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旦夕祸福

    更新时间:2018-08-09 12:20:14本章字数:1512字

    旦夕祸福

    在那个人人需要伪装同时又需要积极表现的时期,公社党委宣传委员赵其祥对红卫兵的行动表现出一股特有的热情。他唯恐对红卫兵的行动支持不够,害怕被他们揪住小辫子。前一阶段有的公社领导不就是因为冷淡了红卫兵而被批斗的吗?结果把“十年的谷子八年的糠”全折腾出来了,把那位干部斗来斗去,最后到底被停了职。所以这位宣传部长在正要举行的龙泉公社“造反点火”大会上,表现得主动而热情。他东跑西颠地张罗着,还时常跟主持大会的贫协主席大老李“咬耳朵”,虚心地请示着什么。此时的他已经荣幸地以大会筹委会委员的身份坐在了主席台上。

    大会正式开始了,会场设在龙泉中学的大操场上。大会主席台下黑压压一大片人席地而坐,他们是来自全公社各大、小队的群众,足有万人以上(所以这次大会后来也称为“万人大会”),几乎占了全公社人口的五分之一。会场四周,还有从各大队抽调来的基干民兵持枪维持秩序。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造反有理……”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毛主席支持小将造反的“语录歌”声此起彼伏。

    首先被押到台上的是几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接着就是中学的“反动学术权威”和各大队报上名单来的“四类分子”。这些人齐刷刷地在台上站了四大排,约摸足有六十多人,激烈的“点火大会”由名声显赫的来自拉拉屯儿的贫协主席“大老李”主持。台下的口号声在事先安排好的领喊人带动下一浪高过一浪。参加大批判发言的几个革命小将雄纠纠、气昂昂地从主席台一头上去,念完批判稿子之后再从另一头下来。批判发言已经进行十几个了,这时忽然有人从后面人群中传过一张纸条儿,前面的人把它递到主席台上,最后交给了主持大会的李主席手里。李主席接过纸条看了看,也许是有的字他认不准,也许是因为事关重大,接着就看他跟几个红卫兵头目“咬”了一阵耳朵,然后就见一个红卫兵头目从桌子后面走到前台,手举着麦克风严肃地宣布说:“根据革命群众揭发,一个‘漏网走资派’,正混在我们革命队伍里。现在我宣布,把假革命、真反动的公社干部赵其祥揪出来!”接着,就是一片“打倒赵其祥”的口号声,台下黑压压的人群骚动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静了下来,而且显得比先前还要肃静。不明就里的老百姓只是竖着耳朵听,瞪着眼睛看,心里对那一桩桩突如其来的事件无不感到突然、惊恐、怀疑和好奇。

    这时只见两个红卫兵,把坐在主席台课桌后面正在给造反派助威的赵其祥拽起来,推到了台前,让他也站到了“阶级敌人”的队伍中去了。

    紧跟着就有革命小将登台批判:“赵其祥这个人面兽心的党委宣传委员,用共产党员的面纱把自己伪装起来,又利用党的宣传机器大搞反革命活动。”

    革命小将的嗓音有些嘶哑,他用力咽了口唾沫,接着又放大了嗓门儿说:“去年冬天,在公社欢送新兵入伍的大会上,就是他,别有用心地安排演出了一场二人转‘王二姐思夫’。我们贫下中农的眼睛是雪亮的,头脑是清醒的,毫无疑问,他这是在涣散军心,跟毛主席革命路线唱对台戏。这充分暴露了他假革命、真反动的狼子野心。是可忍,孰不可忍?打倒赵其祥!”紧接着台下就开锅似地响起了一阵阵“打倒……”,“砸烂……”,“火烧……”的震天动地的口号声

    这可真是“人有旦夕祸福,马有转缰之灾”啊!

    更让人意外的是,不久,又有人揭发中学管校代表程兆平十多年前的生活作风问题。这本是公社成立以前处理过的问题,可这时有人又“老帐新算”了。于是程兆平又被拉拉屯儿的造反派作为“漏网大鲨鱼”从龙泉中学揪了回去,脖子上套着绳套,绳子上栓着一块红砖,撅着屁股站在了拉拉屯儿批斗大会的主席台上。台下振臂高呼的口号声,竟让这个见过世面的“管校代表”也冒出汗来了……

    可悲啊,那真是瞬息万变的岁月,翻云覆雨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