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神秘的证件(4)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21本章字数:8361字

    “野狼!”

    李建大吃一惊,一把拉住云梅,藏在身后。

    那个长着一双幽蓝眼睛的东西,一声不响如同闪电一般扑来,腥臭的牙齿,瞬间咬到李建的咽喉。

    咬人的狗不叫,叫唤的狗不咬。

    李建不敢开枪,更不敢让它发出惨叫声,连忙一扭脖子,躲开它的牙齿,一把死死地抓住它的嘴合在一起,一掌拍在那个东西的胸口。

    “咔嚓!”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那东西的胸腔,整个塌了下去,四肢一阵抽动,死翘翘了。

    这时的天,有点放亮,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间,刺骨的寒风,冻得云梅有点哆嗦,嘴唇铁青。

    李建张开自己的西装,把云梅搂在怀里,抱着她,慢慢地潜向那几间房子。

    云梅脸色微红,双手紧紧地搂住李建的脖子,好温暖的怀抱呀。

    两人快速地来到石屋外面的窗户下,云梅从李建的怀里出来,掏出手枪,慢慢地靠近。

    月光下,屋内传来一高一低两个男人的鼻鼾声。

    李建伸出两个手指,表示有两个人。云梅快速地掏出一个小小的生命勘探仪,轻轻地操作着。

    生命探测仪显示,里面竟然有四个人的生命迹象,有一个肯定是苏诗雅,还有一个杀手,藏在哪里?

    天亮得很快,刚刚还是幽幽的月光,现在,东方已经开始露出一抹彩霞。

    山上实在太冷了,李建连忙脱下西装,给云梅穿好,扣好纽扣。

    云梅没有拒绝,他们在等待机会。

    苏卫城跑了一夜,又冷又饿,几乎走不动了。

    天慢慢地放亮,电话马上就没有电了。

    苏卫城咆哮如雷,对着话筒破口大骂着。

    但话筒里传来那人的嘿嘿冷笑,冷酷地道;“看到了吗?前面十米,你的右前方,有一个井盖,把密码箱放在井盖上,不能回头,放下就走,否则,你的女儿清白不保,我们的狙击手,离你不远,你的脑袋瞬间就会开花,快点。”

    苏卫城一看,果然,自己右前方十米之外,真的有一个井盖,苏卫城快步走到井盖旁,放好密码箱,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那里,发动轿车。

    紧跟而来的公安干警,装着晨练,监视着那个密码箱。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来取密码箱。

    装着游人晨练的公安干警们,有点着急,四处查看着可疑的人员。

    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井盖慢慢地移到一边,一只手从下面伸了过来,密码箱消失得无影无踪,井盖又慢慢地移回到原来的地方。

    当公安干警发现密码箱失踪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连忙给萧逸雨打电话。

    萧逸雨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密码箱的信号已经消失。

    她连忙给上级汇报,给云梅发短消息。

    正守候在石屋窗户下面的云梅,感到自己口袋里的手机一震,连忙取出一看,手机屏幕上的信息写道:“他们已经拿到密码箱,密码箱是假的,防止敌人杀害人质。”

    两人一看信息,顿时紧张起来,掏出手枪轻轻地顶上子弹。

    市内下水道的一个出口旁边的屋子内,头戴狰狞面具的银殿殿主,看着密码箱,不由得哈哈大笑。

    金殿殿主已经许下诺言,只要自己拿到这些资料,空缺的那个副金殿殿主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还有那个每次见到他就露出极其不屑、鄙视目光的臭婊子琼妮,等到自己荣升副金殿殿主时,一定干死那个臭婊子。

    银殿殿主示意手下的一个金发青年,按照苏卫城提供的密码,打开密码箱。

    那名早已跃跃欲试的年轻金发青年,早已急不可耐,快速地输进密码。

    “啪嗒!”

