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6本章字数:1627字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照在了山峰顶,各个小院的修炼者都纷纷走出房门来到了宽敞的演武场列好队,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在等一个人,那个收留他们并传术法的师傅,一阵清风吹来,一个白色的人影从天而降,风吹动他白色的锦袍,银白色的发丝随风扬起,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薄薄的唇轻抿,嘴角微微扬起勾出似有似无的笑,他的眼睛用深蓝色的丝绸带蒙住,没有人能看到他的眼睛,他也从来不用眼睛去看别人,眼睛只能看到表面的事物,对他来说表面的东西他从来都不会浪费时间去观察,心神,才是最真实的。鎏感受着自己的徒弟们心中的崇拜和敬仰,嘴角的弧度也扩大了几分,“师父,请上座!”一旁的大弟子弦商恭敬的做了一个手势,鎏点点头缓步走上演武场边上高出的阶梯在紫色的檀木椅上坐定,众人见师父坐下后,也都纷纷席地而坐听师父的教诲。

    “又是一年,吾从第一次收徒开始至今已有三百多年,如今这月朗峰上的修仙者正好1000人。。。”鎏的声音如雪水一般清冽又透着温和,他边说边用心神观察着宽大的演武场上坐着的徒弟们的资历。“这三百余年的时光,另很多人都修成了延年益寿的不老功力,这里的修仙者很多年龄早已到了100多岁还依然保持着二八年华的容貌。”他顿了顿,发现了很多人心里的雀跃和自豪,随即他眉头微皱,声音也冷了下来。“可是!吾要的并不是这些!修仙者的最终目的是飞升成为真正的仙人造福人间,但是,已经过了三百余年还是没有人能够达到这种资历!”鎏白皙的手在椅子的扶手上有节奏的敲着,众位修仙者们发现他周围放出的威压扭曲了空气,他们屏息不敢作声,有几个刚修没多久的忍不住吐血晕过去,却没有人敢去扶,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师父生气。在平时,除了师父出来见他们,他们很少能够在月朗峰看到他的身影,就连他的第一次收的大弟子和二弟子都不能怎么接近,所以他们师父在他们印象中是一个神秘,空灵的人。然而这次他们见他发怒,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弦商却知道这次师父为何突然这么反常,虽说三百年都没有人能修成仙师父是有些失望,可是师父曾经也说过修仙还要靠仙缘和天庭的批准,不然很容易的话天庭还不是仙满为患。至于现在师父为何会突然发怒恐怕只是迁怒吧!一边的二弟子弦音低垂着眉眼也没有作声,心里自然也是明白的。过了一会儿,弦商看到有些人支撑不住了,于是,赶紧拉着弦音一起跪下道“师父莫生气!弟子们一定加倍努力修炼,早日飞升,定不负师父所望!”那些个还没昏过去的弟子,也都跪下道,一时间月朗峰上响彻这句话,鎏渐渐收了散发出的威压,眉头却皱的更紧了,抬手捏了捏眉心处,不禁暗恼自己是怎么了,怎会无端迁怒于弟子们。。。突然发现有些人气息虚弱,心里不觉得有些愧意,于是他抬起右手一挥,宽大的袖袍内散出碧绿色的光,这些光拂过弟子们,立刻消失,而那些原本抵不住威压昏迷,吐血和削弱灵力的立刻神清气爽,他们立刻欣喜的跪下叩谢“多谢师父。”

    “嗯!今日便道这里吧!你们需勤加修炼,有什么事情便向弦商弦音说。”“是!师父。”说完鎏便随着一阵清风消失在了椅上。弦商见师父走了,便起身对大家道“众位师弟师妹都起身吧!”等所有人都站起身,弦音说道“大家刚才都听到师父的教诲了吧。”“是!”弦商接着说道“我们都是被师父收留的孤儿,我们不仅要报答师父,更要成为他的骄傲,不能让他失望!”“是!”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为响亮。弦商和弦音相视一笑,眼里的同样透着坚定。。。。。。。。。。。。。。。。。。。。。。。。。。。。。。。。。。。。。。。。。。。。。。。。。。。

    鎏驾着祥云飞行在云彩间,蒙眼的深蓝色丝带随风扬起,心里又一阵悸动,鎏抬起手附上胸口心脏处,“又是这种感觉。。。”鎏皱了皱眉,想自己飞升之后早已断却了七情六欲,现在这种陌生有熟悉的感觉,让鎏有点不安。他掐指一算,却什么也没有算到。“呼。。”他吐出一口浊气道“不必在想,不管是否是劫都要渡,在这么执着于此怕是要产生心魔。”说完只见他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白光,脚下的祥云飞的更快了,不一会儿便隐没在白云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