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飞往酒泉(2)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21本章字数:8939字

    李建没有说话,跳进自己的越野,快速地打开车载电脑,找到酒泉到东风航天城的电子地图,快速地扫描这一地段的危险系数。

    猛然,一个强烈的感叹号,出现在路标在一百公里的地段,李建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暴风口!

    李建看着跟上来的云梅道:“云梅,如果你是恐怖分子,你要想劫持这些科学家,你会在哪里设伏?”

    云梅脸色一变,看着电子地图上的暴风口,点点头道:“暴风口的后段,人们刚闯出这段死亡地带,就会松了一口气,这时的人们警惕性最弱,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就会打得人措手不及。”

    “郑卫国、王光全,立刻上车,秦世国和李战天,你们继续向前搜索,如果接到求援,立刻赶到暴风口增援。”

    郑卫国和王光全,飞身上车。

    越野车如同利箭一般,发出强劲的轰鸣,向前射去。

    独眼独臂的东条龟生,站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看着几个黑衣人在公路上快速地安放爆炸物,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狞笑,一只独眼寒芒毕露,看着旁边面色冷酷的坂田,哈哈大笑道:“坂田君,车队正在赶来,兵力只有一个排,这颗炸弹能把他们全部送上天,去见上帝,你可以全力发动攻击,我们搜到资料后,把这些人全部干掉,一个不留,然后穿过大沙漠,直奔边境线,那里有我们的人接应。”

    坂田的眼睛里,闪烁着冷酷的寒芒,没有理会东条龟生,看着前面升起了两个黑色的龙卷风,龙卷风里面卷起的巨石,发出强烈地轰鸣,喃喃地道:“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这么恐怖而又奇特,暴风口里的龙卷风暴,只要超出那段距离,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所有的巨大石块,都堆在暴风口的戈壁滩上,一堆又一堆。”

    东条龟生一见坂田没有理会自己,一丝冷笑在眼里一闪,瞬间消失,嘿嘿笑道:“坂田君,在看什么呢?”

    坂田转过脸来,看着东条龟生道:“东条君,我在看,我们得手后撤退的路线。”

    东条龟生嘿嘿地笑道:“穿过这些石堆,越过巴丹吉林沙漠,直奔边境线。”

    这时,一位全身穿着灰黄衣服的蒙面人,快速地出现在东条龟生面前。“报告宗主,车队马上就到暴风口,最前面的是一辆军车,拉满全副武装的士兵,后面是轿车,没有任何车辆断后。”

    “好!”

    东条龟生哈哈大笑道:“准备袭击。”

    所有的人,瞬间隐藏在石堆之内。

    “嘎吱……”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前面的军车停在暴风口的前面,排长蒋大山跳下军车,提着手里的95狙击步枪,看着暴风口里面,发出强烈轰鸣的龙卷风暴,摇摇头,倒吸了一口冷气,乖乖,好厉害的黑沙风暴。

    他每次经过这里,都是毛骨悚然。

    蒋大山对着耳麦道:“所有的人员注意,十分钟后,进入暴风口,所有的车辆,绝不能掉队,必须在20分钟之内,闯过暴风口。”

    车内所有的司机,都是老战士,他们每个月都会数次经过暴风口,知道这个暴风口的习性,在停稳车后,下车仔细地检查车辆的状况,力争20分钟之内,闯过死亡暴风口。

    十分钟后,暴风口里的龙卷风暴,慢慢地停息,转眼间,恐怖的龙卷风暴,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多没见过这种奇特现象的科技工作者,看得目瞪口呆。

    蒋大山一见风暴停止,对着耳麦大声道:“出发。”

    所有的司机开足马力,冲进暴风口。

    但科技工作者一看这个地形,顿时明白,这里为什么容易起龙卷风暴,这段地势,简直就是个大漏斗,两边的地势极高,中间太凹,戈壁沙滩的阳光太强,温度极高,强烈的太阳光照在漏斗底部,如同烧水的太阳能,漏斗的底部极热,温度竟然达到40多度,蒸腾极其强烈,再加上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个风口,两者合在一起,漏斗的底部蒸腾到一定的时候,空气形成强烈的对流,龙卷风暴就会形成。

    苏诗雅看着左右山峰的奇特地貌,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拿起照相机,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

    “爸爸,快看那块石头,多像一位遥望远方的漂亮女子呀,您看,她在看什么呢?是在盼望自己的亲人快快回来吗?”