    一声脆响,密码箱瞬间摊开,所有人的心脏猛烈地狂跳,但当他们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咆哮如雷。

    密码箱内的所有纸张,早已碳化,变得乌黑,根本分不清字迹。

    银殿殿主不由得咆哮如雷,打开电话,狂叫道:“杀了那个疯婊子,在杀她之前,你们可以强奸她一万遍。”

    旁边的一个专门来看图纸真假的航天专家,一把抓起那些碳化的纸张,愤恨地扔在地上,但碳化的纸张下,露出的那个让所有人面如死灰的炸弹装置,将他们推进了恐怖的地狱。

    蓝婷枝子安装的这棵高爆炸弹,极其歹毒,采取得是延时爆炸,在打开密码箱的时候,并不爆炸,但在十几秒后,就是所有的人来到跟前,要看个究竟的时候,才突然爆炸。

    这个设计充分运用了人的心理,当刚打开密码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有防范之心,躲得远远的,但当看到密码箱里的纸张是假的时候,一定非常愤怒,就会靠近看个究竟。

    这个时候,炸弹就会把所有的人,送到地狱。

    所有的人根本没有反应,包括银殿殿主。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强烈爆炸,山摇地动。

    一团耀眼的火球,腾空而起,照亮了半个天空。整间小石屋,被炸得无影无踪,一个巨大的焦黑大坑,出现在众人面前,黑烟缭绕。

    幸亏大清早,这里没人。

    躲在窗户下的李建和云梅,正要进行突袭,猛然,房间内,传来一阵手机铃声。这吓了李建和云梅一跳,两人连忙藏好。透过窗户缝,一个长满金黄胸毛的彪形大汉,从床上站起拿起电话接听。

    清早的山区,非常的寂静,电话里的声音,十分的清晰。

    “杀了那个疯婊子,在杀她之前,你们可以强奸她一万遍。”一个狂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哈哈!”

    长满一身金毛的彪形大汉,用英语哇哇地暴叫着,好像极度的兴奋,嗷嗷地叫着:“凯瑞,快起来,头儿让我们干掉那个疯妞,头儿还说,在干掉她之前,我们可以强奸她一万遍。”

    李建快速地打着神秘的手势,云梅会意,身形闪电一般地跑向前屋。

    另一位正躺着的金发大汉,一听那个长满金毛的家伙哇哇大叫,顿时兴奋不已,提着裤子,就跑向屋内。

    “啊!”

    屋内传来苏诗雅的凄厉尖叫声。

    李建一声冷哼,一脚踹开窗户,扑进屋内。

    两个彪形大汉,正在疯狂地撕扯着苏诗雅的衣服。

    李建不敢开枪,怕苏诗雅再次受到惊吓。活该这两个王八蛋死,两人蹲在这个山区,都几十天了,憋得太久,这次上面竟然允许,这两个家伙如同发情的公驴一般,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的动静,而且小诗雅不断的尖叫,噪音非常大。

    李建的身形如同电芒一般,出现在两人的身后,少林金刚掌直接拍在两个畜生的后心。

    “咯吱!”

    剧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让两人眼前一黑。他们试图转过身来,但却永远地陷入了黑暗的地狱。

    李建这两掌,力度运用得恰到好处,正好打断他们的脊梁骨,两人的尸体,一头栽倒在地。

    苏诗雅的尖叫慢慢地停下来,一双惊恐万分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住李建,双眼里露出极其恐怖的绝望。

    但这个身影怎么这样熟悉?自己在哪里见过?在家里?

    李建看着苏诗雅,心里一阵强烈地痛楚,如同刀割一般,上天对这个小丫头太不公平了,竟然让她遭受着这么大的痛苦,自己一定要治好她。

    所有伤害她的人,都得死。

    小丫头的双眼,渐渐地露出一丝亮光,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胸口剧烈地起伏,嘴角哆嗦着。

    “哥哥!”

    一个模糊不清的发音,从小丫头嘴里发出,一投扑入李建的怀里,泪水夺眶而出,泪流满面。

    “呜呜呜……哥哥……呜呜……姐姐。”

    李建的眼睛禁不住湿润了。

    多少年了,自己已经忘记了眼泪是什么滋味,现在却陪着这位美丽的少女流泪。

    伤我亲人者——死,害我中华者——亡。

    一支冰冷的枪口,瞬间伸过来,枪口死死地指着李建的头颅。

    “你是什么人?竟敢伤害我们的人?找死吗?”

