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深入敌穴(1)

    更新时间:2018-08-09 12:15:21本章字数:8997字

    1

    天哪,不会吧,怎么会闯到这群人堆里?

    郑卫国、王光全、东方云梅连忙跑到那道亮光面前,向外看去,三人更是大吃一惊,李建的脑子快速地运转着,顿时明白,这些人,肯定和自己一样,也是躲避那个该死的龙卷风暴,把车开到这个河道里来。

    这下怎么办?要是暴露的话,这么多人,自己还不被打成马蜂窝?

    “砰!”

    一声巨响,吓了李建他们一跳。

    有人从车后面拍了越野车一下,一个声音传来:“喂,装死吗?快点开车跟上,头儿已经抓到那个姓苏的,还有他那漂亮的女儿,快回去。”

    紧接着,外面传来各种汽车启动的声音。

    郑卫国、王光全紧紧地握住手里的狙击步枪,枪口对外,随时准备战斗。

    李建一听,顿时大吃一惊,什么?姓苏的?还有他的女儿?难道说的是苏卫城、苏诗雅他们?不会吧,他们可有军队护送?

    李建当然不知道,这些人,就是袭击暴风口虎啸特战队的那批人,在象征似的骚扰之后,撤了回来,目的就是牵扯虎啸特战队的兵力,掩护阿史那思山撤退。

    不成想,在这里遇到该死的龙卷风暴,所有十几辆车,和李建一样,躲进了这个河道。

    而他们的车队中,有一辆越野车,和李建的越野车外形,几乎一模一样。

    但他们的那辆越野车,已经被龙卷风暴卷走了。

    云梅一愣,忙道:“什么?苏卫城和苏诗雅被抓来了?”

    李建连忙打着手势,轻声道:“跟上他们,看看再说。”

    说着话,开始试着发动车子,一声强劲地轰鸣,越野车还好,一下子,就发动起来,慢慢地移动。

    李建开动刮雨器,把前面的一层厚厚的沙子刮掉,外面的光线,顿时照射进来。

    太阳已经偏西,居然已经是下午了,这场风暴刮了好几个小时,真是恐怖至极呀。

    李建决心跟着这些人,看看他们抓住的姓苏的,是不是苏卫城和苏诗雅。如果苏卫城和苏诗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建慢慢地开着越野车,跟在一辆布满灰尘和沙子的悍马车的后面,车上好像坐着四个人,正在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好像是酒鬼,竟然有点喝多的样子。

    云梅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轻声道:“一会儿找机会,干掉悍马车里的四个人,剥掉他们的衣服,然后我给你们化妆,以免他们认出我们。”

    李建点点头道:“等机会吧。”

    十几辆车,专找偏僻的路线,开了两个小时,太阳慢慢地落下山,整个大漠一片火红。

    四个人都被这绚丽的夕阳,惊呆了。

    大漠的夕阳太漂亮了。

    天慢慢地暗下来,前面的那辆悍马竟然一下子熄了火,司机多次发动,竟然发动不起来,后面的车快速地通过,没有停留,估计他们的住处已经不远了。

    真是老天有眼,天助我也。

    四个家伙骂骂咧咧,狠狠地拍打着悍马车。

    等到后面的车全部过完,李建慢慢地减速,让越野车靠近悍马,停了下来,然后摸出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等待着机会。

    李建打手势,让郑卫国和王光全从左边对付两个家伙,自己和云梅在右边对付这两个家伙。

    果然,一个高个子的家伙,看到后面的越野车,眼睛一亮,慢慢地走来强硬地道:“你好,兄弟,能借你的车用一下吗?前面就是我们的住处,你们到后,找我来取车。”

