着爱心的戒指,她的心总是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