    一个非常冷酷的声音在李建的耳边响起,强烈的杀气,充满整个房间。

    李建抬起头来,眼前站着一个极其冷森带刀疤的金发男子的脸。那男子一脸的杀气,蓝褐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建。

    李建看着这个西方的强盗加小偷,忍不住一声冷笑道:“你又是谁?干吗偷偷摸摸的?来中国做什么?难道强盗和小偷是你们西方人的一贯作风吗?”

    那人一脸的横肉,连同那道恐怖的让人恶心的刀疤,剧烈地抽动着,蓝褐色的眼睛一眯,看着地上已经死了的两位同伴,恶狠狠地道:“杀人偿命,我要杀了你。”

    “杀人偿命?你没杀过人吗?要偿命的话,你要首先偿命。”

    李建不屑地看着那家伙。

    刀疤脸一声冷哼:“中国人,你去死吧。”说完,瞬间开始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刀疤脸全身一震,感到脑后一凉,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整个头盖骨高高地飞起。

    云梅微微一笑。

    李建呵呵笑道:“咋不早点开枪呀,白害我和这个恶心的家伙拌嘴。”

    苏诗雅猛然看到漂亮的云梅,顿时咯咯地笑着,扑进云梅的怀里,大声叫着:“姐姐……”

    这一声姐姐,叫得云梅心里发酸,可怜的小丫头,云梅还没有妹妹,没有姐姐,也没有哥哥和弟弟,苏诗雅这一声姐姐,让云梅心里升起一个柔软的念头。

    云梅看着衣服破碎的苏诗雅,拉着诗雅,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给诗雅换上。

    李建仔细地把这几间房子搜索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两人带着苏诗雅,回到了车内。

    这时,大批的警察赶到,李建亮出证件后,这些后事,都由当地的警察处理。

    当三人回到航宇集团办公大楼的时候,苏卫城一看到自己的女儿,顿时抱住苏诗雅痛哭起来。

    李建从萧逸雨那里知道,蓝婷竟然是J国的间谍,而慕容展是J国人,这让李建和云梅目瞪口呆。

    看着苏卫城抱着苏诗雅,李建小声地对云梅道:“我们今天值下午班,我想一会儿给小诗雅治病,用针灸洗去她这段痛苦的记忆。”

    云梅一阵心痛地看着苏诗雅道:“针灸能行吗?”

    李建微微笑道:“我和我的中医师傅在济南给一位患者治过,他那段记忆也是不堪回首,通过针灸,抹了去。”

    李建和云梅,走到苏卫城的面前,让云梅拉着苏诗雅去玩,自己要好好的和苏卫城谈谈。

    李建看着苏卫城道:“苏总,如果按照医院的治疗方法,诗雅恢复的可能性极小,如果用中医的针灸,把诗雅这段痛苦的记忆抹去,诗雅恢复得会很快。”

    8

    苏卫城看着李建,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李建的手道:“兄弟,谢谢您,再次救了诗雅。”

    李建微微一笑道;“苏总,不用客气。”

    苏卫城看着云梅和苏诗雅,两人在花园里追逐着,叹了口气道:“诗雅这孩子受苦了,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苏总,这是个意外,以后,不要让诗雅单独外出就行了。”

    苏卫城看着李建道:“兄弟,你说的那个中医针灸,真能抹去人的一段记忆?”

    李建微微笑道:“中医针灸有很多所不为人知的奇效,这种能抹去人的一段记忆的针法,非常的神奇,在济南的时候,我用过这种方法,治愈过一位病人,那人想忘掉一段时间的痛苦经历,最后找到我师傅,我师傅让我用忘忧针法,刺激穴位,终于使那人忘掉过去的那段经历,重新开始了生活。”

    苏卫城道:“我希望诗雅能忘掉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让她永远地生活在快乐之中,无忧无虑,李兄弟,我希望您能治好诗雅。”

    苏卫城说着话,眼里充满着无限的希望。

    李建微微点头道:“我这就去做准备,给我一间干净的房间,让云梅领着诗雅洗个澡就行了。”

    苏卫城点头道;“那就在诗雅的房间吧,她那里干净寂静,没有人打扰,她对自己的房间又极其熟悉,李兄弟,请吧。”