    由于天黑了下来,那家伙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情况。

    他妈的,这是个什么东西?把车借给你,我们步行回去吗?真是个无赖。但李建现在摸不清情况,不敢造次。

    李建连忙回答道:“好的,兄弟,上来吧,我们带你们到住处吧。”李建说话间,收起手枪,一把寒芒四射的军刀,藏在手里。

    另外三个人,也是极其的傲慢,慢腾腾地来到车前,两个走向郑卫国他们的左方。

    郑建国和王光全的手里,多出了两把锋利的匕首。

    李建一打手势,让他两人慢一点开车门,等着自己干掉这两个再说。

    高个子来到车门前,一双眼睛闪着贪婪的寒芒,大声道:“老子借你们的车,是看得起你们,赶快滚下来,老子要上车。”

    李建连忙笑着道:“兄弟,我们把车给您擦干净,里面全是沙子,车里的空间很大,您上来后,我们给您开车,你躺在这里休息就可以了,行吗?”

    李建想把这个坏蛋骗上来再说。

    高个子一声冷哼,伸手就去抓车门。

    李建让车门半开,不能让另一个人看到里面的情况,然后伸手把那家伙拉上来。高个子很受用李建的服软,眼里的寒芒渐渐地消失,心道这还差不多。

    高个子刚坐在座位上,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只觉得咽喉一凉一痛,张嘴就喊,但云梅在瞬间就用毛巾捂住了他的嘴,同时,另一条毛巾,捂在他的咽喉,吸干血迹。

    特种部队杀人,极其讲究,下刀很浅,瞬间割断气管,动脉和神经,人在半秒的时间,就会失去反抗能力,气管被割断,根本叫不出声来,李建从李战天那里,学会了这招杀人的方法。

    高个子身子一软,眼睛瞪得溜圆,咽了气。

    另一个身体瘦弱的家伙,是个酒鬼,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走路直晃,看样子,他是喝多了,根本不会想到竟然有人刺杀他们。

    这家伙想也没想,趔趔趄趄地直接上来,一下就被李建勒断了脖子,再次干掉。

    但这个狗东西是个酒鬼,让李建没想到的是,他怀中竟然有一个酒瓶,酒瓶一下子掉了出来。

    “铛!”

    一声爆响,酒瓶偏偏摔在他的铁制AK47的后柄上,摔得粉碎。

    另外的两个家伙,极其警觉,他们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杀戮日子,对血腥气味极其敏感。

    鼻子中竟然飘过一丝血腥气。

    “咔嚓!”

    两声巨响,他们手中两把AK47顶上了子弹,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越野车。

    气氛刹那间凝结,降到冰点以下。

    李建快速地给郑卫国打着手势,让他开门,然后道:“你的朋友喝多了,酒瓶摔碎了,你们快上来,扶他一把。”

    李建说完,示意郑卫国打开车门。

    郑卫国刚刚把车门打开,李建就把破酒瓶子,丢了出去。

    酒瓶子在地上裂开,浓烈的酒香,四处散开,两个家伙神情一松。

    就在两个家伙一愣神的刹那,郑卫国手中的刀子,化作一道白光,射向一个家伙的咽喉。

    “噗!”

    飞刀直接贯入一个家伙的咽喉,竟然直接穿透,脖子后面露出一截惨白的刀尖。

    另一个家伙大吃一惊,举枪就想射击,但李建手中带有消音器的手枪响了。

    “噗!”

    子弹直接打进那家伙的眉心,两个恐怖分子,一头栽倒在地,瞬间死亡。

    李建警戒,郑卫国和王光全,冲了下去,快速地剥掉两人所有的衣服,连内裤都没有留下。

    两人快速地返回车内,把另外两人的衣服,全部扒光,也是不留内裤。

    这是因为很多恐怖分子,都是把身份牌缝在内裤之内。

    郑卫国和王光全,快速地在路旁挖坑,把四个家伙埋了起来。

    云梅快速地在身旁的一个小包内,取出各种各样的药水,快速地调制着,调制好了以后,看着郑卫国道:“过来,化妆一下。”

    云梅说着话,把药水快速地在郑卫国的脸上揉搓着,不一会儿,一个活脱脱的恐怖分子,就出现在大家面前,而且就是刚才四人中其中的一个,这下,把李建惊呆了。

    “云梅,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招?”

