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要被活活烧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7本章字数:2107字

    没等熊乐颖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小小的火苗就在昏暗的宿舍之中跳跃着,占据熊乐颖的全部视线。

    汽油的味道疯狂地掠夺她的呼吸,再加上这在黑暗中跳跃的火焰,她要是还反应不过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真的是有鬼了!

    高雅芝那张脸上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阴险笑容,握着手中的打火机一步一步地靠近熊乐颖所在的方向,瞳孔里满是憎恨痛快。

    “高雅芝!你想干嘛,你别过来!”熊乐颖惊恐地拒绝着她的靠近。

    现在她被汽油从头淋到脚,一旦沾上一丁点火星怕是都会立刻蔓延全身,到时候活活被烧死。

    光是想想,熊乐颖就有点头皮发麻,那张小小的脸蛋上变得煞白起来,脚步也情不自禁往后退,想要跟高雅芝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啊!还有太多的事情她都还没做,更何况就算死也不要被活活烧死啊!

    “我想……烧死你。”高雅芝丝毫不含糊地回应她这个问题。

    靠!一听到高雅芝这般袒露自己的话时,熊乐颖在心中狠狠地咒骂一声,却不敢脱口而出,毕竟她还是怕死的啊,这种情况下她才不要激怒高雅芝。

    其实宿舍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位置给熊乐颖躲避,而且地上也满满都是汽油,只要高雅芝一松手,她就逃无可逃。

    “高小姐,你这……”后面的女道姑皱褶眉心叫唤她一声,似是对她的做法并不太赞同。

    现在她们还在学校里,一举一动都会受到注目的,她可不想惹什么的麻烦上身。

    “怕什么啊,这只是一场意外,她在宿舍使用过大功率导致电路起火而已,说到底只是她活该。”高雅芝却丝毫不当一回事,甚至理由都已经给熊乐颖找好。

    的确一个非常恰当的理由,更何况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宿舍这边根本就没有多少人。

    本来熊乐颖还有抱有一点点的希翼,想着那女道姑怎么也会阻止高雅芝的,可最终那女道姑还是退到一旁选择沉默。

    熊乐颖又怎么会知道这个女道姑也是存了私心,刚刚施法的时候她就觉得那睡盒中的娃娃十分不对劲,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氤氲着,这份力量令她感觉到危险以及无力,或许烧死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事情本来可以很顺利的,偏偏熊乐颖跑出来捣乱了,也就不能怪她狠绝无情了。

    “熊乐颖,你去死吧!”已经迫不及待的高雅芝没继续说什么,打火机直接扔在地上,甚至再咬牙切齿地配上那一句。

    打火机的火触碰到机油,一下子就变成熊熊烈火,逼得熊乐颖更是连连后退。火势直接把她和对面两人给隔绝开来,后面的门也早被高雅芝防备她时紧紧锁上。

    “走。”高雅芝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便对一旁的女道姑说道。

    到底还是要营造事故的痕迹,自然而然她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惹人怀疑,况且这种情况,熊乐颖是逃不掉的了。

    被火势隔绝包围起来的熊乐颖觉得呼吸很困难,空气中的氧气已经不足,而她想要捂住嘴巴的时候又被手上的汽油味给狠狠呛到,这令她十分绝望。

    难道她真的就要这样被活活烧死了吗?不可以的,她还没有毕业,还没有活够,还没实现她的理想,还有很多很多……她不能死。

    想着想着熊乐颖就抱紧胸膛之中的睡盒,眼泪不知不觉就涌出眼眶。

    “唐湛羽,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连累你跟我一起死了,咳咳!”一滴借着一滴的泪水滴落在睡盒上,熊乐颖在进行着自我责备中。

    “笨蛋……”却不曾想到一直沉默安静的唐湛羽竟开口回应她了。

    主要是熊乐颖那充满愧疚并且带着哭腔的声音令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安慰却发现张了张嘴也只能说出‘笨蛋’这两个字来。

    嗯,虽然他觉得熊乐颖真的是个笨蛋。

    一听到唐湛羽的声音,熊乐颖的哭声就戛然而止,目光也放在怀中的睡盒里,有些激动地追问着,“唐湛羽,你没事吗?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对于高雅芝那个疯子,熊乐颖是真的一点点都不放心,怕在她来到之前有对唐湛羽下手。

    “没事,经过上次女鬼的事情后,盒子我已经换过了,被火烧是没问题的,而且也只有你才能打得开。”唐湛羽缓缓地解释着。

    “什……什么?”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熊乐颖闷闷地追问着,心中同时也有不好的预感。

    “嗯,就是说就算被火烧,这盒子也会保护我的。”唐湛羽那平静中带着一丝冷意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彻底明白他意思的熊乐颖觉得胸腔处堵了一大口闷气,也就是说她这么拼尽一切想要把他救出来,只是徒劳?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令熊乐颖不知该说些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拼上性命去救唐湛羽。

    “呜哇——”怔愣几秒过后,熊乐颖直接大哭出来,不像是刚才那样撕心裂肺的哭,而是像个找不到回家路的小孩子那样哭了出来。

    唐湛羽也被她那哭声给吓一跳,没有什么哄女孩经验的他只能保持着沉默。

    直至沉默好几秒钟后他才默默地开口问一句,“你哭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起来给人一种不耐烦的感觉,可实际上唐湛羽只是很单纯想要知道她在哭什么而已。

    “怎么?我现在连哭一下都不行吗?反正待会我就要被活活烧死了,发泄一下都不让吗?我又不想你,有盒子可以保护着烧不死!”一听,熊乐颖就果断误解他那冷冰冰的语气,直接冲着他吼回去。

    其实熊乐颖真的很心塞,本来她可以选择不冲进来的,从唐湛羽的话中可以得知这个盒子很不一般。

    只要她不冲进来就不用面临现在准备被活活烧死的情况,只要等高雅芝走了,她就能把盒子拿回来了。

    可当时她一想到唐湛羽有危险,就没来得及思考什么奋不顾身冲进来抢回这个睡盒,更可怕的是就算现在她知道这一切,要是一切重来,她还是会选择救他的。

    “谁说你要死的?”唐湛羽没好气地继续反问她,声音倒是缓和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