    苏卫城、苏诗雅他们住的地方,就在办公楼的第四层。

    当李建来到诗雅的房间时,看到小丫头的房间布置得极其温馨素雅干净。一张淡雅的照片让李建一下子惊呆了。

    好漂亮灵动的一个女孩子。

    初春的山崖上,一位白衣素裙、长发飘飘的女孩,伸出白皙修长的双臂,凝视着远方。

    那双清澈如水、灵动之极的大眼睛,圣洁高雅,纯净得一尘不染,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仙子。

    望着这张照片,李建心里猛烈地抽搐,多么圣洁的一个女孩子,上天对待诗雅太不公平了,竟然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遭到这么大的打击。

    李建暗暗地道,一定要治好诗雅。

    这时,走廊里传来了云梅和诗雅两人说话的声音。

    云梅领着诗雅走了进来。

    白衣素裙,长发飘飘,白皙圣洁的脸庞,,带着一丝笑意,但那双漆黑的大眼睛,透着一丝忧伤和迷茫。

    好漂亮的丫头。

    诗雅一看到李建,眼睛一亮。

    “哥哥!”

    小丫头一下子扑进李建的怀里。

    苏卫城点点头,退出房间,关好门。

    “云梅,守住门口,不许让人进来,我给诗雅下针。”

    东方云梅走出房间,守在门口,只见苏卫城点着一支烟,一脸担心地望着东方云梅。

    东方云梅微微笑道:“苏总,您放心吧,诗雅一定会好起来的。”

    苏卫城苦笑道:“但愿如此。”

    李建看着诗雅那张白皙绝美的小脸道:“诗雅,我给你治病,你害怕吗?”

    小诗雅看着李建道:“哥哥,诗雅不怕。”

    “好的,诗雅,你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吧。”

    “好的,哥哥。”

    苏诗雅慢慢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微微地闭上那双忧郁而灵动的双眼。

    李建给银针消完毒,手指一弹,一根银针,银芒一闪,扎进诗雅头部的穴道,一阵酸酸的感觉,瞬间充满着诗雅的头部。

    李建双手如飞,根根银针,快速地飞舞,扎进诗雅的头部。

    酸、甜、苦、辣、咸、涩、麻,七种味道,在脑海里快速地转换,同时,脸上的表情快速地变换不停,如同夏日的天空。

    喜、怒、哀、乐、悲、伤、恐七种表情,在诗雅的脸上,轮流变换。

    李建快速地变换针法,刚才下的七针,被快速地换下,十指急弹,双指快捻,又下了七针,微微停顿一下,又下了七针,诗雅连续经受了两次的惊吓,脑神经极度的紧张,第一轮针的效果,竟然不大。

    第二轮针下完,李建的全身,早已被汗水湿透,脸色苍白。

    李建紧紧盯着诗雅的眉心,那道受到惊吓的褐色惊纹,慢慢地退下,一丝灵气,在眉心闪动,然后散布在两眉之间。

    李建一见灵气散入两眉之间,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微笑着点点头。

    李建慢慢地呼吸着,恢复自己的元气。

    门口的苏卫城和云梅,心里暗暗地着急,三个小时过去了,里面还没有任何动静,急死人了。

    天渐渐地黑下来,云梅几次想进屋,但还是咬牙没进。

    正当两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李建微笑着,走出诗雅的房间。

    苏卫城连忙迎了上来。

    李建一摆手,又指了指屋内的诗雅。

    三人关好门,走进旁边的客厅。

    刚刚进入客厅,苏卫城紧张地看着李建道:“李先生,怎么样?”

    李建微微一笑道:“很好,诗雅在熟睡,你这两天就陪着她吧,明天一觉醒来,保证还你一个快乐无忧的女儿。”

    “太好了,李先生,我谢谢你。”

    云梅在旁边,暗暗地替诗雅高兴。

    这时,黑袍老者领着一位中年男人,敲了敲门。

    苏卫城道:“进来。”

    黑袍老者躬身道:“苏总,张律师到了。”

    那位中年男人来到苏卫城面前,拿出一沓文件,轻声道:“苏总,赠送给李先生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已经办好了手续,只要李先生签完字,就可以了。李先生,请您签个字。”

