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尊老爱幼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8本章字数:2102字

    正在心中替自己默哀的熊乐颖被他这句话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没能明白他的意思,便吸了吸鼻子看着睡盒,等他接下来的话。

    满脸泪痕的熊乐颖顶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唇微微地撇着,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你是我的妃,不会轻易死去的。”唐湛羽那充满霸道的声音徐徐响起,且语气之中满满都是自信语气。

    “所以,我也不会被火烧死吗?”一听,熊乐颖就情不自禁相信唐湛羽的话,对他有足够的信任,他说她不会死她就真的觉得自己不会死。

    尽管她都已经觉得不能呼吸,再这样下去就会窒息而死。

    如果她真的是不会被火烧死的话,她就可以越过火焰离开宿舍了。

    “不是。”可怎知,唐湛羽又斩钉截铁否认着。

    一下子就把熊乐颖的希望都给熄灭掉,那张脸蛋又再一次地直接垮了下来,心情有点塞塞的感觉,却也不像开始时那么绝望。

    “那是什么,你快说啊!”火势已经越来越大,几乎要把所有一切都给吞噬掉的架势,看得熊乐颖十分担心,于是赶紧地催促唐湛羽把解救她于困境之中的办法给说出来。

    “嗯,就是等人来救你。”唐湛羽也没有卖关子,一开口就把答案简明扼要说出来。

    “靠!”像熊乐颖这般好脾气的人都被狠狠气到,直接咒骂一声。

    什么破解救办法,等到有人来救她的时候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就算不死她应该也会被烧得面目全非,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啊。

    要是真的被烧得面目全非,她还不如别活下来了。

    在熊乐颖身旁的桌子也迅速被火势吞噬,突如其来的炽热温度直接把她往一旁推开。只是那边也被火势蔓延,压根好不了多少。

    跌跌撞撞的她才在这狭窄的宿舍之中找到一个还没被火势吞噬的地方,要是火势真的继续蔓延过来,她真的没地方可以逃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熊乐颖心中的期盼都被磨灭掉,也开始怀疑唐湛羽的话。

    “唐湛羽,你说我不会死的话都是骗我的吧。”熊乐颖闷闷地问一句。

    可她并没有要责怪唐湛羽的意思,因为她也知道以唐湛羽现在的情况是救不了她的,他只能待在睡盒里等候着。

    “我从不骗人。”得到的却是唐湛羽非常严肃的回应。

    不骗人……那她现在将要面临的死亡是为什么,如果真的是等人来救的话,为什么这个时候还不来。

    刚好,熊乐颖这般想着的时候,火势不知不觉开始变小,而且宿舍的窗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让空气流通起来,火势很快就没了。

    面前的一幕就像是在变魔法一样,熊乐颖几乎都想揉揉自己的眼睛,看看自己有没有出现幻觉。

    刚刚还几乎要把宿舍给吞噬掉的火焰怎么一下子就没了,也实在是太突然了。

    “唐湛羽,这……”终究没能想出一个所以然来的熊乐颖只能叫唤他一声,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没等唐湛羽给她一个回答事,空气中缓缓地凭空出现一个人,这正是才不见没多久的程彬初,出现后他就立刻冲着熊乐颖单膝下跪。

    “王爷,王妃,我来晚了,对不起,请王爷王妃责罚。”程彬初双手抱拳在前面,声音之中满满都是愧疚之意。

    “没事没事,是我要谢谢你救了我。”虽然还不知道他是怎么把火焰给灭掉的,但不可置否的是他刚刚救了她的性命,这足以令她感激不尽了!

    还谈什么责罚!这可是救命恩人啊。

    得到熊乐颖谅解的程彬初并没有露出喜悦之意来,新叶他还没有听到唐湛羽的回答。

    氛围一下子就变得奇奇怪怪起来,熊乐颖知道这都是因为唐湛羽这个千年冰块,此时对程彬初十分感激的熊乐颖还是挺偏向他的。

    “既然王妃原谅你,那便原谅你,去把这件事情善后。”所幸唐湛羽也没有要跟他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淡淡地回应着。

    主要是因为他知道刚刚熊乐颖真的快被吓傻了,在这种关键时候能来救她的人是程彬初,虽然他对熊乐颖那十分感激的模样有些不爽,却还是没说什么。

    “谢王爷,王妃!”程彬初在唐湛羽的话音落下时也松了口气,赶紧谢恩。

    待在一旁的熊乐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似是她讲的话并不怎么管用啊?程彬初好像只在意唐湛羽的回答。

    “赶紧把自己洗干净。”就在这个时候,唐湛羽冷悠悠的声音再一次袭击她的耳膜。

    洗干净……又是这个词,熊乐颖默默地抽搐一下嘴角,早上的时候她已经犯傻过一次,现在她要是再问一次怕是又被唐湛羽笑话嫌弃的了。

    “我才刚刚从死亡边缘存活下来,你怎么就净想着那事?”熊乐颖也是被气到了,一脸委屈地控诉着唐湛羽。

    “不是没死吗?”怎知,唐湛羽很是淡定地回应着。

    瞬间就把熊乐颖给堵得无法回答,的确她是没有死啊,但是她也是被狠狠吓到了啊。

    没等熊乐颖把这些话给说出来,唐湛羽那不轻不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且,你现在的确需要把你自己洗干净,我并没有要说那事的意思,是你自己整天惦记着而已。”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熊乐颖这下算是遇上了。

    “我……整天惦记着?”那一瞬间,熊乐颖瞪圆眼睛反问着,甚至她都觉得自己跟唐湛羽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代沟。

    不过随后她想了想,她们之间可是有几千年的年龄差啊,有代沟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么一想她心里就顺畅许多了。

    尊老爱幼这种事情她还是得做的,不能随便发脾气。

    “你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刚好正在心中说服自己不要生气的熊乐颖就听到他问这么一句,整颗心立即咯噔一下,非常用力地摇晃一下脑袋。

    大抵是觉得自己解释得还不够力度,熊乐颖继续补充着,“没有没有,我也怎么会是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

    “真的没有?”唐湛羽那充满怀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没有。”熊乐颖清楚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犹豫,于是很果断地回答他充满置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