    苏卫城听得心里一颤,内心又不由得想起蓝婷,眼睛有点湿润,连忙擦掉,轻声道:“是呀,她在期盼什么?可能在期盼自己的亲人快快回来吧。”

    诗雅一听爸爸的声音,顿时想起自己漂亮的妈妈,眼睛里慢慢地起了一层水汽,脑海里,不由得现出妈妈那漂亮的面容。

    看着渐渐远去的那块石头,诗雅再也忍不住了,不仅泪流满面,喃喃地道:“妈妈,你在哪里啊?女儿想您,您在那里过的好吗?您想您的女儿吗?”

    当马震天带着特战队赶来的时候,车队已经高速奔驰到暴风口的中间段。马震天知道情况紧急,二话没说,开着车如同狂风一般,冲进了暴风口。

    马震天知道,如果没有什么紧急情况,以李建的身份,他绝不可能让自己带领所有的虎啸特战队快速地追来,保护这支车队。

    近来,这附近出现一些可疑分子在活动,部队几次出击,都扑了空,可见,这些恐怖分子极其的狡猾。

    如果车队在半路上,被恐怖分子伏击,将是国家的极大损失,这个车队里坐的可都是国家的科技精英呀,国家的栋梁,绝不能有任何的差错。

    所有的战士,都随马震天毫不犹豫地加大油门,冲了进去。

    胜利在望呀。

    看着前面就是暴风口的出口,而暴风口的中间,已经起了灰尘。

    蒋大山对着耳麦大声道:“同志们,加大油门,就要冲出来了。”

    说话间,蒋大山的巨型依维柯,带头冲出暴风口。

    后面的车辆紧接着全部冲出来,而此时暴风口的内部,已经刮起了大风。

    所有的战士们,顿时长出了一口气,车速慢慢地降下来。

    躲在巨石堆后面的东条龟生,看着那辆巨型依维柯直接冲向那颗埋好的炸弹,不由得面色狰狞,哈哈狂笑。

    “轰!”

    一声巨响。

    炸弹爆炸了。

    依维柯的车身,几乎飞起来,烈焰瞬间升起,依维柯司机英勇牺牲。

    由于这种巨型依维柯,是专门为军方订做的,底盘铺了一块特制的合金钢版,功能就是防止地下炸弹。但强烈的爆炸,还是瞬间使大多数的战士昏迷过去。

    狂暴的爆炸气浪,直接把蒋大山和几位战士抛了出去。

    蒋大山在空中,脑袋嗡嗡作响,但训练有素的他,连忙双手爆头,一个翻滚,减轻冲击力,身子砸在旁边的沙滩上,差一点晕过去。

    危险呀,身边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如果再偏一点,自己就完蛋了。

    他知道,自己的车队遇到袭击了。

    蒋大山一声大吼:“快救车里的战士,狙击敌人。”

    被抛出来的战士,猛烈地用枪托砸碎玻璃,快速地救出战士们,但坐在前方的战士,大多都壮烈牺牲。

    后面的车辆全部急刹车,经验丰富的司机战士们大声叫道:“全部趴在车底,绝不能抬头。

    说话间,拿起武器。

    第四辆车上的苏卫城,听到剧烈的爆炸声,知道遇到袭击了,连忙拉住诗雅,让诗雅趴在车底,自己掏出怀里的手枪。

    司机战士连忙道:“苏总,您这辆车是防弹的,不要惊慌,您不要开窗户,尽量趴下。

    司机说完,拿起九五自动步枪,透过观察孔,严密监视着一切。

    坂田一声冷哼,猛一挥手,六名春潮特战队员,如同鬼魅一般,恶狠狠地冲了出来。不愧为春潮特战队的队员,这六个家伙的攻击速度极快,而且是蛇形攻击路线,手中的P90突击冲锋枪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扫向正在救人的战士们。

    所有的战士,一见冲出来的六个身穿黑衣的狂暴家伙,火力十分的凶猛,而且训练有素,连忙趴在地上,开枪还击。

    蒋大山不由得目眦欲裂,大声叫道:“快隐蔽,这绝不是一般的恐怖分子。”

    蒋大山连忙趴在身旁的巨石上,伸枪就打。

    “突突突突!”