    李建看着云梅道。

    “在第五特种部队,我学的就是追踪和反追踪里面的化妆和易容技术,想不到,今天能用上,快点,给你两人化妆,记住自己的身份牌和名字。”

    几分钟后,三个人互相看着,顿时哈哈大笑,太像了,就连眉毛都加长了。

    “云梅,你化妆成什么样子?”

    郑卫国笑嘻嘻地看着东方云梅。

    云梅苦笑道:“只有那个酒鬼的身材瘦小,我只有当回酒鬼了。”

    说完话,云梅快速地给自己易容。

    几分钟后,活脱脱的一个酒鬼,出现在大家面前。

    “来,大……家再喝……一杯。”云梅结结巴巴地学着酒鬼的样子。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都笑了起来。换好衣服后,四人开着越野车,快速地向前驰去。

    果然,半个小时后,昏暗的月光下,现出一个庞大的沙漠屯子。这个屯子,正是恐怖分子住的地方。

    李建小心地开着车,快到屯子的大门口,旁边埋伏的暗哨大声喝问道:“报出身份。”

    “第六分队士兵库尔。”李建打开车门,大声回答。

    暗哨直接走出来,用强光手电照了照李建,嘿嘿笑道:“库尔,你怎么才来,什么时间换了车?你的悍马哪里去啦?”

    看来,这家伙认识库尔,但李建不知道这个狗东西叫什么名字。

    “嘿嘿,那辆破车坏了,就换了这辆车。”

    那人一双褐色的眼睛,闪烁着狡诈的寒芒,伸手抚摸着李建的越野车,好像极其喜欢的样子。

    李建顿时大吃一惊,心脏一下子收缩起来,狂跳不止。

    那家伙的手抚摸的旁边,就是八一军车的标志,自己竟然忘了,要是这家伙发现那个标志,一下子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再想进入这个城堡,比登天还难。

    这个狗东西的手爪子,抚摸着车身,两眼露出极其贪婪的神情,一爪子按在八一军车标志上,慢慢抚摸着,转脸看着李建道:“库尔,明天把这车借给我玩两天可以吗?”

    李建的心脏几乎提到嗓子眼里了,内心如同打雷一般,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八一军车鲜红的标志已经露了出来。

    李建一把按在自己腰间的手枪把上。

    那家伙看着李建,把手拿开,疑惑地看着李建道:“库尔,你这个家伙紧张什么,老子说说玩罢了,还真要你的破车?我要是要了你的破车,你姐夫能饶了我吗?”

    “巴扎,你个狗东西在干吗?快回来站岗,小心库尔的姐夫,发现你在欺负他,回来剥了你的皮。”

    另一个声音在暗处叫道。

    原来这狗东西叫巴扎。

    巴扎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赔笑道:“科尔,我在和库尔开玩笑的,这就回去。”

    狗东西巴扎连忙点头哈腰地对着李建道:“库尔兄弟,我和你开玩笑,您别往心里去,千万别跟你姐夫说,嘿嘿嘿……”

    狗东西说着话,消失在黑暗之中。

    郑卫国悄悄地下了车,捧起一把沙土,洒在八一军车的标志上,盖住了这个标志,然后上了车。

    李建擦去冷汗,没有时间考虑那个亲戚是谁,连忙开着车,进了大门。

    四人不敢乱闯,顺着车印,向前开着,不一会儿,竟然来到车库。

    一排排没有门的房子,停着近百辆各种型号的车辆,竟然还有几辆装甲车,太牛逼了。

    旁边还有自动加油机。

    李建一看,顿时大喜,连忙开过车去,把油加满,然后,找到一个空房子,把车停好。四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李建看着没有人,连忙吩咐郑卫国和王光全,在所有的车辆底盘隐密的地方,安装好可塑遥控炸药。

    王光全和郑卫国,快速地行动,半个小时后,跑了回来,安装完毕。

    四人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研究着怎么夜探敌人的心脏。

    东方云梅吃着干粮,看着李建,捂着嘴,不敢大声却又忍不住,调皮地笑着,李建看着云梅那不怀好意的微笑,问道:“云梅,你笑啥?”

