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融化的冰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0:31本章字数:2110字

    然而就在熊乐颖做出这样的想法之后,她的身子却一轻,忽的被唐湛羽放到了一楼大厅的正中央红毯之上。

    熊乐颖愣了,撑着地想要爬起,却紧跟着,就被唐湛羽给压了下来。

    熊乐颖睁大眼睛:“唐湛羽,你这是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唐湛羽双手捧住了她的脸,离的非常近,呼吸都是喷在彼此的脸上,他低声呢喃,“本王要享用一下自己的爱妃,你说干什么?跟了本王这么久,这么点眼神都看不懂?”

    “我是说,你要在这里?”熊乐颖看着空旷旷的大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竟然还觉得有一些刺激。

    其实想一想,她和唐湛羽在什么样的地方没有做过,甚至在水边,在医学院大厦的楼底,尸体的旁边……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觉得这么的不自在呢?

    熊乐颖仔细想了想,可能是因为现在的环境,更或者因为,她现在是真实感受着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呼吸和存在的,这个梦里面的感觉又是完全不同。

    想到了这里,熊乐颖看着唐湛羽的目光都变的有一些涣散和迷离了。

    而唐湛羽,他对熊乐颖的身体和情绪,实在是太了如指掌了,看到熊乐颖现在的模样,他便已经知道,这个令人欲罢不能的小女人,已经彻底情动了。

    那么,他便也不客气的,开始尽情的享用……

    按照唐湛羽的趣味,依然还要变换不少姿势,因为是在地板上面,这样的刺激感觉,简直让熊乐颖无力抗拒。

    因此,唐湛羽几乎到了一种为所欲为的地步,同时也觉得自己身上坐着摆动身姿的小女人,真的让他再也无法离开了。

    …………………………

    一日芳尽,熊乐颖精疲力尽。

    她的身体暖软的靠在唐湛羽宽阔的肩膀上面,沉沉的睡去。

    地板上是很冰冷的,唐湛羽没有让她躺太久,将她打横抱起,朝楼上走去。

    正中央大厅,有一张铺满华盖锦被的大床,和熊乐颖一直在梦里面所见的那张一模一样。

    唐湛羽将熊乐颖温柔的放在上面,手指不由自主的,又在熊乐颖的脸庞上面轻轻滑动。

    这样的感觉,其实略有一些可笑,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的,每一次都要这样端详这个小女人,才会让他觉得心安和温馨。

    昨天,他自言自语的说“家”这个字的时候,他心里面,其实是有一些难得的迷茫的,这一点唐湛羽在发现之后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经历过了千年,他的心就算不想麻木,也已经被岁月漫长历史给沉淀的冰凉,已经很少能体会到一些另类的情绪了。

    毕竟,他是长命的,拥有无穷尽的生命,和望不到头的人生。

    可是所有人,那些一层一层更迭的暗部,新生儿,长大,死去,再有新的继承人生出,死去……

    一代一代,唯他常在。

    所以,他的心,不想要麻木,也很难做到。

    然而,在认识了这个女人之后,他真的觉得,自己的心也在悄然的发生着改变。

    似乎就像一座冰山,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点一点开始融化。

    变得温馨,幸福,和有所依赖和在意了。

    这种感觉,也正是眼下的这个小女人带给他的。

    唐湛羽敛眸,将旁边的熊乐颖给抱的更紧。

    尽管对于一个一直身处高位的人来说,这样的感觉是最要不得的,但是现在的他竟宁可稍微将理智放在一旁,去感受她和占有她。

    …………………………

    熊乐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太阳正好了。

    又累又饿,浑身无力,她窝在唐湛羽的怀抱里面,因为困意太重,又想要睡觉了。

    但是想到今天还有课,熊乐颖还是坚决的撑着身体爬起。

    “你去哪。”唐湛羽不悦的说道。

    “嗯……”熊乐颖揉着自己睡的乱糟糟的秀发,回头看着唐湛羽,嘀咕,“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呢,我得回去上课呀。”

    如果可以的话,唐湛羽真的不想让她离开,哼了哼:“学生,上课?”

    “怎么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熊乐颖撇嘴。

    不走,留在这里,要被这个男人再好好的滚上一遍吗。

    那样,她的身体怕是真的就要散架了吧。

    “记住我说的话,今天你去的话要把那些东西全部都给带来。”唐湛羽没有再在那个问题上面纠结,而是转换了话题说道。

    “???我的东西?我的什么东西?”熊乐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之前不是不想要住在宿舍了吗?那么你的那些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吧?如果你去外面租房子的话,那些东西想必你也会带去,那么你现在已经住在了,我这那些东西是不是应该就拿到我这边来?”唐湛羽道。

    “……”熊乐颖突然有一些想笑的感觉,因为眼前的这个唐湛羽竟然有一些话痨属性了。

    当然,这种笑意,熊乐颖还是不要表现出来的比较好,否则,做个小心眼的男人,说不定又要在这些事情上面跟自己作对,甚至今天可能都不要让她离开了。

    “好。”熊乐颖点头,乖乖配合,“那我走了。”

    “嗯。”唐湛羽应声。

    其实刚才唐湛羽没有说错,熊乐颖因为之前就已经想要离开宿舍了,所以那些东西都是整理好了的,随走随带。

    不过因为还有课,要先等上完课之后再回去拿,而且对外面的借口,熊乐颖也都已经想好了,至少可以不会保证所有的同学老师或者一些社会上的相关人士,和暗中盯着唐湛羽的人怀疑到她身上。

    稍微洗漱,回去学校上课,早上的课已经结束了,不过夏生上课的内容虽然听不懂,但是她擅于卖萌和说好话,还是让不少同学帮忙弄到了一份完整的笔记,等熊乐颖一到,夏生就将这些笔迹交给了她。

    下午还有两节课,等上完课后,夏生就陪同着熊乐颖一起回了宿舍,而萧玮开车在楼下等着。

    破天荒的,这一次高雅芝也到了这个宿舍,自从上一个宿舍发生火灾之后,高雅芝就没有再在学校里面睡过了。

    熊乐颖和夏生在里面整理收拾房间,高雅芝的手掌“啪”的一下,将房门猛的推开。

    宿舍的门弹到了床上,剧烈的一声响,又弹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