    蒋大山的十几颗子弹,全部打在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的胸口。

    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黑衣人打得倒飞起来,张嘴喷出一口鲜血,但那家伙倒在地上后,一声咆哮,满脸鲜血地站起身来,P90的子弹,如同暴雨一般,狂泄而来。这家伙被打得飞起来,竟然没死?

    “防弹衣!”

    蒋大山一声惊呼,连忙对着耳麦道:“敌人穿着防弹衣,打他们的头部和腿部。”

    所有的战士带着仇恨,手中的95自动步枪子弹,狂暴地泄向敌人。

    但这六个春潮特战队员,作战经验极其丰富,快速地蛇形规避,让战士们的子弹全部落空。

    他们的P90突击冲锋枪的火力,极其凶猛,又有几个战士受伤倒地。

    独眼东条龟生,一见战士们的火力被瞬间压制,猛一挥手,二十几名黑衣杀手,如同鬼魅一般扑向所有的轿车。

    所有的轿车司机车门猛然打开一道缝,95自动步枪的枪管喷出道道烈焰。

    “噗噗噗!”

    “啊!啊!啊!”

    连声惨叫,三个黑衣杀手,被打爆了脑袋。

    东条龟生大叫道:“快速抢人,搜资料。”

    这个变态的老东西,一声冷哼,身形如电,手里多出一把枪管粗大的沙漠之鹰手枪,对着司机战士残忍地开了枪。

    老家伙的枪法,又快又准,眨眼间,几个司机战士倒在血泊之中。

    几辆车门迅速地被打开,变态的杀手,狠狠地把科技人员拉出来,搜查着车内的一切。

    蒋大山的身旁,没有几个战士了,他们的火力被死死地压住,抬不起头来。

    但当他看到车内的科技工作者被敌人扯出来时,顿时大叫一声,猛然站起身来,手中的95狙击步枪,喷出烈焰。

    “砰!砰!砰!

    十几发子弹,扫在两个黑衣杀手脸上,两个杀手的头部,直接被打得稀烂。

    东条龟生一声冷笑,抬手就是一枪,打在蒋大山的胸口。

    蒋大山一声闷哼,身子一下栽倒在地。

    东条龟生眼睛一亮,发现了苏卫城的那辆防弹车。

    能坐防弹车的人,官位绝对不小,资料肯定在这辆车上。

    东条龟生身形如电,奔了过来,猛地一拉车门,车门内现出一支95狙击步枪的枪口,对着他的脸部喷出一道烈焰。

    东条龟生猛地侧身,子弹擦着脸颊飞了出去。

    这一枪,只吓得东条龟生亡魂皆冒,冷汗一下子把全身的衣服湿透。

    东条龟生恼怒之极,一把拉开车门,抬手就是一枪。

    这一枪司机战士没有躲开,倒在血泊之中。

    5

    按理说,防弹车的车门,根本拉不开,但司机战士犯了一个错误,就是车门没锁,留了一道缝,以便95自动步枪的枪管能伸出去。

    司机也恐怕这个老鬼子穿防弹衣,所以,枪口对准了东条龟生的面部开枪。

    可惜,东条龟生的武功太高,速度极快,虽然子弹擦破了他的脸皮,但没有击中要害,司机战士反而牺牲了。

    东条龟生满脸鲜血,如同厉鬼一般,咆哮着,冲进车内,但一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的胸口。

    苏卫城看着这张只有一只眼睛、满脸鲜血的丑恶嘴脸,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闷响,枪口喷出了烈焰。

    子弹强大的冲击力,让东条老鬼一个踉跄,差一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老鬼子果然穿了防弹衣。

    苏卫城一见东条龟生竟然没有被自己一枪干掉,刚想开第二枪,但两个黑衣人快速地扑来,一拥而上,死死地按住苏卫城,并把他拉出防弹车。

    另外几个黑衣人,在车内搜出了诗雅和一个高级合金密码箱。

    “爸爸,他们是谁?”

