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深情遇上不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25本章字数:2410字

    腹部的伤,没有让唐恩送命,唐恩的家人却借此发起了对蓝小恩的攻击。

    在盐市这样一个小城中,谁不知道谁家的底细呵。唐家人的脸,完全被蓝小恩这个女人给丢尽了。她偷情背叛的只是唐恩一个,她伤害的,却是唐家的整个家族。

    唐家的兄弟开始集合,他们商量着,如何去教训那个外地人。这时,病床上虚弱的、一连几天滴水未进的唐恩开口了:“你们谁都不能动手,我知道,蓝小恩丢了咱唐家人的脸,现在,我答应你们,同她离婚,让这个女人,同咱们家族再无瓜葛。”

    一干人齐齐愣住了。唐恩终于同意离婚了?大家面面相觑,看着这个灰败了面容的手足,眼睛都湿了。

    与此同时,蓝小恩正和武汉情人正发生着激烈的争吵。将自杀的唐恩送到医院后,武汉情人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东西,急急地想要逃离。作为一个外乡人,他深知,这下的玩笑开大了,唐恩虽然没血性,可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唐家本族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他一边订火车票,一边安排交接公司的一些事情,闻风而至的蓝小恩,看到客厅里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箱,一下子急了,他就这么走了?她呢?

    武汉情人依然甜言蜜语:“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离开是迫不得已,蓝小恩,你是本地人,他们应该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可是,可是我舍不得离开你啊,如果真要走,我们两个就一起走。”蓝小恩热切地挽住情人的手。

    武汉男人一怔,蓝小恩跟随自己去武汉?说什么笑话啊,他在那边,有妻有子,凭空带回一个女人去算什么。但是,这样的话,不能告诉蓝小恩,否则,他也休想走得脱:“当然,我也舍不得你,但是小恩,现在你不能同我一起走,我先回去离婚,安排好一切,再来风风光光地将你接过去,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的。”

    武汉男人一边说,一边拖着行李箱下楼,公司的司机已经来了,他的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点了。

    蓝小恩失魂落魄地送情人上了火车,一个人回来,心里正刀扎油烹,唐家人来找她了。唐恩同意离婚了,但是,他要在离婚前,再见她一面。

    蓝小恩罪人一样被唐家人押到了唐恩面前,看到病床上那个形销骨立的男人,蓝小恩的心重重地一软,一想到这个男人差点为自己失去性命,她也有点动容了。可是,蓝小恩又理直气壮,她是真的不爱,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爱。难道就因为他的痴情,她就得被绑架一辈子么。不,那样对她,也不公平。

    唐恩一见蓝小恩,眼泪哗地一下,又出来了。鬼门关前走一遭,他终于想通了。蓝小恩不爱自己,她其实没错。自己爱她,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一直强将自己的爱加诸在她的不爱之上。换言之,他是用自己的深情绑架了这个女人啊。唐恩自问,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如果那样,这份爱,太自私了。

    今天,他决定放手,放蓝小恩重新寻找自己的真爱。至于他,此生从此萎谢便是了。

    蓝小恩看着泪眼婆娑的唐恩,不知他到底要说些什么,他身后的那些亲人,只以为唐恩要痛骂一回这个女人,以发泄这几年的郁闷和窝囊。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唐恩无声地流了半天泪,然后,抖抖索索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一个红色的袋子。袋子中,是一张工商银行的存折。

    这是他们结婚三年的全部积蓄,唐恩要在分手前,亲自将他们两个人的所有钱,送给这个背叛了自己的女人。

    蓝小恩骇然立在那里,傻了。

    唐恩的家人,更是不可置信地鸦雀无声了。

    唐恩没有多余的话,只说了一句:“无论什么时候,你累了、倦了,咱家的房门,还都是向你敞开的。”

    蓝小恩掩面而逃。不,她什么都不会要,唐恩的大义,已经让她再也没有脸面来拿走任何一点东西了。

    那个存折,后来还是被辗转着送到了蓝小恩手里。彼时,离了婚的蓝小恩,正和武汉情人在进行拉锯战。她思量再三,最终决定,用唐恩留给自己的这笔钱,去武汉展开爱情保卫战。

    蓝小恩在公司请了长假,杀往武汉,寻找真爱。短短三个月后,她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武汉情人不出意料地倒戈了,蓝小恩一无所获,铩羽而归。

    所有人都解恨,除了唐恩。知道消息的第一瞬间,他跑去哀求蓝小恩复婚。

    蓝小恩心灰意冷地看着这个窝囊男人,有点感动,又无比的悲凉。即便全天下男人都不要她了,她也绝不会再回到唐恩的身边。经历这场斗争,她格外清晰了一点,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既是对他的不敬,也是对自己的不敬。

    类似的错误,蓝小恩已经犯过一回,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记住了这个教训。

    至于她的生活么,武汉情人虽然倒下了,可凭着她的姿色和魅力,更多的男人,还是会雨后春笋一般一拨一拨地站起来的。

    唐恩就这样再度被驱逐了。

    一晃,十几年的光阴过去了。这些年中,蓝小恩虽然也常常无限怅然地回想过往的种种,但是,她真的非常、非常少地想起唐恩。如果必须要给唐恩一个定义,只能是——那是一个牺牲在自己青春岁月中的傀儡或者跳板。

    她对他,从来只有感动,没有心动。

    在这样的前提下,当她听到唐恩这么多年一直单身未婚时,心中还是重重的一震。现在的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轻狂无知的孟浪女子了。历经人世风霜,走过坎坷岁月,蓝小恩的心中,愚蠢无知的自大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悲悯和易感的情怀。

    也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是自己毁了这个男人的一生。是,不爱无罪,可是,她却利用了他的深情,肆意践踏、掠夺和欺骗。当年来看,自我大过天,一切都是应该。如今蓦然回首,却发现,那份自私自利又冷酷的情感,更像一把锋利的刀,不禁伤害了唐恩,也给自己的福分,带来了折杀和损耗。

    如果可以,蓝小恩很想对那个早已经在记忆中尘封的男人,说一声对不起。

    转念又一想,或者,自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吧。回盐市后,蓝小恩极力叮嘱三个好友,一定不要让唐恩知道自己回国的消息。说不清的,她害怕见到他。虽然蓝小恩知道,唐恩不是那种歹毒的人,但是,她还是不愿意让昔日被自己抛弃的人,见证自己今天的狼狈。

    莫方她们遵从了蓝小恩的意愿,可是,那天,蓝小恩和菁菁挽着手去买菜,路上,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怯怯的呼唤:“蓝小恩,真的是你么?”

    蓦然回首,秋日的斜阳下,一株老柳树旁的长椅上,缓缓立起一个矮小的男人。他又黑又瘦,容颜枯干近乎成为标本,可是,总归是生活过三年的夫妻,蓝小恩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来,对,没错,就是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