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沈两家婚约解除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1:37本章字数:1076字

    片刻的沉默后,沈南絮轻声呢喃:“根本不需要考虑!”

    白嫩嫩的爪子分别在两边脸颊上摸了摸,又摸了摸至今仍隐隐作痛的肚腹,自嘲地笑了。

    对于姜莹悠和沈诗美,她的心里早已没了亲情,唯一对父爱的渴盼,也最终葬送在沈从武的绝情和自私里。

    更何况,刚刚她明明呼救了,却没一个人来救她,连吱一声询问情况都没有。

    那一瞬间,她体会到了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不把我当人看的一家子……呵,竟连你都看出来了。”

    沈南絮深吸一口气,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从床底拖出一只行李箱,冷静地开始收拾东西。

    被贱与自贱,她选后者!

    没有珠宝首饰,没有昂贵名牌,沈南絮将仅有的三套夏装收进箱子里。

    想了想,又添了一套冬装。

    将箱子小心合上,拉上拉链,她慢吞吞站起来,最后一次环视这个承载她三年记忆的房间。

    再也不见!

    她轻轻吐出一口气,拉起箱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而此时的一楼大厅里,空气安静得有些诡异。

    霍庭深姿态优雅地坐在单人沙发上,神情冷漠,高不可攀。

    私人秘书白岚端正地站在他的身后,脸上是与自家老板如出一辙的高贵冷艳。

    两人对面,姜莹悠和沈诗美眉头紧蹙,时不时用复杂的眼神对视一眼,沈从武坐在妻女中间,正一下又一下地深呼吸。

    整个大厅只听见他沉重而紊乱的呼吸声。

    霍庭深淡定地端起面前的茶杯,认真研究了一下杯身上的花纹,然后浅浅抿了一口茶水,似乎觉得不合口味,毫不掩饰嫌弃的眼神,立刻将茶杯又放下了。

    他抬眼,善解人意道:“沈总有什么意见可以直说,不用勉强自己忍耐。”

    沈从武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有些无法掩饰自己语气里的不善:“我想知道,二少单方面解除婚约的理由。”

    十分钟前,霍庭深从二楼下来,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听他们巴结讨好,在被问及来意时,终于坦白:“我特地来通知你们,霍沈两家婚约解除。”

    距离婚礼只剩下两天时间,这人却告诉他们,婚约解除,婚礼取消,饶是清楚霍家五爷狠辣手段的沈从武,一时也难以接受。

    霍庭深仿若没有察觉他的不满,漠然回答:“没有理由。”

    沈从武狠狠抽了一口气:“我不同意!”

    他拍着桌子怒吼,却在话吼出口的那一瞬间,立刻就后悔了。

    如果今天来沈家退婚的人是霍庭云那个废物,他怎么吼怎么闹都没关系,可眼前这人是霍庭深,是霍家乃至整个江城最不能招惹的存在……

    沈从武心底猛地一颤,浑身冷汗直冒,颤颤巍巍地收回在桌上拍红的手,几乎不敢直视对面男人的眼睛。

    霍庭深却突然笑了起来:“你不同意?”

    低沉的嗓音微微上挑,明明含笑,却一字一顿地直击心脏,每一个字音和声调都带着难以抗衡的威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沈从武的心脏怦怦直跳,如同心脏病发的前兆,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大、大事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