    诗雅说着话,连忙跑到苏卫城的身旁,扶住爸爸的胳膊。

    苏卫城后悔极了,不该把自己的女儿带来呀,现在两人竟然落到恐怖分子的手里,凶多吉少呀。

    所有的黑衣蒙面人看着这特制的密码箱和漂亮的苏诗雅,两眼顿时露出极其贪婪的目光。

    东条龟生一见密码箱,顿时哈哈狂笑,大声道:“把这人和这个女孩带走,剩下的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黑衣人狞笑着,把枪口对准科技人员。

    远处的坂田一直暗中留意东条龟生的动作,现在看到这个老鬼竟然抢了头功,坂田的瞳孔收缩,一声冷笑,狠狠地一挥手,六个特战队员的P90枪口对准了所有的黑衣人。

    春潮特战队,直属于军部,不受任何人的管辖,权力极大,现在看到这块肥肉竟然让东条老鬼抢去,就是军部也不会同意的,军部暗暗地给坂田下了死命令让他不惜任何代价,抢夺资料。

    这个不惜任何代价包括了暗暗地干掉东条龟生。如果军部抢到宇宙飞船的资料,特别是幻影变轨技术,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就再不会喋喋不休地指责军部的各种缺点了,说不定军部能出面组阁,建立由军人为主的政府,来横扫整个亚洲大陆。

    六个春潮特战队员的p90冲锋枪,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噗!噗!噗!噗!”

    连声爆响,血肉横飞,惨吼不断,黑衣人惨叫着成片地倒下。

    苏卫城一见对方内部干了起来,大声道:“快趴下!”

    说话间,苏卫城一把拉住诗雅,趴在地上,直接在一个黑衣人尸体上,拉过密码箱,匍匐着,爬向防弹车。

    剩下的科技人员,听到苏卫城的大叫,全部趴在地上。

    东条龟生做梦也没想到,坂田会向自己的人开枪。

    坂田哈哈狂笑,手中的P90死死地锁住东条龟生的眉心,扣动了扳机。

    P90子弹穿透力很强,FN公司曾向专家们演示它在100米的距离穿透48层凯夫拉防弹衣的情形,而且弹匣容量强大,竟然能装50发子弹。

    坂田整个弹匣的50发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疯狂地倾泄在东条龟生的眉心和胸膛。

    东条龟生一声怪叫,身形如同鬼魅一般,翻滚着,快速地躲闪着坂田的P90子弹。20多位黑衣人,眨眼间,被春潮特战队消灭了大部分,剩下的几个黑衣人,冲进了公路旁边的乱石堆。

    任何人一旦低估对手的能力,就会遭到惨败,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坂田的P90突击冲锋枪锁定东条龟生的同时,大声叫道:“围住东条龟生,绝不能放跑他。”

    但东条龟生是谁?他可是个成了精的人物,一看不好,早就萌生退意,一个闪电般的翻滚,身形扑向路旁的乱石堆。

    坂田一声冷笑,手中猛然多出一把手枪。

    “砰!”

    一声沉闷的炸响,一颗子弹正打在东条龟生的唯一胳膊上。

    但东条龟生在惨叫声中,一个飞扑逃进了乱石堆中。

    坂田暴跳如雷,哇哇大叫道:“两个人去追,我们只带走苏卫城,剩下的人,全部杀掉。”

    这时的苏卫城,刚想爬进防弹车,坂田一步跨到,看着苏卫城,躬身道:“很荣幸见到苏卫城君,我们大J帝国,很需要苏卫城君这种科技人才,我代表我们陛下,欢迎你。”

    苏卫城冷笑道:“你是J国人?你们是怎么潜进来的?”

