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来者不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05:41本章字数:1063字

    空气在升温,他环着她的手臂,却有些发僵,胸口也跟着发闷。

    顿了顿,他还是收紧抱着女人的铁臂,腾出另一只手,轻拍在她的后背,安慰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说完他抱起乔眠,一路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魅色”酒吧。

    ……

    司墨寒带着乔眠前脚刚离开“魅色”酒吧,后脚陈康见陆亦浩迟迟不归,就来洗手间寻他。

    可刚到门口,喝的步履轻浮、摇摇晃晃的陈康,就被厕所里面的一幕给吓傻了!

    也吓清醒了!

    “卧、卧槽……陆哥?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浑身都是血?嫂子呢?”

    陈康跑到陆亦浩身边,蹲下身子抱起他的头,用力的拍了两下。

    他左右朝着厕所打量一圈,好像乔眠并不在这里……

    人呢?

    “咳咳咳,”陆亦浩感受到自己的脸,被人用力的扇了几巴掌,缓缓转醒过来……

    他看到陈康,嘴里又喷出一滩血,好像看见鬼一样,抓住陈康的衣领,哆哆嗦嗦的说:“是、是司三爷回来了……他、他把乔眠带走了……”

    “噗”的一声,陆亦浩再次吐血。

    “卧槽,司三爷?”陈康听见这三个字,也吓得吃惊一愣。

    继而他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陆哥你说的是景城的司家三爷吗?嫂子的那个老相好?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花城?他这些年不是一直在国外居住吗?陆哥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关于司墨寒和乔眠的事,陈康在陆亦浩喝多了的时候,或多或少的听过一些。

    现在新闻或者小道消息,都没有一条关于司墨寒回国的消息,如果这次真的是司墨寒来到花城,又把乔眠带走了……那,恐怕他就是来者不善了!

    怕是要为三年前的事,讨一笔账了!

    “是他……咳!他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咳咳咳!”陆亦浩紧紧攥着陈康的衣领,一想到司墨寒,他急火攻心,又吐出一口血。

    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的嘴里吐出,好像打开阀门的水管,跟不要钱似的。

    陈康见状赶紧搀扶起他,“陆哥、陆哥你先别说话了!你放心,今天这个仇哥们给你记下了,改天咱们找那个司家三爷讨回来!现在我先送你去医院,你撑住了。”

    说完,陈康就背着陆亦浩快步往酒吧外走去。

    ……

    夜色更深。

    黑色的布加迪自花城红灯区开出,一路疾驰,朝着市中心的希尔顿而去。

    期间,司墨寒曾将车停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药店门前,凭着记忆中,乔眠吃过的治疗酒后过敏的药,按照原样一个不少的买了一堆。

    十分钟后,黑色布加迪快速行驶入希尔顿大门前,几名保镖列队而站,行礼致敬。

    司墨寒将车停稳,拿过一旁装药的袋子,面无表情的走下车,他将车钥匙扔给门童,便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俯身抱起因为过敏而陷入高烧的乔眠,就往酒店内走……

    司墨寒的总统套房位于酒店的二十二层,入夜时分,刚好可以把整座花城的夜景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但是此时的司墨寒,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