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一枪毙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18本章字数:5876字

    1

    “砰!砰!砰!”

    三声沉闷的枪声,从银行大厅里传来,护栏之后的三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

    几分钟后,刺耳的警笛声,随着渐渐下落的太阳,划破整个龙阳市的宁静。

    龙阳市的中国银行发生持枪抢劫案。

    武警总队的依维柯,在最快的时间之内,稳稳地停在银行百米开外的十字路口。

    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举着手枪,把整个银行围得风雨不透。

    武警总队长张军,一步跨下依维柯,后面的金牌狙击手李建,手里拎着狙击步枪枪袋,敏捷地跳下,一双冷静坚毅的大眼睛一闪,一个绝好的制高狙击点,出现在他的眼里。

    数位武警狙击手,快速地打着神秘的手势,闪电一般地占领四周的制高点,随时准备一枪毙敌。

    公安局长郑建国,两眼死死地盯住电脑上的卫星定位图和这家银行的建筑结构图,脑海里快速地思考着拯救人质的方案。

    身材高大魁梧的刑警队长周雄快速地介绍银行里面的情况。

    “杀人在逃犯吴晓波、孙三和王小凡,三人手持五四式手枪两把,劫持了银行之内的一名职员,十三名客户,其中里面有三位儿童,罪犯在枪杀了三名银行职员之后,抢劫了银行的全部现款,刚要冲出银行大厅大门,就被快速赶到的警察堵了回去。”

    说话间,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三名罪犯的照片档案。

    吴晓波,男,32岁,身高1.82米,做过警察,因涉黑被开除出警察队伍,憎恨社会,憎恨一切,曾多次抢劫杀人,心狠手毒,精通搏斗,枪法一流。

    孙三,男,30岁,身高1.65米,身材矮小瘦弱,为人阴险狡诈,是三人之中的“智多星”。

    王小凡,男,29岁,身高1.79米,曾在私人爆破公司做爆破手,精通炸药装置,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李建盯了一眼电脑屏幕之上三人的照片,身形快速地消失在对面的楼道里。

    距离银行大厅一百六十米。

    李建目测一下距离,双手平稳快速地组装好88狙击步枪,快速地调整光学瞄准镜,银行大厅被渐渐拉近。

    满脸狰狞的吴晓波,暴戾的血红双目之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气,手中的五四式手枪透出冷森森的幽蓝死光。

    这次抢劫这家银行,三人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每一个环节都经过反复地精确计算和测试。

    他们打算抢劫最后一次,就洗手不干,隐姓埋名,各奔东西,永不往来。

    没想到准备这么充分,还是出了差错。

    在他们化妆进入银行大厅之后,吴晓波在三秒之内,开了三枪,铁栏杆后面的三位银行职员倒在血泊之中。

    枪声一响,大厅之内的客户都一下子惊呆了。

    孙三挥舞着手枪,一枪打倒一位冲向大厅大门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如同布袋一般,一头栽倒在地。

    “砰砰!”

    所有的监控探头都被孙三用枪打碎。

    “所有人都蹲在地上,不许乱动,否则,格杀勿论。”

    看着地上还在抽搐的尸体,人们吓得连忙蹲在地上,不敢乱动,三个跟随大人来取款的儿童,吓得咧开大嘴就哭,年轻的母亲连忙捂住孩子的嘴巴。

    随着一声闷响,王小凡的爆炸装置,瞬间就炸开铁栏杆。

    王小凡把窗口后面的几大合金箱的人民币,全部倒进一个帆布口袋里,背在身上。

    三人刚要冲出银行大厅的大门,三个拎着手枪的警察,快速地冲来。

    这三个带枪的警察,正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刚巧走到银行大门旁,被银行里面的枪声吓了一跳,连忙握着手枪冲了过来。

    这意想不到的差错,让三个抢劫犯措手不及。

    三人闪电一般地退进大厅,寻求机会逃跑。

    李建呼吸平稳,头脑冷静,戴好耳麦。

    “一号到位。”李建作为武警支队的金牌狙击手,代号为一号。

    “二号到位。”

    “三号到位。”

    另外两个狙击手,也已经做好准备,光学瞄准镜死死地锁定银行大厅。

    银行大厅里的吴晓波,双目闪烁着暴戾血红的寒芒,内心狂暴到极点,警察怎么会来得这么快?难道是巧合?只有两分钟呀。

    现在外面至少有十几把狙击步枪,死死地锁定自己。

    吴晓波透过大厅门缝,看着一百多米之外的一辆奔驰,他知道,能救他命的,就是接应他的吴麻子。

    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挟持人质,越过这一百米的死亡距离,三人跳上那辆奔驰。

    时间紧迫,越拖延时间,自己离死神的距离就越近。

    吴晓波知道,他所做的事情,早已够枪毙十次的,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吴晓波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狰狞可怕,和孙三、王晓凡一对眼色,一把抓住一个瘫软在地上,身材高大的壮汉,冰冷的枪管顶在壮汉的太阳穴。

    “啊!”

