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留着做安葬费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1:37本章字数:1008字

    沈南絮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走下楼梯,走进大厅。

    米色的行李箱拖在身后,滑轮和地面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

    沈从武正尴尬,听到声音,立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转头,却见沈南絮一身即将远行的装备,眼神顿时凶狠起来。

    “逆女!你敢离家出走?”

    “家?”沈南絮微微一笑,拉着箱子走到霍庭深身后,与白岚并肩而站,“我没有家。我要跟着五爷。”

    沈从武大怒,眼底却精光闪闪:“胡闹!什么叫你没有家?这儿不就是你的家吗?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以什么身份跟着五爷?还不快把行李放回去!”

    他说这话的目的,是想逼霍庭深开口,许诺给沈南絮一个名正言顺跟着他的身份。搭不上霍庭云的船,能攀上霍庭深反而更好。

    霍庭深听懂了,沈南絮也听懂了。

    然而,两人都不打算配合。

    “为奴为婢,做牛做马,”沈南絮笑得坦然,“哪怕被践踏成泥,也不会比现在更卑微——我已经做好了觉悟。”

    这话说得,就好像自己一定会虐待她似的。

    霍庭深不悦地皱了皱眉,从白岚手中接过一份文件,摊开推到沈从武面前:“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沈总,签字吧!”

    被讽刺得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沈从武匆匆一扫,“关系断绝声明书”几个字加大加粗,十分显眼。

    他看看霍庭深,又看看沈南絮,咬牙切齿道:“二少想要娶我的女儿,好歹还给了一千万作聘礼,五爷却想空手套白狼?”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沈南絮恶心极了他这副贪婪刻薄的嘴脸,干脆将脸别向一边,脑袋放空,把自己当空气。

    霍庭深也压根不接他的话茬,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沈总提醒我了,婚约既已作废,那一千万的聘礼,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沈从武主动提起聘礼的事,本是想为自己坐地起价做铺垫,哪曾想到会被对方反将一军。

    那一千万早被他投入了公司运营,短期内根本无法收回,如果勉强撤资,公司必定会遭受无可挽回的损失,或将面临破产。

    沈从武为了拯救公司危机,甚至不惜出卖女儿,如今好不容易让公司有了好转的迹象,他怎么甘心半途而废?

    霍庭深看他吞吞吐吐支支吾吾了半天,连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幽幽一笑:“沈氏原来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连区区一千万都拿不出来。”

    他语气平淡,没有讽刺,没有嘲笑,但正是那淡然的模样,以及“区区”二字,反而更加惹人火大。

    沈从武脖子一梗刚想反驳,又听他继续道:“既然沈总这么为难,钱就不用还了。”

    “真的?”沈从武惊讶,纵横商界多年、令无数老狐狸闻风丧胆的霍家五爷有这么大方?

    “没错,”霍庭深笑眯眯地点头,说出口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你留着做安葬费吧!”

    沈从武顿时如坠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