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5本章字数:2617字

    蓝小恩从医院出来后,唐恩不管不顾地搬到她的客厅驻扎下来。天天,他也不上班,只是一日三餐地守候着她,生怕蓝小恩再有什么意外。哀莫大于心死,在那样痛苦绝望中沉浮的蓝小恩,被唐恩的深情和执着深深感动。这样的时候,她打开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扔掉的信,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下去。诗歌是别人的,可爱情是他自己的啊。蓝小恩看着唐恩忙碌谦卑的背影,想起那句话,如果找不到一个自己最爱的人,那就一定要找一个最爱自己的人。最爱自己的人?唐恩一定是了。所以,当唐恩同她求婚时,蓝小恩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这个决定,却遭到了三姐妹的一致反对。在温玫和陶婉婷看来,蓝小恩要嫁给唐恩,纯粹负气之举。远在上海的莫方给蓝小恩写信: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坟墓和牢笼,你难道愿意就此放弃自己的自由和幸福么。对于姐妹们的劝告,蓝小恩置若罔闻。不,她的人生已经这样了,对未来,她根本不抱任何希望和幻想。一个失败失望的人,跟了谁不一样。所以,她心灰意冷地牵了唐恩的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蓝小恩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这样心灰意冷下去了,可是,时光的力量就是那么强大,结婚两年之后,蓝小恩跳离了原来的单位,进入了红瑞公司。眼界大开,接触面广了,再想起自己当初为了个初恋就要死要活,蓝小恩都有点汗颜了。一个不能担当的男人,难为她还拼上那样的命。她甚至想都不愿意再想起那段往事,可是,那段往事的副产品,却已经改变了她的生活。每当蓝小恩从各种繁华酒会或一个又一个小小江湖里转过身来,看到木头一样的唐恩,看到只知道做饭洗衣的唐恩,看到丝毫风情都不解的唐恩,后悔死了。离婚成了她最大的渴望。而唐恩,从结婚那天起,就成了长在蓝小恩身上的一个疮。无论她说什么,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怎样待他,他都好脾气地笑着、宠着、惯着她。他好像一棵没有骨头的寄生藤,始终都以缠绕住蓝小恩这样一个女人为最终宿命。为了讨好蓝小恩,唐恩也很努力,他尽可能穿得体面,饭菜也使出浑身解数来变着花样,努力增长个人的魅力值。可是,一个小职员,再体面也不如大老板们有派;饭菜再尽心,也难如大饭店的厨师花样翻新。唐恩用出了一百二十分的力气,可蓝小恩那里,除了嫌弃还是嫌弃。唐恩忧伤、孤独、又绝望,面对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妻子,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死命攥住一根稻草,他死死地抓住结婚证:不离,坚决不离。蓝小恩又急又气,恼羞成怒。那段时间,红瑞公司远在武汉的一个客户,正对她展开热烈攻势。彼时的那个男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有钱有款,着实是一匹不可多得的白马王子。他早在同蓝小恩混到床上去时已拍着胸脯允诺,只要她能离婚,他一定也和自己家里那个黄脸婆离婚。蓝小恩真想将唐恩当个P轻轻松松地放掉啊,可是,只要提到离婚,唐恩就成了油盐不进的一块铁板,他执拗地、坚决地红涨着脸闷头坐在客厅里:“不,我不离,蓝小恩,离开你,我真的没法活了。”