    “你……你多了个……姐夫。”

    云梅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

    李建嘿嘿笑道:“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占我的便宜。”

    “从巴扎的神色来看,你的这个姐夫,官位不小。”

    云梅哧哧地笑着。

    “姐夫?”李建眼睛一亮,这是个很好的关系,应该利用一下,但自己又不知道,这个假姐夫,是谁?

    云梅看着李建道:“李建,你还记得你干掉的第一个家伙吗?这个库尔的神态,和他的车子坏掉没有人停下帮助他的情况表明,这个库尔肯定名声不好,为人不怎么样,极其嚣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所以,我们一会儿出去,不要畏首畏尾,一定要装出一副无赖而又狂傲的神态,绝对没有人敢问你的事,顺便打听一下咱们的住处,不能老是待在车上呀。”

    李建点点头道:“你们小心,我去探探路,顺便看看能否找到那个姓苏的,是不是苏卫城和苏诗雅?”

    云梅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去。”

    李建点点头。

    云梅说着话,拿出一瓶好像酒精一般的液体,洒在李建和自己的身上,顿时,股股浓烈的酒香,弥漫在车内。

    “这是茅台,你喝一口。”

    李建接过,咕咚一声,喝了一口,云梅也喝了一口,呛得她一阵咳嗽,脸色潮红。

    “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就装醉。”

    好主意,云梅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两人慢慢地打开车门,刚一下车,背后猛然传来一声暴喝:“谁?举起手来!”

    2

    这声冷喝,把李建吓了一跳。

    李建转脸一看,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手里端着AK47,冷森森的枪口对着自己。

    从这家伙的衣服穿着来看,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恐怖分子,李建已经记住云梅的话,知道自己是库尔,有后台的。

    李建顿时破口大骂道:“瞎了……眼的狗东……西,你向谁……喝问的?”

    说着话,上前就是一记耳光。

    “啪!”

    只打得那家伙眼冒金星,嘴角流血。

    这个人顿时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知道自己没看清对方的脸,这下可惹到太岁头上了,平时自己一见这个无赖库尔,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可今天,真倒霉。

    李建故意装醉,说话不清,而云梅也是醉得东倒西歪。

    这汗木尔就是看管车库的负责人,刚才有事出去了一下,他连忙扶住李建,满脸堆笑道:“库尔大哥,对不起,我刚才没看清楚是您,要知道是您,我可不敢在您面前大声说话。”

    “少……废话,我姐夫上哪去了?”

    李建借醉向汗木尔打听那个假亲戚姐夫。

    汗木尔满脸媚笑道:“库尔大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吾酷提首领,在二十天前就到总部去接受训练去了,还没回来,嘿嘿……”

    李建一听,暗自高兴,这个叫吾酷提的假姐夫,最好永远别来,等老子救了苏卫城和苏诗雅,联系上军区的支援,把这个恐怖分子的窝端掉再说。

    “你是?”

    李建斜着眼看着汗木尔,醉眼蒙胧的样子。

    “我叫汗木尔,在这里专门看管车辆。”汗木尔一脸的媚笑。

    “汗……木尔,听说……抓回来一个中国小妞……漂亮极了,在哪里关着?”李建流着口水,眼里露出一副淫贱的色狼模样。

    汗木尔内心骂道,又是一个色狼,和他姐夫一样。

    汗木尔连忙道:“嘿嘿,库尔大哥,您的消息真灵通,那个中国小妞,关在西北角的地牢里,太漂亮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得直了,水灵灵的,一摸一把水,太嫩了。”

    李建哈哈笑道:“汗木尔,有胆……子吗?一会儿我带你去玩玩……那个小妞,那个小妞叫什么?怎么不抓来两个,咱俩一人一个呀?”

