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准备逃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5本章字数:2128字

    太皇太后懿旨,因腾亲王一家窝藏罪犯,拐走太子妃,特斩首示众,以振国威。太皇太后的懿旨一下,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大臣们都知道腾亲王忠心为国,却落得此下场不禁叫人惋惜。但是虽然说是抱怨或者意乱,但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不字。这就是朝廷。

    破庙中,滕然儿还在睡觉,这个人玩了一天了跟胖哥,所以现在累了,正睡得香呢,胖哥带的设备比较齐全,什么被子,枕头什么的一应俱全,正好这个庙里面也有床,所以安排一个舒适的小窝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门打开,有人进来。

    “主人,您来了。”

    “恩,然儿怎么样?”

    “嘿嘿挺好的,这姑娘爱说话,也很可爱”胖哥傻傻的说道。

    “恩,好好照顾她,等她醒了立马把她送出城外,现在的事情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吧。”来然说道。

    “恩,好可怜的孩子啊。”

    “送出城外之后好好安置,拿足了银子,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是不能回来,明白吗?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古慎此时摘了斗篷,露出脸来。

    “属下遵命。”梁士是燕云儿里面最小的一个,虽然长的很胖但是功夫了得,绝对不在其他人之下,所以古慎才会叫他来照顾滕然儿,看到她们两个人相处的不错,古慎也表示很放心。

    “你要把我送去哪里啊?”滕然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好听到了古慎和梁士的谈话。

    “然儿,你醒了啊。”古慎似乎一点也没有心里准备,滕然儿醒了让他显得有不知所措。

    “是啊,我不醒来的话被你们拐卖了都不知道哦,你要什么时候才放了我啊,我记得我也没得罪你啊,你干吗抓我啊?”滕然儿一脸不满的看着眼前站着脸色有点羞红的古慎。

    “厄,我们打算换一个城市玩的,你不想去了,不想去算了。”古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利用滕然儿好玩的特性了。

    “真的假的啊,你也去吗?”显然,我们的女主动心了。

    “恩,我也去,只要你愿意。”古慎看着滕然儿说道,滕然儿一阵兴奋,觉得自己终于就要脱离这个苦日子了。

    “好啊好啊,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滕然儿兴奋的有点忘乎所以了,急着想要出发呢,胖哥不有的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样子的女孩子自己还是第一次见。

    “既然你醒了那收拾一下你跟梁士先走。”古慎简单的说道。

    “不是说我们一起走的吗?”顿时有种被骗的感觉。嘟嘟嘴,不满意的说道。

    “我还有些事情,稍后就会去找你,相信我”古慎说的很认真,滕然儿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一秒钟之后点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跟着胖哥也不赖啊,怎么说也有个人玩的说嘿嘿。

    “胖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啊?”滕然儿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胖哥的身上,胖哥乐呵呵的收拾着东西,说马上就走,滕然儿将自己的被子叠好,之后被胖哥放在了马车上铺好,这样自己就可以在马车上睡觉了,胖哥想的还真的是周到呢。古慎此时也策马赶回去了。他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自己带走了滕然儿。

    皇宫中,锦绣殿。

    长宁在自己的寝宫中闲来无聊做起了刺绣的活,虽然没放多少心思在上面,但是还是针线活还是做得蛮漂亮的。宫里的小丫鬟们在旁边站着,长宁有一个随身的大丫鬟叫做莲花。此时正从宫外进来。

    “回娘娘,午膳已经准备好,请娘娘用膳”莲花恭敬的说道。

    “皇上呢?”长宁放下手中的东西,看了看莲花问道。

    “皇上说有奏折要批阅就不跟娘娘您一起用膳了。”莲花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知道了,先下去吧。”长宁心中大为不悦,此时的皇上刚刚登基,就这么忙了,这分明是在躲避自己呢,大婚夜的举动也那么奇怪,让长宁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长宁信誓旦旦的要收服皇上的心,所以她不能动怒,只得哑忍,起身来到御膳房,自己亲手做了几个小菜,给皇上送去。

    御书房里,皇上正在努力的想着怎么样才能救下腾家的人。德荣通报皇后娘娘到。

    “皇上,皇后娘娘在外面求见。”

    “让她进来吧。”古玄先是一愣之后简单的说了一句,想自己毕竟是长宁的表哥,自小一起长大,太过冷落了会被太皇太后看出马脚。

    “皇上,臣妾给您送来几个亲手做的小菜,您尝尝,公事繁忙也不能累坏了身子。”说着长宁缓慢的走到了古玄的面前,莲步步步深入人心,不得不承认,长宁无论是气质还是样貌,长的真的是怎一个赞字了得。

    “恩,放下吧,朕一会吃就是。”古玄对着长宁笑笑,长宁放下东西之后并没有离开,把一切都给古玄摆弄好,之后才恭敬的退却,古玄的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觉得长宁有点像是一个好皇后,只是自己的心里似乎容不下她的位子了。

    “皇上,慎亲王来了”古玄登基,古慎被封作亲王,刺客古慎便是来找古玄商讨离开一事的。

    “怎么?有然儿的消息了吗?”古玄见到古慎问的第一句话便是然儿。

    “怎么皇兄还不想放过然儿吗?”古慎明显的态度不好。有点生气的样子。

    “这件事情是大势所迫,并不是我的本意”古玄解释道。

    “要是然儿现在站在你的面前,你也会听太皇太后的话将她和她的父母一起斩首示众是不是?”

    “不,当然不会。只是”

    “只是你也不能保证她的安全是不是?”古慎很不客气的说道,此时此刻他似乎有点失控了忘记眼前站着的人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二哥,而是一个君,而自己是臣。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了然儿的下落?”古玄终于反应过来。

    “是的,但是我要带她走,你要是真的在乎她,就不要再把她搅进来,这个皇宫她不适合!”

    “你!你还是放不下?这些年你说你已经不在乎然儿了,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古玄激动的说着。

    “对,我是骗你的,我可以把然儿让给你,只要你给她幸福,但是你现在给不了!”古慎说完之后转身走掉了,剩下古玄目瞪口呆的站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