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愤怒的皇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1:35:38本章字数:2116字

    古玄带着滕然儿一队人马,大摇大摆的回到了皇宫中,皇后听说了这个消息知道不禁大发雷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怎么能够相信古玄会亲自去外面将雍亲王的王妃给接了回来。而且王妃接到宫里来做什么呢?长宁不禁在锦绣宫中大怒,莲花在一边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再去看看,看看皇上是不是真的把滕然儿那个女人接进宫来了。”长宁指着莲花吩咐道。

    “是,娘娘。”莲花低着头匆匆的跑了出去。

    皇上此时已经带着滕然儿进了永和殿内。滕然儿坐了半天的马车,不禁觉得屁股被颠簸的酸酸的,但是想想自己现在危情的情况,不禁叫她忘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滕然儿此刻自己在永和殿,古玄还在外面没有进来,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跟德荣交代。在永和殿的门口,古玄和德荣在一边站着说话,滕然儿自己坐在屋子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甚至不知道该将自己的手放在哪里。

    “好了你下去办吧。”这是滕然儿听到的古玄说的一句话,说了这么多句,就这一句说的很清楚,滕然儿看着古玄的背影,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男人要把自己接进宫中干什么。明知道自己是不会爱他的。

    古玄跟德荣交代完了之后就走了进来,滕然儿见到古玄走了进来立马站了起来。

    “然儿你怎么不坐下,累了吧,快点来坐下。”古玄热情的说着,滕然儿不知道这个家伙要干什么于是还是站着没有坐下。

    “你接我进宫来,我不爱你,你觉得这样子有意思吗?”滕然儿看着古玄说道,她不知道这样说明白了能不能叫这个霸道的男人改变主意。

    “我相信你会爱上我的,呵呵”古玄看着滕然儿笑笑,他知道这个时候滕然儿是很排斥自己的,所以他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喝茶,还时不时的看看滕然儿。滕然儿坐在一边被看的很不自在。

    “你知道我是雍亲王的王妃,你这样的叫我做西宫娘娘,你会遗臭万年的。”滕然儿见古玄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只要又加重了语气劝说道。

    “天下谁是君王谁就说了算,历史也是如此,不过即使是遗臭万年我也愿意。”古玄看着滕然儿说道,眼神里满是温情,不知道为什么滕然儿顿时觉得很恶心。

    “启禀皇上,滕王妃的冉月殿已经收拾好了。”德荣来报说道,原来刚刚古玄是在跟德荣交代要给滕然儿准备冉月殿的事情。滕然儿也确实累了,现在要自己回去自己肯定能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古玄简单的吩咐道,德荣行礼,退下,滕然儿此时也准备起身了,不管事情怎样,也不能不让人睡觉不是,自己昨天晚上就没睡,今天必须得好好的睡下。

    “你在这里歇着吧,累了一天了我先去休息了哈,谢谢你的冉月殿哈。”滕然儿说着打着哈欠就向外走去,此刻古玄觉得有点点的意外,本来古玄还担心滕然儿不会同意在皇宫住下,但是看现在的样子,似乎让滕然儿住在皇宫似乎并没有那么难。

    “等等,然儿你今天睡在永和殿。”古玄诡异的说道,此刻滕然儿瞬间石化了,这个家伙到底想要怎么样,自己到现在为止还是一清白的身子呢,不会就这么栽在了这个昏君的手里了吧。

    “你说什么,我在这里住,那你在哪里住啊?”滕然儿瞪大了眼睛疑惑的问道,本来是在猜测古玄的意图,但是猜测总归不是古玄的意思,所以还是直接问的好。

    “我也在这里啊,这里是我的寝宫,你以为我会去哪里呢?你现在是朕的西宫王妃了,你应该变得名副其实才行。”古玄说着一把将滕然儿给抱了起来,滕然儿挣扎着,但是从没有想到,古玄的力气决居然有这么大。

    “你放开我,放开我。”滕然儿不断的扭动着,这更加的刺激了古玄,他抱着滕然儿向床边走去。

    “你不要再叫了,你不想要援兵回来吧,现在估计快到了吧。”古玄在滕然儿的耳边说着,声音在她的耳朵摩擦着她的耳朵,她突然间感觉一阵寒冷袭来,不知道是因为古玄说的话,还是自己的耳朵被刺激的缘故。她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瞬间就掉了一地了,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古玄已经将滕然儿放在了床上。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昏君。”滕然儿被压在古玄的身下,不禁有点喘不过起来。

    “你最好叫大点声,不然不会有人听见的哈哈。”

    “你要为爱你的古慎想想,你是我的,他就会活着。”古玄在吻她的耳朵,还在小声的说着。

    古玄起身,对着躺在床上的滕然儿邪邪的笑了笑。此刻滕然儿还在闭着双眼,不知道是沉浸在疼痛中,还是沉浸在其他的感觉当中。古玄起身穿好衣服的时候滕然儿还躺在床上,似乎因为被古玄折腾的累了而睡着了。古玄看着滕然儿笑了笑,当他瞥见床上的两滴血迹的时候不禁惊呆了。

    “不,不会的,她已经成亲了,她是雍亲王王妃。可是这。古玄在心里矛盾着,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拿过来一条被子被滕然儿改好了,然后在一边看着他。想怪不得刚刚她那么的痛苦,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呵呵。古玄想着不禁笑了笑,俯下身去轻轻的亲了滕然儿的额头一下。然后转身想外面走去,今夜古玄要在冉月殿休息,德荣还在永和殿的门口守着,古玄交代要好好的照顾滕然儿,滕然儿在床上睡着了,眼角还带着泪痕,这一夜她太累了。

    “娘娘,娘娘不好了。”莲花匆忙的进宫,长宁果然还没有休息,在锦绣殿内等着莲花的消息呢.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长宁见莲花这么紧张于是站了起来,想必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皇上,皇上他封了滕王妃为西宫王妃,还赏赐了冉月殿。不禁如此还,还,”莲花说到此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还怎么样?还有更糟糕的吗?宅子都赐了,封号也有了。”长宁不禁气愤的说道。

    “还有就是皇上,皇上他临幸了滕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