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打发乞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3本章字数:1276字

    林家。

    林安暖一进入林家客厅,林语星和她的继母陈红已经坐在沙发上,正等着她。

    “哟,这当了陆家少奶奶就是不一样啊,还让我等了那么久!”陈红故意讥讽道。

    林语星也冷笑着说道:“什么少奶奶啊!不过是伺候那个植物人的保姆罢了!哼……就是这个头衔,还是我赏给你的。”

    林安暖心中怒火燃烧,不卑不亢说道:“如果你想要当少奶奶的话,你自己可以去。”

    陈红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扬手就朝着林安暖的脸上甩了一耳光,打得林安暖的脸火辣辣的疼。

    “贱人,谁准你还嘴的!你难道忘记了你的身份吗?不过是贱种罢了!你还给我狂起来了!就算是名义上是陆家少奶奶又如何?没有任何仪式,没有任何结婚证书,不过是我们林家送出的一条替罪狗罢了。”

    林安暖的手掌紧紧握,努力的在忍,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不想要当着这些人的面哭。

    当年,陆修宇秘密交往的人不是她,而是她的同父异母妹妹林语。

    但当年出了那档子事,让陆修宇成为了植物人。

    陆家要林家交出罪魁祸首,也就是当时和陆修宇交往的人。

    她的后妈陈红怎么可能会让林语星受苦,所以就需要一个替罪羊罢了。

    陈红利用妈妈的医药费,而且将妈妈藏了起来,逼她承认了是她和陆修宇秘密交往,是她害了陆修宇,导致陆修宇变成了植物人。

    如果当年她不答应的话,那么她就会让妈妈悄无声息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她只能嫁给陆修宇,以此还债。

    没有法律关系,没有任何仪式,她“嫁”给了陆修宇,成了实质上的保姆。

    陆修宇一天不醒,她就要作为保姆贴身伺候他,只因为她名义上是陆修宇最爱的女人。

    林语星“咯咯”的笑着,“妈,你就应该这样教训她,免得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有些人啊,就是身份下贱罢了,这偶然的被我抬上去了,还真的以为自己会成为凤凰啊?但其实你永远都是一只野鸡!下贱!只要是我稍微一用力,就会将你彻底踩死掉,让你永不翻身。”

    林安暖听着羞辱性的话,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她很想在直接怼回去。

    谁是贱种?

    明明她的妈妈是爸光明正大娶的妻子,而陈红才是真正的小三上位。

    爸爸用外公的钱做生意发达后,事业越做越大,就和妈妈离婚了,娶了陈红,而当时林星语也只比小一个月罢了。

    这么多年,都是她和妈妈相依为命,过着普通却又幸福的生活。

    但是妈妈在她上大学那年生病了,她拼命打工赚钱,最多一天兼职三份工作,每天只休息一两个小时,只也为了能够给妈妈赚医药费。

    她甚至是想过辍学。

    要不是妈妈以死相逼,不愿意拖累她,坚持让她读书,她就连大学也不会毕业。

    而就在妈妈的病情恶化了,需要一笔钱做手术,拯救妈妈的生命时,她想到了那个抛弃了自己和妈妈的父亲。

    自从她五岁那年被妈妈带着离开那个家后,她们就没有再联系父亲了,就连自己的抚养费妈妈也不想找他要,只为了不和他有任何联系。

    但当时的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因为她要救妈妈。

    然而,当她再回到多年以前就离开的家时,等到的除了有父亲的冷酷和漠然,还有继母的嘲讽,被宠得如同公主一般的继妹炫耀和鄙视。

    即使她向他们说明了妈妈的病情,请求他们给一笔医药费,但是继母只冷笑的扔给她一百块,“就当是打发上门来的乞丐好了。”

    她心里屈辱不已,没有去捡那地上的一百块,就好像是一条无家可归的落水狗一般狼狈从那个家里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