    汗木尔吓得连忙道:“库尔大哥,可别乱说,那个小妞叫什么苏什么牙,难听死了,那个什么牙的小妞的父亲也抓来了,叫什么卫城,名字太奇怪了。”

    李建一听,顿时明白,果然是苏卫城和苏诗雅两人,半夜的时候,一定要救出他们。

    说话间,汗木尔领着李建,进入了一个独院。

    汗木尔嘿嘿笑道:“库尔大哥,到了,这就是您的小院,您姐姐可能在等着你,我扶你进去?”

    说着话,三人摇晃着进了小院。

    李建心道,库尔这家伙,竟然和他姐姐住在一起,自己再化妆,只是从外形有点相似,但眼神和身影不会太像,就怕库尔的姐姐认出自己来,最好不要和他姐姐见面。

    李建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汗木尔一指西面的那几间房子,小声道:“库尔大哥,那里就是你的房子,我回去了。”

    说着话,汗木尔小心地走了出去。

    李建和云梅,悄悄地来到房子前,李建掏出一根铁丝一拔拉,门就开了。两人进了屋,连忙关上门。

    李建和云梅一看,顿时惊呆了。他们俩认为库尔的房间,绝对和猪窝差不多,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整个房间,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外间的地板上铺着名贵的地毯,紫色的红木家具,显得富丽堂皇,而里面的卧室,竟然摆着一张双人大床,铺着名贵的毛毯和色彩艳丽的被子。

    李建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连忙后退,却不小心,一下子撞到身后的云梅,而且踩住云梅的脚了。

    云梅的身体一下子向后倒去。

    李建一把搂住云梅的娇躯,抱在怀里。两人的心脏怦怦直跳。

    云梅脸色微红,看着李建道:“来人了,快放我下来。”

    云梅试着给后面的郑卫国发信息。手机一声蜂鸣,两人顿时狂喜,有信号了,太好了。

    李建连忙接通军区司令部,此时的酒泉军区司令部所有领导,都在作战司令部,等候消息,得到的消息是,马震天和李特立遇到了沙漠风暴。苏卫城和苏诗雅,连同那个密码箱,已经被劫持了十几个小时,到现在派出的部队搜救人员,没有任何消息。

    几个小时后,所有的领导嘴上,都起满了火泡,嗓子开始冒烟。

    “叮!叮!叮!”

    这部专门连线特种部队和警卫队的专用电话,猛然响起。

    所有人的心脏骤然强烈收缩,空气刹那间凝结。

    赵副司令一把抓起电话,大声道:“这里是酒泉军分区司令部,我是赵忠年。”

    李建一听是酒泉军区的赵副司令,连忙说道:“我是中央警卫团的李建,苏卫城、苏诗雅找到,方位XXX,请求支援。”

    赵副司令一听,满头的白发,根根竖起,抓住电话的大手剧烈地颤抖,嘴唇哆嗦着,大声道:“什么?请你再说一遍。”

    赵副司令按下免提。

    “我是中央警卫团的李建,苏卫城、苏诗雅找到,方位XXX,请求支援。”

    司令部所有的人,呼的一声全部站起,李建清晰的声音,让所有人的眼睛一下子湿润了。

    雷鸣一般的掌声,在刹那间响起,人们一下子沸腾了。

    李司令一把抢过电话,大声道:“李建,党和人民永远记住你,记住,不惜一切代价,抢回苏卫城、苏诗雅和密码箱,随时保持联系,支援马上就到,攻击时你发送信号。”

    “李建收到。”

    李建收起电话,看着云梅道:“马上解救苏卫城,抢回密码箱。”

    话音未落,郑卫国和王光全赶到。

    “郑卫国、王光全跟随我去救苏卫城,云梅你守护越野车,听到枪声后,加大马力,开车去接应我们,记住,云梅,我们能否冲出去,就看你的了,记住了吗?”

