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今晚就从了我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05:48本章字数:1176字

    深巷中忽然传来喊叫声,叶君奕一听皱着眉头,怎么是男声。

    “你这个贱女人,竟敢暗算我们,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君奕一听,心中不由得一颤,咬咬牙跑了进去。

    刚进去他就听见几声折断的声音,惨叫声不断听得人毛骨悚然。叶君奕着急地跑到了尽头,看着一道身影缓缓从地上起来,身影纤瘦十分狼狈。

    浓烈地酒味和垃圾的味道混淆在空气中,令人想要恶心作呕。

    只见秦卿缓缓睁开眼,眼前迷迷糊糊地隐约看见光亮的前方站着一个人,勾唇一笑,打了个醉嗝,发出笑声,“原来还有一个。”

    叶君奕看着晃头晃脑的女人朝着自己走来,她身上夹带的酸臭的酒味不禁令叶君奕有些嫌弃。看着秦卿似乎已经没事了,他转身想要离开。

    真是魔怔了,他竟然还跟了过来。

    “你还想跑!”

    传来秦卿的不清醒的声音,叶君奕下意识回过头。

    “啊……”

    秦卿虽然醉着,她一拳过来的力度可不小,叶君奕躲避不及,昏暗中秦卿一拳打在叶君奕的左脸上。叶君奕抱着她防抗的身子,气恼地叫喊着。

    “秦诗雪你竟敢打我?”

    听到熟悉的名字,秦卿果然停止了反抗,靠在叶君奕的身上,迷离着眼神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清秀的小脸上展开如孩童般的笑容,指着捂着痛处的叶君奕说道,“帅哥,你认识秦诗雪啊,我看你长得不错,今晚就从了我吧。”

    作势,秦卿想要去亲叶君奕。

    “秦诗雪,你真是疯了……啊喂……你”

    “秦诗雪你找死啊。”

    叶君奕黑着脸,怒而把秦卿扔到地上,看着身上一片污秽,素日邪魅的俊脸瞬间阴沉下来,他的衣服啊,这个女人一定是存心的。

    他瞥了眼倒在垃圾堆里的女人,看着闭眸昏睡着。嫌弃地扫了眼,看着自己身上的酸臭,沾满污秽的既无奈又气愤,转身往自己的跑车走去,脱了身上的被污秽玷污的西装外套,随手往路边一扔,打开车门准备离开。

    刚准备发动车的时候,他插钥匙的手顿时一停。

    他这么把一个女人扔在垃圾堆是不是不太好,而且那两个丑陋恶心的男人还在那巷子里面,如果他们醒来,秦诗雪还没醒怎么办。

    手上还残留着那个女人微弱的温度,柔软纤瘦的身子抱在怀中颇为舒服,这里是夜总会的后巷,三教九流的人最爱出现在这些地方。

    叶君奕犹豫着,却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摸着肚子,一手解开自己的皮带往秦卿那边走去。

    脑袋一冲,他的拳头重重砸在方向盘上,随即发出尖锐彻耳的响声,叶君奕打开车门就往巷子跑去。

    越过那个胖男人,快速在垃圾堆找到那个昏睡的女人,一把抱起瞪了眼不知所措的胖男人径直往自己的跑车过去,把她扔在右驾驶位上。

    开了敞篷,清凉的夜风让叶君奕勉强清醒了点,甩了甩头让自己镇定点。

    自两个月前,签了字之后他就没有出现在G市出现,即使是在第二天婚礼,请了两家的亲戚他都没有出席。他就是为了让她当着众人面前出丑,新娘婚礼当天新郎没有出席,多么可笑。

    他一直待在B市,仍旧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其中他也给秦卿寄了数次离婚信,可是久久未有回应。若不是最近程非墨准备结婚,他估计还要再在B市待上一段日子,等秦卿愿意离婚他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