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后怕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8本章字数:2174字

    大火烈焰,将寝室里面的东西烧的焦败。

    浓浓的烟味扑出,附近的寝室也被牵连,空气呛人的难受。

    小可和阿流都闻声赶来了,高雅芝因为心虚,已经逃之夭夭。

    好多人围在那边指指点点,大多数人都在言传熊乐颖已经葬身火海了。

    ……

    学校另外一边的河道,熊乐颖靠坐在地上喘气,背后的老杨树“脖子”歪的厉害,给她遮去了一些日头,让身体的焦热稍微好些。

    程彬初站在旁边,保持了一些距离,看她恢复的差不多一些了,问道:“王妃,我得同王爷禀报一声。”

    熊乐颖没有说话,而是垂眸看向手边的娃娃。

    盒子略有一些烧坏,不过并不严重,她伸手轻抚着盒身,想到之前的惊险一幕,依然后怕。

    程彬初设下结界。

    而熊乐颖就一直若有所思的垂着头。

    过去好久,她觉察到一些什么,有所感的抬起眼睛,就看到对面的男人盘腿坐在地上,和自己这样面面相对着。

    唐湛羽……

    熊乐颖心里面无端有些难过,但是动了动唇瓣,却说不出一个字。

    虽然已经用神思检查过熊乐颖的身体,确认了她没有受伤,但是唐湛羽还是问道:“没有伤到哪里吧?”

    “人心阴暗,”熊乐颖无奈摇头,很轻很轻的说道,“我都不知道她现在疯魔成这样了。”

    “你才多大,”唐湛羽皱眉,“怎么这么老气横秋的模样?”

    熊乐颖没接他的话,而是抱起一旁的娃娃,道:“我得回去了,事情闹成这样,学校那边应该会派人来的。”

    唐湛羽看着她,心里面浮起浓浓的不满。

    这一场意外之险,虽然不算多严重的灾劫,但也不是什么小打小闹。

    都说劫后重生是最好的培养感情的契机,但面前这小女人就没点其他情绪波动么,哪怕对他稍微诉苦吐槽都好,又不求她对自己感激涕零。

    相反,甚至在发现他的存在后,居然要跑。

    而实际上,熊乐颖现在还处于后怕之中,她将盒子抱着,茫茫然发现,自己对于唐湛羽的感觉,可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眼看熊乐颖真的要走,唐湛羽说道:“等等,本王允许你离开了么。”

    熊乐颖回头看着他,没说话。

    唐湛羽看着她这模样,忍了忍,看向那边的程彬初:“本王现在还未恢复,行动诸多不便,王妃的一些安全,以后就由你照顾打理了。”

    “欸?”熊乐颖闻言看向程彬初。

    这个细节,让唐湛羽的眉头又再度皱起。

    程彬初拱手:“是,王爷。”

    唐湛羽面色冰冷,如果不是他现在的能力真的尚未恢复,怎么可能愿意让其他男人照顾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里,唐湛羽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接着说道:“萧氏和孙氏后人何在?”

    “他们分开的较为隐蔽,但可以联络,不难寻出。”

    “好,”唐湛羽点头,“如此,你就去联络他们,我需要在最快的时间见到他们。”

    “是。”程彬初再度恭恭敬敬的拱手。

    ……

    寝室这个样子,是不能再住人了。

    学校里面先进行一番调查询问,而后另外安排了寝室出来。

    但小可和阿流她们全然不敢再和熊乐颖一起,看模样是打算去其他寝室,找人挤在一起。

    熊乐颖心里不是滋味,她非常讨厌这种被孤立排挤的滋味,更不提之前高雅芝还在众人面前那般说她,索性,熊乐颖就决定自己去学校附近租个房子,大不了加强一些节日和周末的兼职打工来供养房租。

    房子没有那么好找,暂时还是需要先在寝室里面过渡。

    抱着刚买回来的被褥和洗刷用品,熊乐颖将床铺铺好,寝室里面的其他三个床位空荡荡的,上面连个垫底的凉席都没有,看上去很是清冷。

    若是以前,熊乐颖会难过的受不了,不过现在真的坐在这里了,反倒一点都不觉得孤单。

    她洗澡洗漱,穿了睡衣坐在床边,拿过床尾那边的娃娃,这才发现,盒子外面被火所烧的枯焦全然不见了。

    “这盒子还有自愈能力?”熊乐颖低低惊道。

    “不然呢。”唐湛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此盒乃本王晶元所蕴化,有什么难的?”

    “切……”熊乐颖抬手摸着盒子,随口道,“了不起哦。”

    “你累不累?”唐湛羽问道。

    “嗯?”

    “累就睡吧。”唐湛羽道。

    熊乐颖顿了下,而后脸微微浮红。

    她当然明白唐湛羽的“睡”是什么意思。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确实也非常困乏了。

    将娃娃放在枕头内侧,贴着墙,熊乐颖拉来被子,面朝着里面,闭上了眼睛。

    进入梦乡很快,再睁开眼睛,又到了梦境里面。

    唐湛羽单手托腮,侧躺在她身边,垂着眼眸注视着她,清冷眸底似有若无的含着一丝笑意。

    “这次表现不错。”唐湛羽对于她这么配合,开口赞许道。

    对于这个地方,似乎来多少次都有些不适。

    甚至,熊乐颖都觉得,所有的暖意,都来自于身边的这个男人。

    正是这种感觉,让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朝着身边的唐湛羽靠过去一些。

    “我怎么表现是我自己开心。”她还是要嘴硬一下的,“可不是为了讨好你,所以你别摆出这个表情来。”

    唐湛羽伸手,轻轻捏住熊乐颖的下巴:“怎么,现在竟敢跟本王这样说话了?”

    下巴被很轻,却不容抗拒的力道带起,熊乐颖抬着眼睛看着他,眼眸有一些躲闪。

    现在这样的气氛,对于有不少经验的她而言已经太过熟悉和了解。

    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光是想想,都会觉得身体有一些颤抖。

    因此,现在这样和唐湛羽对视,她的脸不知不觉就红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个细微的表情,将唐湛羽给彻底取悦了。

    他已经等不及熊乐颖的回复了,捏着熊乐颖下巴的手微微上抬,而后凑唇,深吻了下去。

    这次的力道依然很温柔,熊乐颖在短暂的羞涩后,缓缓开始回应。

    但是,所谓的温柔都是假象,一旦开始进入正戏,唐湛羽那狂野粗鲁的一面就会表露无遗。

    对于身下的这个小女人,他似乎永远都不知道满足,只想尽可能的攻城略地,夺走她所有的一切。

    再一次的,又将熊乐颖弄得极度疲惫和力殆后,他才缓缓停歇。

    而太过劳累的熊乐颖,早就在疯狂极致的绚烂后,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