    四人快速地展开行动。

    云梅守在车里,李建三人,快速地扑向西北角的地牢。

    西北角的地牢,一间干净的房间。

    阿克松叼着一棵烟,桌子上放着那个特制的合金密码箱,两眼死死地盯着绑在柱子上的苏卫城道:“苏先生,我们不要再绕弯子了,打开密码箱,我们取到里面的资料后,放回你和你的女儿,我保证不伤你们一根汗毛。”

    苏卫城看着留着小胡子的阿克松,哈哈笑道:“你是谁?为什么自己不打开密码箱?”

    阿克松面色阴冷地道:“我叫阿克松,是M国派我们来劫持你们,你这个箱子里,经过我们的探测,里面装有自动毁灭装置,请你打开它,否则,你看看旁边房间里,有你漂亮的女儿,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将让十个男人,强奸你的女儿。”

    旁边的一个恐怖分子唰的一下,拉开窗帘,巨大的窗户后面,苏诗雅一脸的血迹,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旁边站着十几个彪形大汉。

    这种玻璃,这边能看到对方,对方看不到这里。

    苏卫城禁不住目眦欲裂,两眼血红地盯着阿克松。

    “畜生!”

    3

    李建手里拿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郑卫国、王光全,两人手里抱着的是巴雷特M82A1和R国的V96。

    李建之所以让两人抱着重型狙击步枪,目的就是在救出苏卫城、苏诗雅之后,用这两支威力强大的狙击步枪开道,冲出恐怖分子的住所,然后让前来支援的部队展开攻击。

    三人如同狸猫一般,穿过一道又一道的哨卡。

    但前面猛然出现一个大院子,两个哨兵怀里抱着AK47,嘴里叼着烟,来回的巡视着。

    西北角已经没有房子了,看样子,地牢就在这个院子里。

    三人要想进入这个院落,就必须干掉这两个哨兵。

    李建一打手势,郑卫国快速地向左移动,李建弓着腰,转向右方。

    郑卫国抱着自己的狙击步枪,哼着歌儿,慢慢地走向两个哨兵,正在站岗的两个哨兵,猛然发现一个人抱着一支巨大的长枪,哼着歌儿,向这里走来,连忙喝问道:“谁,站住。”

    郑卫国大声骂道:“狗日的瞎了眼吗?没看到我是谁么?两个王八蛋在偷懒吗?看我不告诉我们的头儿去。”

    这两个哨兵看郑卫国穿着他们的衣服,肯定是自己的同类,连忙点头哈腰地道:“兄弟是上面派来的吗?请抽支烟吧。”

    一个家伙递过一支烟来,给郑卫国点上,然后自己低头点烟,后面的李建,如同闪电一般扑了上来,刀芒一闪,那家伙只觉得咽喉一凉,鲜血喷出老远,顿时喘不过气来,一头栽倒在地。郑卫国脚尖一跳,接住这家伙的AK47。

    另一位哨兵一见不好,举枪刚想射击,李建肘部一扫。

    “咔嚓!”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传来,那家伙的脖子一下被李建的铁肘扫断。王光全一步赶到,托着那家伙的尸体,拉到阴暗处,郑卫国也把那人的尸体和枪支藏好。

    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互相打了一个手势,扑向院子里。

    三人刚一进院子,月光下一条巨大的狮子狗,如同闪电一般无声地扑来,惨白的牙齿,夹杂着腥臭的异味,咬向李建的喉咙。

    李建一声冷哼,猛一摆头,狗嘴擦着自己的脖子飞过,李建知道,这种狗在第一次袭击不成功后,就会张嘴狂吠,召唤同类,但绝不能让它出声呀。

    李建一个箭步,一下骑在这条巨大的狗身上,左手一把攥住粗大的狗嘴,不让它发出声来,右掌一下拍在它的脑门上。

    “噗!”

    一声闷响,狗的脑袋一下子被李建拍得脑浆迸裂,污血四溅。

    李建紧接着手掌一翻,无声手枪现在手中,对着身后就是一枪。

    “噗!”