    坂田哈哈大笑道:“潜伏进来的人,不光有我们大J帝国,恐怕西方的M国,北方的R国,都已经进来了,够你们国家忙活的,现在,快跟我们走,否则……”

    一位特战队员一把抓起诗雅,漆黑的枪口紧紧地顶住她的太阳穴。

    “苏先生,快走吧,要是不答应,你女儿的命就不保了。”

    坂田冷笑着看着苏卫城。

    苏卫城一把拉过诗雅,冷冷地道:“我跟你们走。”

    “哈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苏卫城冷冷地道:“但不允许伤害那些科技工作者,你们所要的资料都在那个密码箱里。”

    “好,我答应你的,请上车。”

    坂田说着话,一个春潮特战队员,一下把苏卫城和诗雅推到防弹车上,坐到驾驶室里。

    坂田一声冷笑,脸色变得极其狰狞,猛一挥手,剩下的三个特战队员,面色冷酷,猛地举起手中的P90狙击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站起身来的科技工作者,扣动扳机。

    “砰!砰!砰!”

    子弹撕裂空气发出尖利的怪啸,直奔三个春潮特战队员的眉心。

    他们一听子弹的破空声,就知道,这几颗子弹竟然是重型狙击步枪的子弹,就是防弹衣,也不能阻挡这种子弹的穿透力。

    12.7毫米的重型子弹,一下打进其中一个春潮特战队员的胸口。

    “噗!”

    那个小鬼子的身体直接被打成两截,喷射着污血,飞出数米开外。

    “轰!轰!轰!”

    几声强烈的发动机轰鸣,几辆越野车从刚刚刮起的龙卷风暴的暴风口里,高速地杀了出来。

    虎啸特战队队长马震天和副队长李特立,每人怀抱着中国最新式的M99狙击步枪,站在打开天窗的越野车上。

    M99式是一款性能先进、用途广泛、结构新颖易维护的半自动狙击步枪。M99的优势得益于它融合了世界同类武器的先进机构,这种最新式的狙击步枪,首先武装了八大军区的各个特战部队。

    12.7毫米的重弹,足足能把一个人打碎。

    马震天和李特立带着虎啸特战队,尾随着车队,毫不犹豫地狂冲暴风口,在冲进一半的路程之后,正好来到暴风口的2/3路段,暴风口内开始刮起了龙卷风。

    马震天对着耳麦大声说道:“快向前冲。”

    马震天和李特立开足油门,向前冲去,还好,风暴刚刚刮起,即使这样,还是让马震天的车速受到了很厉害的影响,但一想到前面的车队,有可能受到袭击,马震天顿时心急如焚,吩咐司机加快车速。

    当他们费尽九牛二虎的力量就要冲出暴风口的时候,听到了前面传来的激烈枪声。

    这一下,只吓得马震天冷汗直流,他妈的,果然出事了。

    马震天和李特立快速地从车里取出M99重型狙击步枪,抱在怀里,顶上子弹。

    两人的车刚刚冲出暴风口,从瞄准镜里看到那辆还在燃烧着的依维柯,以及公路两旁躺着的牺牲了的同志,两人的心脏猛烈地收缩,不由得目眦欲裂。

    而此时,几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正把枪口对准那些科技工作者。

    马震天和李特立毫不犹豫地扣动了M99的扳机。

    12.7毫米的巨型子弹,带着两人的强烈愤怒和悲伤,射向这些变态的鬼子。

    由于两人的越野车刚刚冲出暴风口,眼睛不适应,再加上汽车的颠簸,训练有素的两个J国人竟然躲过马震天的子弹,但另一个没有那么幸运,李特立的子弹,直接把他打为两截。

    M99的有效射程1500米,而J国人使用的P90冲锋枪的射程只有150米。

    长相儒雅白净的李特立,平时喜欢开开玩笑,性格开朗,但现在他的脸色极其沉重,带着悲伤,一言不发地把M99狙击步枪,架在顶上,瞄准镜死死地锁定一个快速翻滚的矮冬瓜。

    李特立的枪法,在整个虎啸特战队,占据着第一的位置,出枪极快,枪法又快又准,干净利索,外号白脸枪神。

    那个快速翻滚的矮冬瓜,接连做着几个漂亮的规避动作,身形如同闪电一般,趴在一块巨石后面,抬头出枪瞄准。

    但就在他的头颅刚刚在岩石后面抬起的时候,“砰!”

