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强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2本章字数:2019字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苏萌脸色灰白,眼眸里尽是惧怕的神色。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卑微来求他,可是在他眼里看到的确实那般狠厉的神色。

    她的眸中渐渐浮现出一抹绝望。就在自己的衣服被他用力扯开之后,房间里的冷空气就像是刀子一个割在了她的身上。

    这种屈辱的感觉,苏萌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小小的底裤被他的大手趴掉。

    她瞪大了一双眼睛,只是看着他如狂如魔一样的模样。

    当他压下身子,毫不怜惜的进入她的身体时候,瞬间,她闭上了眼眸,眼角的泪水像是决堤了一般流了下来。

    她的嗓子因为喊叫已经沙哑,如今,他在她的身上律动起来之后,她便选择了闭上嘴巴。用这种无声来抵抗他的强暴。

    就算是她深爱的人,也无法理解她心中的苦闷,她还能强求什么……

    两个小时后,额头微微起了一层薄汗,顾北誓抬头看着紧闭双眸的小女人。直到自己释放了之后,才惊觉他竟如此对待了她。

    只是刚刚,他实在太过气愤。一个乔天亦已经够他头痛了,结果又来一个邹翔。他从未见过她那么失控过,所以一时也跟着失控了起来。

    抽身离开她的身上,他伸手解开困住她双手的皮带。看着她眼角那一抹泪痕,不由得心疼的抹掉。

    “苏萌,我……”他轻声开口。

    可是苏萌却只是轻轻转过身,用光洁的后背面对着他。

    看她如今连看都不想看他,顾北誓心中刚刚升腾起的那股愧疚之色瞬间被抹去。

    他僵冷的嘴角,望着她的裸背,“你是我的妻子,尽夫妻义务本就是你的责任。”

    苏萌隐忍下来的泪水,笑着从她的眼角再次滑落。她身子未动,依旧背对着他,只是檀口微启,用清冷而无温度的话语说道:“那现在结束了是吗?请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冰冰凉凉的话就像是一桶冷水一样浇在了顾北誓的头顶上。也顺便将他本来熄下去的火焰再次燃烧了上来。

    他猛地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身体重新压在了她的身上。因为迅猛而突然,害的她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顾北誓,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终是忍无可忍,伸手用力捶打着他钢铁一样的胸膛。

    “我要做什么你不知道吗?苏萌,别跟我装傻。你可以为了那些男人委屈求全,那我就让你委屈求全到底。”

    话落,他的唇舌一下子便覆盖在她的唇上。苏萌惊慌失措,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推开了他的脸,而后想也没想伸手便用力“啪”的一声甩了一个耳光在他的侧脸上。

    时间,一下子便静谧了下来。静的可怕,静的恐怖。

    苏萌眼神闪烁的看了他一眼,咬唇说道:“顾北誓,你今天的发疯到此为止。你先回自己的房间,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所以……先回去吧。”

    他刚刚对她作出那样卑劣的事情,她打了他一巴掌而已,情有可原。就当作谁也不欠谁。

    他缓缓的从她身上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望着她,“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就因为你见了你的老情人?”

    苏萌的心无声的抽痛了一下,她叹息一口气,无力的解释道:“我跟你说过了,我跟邹翔没有一点关系。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这就是事实。”

    “是吗?一点关系也没有,却因为他掉眼泪?苏萌,你当我是瞎子吗?你那种悲伤的表情,就连乔天亦都能看得出来。作为你的丈夫,你是要我视若无睹?任由你为了一个不相关的男人暗自伤神?”他纠结的就是这一点,既然没有关系,又何必悲伤。

    他们结婚两年的时间,他未曾来看过她,也没见她有什么难过的情绪。反而在乔天亦那边做设计师做的风生水起,差点还给他带了个绿帽子。

    然而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竟因为一个渣男而伤心,这如何让他能咽得下这口气。

    苏萌皱了皱眉,最后转过头去,“我没有为了谁难过,即使有难过也是为了那死去的姐姐,不是他。顾北誓,请你不要再闹了。我今天已经够疲惫的了。如果你刚刚觉得还没折磨够我,也请你明天再折磨我,行吗?”

    此刻,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

    她不是不懂温柔,不懂情趣的女人。只是在今天这种她身心俱疲的状态下,她真的没有办法去哄他。

    明明,她是伤心难过的那个,而他是侵犯自己的那个,为什么他说的好像他才是那个委屈的男人呢。

    一股疲惫感油然而生,她伸手将被子拉过来盖在自己的身上。不想在面对他。

    顾北誓看她又是这副模样,不由得也是叹息一声。许是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过分,他从衣服里面掏出随身携带的那管药膏,掀开了她的被子……

    “顾北誓,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好吗?”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却因为浑身疼痛不堪差点没栽下床去。

    幸好他反应及时,伸手拉住了她的身子。

    “我只是想给你上药,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就这么可怕吗?”他不喜欢她现在这种排斥他的行为。

    苏萌看到那管药,脸上一红。上次在睡梦中他也曾经为她擦过这药,当时她醒了。可是那种情况实在太过尴尬,所以她一直在装睡罢了。

    今天看到这管药,她顿时便觉得害羞的不行。

    伸手抢过来,她再次拉回被子盖住自己的脸,“行了,我会自己上药的,你先出去吧。”

    睇了一眼她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顾北誓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穿上衣服直接便往外面走去。

    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苏萌才从被子里面出来。心中一片复杂。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个巴掌给个枣吗?刚刚那么恶劣而且冷言冷语的对她,现在又这么体贴的要给她上药。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思绪刚刚跳转几分钟而已,房门便再次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