    李建和云梅吓了一跳,疑惑地看着苏卫城。

    苏卫城微微笑道:“李先生多次救了诗雅,我没有什么能报答李先生的,这里有航宇集团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赠给李先生,一表我的感激之情,请李兄弟收下。”

    航宇集团跻身世界500强企业,总价值数万亿,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数千亿,这还不算一些无形的价值,例如,很多尖端的科技技术,就是万亿也买不到的。

    李建看着苏卫城,微微笑道:“苏总,我救诗雅,并不是为了钱,一是出于道义,二是国家交给我的任务,这股份我不能收。”

    张律师微微一愣,看着李建,心道,这可是数千亿美元的股份,一个人就是奋斗几百辈子,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钱,这位年轻人竟然不要,太让人感到惊讶了。

    苏卫城一见李建不收,微微笑道:“李先生,这些股份,即使你不收,我也一定会转到你的名下的,如果你用不着这些钱,可以在社会上设立一个救助基金,帮助那些无钱看病的儿童,无钱上学的大学生,失去劳动能力的孤寡老人,这些你都可以做的。”

    李建和云梅眼睛一亮。

    苏卫城道:“我出身农村,以前就是连吃饭都成问题,也是上不起学,后来,就是得到一位慈善家的捐助,才得以完成学业。完成学业以后,我又得到那位受人尊敬的慈善家的帮助,建立了航宇集团,取得了这样的成绩,所以这些股份,你可以拿来回报社会。”

    张律师看着苏卫城,微微点头,心道,看人家苏总多会说话。

    李建看着苏卫城道:“苏总,那你可以拿出这些股份设立救助基金呀,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张律师接过话道:“苏总,一直在办救助基金,春雨诗雅救助基金,就是苏总个人出资办的救助基金会。”

    “什么?春雨诗雅救助基金,是苏总自己办的?”

    苏卫城点点头道:“在诗雅刚出生的那一天,这个春雨诗雅救助基金会,就是我送给我女儿的礼物,名字就叫春雨诗雅救助基金会,专门救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诗雅是你和云梅小姐一起救回来的,这些股份所获得的分红,可以用你和云梅的名字,再设立一个救助基金会,可以救助你家乡的父老乡亲和无数位看不起病的孩子,上不起学的学生,回报社会。”

    李建有点心动,自己出生的那个小山村,到现在还没有一条大路,很多孩子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特别是在他上大学期间,家乡的两个聪明的漂亮双胞胎,同时得了白血病,家里穷呀,耽搁了时间,虽然最后,善良而淳朴的乡亲们纷纷捐钱,但杯水车薪,失去了最佳救治期,最后没有留住两个孩子的生命,要是有个救助基金会,那两个孩子治愈的希望非常大。

    李建和云梅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道:“我们愿意接受这份股份,但所有的钱,我们不动一分,关于救助基金会的设立,能否委托张律师办理?”

    张律师的眼里闪烁着惊奇的目光,心道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能有这样的好心人,实在太难得了。

    张律师道:“很敬佩李先生和东方小姐的情操,我将免费给两位建立救助基金会,请您两位在文件上签字吧。”

    李建和云梅在文件上签了字。

    苏卫城看到两人接受了捐赠,心里大为高兴。

    两人回到特卫局后,向周局长汇报了一切,包括那个百分之十的股份捐赠和建立救助基金会的事情。

    周局长充分肯定了两人昨天的表现,但对于接受捐赠的事情,微微地沉思了一下,看着李建道:“这个事情,我要向上级汇报一下。”

    周局长拍了拍李建的肩膀道:“快回中南海,你们有新的任务。”

    李建一听有新的任务,连忙道:“什么任务?”

    周局长道:“记得我让你熟记甘肃、内蒙古、新疆的地形图吗?这次的任务,就是到我国航天发射中心酒泉,具体的任务由唐处长和王局长安排你们。”

    两人在食堂吃完饭,直奔中南海。

    在路上,东方云梅给爷爷东方卫国打了电话,把这几天的行动和今天接受捐赠的事情,仔细和爷爷说了一遍。

    东方卫国在听了云梅的一切后,也是沉思了好久,才慢慢地说:“云梅,接受捐赠肯定是错误的,但建立救助基金这件事,是好事,我给你们周旋一下,下不为例,还是年轻呀,考虑的问题过于简单。”

    云梅挂了电话后,两人不由得相互看了看,苦笑不已。

    进入中南海之后,两人就感到一种明显的紧张气氛。

    正在忙着的队长赵斌,一见两人回来,连忙道:“李建、云梅,快到唐处长的办公室去一下。”

    两人的心里一愣,难道是接受捐赠的事情?领导发火了?两人连忙到唐处长的办公室,看到王副局长也在。

    “报告!”