    一声极其沉闷的爆响,李特立扣动了扳机,12.7毫米的子弹,带着刻骨的仇恨,直接把他的头颅,打得凌空爆炸,脑浆和骨头炸得粉碎。

    60名虎啸特战队员的枪口,喷出了愤怒的烈焰,将剩下的那名春潮特战队员,顿时打成了马蜂窝。

    去追东条龟生的那两个春潮特战队员,听到这里剧烈的枪声,连忙赶了回来,顿时和虎啸特战队混战在一起。

    防弹车内的坂田,一听这密集的枪声,就知道中国部队的支援到了。

    来得好快呀。

    车内的苏卫城脸色狂喜,激动万分。

    坂田一挥手,开车的司机猛踩油门,防弹车疯狂地冲了出去。

    马震天大声道:“第一小队快去抢救伤员,第二小队保护好科技人员,剩下的人员和我一起把前面那个狗娘养的拦住。”

    说话间,马震天和李特立的越野车,如同脱缰的野马,追了上去。

    李特立不敢开枪,前面的防弹车里肯定还有我们的科技人员,从他们要屠杀我科技人员来看,他们要找的东西,肯定就在前面的车里。

    “要快!”

    马震天看着开车的司机,大声道。

    几辆车在公路上上演疯狂的追击游戏。

    前面防弹车的速度极快,但马震天李特立他们的越野车,和李建的越野车,几乎相同,都是我国专门给特战队设计的专用车,马力极其的强劲,车速更快,而且三面全是特制的硬质合金板。

    双方的距离在逐渐地缩短。

    坂田透过倒车镜,看到后面高速追来的越野车,咆哮如雷。

    “八格,八格,快点。”

    开车的特战队员猛踩油门,防弹车如同利箭一般,向前狂射。

    不一会儿,马震天的越野车,首先追上防弹车,越野车右前方的硬质合金板,狠狠地撞向防弹车的后面。

    “砰!”

    一声闷响。

    防弹车被撞得一颤,左后轮几乎离地,车身几乎横立起来。

    但开车的这个春潮特战队员的车技极好,用力一打方向,防弹车一下子脱离马震天的撞击,直冲出去。

    车内的苏卫城紧紧地搂住苏诗雅,他知道我们的人在和敌人做激烈地搏斗,绝不能让诗雅再次受到伤害。

    “爸爸,外面是谁在救我们,是李建哥哥吗?”

    苏卫城强作笑脸道:“一定是你李建哥哥。”

    “只要是李建哥哥在外面,我们一定有救了。”

    诗雅听爸爸说,李建就在外面,顿时忘记了害怕,依偎在爸爸的怀里。

    马震天这一凶狠的撞击后,李特立的车子也瞬间赶上,他亲自驾驶越野车,一声怒吼,越野车狠狠地挤向防弹车的后尾。

    “砰!”

    一声闷响,两辆车狠狠地挂在一起,火星四溅,防弹车被挤得撞向旁边的沙墙。

    但前面的一个急转弯,救了防弹车。

    一个巨大的沙土堆,挡住了马震天和李特立的道路。

    这个沙堆,肯定是在修路的时候,堆积而成的。

    防弹车从很窄的路中间,冲了出去。

    “哈哈哈!”