蓝小恩好像一头盛怒的野兽,提里啪啦砸掉电视电话和家具,她疯牛一样在唐恩面前横冲直撞,想要用最暴烈的方式激怒他,让他生出一股志气来——这样一个女人,有什么值得留恋?!可是,唐恩死了一样坐在惨烈的碎裂声中,任一地狼籍蔓延,自岿然不动。蓝小恩没辙了。当初嫁给死心眼的唐恩,她想的是,这个人死心眼,一辈子对她都不会变心。现在来看,唐恩真的是死心眼,认准了她,这辈子就再也不放手了。绝望之余,蓝小恩眼泪滔滔地对温玫倾诉:爱是要平等的啊,我和他,根本不是一路人,他为什么非要拴住我一辈子。温玫哑口无言。当初,她们哪个没有劝过蓝小恩,可是,蓝小恩不听,不但不听,还非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现在怎样,被狗皮膏药沾上,没办法了吧。蓝小恩决然一昂头,没办法?没办法从来不是蓝小恩的风格。唐恩不是不离婚么,行,她就不离婚。反正武汉的男人因为业务关系要常驻在盐市,蓝小恩简单收拾了自己的细软,公然的、明目张胆地搬到了那个男人的公寓去了。既然唐恩要拖死她,她就将他男人的尊严和脸面,践踏到底就是了。流言蜚语很快就飞起来了,唐恩的同事、朋友和亲人,面对蓝小恩的嚣张和无耻,都气疯了。他们义愤填膺地找到唐恩,只要他一句话,立刻就将那对奸夫淫妇碎尸万段了。唐恩憋涨着一张黑脸瑟缩在已经被蓝小恩打砸一空的家里,四壁萧条之中,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兄弟见他窝囊得难受,大吼一声提了菜刀就要冲出门去,唐恩一下子从沙发上弹到门边,牢牢抓住兄弟的手:如果你想伤害蓝小恩,请先杀了我。兄弟怒发冲冠地一跺脚走了。其余各路人马,见唐恩窝囊成这个样子,也都无语了。皇上不急太监急,人家老公甘愿绿帽招摇,他们这是瞎起什么哄。陆续的,大家都散了。凄凉的房间中,孤灯一盏,只剩下瘦成了纸人一般的唐恩。那天晚上,他一夜没睡。黎明时分,怯生生地爬起来,去了武汉男人的公寓。武汉男人一见唐恩,立刻矮了三分,无论蓝小恩爱得多么嚣张,这个男人向来心知肚明,自己霸占的这个女人,是别人的。如今,事主上门,他的脑门上,汗都下来了。唐恩摇摇晃晃进了门,看到蓝小恩紫色的胸衣和内裤,就那么招摇地挂在客厅晾衣杆上,他的心里,那把刀插得更深了。相比武汉男人的胆怯,蓝小恩倒是没有半点畏惧,她穿着性感的睡衣,施施然从卧室出来,紧紧傍住情人的胳膊。唐恩不是能忍么,她到底要看看,这个男人能忍到何时。唐恩目不转睛地盯着妖艳的蓝小恩,他已经十天没有看见她了,他是真的想她啊。可是,这个女人的眼里,根本没有自己半点影子。唐恩绝望、无助,一回头瞥见茶几上有把逞亮的水果刀,一个箭步扑过去,抓住了它。武汉男人大惊失色,第一反应是兔子一样跳出去。蓝小恩也大吃一惊,不过,她毫不畏惧地挡在了情人的面前:“唐恩,如果你要动手,就先杀了我吧。”唐恩灰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要他杀了她?不,怎么会,从同她结婚那一天开始,他就下定了决心,自己要珍宝一样呵护她一辈子啊。“你跟不跟我回去,小恩,我求求你,只要你今天跟我回去,以后,你想怎样都行。”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低声下气,继续哀求。“哼,没门。”蓝小恩心中的恶,已经完全被唐恩的懦弱激发出来了。如果他稍微刚强一点,或许她还会有愧疚,可是,看看他那个样子,缩头乌龟一样哆哆嗦嗦地提着那把刀,唐恩太自不量力了,就依他的样子,他能威胁得了谁!蓝小恩冷眼睥睨,毫不退缩。就在这一刻,唐恩陡然立了起来:“蓝小恩,是你逼得我没有活路了,我现在就把这条命,交给你。”言毕,在蓝小恩和武汉情人骇然的惊呼中,刀光一闪,唐恩将刀子直直地扎到了自己的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