    子弹直接打在另一只狮子狗的脑门上,整个狗脑袋,被打得四分五裂。

    李建一挥手,三人眨眼来到一排房子面前,四个岗哨站在房子面前。

    苏卫城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眼里露出绝望的灰白死光,咬紧的牙关竟然把两颗牙齿咬碎,冷声道:“放了我女儿,我说出密码。”

    阿克松的脸色极其的平静,两眼死死地盯着苏卫城道:“不,我现在不需要你说的密码,你说的密码,绝对会让密码箱里的资料,自动毁灭,而且会连我们一起炸掉,嘿嘿,苏先生,你骗不过我的眼睛的。”

    苏卫城顿时一愣,这个狗东西竟然看出自己的意图,真是不简单,刚才自己就是想让这个金属箱连同这间房子,一同上天,炸死这个狗东西。

    苏卫城当然不能承认阿克松说的话。

    苏卫城不由得哈哈大笑道:“阿克松,你是被别人吓破狗胆了吧,你想要密码,我对你说,你又不敢要,真是个脓包软蛋。”

    阿克松脸色变幻不停,嘿嘿地冷笑道:“你要和你的女儿,一起打开这个密码箱。”

    这个狗东西还真害怕苏卫城制造爆炸,一起毁灭,要是把他女儿一起带来,他不会连女儿一起炸吧?

    苏卫城一听,顿时面色灰白,两眼死死地盯着阿克松,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王八蛋。

    “把他的女儿带来。”

    阿克松大声命令道。

    一个恐怖分子快速地跑了出去,隔壁的大汉们,接到命令,带着苏诗雅走了进来。

    外面的李建,快速地打着手势,准备一起袭击门外站岗的四个哨兵。突然,从一间房子里,跑出来一个人,跑进另外一间房子。

    李建、郑卫国和王光全,连忙隐蔽好。

    不一会儿,那间房子的几个人,押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出来。

    “苏诗雅!”

    李建一声低低地惊呼,内心激动不已,终于见到这个小丫头了,看样子,苏卫城绝对就在这间屋子内。

    李建等着众人进了那间房子,三人快速地扑了过来,手中发出数道白光,直接贯入对方的咽喉。

    没等对方的尸体倒下,他们快速地奔来,一把搂住就要倒下的尸体,拖进黑暗之处。

    李建快速地打着手势,让郑卫国、王光全对付另一间屋子里的恐怖分子,自己对付苏诗雅进入的那间房子的恐怖分子,约定一起行动。

    李建悄悄地从窗户的缝隙里向里一看,内心狂喜之极,苏卫城、苏诗雅和那个密码箱,都在这间屋子里。

    苏诗雅刚进这间屋子,一下子看到全身血迹斑斑的爸爸,不由得鼻子一酸,大叫一声:“爸爸!”

    父女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

    阿克松拍拍巴掌道:“好一副让人感动的父女重逢场面,苏先生,打开密码箱,否则,那十几个大汉,就会轮奸你的女儿,而且是当着您的面!你不会不心疼你的女儿吧?”

    苏卫城冷声道:“你太偏激了。”

    阿克松咆哮着道:“我不偏激,快点打开密码箱,否则,我让这些黑大汉,轮了你女儿。”

    苏卫城知道今天遇到个变态加疯子,已经不能善终了,不由得紧紧地搂住自己的女儿,慈爱地看着诗雅,在诗雅的耳边悄声道:“我们要和这个变态同归于尽。”

    苏诗雅泪流满面地看着自己慈祥的父亲,知道父亲害怕自己受辱,不由得点点头。

    诗雅想起了自己漂亮的妈妈、李建哥哥、云梅姐姐,内心暗暗地道:“李建哥哥,你在哪里啊?怎不见你来救我?再见了,李建哥哥,再见了,云梅姐姐。”

    苏卫城搂着诗雅,看着阿克松道:“我给你打开密码箱,你一定要放过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