    壮汉一声惨叫,吓得全身瘫软,腿肚子转筋。

    “呸,脓包!”

    力气特大的吴晓波推着壮汉,慢慢地挪到银行大门后,让壮汉的身形露在外面警察的视线之中。

    壮汉的身形刚一出现,李建的瞄准镜就死死地锁定那人的眉心,但这壮汉显然是人质,不是罪犯。

    壮汉被推出大厅,数十支恐怖的黑洞洞的枪口,全部瞄准这人身上。他吓得一声惨叫,一股异味混合着液体,流了一地。

    吴晓波推着壮汉的身子,恶狠狠地喊道:“外面的警察听着,限你们一分钟内,所有的警察都退出二百米开外,否则,我开始杀人。”

    话音未落,面色阴冷的孙三,已直接把原来枪杀的那具中年人的尸体,扔了出去。

    中年人的尸体,滚落在台阶之下,一双无神空洞的眼睛,没有任何焦距地看着天空。

    2

    外面的警察、围观群众、记者看着那具还在冒血的尸体,个个都倒吸了口冷气。

    这绝对是一伙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刑警队长周雄见里面扔出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不由得恼怒之极,这犯罪分子太嚣张了,在杀害了三名银行职员之后,竟然还敢再次杀人,胆大包天。

    周雄看着身后的公安局长郑建国,在等待他的指示。

    郑建国看着那具还在冒着血沫的尸体,眉头紧皱。

    “八、七、六……”

    吴晓波一见外面的警察一直一动没动,不由得暴怒,恶狠狠地咆哮道:“还有五秒,老子就要杀人了。”

    公安局长郑建国看了看周雄,又看着张军,轻声道:“就看狙击手的了,你们能行吗?”

    张军坚定地点点头道:“郑局长,您放心,今天执行任务的是我们的金牌狙击手李建。”

    “李建?省散打冠军和射击总冠军?”

    张军点点头。

    一丝惊喜在郑建国的眼里闪出。

    这小子在武警支队当兵,太屈才了,有机会一定把他弄到刑警队。

    “四、三、二、……”

    吴晓波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已经开始用力。

    “撤!”

    郑建国向所有的警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砰!”

    一声沉闷的枪声传来,众人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

    吴晓波揪住的壮汉,一头栽倒在地,后脑勺上多出了一个鲜血淋淋的弹孔。

    所有的人没有想到,罪犯吴晓波在看到警察撤退的最后一秒,还是开了枪。

    郑建国看着躺在血泊之中,还在抽动着的尸体,不由得双目喷火。

    这三个罪犯,真是穷凶极恶。

    “哼,郑建国局长,这就是你们这些官僚主义拖拉的下场,老子让你们一分钟之内撤退,竟然在最后的一秒才开始撤退,这就是一点惩罚,下次再这样拖拉,老子要干掉两个人质。”

    吴晓波藏在门后,恶狠狠地叫道。

    这种近乎变态的疯狂杀人,让所有的人心里一颤。

    张军皱着眉头,罪犯为什么不要逃跑的工具呢?而是让警察撤退?难道他们有退路?

    “所有的狙击手注意,罪犯就快出来了,争取配合好点,一枪毙命。”

    “一号明白。”

    “二号明白。”

    “三号明白。”

    孙三看着警车退到二百米开外,阴冷的双眼,寒芒一闪,冷冷地道:“我们三个人,每人押着一位抱小孩的妇女,奔向吴麻子的那辆奔驰,只要警察轻举妄动,直接开枪打死小孩,不要犹豫。”

    孙三知道,警察们最怕伤到妇女儿童,而且抱着孩子的妇女身体很宽,可以挡住狙击步枪的子弹。

    孙三不愧为三个人之中的“军师”。

    吴晓波一把拉起一个年轻的少妇,手枪顶在少妇怀里一个还在吃奶的七八个月大的婴儿脑袋上。

    3

    婴儿清澈透明的一双大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面目狰狞的吴晓波,咧开红润的小嘴,咯咯地笑个不停,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把抓住以为是什么玩具的枪管。

    吴晓波看着那毫无一点杂质的清澈双眼,猛然想起自己没见过面的儿子,心里不禁一颤。

    吴晓波没见过自己的儿子,一直亡命天涯。

    看着那清澈透底,漆黑得没有一丝杂念的婴儿眼睛,吴晓波的情绪瞬间变得极其的暴戾烦躁,自己一天的好日子没过,更没有享受过家庭的天伦之乐。

    自己没有享受过的快乐,别人也不能享受,一种狂躁的妒忌如同毒蛇一般在心头疯长。

    吴晓波双目透红,手掌狠狠地在少妇饱满高翘的乳房上掐了一把,手中的五四手枪再次顶在婴儿的小脑袋上。

    少妇疼得眼泪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走!”