    坂田哈哈大笑着,得意之极,过了这个拐弯,他们就有人接应。

    猛然,开车的司机,发现前面一百米处的公路中间,一个身材高大的毛胡子脸大汉,如同一杆标枪,立在路中间,一头长长的黑发迎风狂舞,一双血红的眼睛,寒芒毕露,发出摄人心魄的寒芒,如同大山一般的沉重压力和杀气,让自己的呼吸几乎停顿。

    一支以色列生产的加利尔狙击步枪,稳稳地攥在那人的手里,黑洞洞冷森森的枪口,瞄准着开车司机的眉心。

    6

    “砰!”

    一声尖利的爆响。黑发狂舞的毛脸大汉阿史那思山,瞳孔微缩,手指一动,加利尔狙击步枪的枪口,喷出了一道炽热的烈焰。

    开车的J国司机在惊异中清醒过来,破口大骂:“八格压路!”

    这人脑子有水吗?这可是防弹专用车,你的狙击步枪能打碎前面的防弹玻璃吗?找死。

    “砰!”

    一声巨响,恐怖的狙击子弹,直接打在前面的防弹玻璃上,一个浅浅的白点,出现在玻璃上。

    震耳欲聋的爆响,震得开车司机,差一点晕了过去,两耳爆鸣,眼睛发黑,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司机咆哮着,如同厉鬼一般,用脚猛踩油门,大叫着:“你的,死了死了的有,我的,撞死你的干活。”

    说着话,防弹车高速地奔向阿史那思山。

    阿史那思山,如同一杆铁制的标枪,又如同一座岿然不动的山峰,死死地钉在公路的中间,黑发狂舞,两眼的寒芒更加凌厉,手指一动,再次扣动了扳机。“砰!”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第二发子弹,竟然神奇地打在第一发子弹的弹着点上。

    整块防弹玻璃,顿时如同瓷器的开片,裂开密密麻麻的裂纹。

    天哪,这是什么枪法?太变态了吧,根本不可能吧。颠簸的汽车,猛烈的狂风,阿史那思山两枪竟然打在同一点上,这太可怕了,就是李建,也不一定能做到。

    开车的司机不由得亡魂皆冒,肝胆欲裂,恐怖的巨大震动,让他的脑袋有点脑震荡,意识开始模糊。

    “快,撞死他!”

    坂田狞笑着大声命令道。

    司机瞬间清醒过来,但脸上的七窍开始大量地流血,这两枪虽然没有穿透玻璃,但猛烈地震动,已经震伤了他的脑子。

    司机下意识地猛踩油门,防弹车如同脱缰的野马,呼啸着撞向阿史那思山。

    阿史那思山哈哈狂笑,全身的衣服,狂暴地炸开,每根头发烈烈狂舞。

    50米……40米……30米……10米。

    “砰!”

    阿史那思山的枪口,第三次喷出了烈焰,子弹再次打在同一弹着点上,子弹穿过防弹玻璃,直接打在东洋司机的眉心。

    “噗!”

    一声闷响,司机的头颅顿时被打得稀烂。

    防弹车直接侧翻在路旁的大沙堆上,溅起十几米高的沙尘,沙子打在阿史那思山的脸上。

    疯子,简直是疯子。

    阿史那思山哈哈狂笑不止。

    后面赶来的马震天和李特立,猛然听到前面传来连续三声狙击步枪的爆响,知道不好。

    猛然,沙堆后面,伸出数十条冷森森的枪口,狂暴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打来。

    李特立大声叫道:“中埋伏了。”

    雨点一般的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越野车上,火星四溅。

    马震天大吃一惊。

    李特立对着耳麦大声叫道:“马震天,你拖住他们,我去救防弹车里的人。”

    说话间,李特立的越野,快速地冲了过去。

    马震天一声冷笑,手中的M99重型狙击步枪喷出了烈焰。

    “砰!”

    一声爆响,一个恐怖分子直接被12.7毫米的子弹打得粉碎,血肉横飞,腥臭的碎肉,溅了周围人一脸一身。

    “砰!砰!砰!”

    连声爆响,子弹横飞。

    这时,十几个恐怖分子,开着悍马,飞快地赶来,齐声呐喊,一起用力将防弹车掀起。

    两个恐怖分子,手持AK47,冲进车内,但坂田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