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需要每天滋润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29本章字数:2105字

    博物馆外面还在一个一个的排查着,唐湛羽就带着熊乐颖还有萧玮和程彬初一起,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已经进去到博物馆里面了,而在跟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因为唐湛羽在四个人身上都设下了阵法,这样的阵法,凭这些人的修行,还很难看得出什么。

    他们就这样轻松的离开了博物馆。

    高雅芝一天了,都在自己的家里面,没有去学校。

    她现在心里面有一些害怕,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情,她没有熊乐颖那么心大和大胆。

    她虽然看似狂妄大胆,但其实,也非常胆小。

    最害怕的就是被人打,而那些网络暴力的新闻,都让她觉得害怕。

    要是有人因为这个而嫉恨她,将她真的脱光了衣服往校园里面人最多的地方扔去怎么办?

    毕竟,她现在的情况和熊乐颖又有完全的不同。

    熊乐颖和萧玮的谣言传得再盛大隆重,但是都只是谣言和传闻而已,两个当事人都没有直接开口承认。

    而她,是萧玮主动提出来要追求的。

    当时她睡了一觉后醒来,看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呆了,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

    可是,萧玮好像也一直都没有具体的行动,这个让高雅芝等的非常暴躁。

    一天过得像是一年,高雅芝就一直在刷着网络上面的消息,同时,自己也没胆子去学校里面。

    等到了晚上,她忍不住了,给那边的阿流和小可打了个电话,问她们学校里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萧玮有没有回到学校里面去。

    电话是阿流接起来的,现在听到她这个问话,还不知道怎么回答,旁边的小可已经冲过来去抢她的手机了。

    “喂,”小可接起来,“高雅芝?”

    高雅芝微顿,她其实非常不习惯小可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自己。

    “怎么,小可。”

    小可又道:“我听说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萧玮萧大学长正在追求你,怎么样啊,你现在的意思如何?”

    “怎么你这话听着怪怪的?”高雅芝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哦,是吗?”小可翻了个白眼,“没有吧?”

    “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来跟我说话吧?”高雅芝才不是什么好惹的,直接就道,“我说小可,你是把我当成熊乐颖了么?你现在就叫熊乐颖战后一口就算了,你有什么资格来到我高雅芝头上吼?”

    小可顿了下,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说吧?”

    “呵呵。”高雅芝一个冷笑,又道,“我现在问你话呢,萧玮学长他们现在回到学校了没?”

    “这个我们哪能,知道我们一直都在寝室啊,我们又不是在男生寝室那便。”小可的气焰明显低下去了一点。

    “我现在在家里没有在学校,所以你们现在去给我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高雅芝命令道。

    “???”小可皱眉,“我耳朵没有聋吧?你现在这是要我和阿流给你跑腿?”

    “是啊,你们两个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帅哥吗?你们应该也知道,现在萧玮正在追求我,如果到时候我被他追求到了,那么我就可以天天带出来,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这样你们不就饱了眼福吗?”

    “切,”小可嗤声,“那也只是你的男朋友,跟我们两个又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你不知道萧玮在篮球队吗?他身边肯定有很多朋友,到时候你们两个再找一个不差的,我帮你们两个说还不行吗?”高雅芝立马抛出好处。

    小可一顿。

    是哦,怎么可以把这个给忘了?

    “怎么样?”高雅芝又道,“可不要告诉我你们一点都不心动。”

    怎么可能会不心动!

    简直就是心动的要死好吗!

    小可想了想,说道:“那成,我们现在就给你去打听,不过可说好了,你不要忘记自己今天说过的话啊。”

    “当然!”

    小可挂断了电话,阿流好奇的凑过来。

    “她说了什么呀,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什么样子啦。”小可哼哼,“我只是觉得,雅致虽然有时候特别不靠谱,可总是比熊乐颖要好一些的吧,熊乐颖老是把我们给忘了。”

    阿流认可的点了下头:“这倒也是……”

    “走吧。”小可去那边拿自己的外套,“我们就去那边打听一下萧玮学长的事情好啦!”

    “这么冷……”阿流嘀咕,也拿起自己的外套,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而现在,萧玮根本就不在男生宿舍。

    他和熊乐颖,还有程彬初一起,在一个非常隐秘的树林里面将唐湛羽的肉身藏好。

    熊乐颖的“滋润”毕竟只是一时,这具肉身,经过千年的风华和干涸,哪有这么快就容易得到解脱。

    所以,用唐湛羽的话来说,需要定时“供养”,而怎么供养,他没有提,熊乐颖却觉得有一些不安了起来。

    她现在左手的三根手指头疼的非常厉害,这样的疼痛,对于她来说真的就是天大的事情,只是身边这个身经百战的肃亲王,似乎有些不太察觉的出,好像只是一些皮外伤。

    虽然这些皮外伤,一度让他觉得心疼,但也就是这样的心疼,让他觉得自己特别的矫情和娇气,他不应该是这样婆婆妈妈,优柔寡断的人才对。

    将肉身封印好,程彬初又设了很多种阵法,看上去要好看的多。

    萧玮在另外一边设置了陷阱,他本来就擅长毒术,很多种机关置放在一起,如果真的有人胆敢闯入,那么一定是必死无疑的。

    看到这些阵法,熊乐颖依然有些担心,问道:“这样真的有用么……如果到时候有高人来强行破开怎么办?”

    “很难办到。”已经再一度看不到了的唐湛羽淡淡道,“你知道这一千多年来,我的肉身为什么都可以安然无恙的被放在陶俑里面么。”

    熊乐颖有些明白了过来:“就是程氏一族的阵法,对么?”

    “是。”唐湛羽点头,“也只有在你们破解了我的阵法之后,那些人循着灵息赶过来,否则,他们哪能发现呢。”

    他这样一说,熊乐颖终于有一些安心下来:“希望别再出现一些混乱的场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