    吴晓波押着少妇,把整个身形藏在少妇的身后,推着少妇慢慢地走出银行大厅。

    少妇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泪流满面。

    后面瘦小的孙三,瞪着一双阴森的双眼,藏在一位身材肥胖的中年妇女身后,妇女怀里搂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小男孩早已吓得脸色煞白,孙三的手枪就顶在男孩的太阳穴上。

    那半布袋的钞票,被王小凡捆在背上,显得有些臃肿,手里是一把闪着锋利寒芒的长刀,刀锋抵在一名少妇的脖子上,少妇怀里还有一个不断哭泣的小女孩。

    吴晓波刚一走出银行大厅,所有的人都感到这个恶魔身上散发出强烈的血腥杀气。但看到这恶魔的枪口竟然顶在天真无邪的孩子头上,人们都愤怒了。

    “放下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恶魔,没有人性的东西。”

    “逮住这狗东西后,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下油锅。”

    “王八蛋,你有孩子么?你难道是绝户头?”

    “这种人呀,老天绝对不让他有后代。”

    潮水一般的骂声,此起彼伏地攻向三名罪犯。

    吴晓波脸色强烈地抽搐,双目渐渐变得血腥狂暴,扳机上的手指在渐渐加力。

    李建的六倍光学瞄准镜,在第一时间死死地锁定吴晓波和那位少妇的身形,但狡猾的吴晓波始终把身子藏在少妇的背后。

    李建快速地联系二号、三号狙击手。

    “二号注意,我瞄准第一个罪犯,二号锁定第二个罪犯,三号负责第三个罪犯。”

    “二号收到。”

    “三号收到。”

    吴晓波的身形刚一走出银行大厅,隐藏在远处的那辆奔驰,猛然发动,旋风一般地冲向三名罪犯。

    所有的警察顿时明白,这辆车绝对是来接应罪犯的,如果让罪犯坐车逃跑,所有的公安武警如何向群众交代?

    张军大声道:“所有的狙击手注意,绝不能让罪犯上车,一定在罪犯上车前击毙,但要保护好人质。”

    4

    郑建国更是心急如焚,看着张军在给狙击手下达命令,神情焦急地问道:“有几成把握?”

    张军看着罪犯把身子死死地藏在人质的身后,狙击手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内心极其地沉重。

    在这种情况下,狙击手能开枪吗?

    李建的双手稳稳地握着88狙击步枪,呼吸细长,心脏平稳地跳动,如同鹰隼一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瞄准镜里的人影,他在等待扣动扳机的机会,哪怕只有0.2秒,李建就有机会干掉对方。

    吴麻子开着奔驰车,如同旋风一般来到吴晓波的面前,刺耳的刹车声,撕裂着人们强烈收缩的心脏。

    千万不要让罪犯逃跑呀。

    这种恶魔如果逃走,不知还要有多少人再次受到伤害。

    龙阳市的警察脸面何在?人民政府的脸面何在?

    不能放虎归山呀。

    奔驰车一停,吴晓波哈哈狂笑,知道自己这次抢劫银行成功了,只要他坐上吴麻子的奔驰,谁又能拦住号称“飙车疯子”的吴麻子?

    身形横移,伸手一把拉开车门,低头就要进入轿车。

    如果吴晓波进入轿车,成功逃脱,这将是对整个龙阳市公安武警的极大讽刺。

    眼看着罪犯就要逃走,所有警察的心在流血,郑建国和周雄更是暴怒之极。

    数十名记者手中的长短镜头,对准正要上车的吴晓波,闪光灯咔咔爆闪。

    关键的几秒呀。

    李建的手指扣在扳机上,手指匀速,开始慢慢地加力,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罪犯只要上车,他一定会躬身低头跨步,身体暴露在自己的瞄准镜里的机会极大。

    果然,吴麻子的轿车刚一停住,吴晓波就低头躬身,半个头颅一下被李建的瞄准镜死死地锁住。

    但就在吴晓波低头的一刹那,抱着孩子的少妇猛然一侧身。

    极其狡猾的吴晓波在少妇侧身的同时,瞬间也感觉到了少妇的意图,手指用力扣动扳机。

    “砰!”