    两人大声喊着报告。

    王副局长一把拉过李建的手道:“好小子,你干的好事。”

    这下把李建吓了一跳,这次完蛋了,接受捐赠肯定会受到处分。

    李建连忙道:“王局,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你处分我吧。“

    王副局长看着李建一副小媳妇接受恶婆婆虐待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道:“什么处分?你小子一个人竟然再次干掉六辆德国奔驰上的杀手,而且成功地救出航宇集团老总的女儿,这份功劳不小,我已经给你和东方云梅上报请功,别的事,我不管,苏卫城就是把整个航宇集团都送给你,那是他的权力,只要我手下的兵,安全回来就行,有本事,他们两次去干掉六辆奔驰上的杀手看看?”

    王副局长说着话,拍了拍李建的肩膀,小声道:“好家伙,几千个亿,说送就送,真是大手笔,不过,下不为例,你要是再犯同样的错误,你我都干不成了,还好,你把那笔钱,设了救助基金。”

    李建连忙道:“谢谢王局,还是你了解我。”

    唐处长过来道:“李建、东方云梅,这是你们的保卫手册和有关酒泉发射中心的一切注意事项,以及甘肃、新疆、内蒙古的地形图,一个星期后,我只要提出一项问题,你们回答不上来,这次的酒泉保卫任务,你们就无权参加,明白了吗?”

    李建看着唐处长手中厚厚的资料,心道,这些地图周局长早已给我了,现在我就能倒背如流。

    “是,处长。”

    云梅接过所有的资料,仔细地看着。

    王副局长道:“李建,一个星期后,你们要提前出发,打头阵,带领你原来的小分队,还是你任队长,开赴酒泉,扫除周围的一切牛鬼蛇神,到时,有国家安全人员,特战部队的人员配合。”

    “保证完成任务!”

    “过一会儿整点接班吧,先去休息。”

    李建回到宿舍,根本睡不着,他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性和危险性,内部资料显示,我国这次发射的宇宙飞船,比以前的还要先进,里面有很多用于军事实验的项目,特别是洲际导弹的幻影变轨技术,让西方国家闻风丧胆,这种幻影变轨技术和原来的变轨不一样,原来的变轨技术,是点火飞船上面的助推器,产生推力,而实现飞船的变轨,而现在,使用电子程控模块,产生一种动力,直接变轨,而且变轨的次数和方向,可以随时改变,这就使敌人导弹防御系统,根本无法拦截。

    所以,他们一定会派出大批的间谍,甚至动用特战部队,潜伏进来,进行破坏、颠覆和盗取资料,甚至绑架我们的科技人员。

    在这次宇宙飞船发射中,A首长将亲自赶到酒泉发射基地进行视察慰问。

    大漠风云变幻呀,最可恨的是恐怖分子极其嚣张。

    在首长到达之前,要全部干净地彻底扫除他们。

    这几天,李建没有走出中南海半步,下班之后,就调出有可能潜进我国的所有国家的特种部队的资料,仔细地研究,特别是M国的贝雷帽特战队、R国的阿尔法特战队、J国的春潮自卫队。

    这三个国家的特战队,在整个世界战争中,所向披靡。

    除了研究这些特战部队外,李建虚心地向所有的中南海警卫人员学习各种警卫的宝贵经验和武功。

    第五天的时候,在王副局长的命令下,李建将过去组建的警卫小队,再次重新组建,李建任队长,秦世国、李战天任副队长,狙击手郑卫国、王光全随队。

    第六天的时候,整个小队,进行了一天的训练磨合,东方云梅、云琪、夏雪三位女警卫,巾帼不让须眉,所有的技能都在快速地提高。

    晚上,李建和云梅办好手续,再次到航宇集团去看了苏诗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