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真的不愿意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9本章字数:2122字

    熊乐颖眨巴眼睛,像是没有听懂,片刻后才有一些反应过来。

    “喂!”熊乐颖受不了了,“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你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一具是个干尸吗?”

    “什么干尸!那是本王的肉身!”唐湛羽提高一些声音怒道。

    “够了啊你!”熊乐颖还是觉得接受不了,垂眸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说道,“我特么是个正常人,我又不是变态和神经病,你要我去跟一具尸体……老子做不到!”

    “熊乐颖!”唐湛羽眉头皱起来,怒道,“你是谁老子?你还敢爬到本王头上来了不成?”

    脑残,脑残,脑残!

    熊乐颖态度非常解决:“抱歉,我做不到,我宁可死都不想碰这个!”

    话刚说完,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将她往地上的干尸推了过去。

    熊乐颖整个人摔在了干尸的身体上面,在尖叫出声的前一瞬,她的嘴巴被人的手给狠狠的捂住了一样。

    “唔唔……”熊乐颖挣扎。

    “如果不把这样做,可能你们今天都会死在这里,你知道么?”

    “唔唔……”熊乐颖还在挣扎。

    “只要这样做了,本王就能恢复能力了。”唐湛羽继续说道,“你难道,不想让本王恢复么?”

    他的声音非常低沉,就像是在蛊惑。

    熊乐颖忽然就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了力气,停止了挣扎。

    她的模样非常沮丧,甚至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悲哀和悲悯。

    这样的神情,让唐湛羽愣了下,解开了她身上方才桎梏着的力量。

    熊乐颖的眼泪流了出来,抬起头看着浮空,轻声道:“所以,唐湛羽,在你心里面,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什么?”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有着千百年的历史沟壑,我们两个人的很多观念都会不同,我也理解你生长于你那样的环境所变成的一种性格,可是,你这样强迫别人做别人不愿意的事情,并且还用这种感情来进行绑架,你不知道我会很讨厌你的吗?我是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现代大学生,我接受着的是最自由平等的教育,你这样来胁迫别人,对不起,也许从今天自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或许你可以用你那些令人无法抗拒的手段,在今天强迫我做任何事情,或者在我以后的梦境里面继续将我带走,但是,你无法改变的我的意志,和我这颗心!”熊乐颖说道。

    她说的很慢,这样的语气和口吻,让唐湛羽有一瞬愣怔。

    而她脸上的眼泪,更是让唐湛羽觉得心里面酸痛。

    他看回到地上的尸体,再看向熊乐颖,而后轻声道:“你是,真的不愿意么。”

    话里面的可怜,让熊乐颖有些心酸和难过,但是,她真的是无法接受让自己和一具尸体做那种事情……

    她不是变态,不是神经病,更没有精神疾病!

    “算了,”唐湛羽又道,“既然真的不愿意,那么我也不会真的就说要去勉强你……你现在,起来吧。”

    熊乐颖顿了下,抬起头,虚望着浮空,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很难受。

    她的眼泪越流越多,最后忽的,抬起手要去解开自己的衣服。

    “你这是……”

    “今天来这里,也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既然我决定帮你,那我就一定帮你,我不想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熊乐颖轻声道。

    唐湛羽一愣,心里面浮起一些酸楚,还有难过。

    “不用的。”唐湛羽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也不是非要这一种解决办法,如果你是害怕,到时候我们全部都出不去了,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

    “什么?”熊乐颖忙高兴的问道。

    “但是,你可能会受到一些伤害。”

    “伤,伤害?”

    “你身上有没有随身带着武器?”唐湛羽又道。

    熊乐颖想了想,说道:“瑞士军刀算吗?”

    “军刀?”唐湛羽点头,“可以。”

    虽然不懂瑞士是个什么东西。

    “要怎么做?”熊乐颖问。

    因为她现在要一直出去做一些兼职,所以害怕自己会真的出现一些什么情况,就在自己的身上买了一把瑞士军刀带着。

    或者,再如之前那样,出现高雅芝之类的情况,她也可以防身,做一些正当防卫。

    现在熊乐颖从包包里面拿出这把瑞士军刀,抬起头看着唐湛羽。

    “划破你自己的手指。”唐湛羽道。

    “划破?”

    唐湛羽其实不愿意伤害到熊乐颖,因此才决定让她和自己的肉体发生关系,但是如果熊乐颖真的不愿意,他也不会真的去强求。

    当然,刚才实际上确实想要霸王硬上弓的,但是在看到熊乐颖的眼泪之后,他说不出来的舍不得,所以只好作罢。

    “现在就只有两条路可以给你选择了,”唐湛羽道,“一条,就是之前那样的,你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另外一条,你划破自己的手指,让你的血液流出来,渗入到本王肉身上面去。”

    “割破,自己的手指。”熊乐颖一手拿着军刀,一手举着自己的手指。

    她是一个非常害怕疼痛的人,看着自己的手指,她有一些犹豫。

    不过这种犹豫也是很短暂的,随之,她毫不客气的就把军刀朝自己的手指割了下去。

    非常非常深,尖锐的剧痛,从指尖传了出来。

    熊乐颖吓得脸色都白了,就看着自己皮肤破开了一个洞,鲜血从里面狂涌而出。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浮空:“就这样,是不是就是可以了。”

    唐湛羽看着她惨白的脸,轻轻点头,说道:“滴到本王的肉体上。”

    熊乐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晕血的人,可是现在看到自己的手指头这样破开,流出来那么多鲜血,她恍惚间竟然觉得脑袋昏昏的,快要站不住脚了。

    “你没事吧。”唐湛羽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嗯,没事的。”熊乐颖说着,走上前去,伸出自己的手,说道,“滴在哪里。”

    “心口的位置。”

    “嗯……”

    熊乐颖蹲了下去,将自己的手指的血滴在了唐湛羽的胸口。

    滴下去的血液,很快就被皮肤吸收干净,一点痕迹都没有。

    就像是干涸的大地突然迎来了落于一般,瞬间被吸收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