    一声沉闷的枪响。

    5.8毫米的狙击重弹,抢先一步,发出尖利的呖啸,钻进吴晓波的太阳穴。

    强大的冲击力,把吴晓波的头盖骨整个掀掉,污血四溅,脑浆迸裂。

    5

    几乎同时,吴晓波手中的五四式也响了,但枪口已经离开了孩子的头颅,打在高空。

    只差0.1秒,如果李建的子弹晚了0.1秒穿透吴晓波的头颅,孩子的头颅就会被吴晓波的子弹打穿。

    那名少妇一下扑倒在地,孩子被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枪声一响,孙三顿时陷入绝望,刚想扣动扳机,李建手中的88狙击步枪再次喷出火焰,子弹直接打在孙三正要扣动的扳机上。

    “砰!”

    一声炸响,火星四溅

    手枪的扳机,连同孙三的手指,一起被李建的子弹击得粉碎。

    中年妇女吓得一下坐在地上。

    强大的惯性,让孙三手中的手枪,飞出丈外。

    孙三吓得魂飞魄散,刚想趴下,但为时已晚。

    “砰!”

    二号狙击手的枪响了,子弹直接打进孙三的眉心,头盖骨夹杂着脑浆鲜血狂喷而出,射出数米开外。

    王小凡看到吴晓波和孙三,顷刻间毙命,不由得陷入疯狂之中,面色狰狞。

    他嚎叫着,手中的刀锋寒芒一闪,狠狠地刺向那名哭泣女孩的心口。

    “老子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所有的人都被这名罪犯的疯狂举动惊呆了,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孩子是无辜的。

    人们仿佛听到小女孩的惨叫,看到小女孩被杀害的惨状。

    所有的警察,呐喊着扑向罪犯。

    但距离太远了,警察又不敢开枪,小女孩死定了,无数双眼睛连忙闭上,人们不忍看到小女孩被罪犯伤害。

    6

    “砰!”

    李建呼吸平稳,匀速地扣动扳机,手中的狙击步枪再次响起,一颗子弹直接打在快速刺向小女孩心脏的刀锋之上。

    整个刀片被子弹击得粉碎,刀子的碎片在子弹强大的冲击力下,全部刺向王小凡。王小凡的身体被碎片冲击得高高飞起,狠狠地砸在几米开外的水泥地上。

    “一块儿死吧!”

    处在疯狂之中的王小凡,满脸鲜血,形同厉鬼,一下子在地上站起,拉开自己的衣襟,手中的打火机点向露在外面的导火索,疯狂地冲向周围的群众。

    天哪,这个杀人恶魔的胸前绑满了炸药。

    如果让这个恶魔冲到群众丛中,点燃炸药,后果不堪设想。

    “砰!砰!”

    三号狙击手和李建手中的88狙击步枪同时喷出一道烈焰。

    王小凡的整个头部,一下炸开,如同被打烂的西红柿,恶心之极。

    燃烧着的打火机飞出老远。

    吴麻子见三人瞬间被狙击手放倒,不由得脚丫子狠狠地踩在油门上,奔驰车如同发疯一般,向前疾驰。

    三号狙击手的子弹直接打在奔驰的前轮车胎上,奔驰一下子失去方向,撞向旁边的一棵大树。

    埋伏在旁边的武警和警察一拥而上。

    所有的人都被狙击手神奇的枪法惊呆了,人们在经过两秒的震惊后,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和掌声,如同钱塘大潮一般响起。

    人们拼命地拍着手掌,泪水禁不住滚滚流下,他们在为无辜孩子的得救而欢呼流泪,更为有这样神奇枪法的英雄武警战士自豪。

    人们的眼睛里饱含热泪,紧紧地围住被解救下来的三位母亲和孩子,为他们的得救欢呼。

    “人民警察万岁!”

    一位母亲情不自禁地高呼口号。

    “人民警察万岁!向人民警察学习!”

    所有的群众一起高呼,欢呼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闪光灯在闪烁,人们在欢呼。

    公安局长郑建国也流泪了,他紧紧地握住武警队长张军的双手,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雄和警察们压着满脸鲜血的吴麻子,快速地走向警车。

    张军看着高楼之上的狙击点,激动极了,冲着狙击点做了一个赞美的手势,好样的,李建,不愧为武警总队的金牌狙击手,回去给你们请功。

    “任务完成,收队。”

    耳麦里传来张军的命令。

    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在李建嘴角微微地闪过。他快速地收好狙击步枪,走下狙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