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同床异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3本章字数:2010字

    离开……海城?

    这四个字,像是魔咒一样瞬间无限循环在了离楚天的脑海里。

    “你说什么?”他无力的放开紧抓着苏萌的手指,浑身颤抖不止。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苏萌,眸中尽是悲伤。

    苏萌不忍心看到他这个样子,哀叹了一声。“我中午去送她,她说什么也不让我知道去了哪里。离楚天,对不起,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她连你都瞒着,这是为了防我吗?”难以痛苦的神色,离楚天突然轻笑了一声,那笑容中透着一股子凉意。“她就那么讨厌我,讨厌到用这种断绝的方式来结束我们之间吗?”

    他慢慢的往后面退去,一步一步,退的那么艰难。手指微微收紧,捏住了那枚求婚戒指。

    而后,倏然转身,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将那枚一直留在身上的戒指远远的掷了出去。

    再次转身,看向苏萌的脸色已经变得冷寒无比了。“苏萌,你做个见证。从今天起,我离楚天,与齐晓云恩断义绝。明天我的婚礼,请你参加。”

    苏萌吓了一跳,她连忙走了几步往前,焦急的看着他,“离楚天,你疯了吗?既然你的这个婚礼是给晓云看的,又为什么要举行?”

    难道是受到的刺激太大?才会作出这么过激的行为吗?

    “她有与我断绝的方式,我自然也有与她断绝的办法。苏萌,你作为顾北誓的妻子,我邀请你合情合理。如果你不想来,我也不会勉强。就这样了。”他冰冷的说完这几句话后,转头便走掉了。

    走的那样决绝,没有迟疑一点。

    苏萌站在街头望着离楚天同样孤寂的背影。突然就觉得,他与齐晓云两个人太像了。他们,都走在离对方越来越远的路上,而且,从不回头。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残忍,生生将两个人分开的如此血淋淋。

    漠然垂下头去,她看了看自己手边一直拎着的饭盒,心里一阵发疼。只要想到中午在顾氏财阀看到的场景,她的心就没来由的抽痛着。

    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去,她只觉得好累啊。

    齐晓云,离楚天的潇洒转身,她做不到。她能做的,只能是默默将自己已经全部付出的心再一点点的收回来。

    可是,她真的可以收回来吗?她不知道!

    回到帝豪苑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她走路走的脚踝很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未喘口气。一旁的冯管家便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见到苏萌,连忙上前来说道:“少夫人,二少爷回来了,夫人让您晚上和少爷一起过去用晚餐。”

    苏萌抬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二少爷?”

    “是的,刚刚从外国回来的。”冯管家说。

    苏萌顿时张大了嘴巴,“你是说,顾亦辰回来了?”

    “是的。”冯管家再次点头。

    “好,我知道了。”苏萌蹙了蹙眉心。顾亦辰她是见过的,早在年幼的时候,她曾经见过他一面。

    对顾亦辰唯一的印象便是长的很帅气的一个小孩,虽然很调皮,但是却也很聪明。姐姐苏莹很喜欢他。

    只是后来随着顾家与苏家两家实力相差越来越悬殊,姐姐苏莹才不得不放弃这个儿时的暗恋对象。

    当初她嫁进苏家的时候还闹出一个乌龙,以为自己嫁的人就是顾亦辰,所以当她知道面前站着,等着与他领证的人是顾亦辰的大哥顾北誓时,她还曾经很是别扭的叫过大哥呢。

    如今想来,真是尴尬的要命!

    后来与顾北誓结婚之后,她才知道顾亦辰这几年一直在国外学习。没想到,今天竟然回来了。

    可是,她中午刚刚与顾北誓吵过架,这晚上就要去主宅继续扮演恩爱夫妻。

    顿时,她精神有点萎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

    上楼梳妆打扮一番,到了晚上五点多,估摸着顾北誓快回来了。她这才出来!

    一到客厅,便看到顾北誓已经坐在沙发上面,很显然在等着她。

    苏萌深呼吸一口气,装作出一副很是自然的面貌。优雅的下楼,从容的面对着顾北誓。

    “今天顾亦辰回来了,母亲让咱们去主宅去用晚饭。我已经收拾好了,走吧。”她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来,任谁也看不出端倪。

    顾北誓抬头望着她,望向她平静后面的波澜。

    无法否认,看到这样安静的她,这样乖巧的她时,顾北誓有点被吓到了。他以为苏萌会使小性子,找借口不去主宅的。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竟然已经装扮好自己,且和他说话那么平静无波。仿佛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都不存在一样。

    “怎么?”见他一直望着自己,苏萌的心底开始有点慌乱,又一抹尴尬的笑意来躲开他灼人的目光。“我哪里不对劲吗?你这样看着我?还是,今天晚上不用过去?”

    顾北誓敛下眼眸,下一秒站起身来,靠近了她几步。可是却在即将靠近她身边的时候,却被她一个退步给让开了。

    顾北誓站定脚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顾北誓,我们这次去主宅不过是演戏。如果你想演的逼真点,就请离我远一点点,否则,我不确定是否会给你搞砸。”她的语气没了刚刚的平静,有的,是淡漠和冰冷。

    双手慢慢的攥成了拳头,她如今与他谈判,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叫嚣着紧张。

    她从来都不是顾北誓的对手,只是,这一次,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步。

    “演戏?”他磁性的声音发出质疑,眉心微微敛起。“你的意思是,从今以后,我们要过同床异梦的生活吗?”

    苏萌的心顿时漏跳了一拍。

    咬了咬唇,她摇头,“不对。是同一个屋檐下异梦。我们以后,不会在一张床上的。”

    她很坚定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顾北誓不由得嗤笑了一声,抬起脚来,一个跨步就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低头笑着问道:“你确定?确定我们,真的不会在同一张床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