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0:17本章字数:2365字

    鎏光殿内,一身白衣的鎏站在三界镜前,镜子内显示的正是偷偷下凡的一纸,只见他皱着眉手指轻轻的摸着腰间的玉坠不知在想什么,半晌他一挥手镜内的镜像消失不见,转身朝殿外走去,正巧隽书到殿内打扫卫生,见自家神君浑身散发着冷气离去,不禁打了个寒颤。“神君已经好些日子如此了,话说最近也没看到一纸丫头,该不会。。。”隽书猜测道。要是真是如此,那只能祈祷一纸能平安无事了,瞧着神君的气息怕是很生气呢,不过想想平时神君对一纸丫头虽然看上去不冷不热的,但是其实也是很关心她的,呵呵,毕竟是从小抚养到大的丫头啊~~

    这边鎏寻着三界镜内得到的线索往一纸所在的方向赶去,突然一道红色的光芒一瞬从他的面前飞过,他连忙停了下来,好浓的一股煞气,鎏皱着眉感知着刚刚那股气息,但为什么那么熟悉?好像是曾经遇到过,鎏想了一下便改了道追寻着那道光而去。

    无双拿着从集市买来的发簪回到了教内,来到红枫住处,见无人,便把锦盒放在了桌上后离去,在往返的路上,偶然看见了一身黑衣的教主,见他匆匆的往教内的禁地而去,无双思索了片刻便回了自己的住处,教内禁地,除了教主,其他人若是进入杀无赦,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禁令,所以尽管她在好奇也是不敢违背的。无双倚在窗口抬头看着黑夜中的圆月,心里不禁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情绪,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每次她抬头看天或者看月亮的时候,总是会有类似烦躁的心情,虽然难受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好像那里有什么她值得牵挂的东西一样。

    天庭,隽书打扫完最后一处地方后,拎着水桶朝外面走去,正碰到銎往殿内走来,他连忙上前行礼,銎摆摆手道“隽书,鎏是否在殿内?”“哦,我家神君出去了。”“那你可知他去了哪里?”“唔。。。小仙不太清楚,不过小仙估计是去找一纸丫头去了。”“一纸?”銎脑海闪过一个红色的罗裙的小姑娘,銎一想到她原本温润的脸瞬间开始阴沉下来。“銎神君?”隽书轻声唤道,銎回过神从袖口拿出一只白瓷玉瓶道“这是给鎏的安神药,等他回来记得让他服下。”隽书接过药瓶连忙道谢,銎笑了笑,便施法离去。

    “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是至高无上的神也难逃情劫。虽说鎏现在还不会动心,但难保这丫头不会成为他日后的弱点。”蛩轻轻摩擦着扇子上的吊坠笑的一脸温和,可是眼里却是一片冰冷。

    无双回到教内,拿着木簪前往红枫阁,突然一道黑影快速掠过屋顶往后山方向极速前去,她心想不对劲赶紧运起轻功紧跟其后,行道一半就感觉不对劲,“这不是教内禁地吗?”无双停下追逐,眼睁睁的看着黑影进入禁地深处,“不行,得去禀报上级。”想着,无双便来到了红枫阁找到红枫,“大人,刚才教内禁地有人闯入。”“什么!”红枫心里一惊,但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淡淡的说道“无事,那是教主。”“呃?”无双尴尬的愣了一下没在多问,从怀里掏出集市上买的簪子,递给红枫道“大人,这是无双在集市上看到的,送与大人。无双告退。”说完逃也似的走了。红枫看着躺在手里的红色锦盒微微笑了。“这孩子。。。”

    月圆之夜,阴魂之日,妖魔之劫难,凡事到了这一天,所有妖魔鬼怪的法力都会聚减,更甚者变回原形。叶冥教后山处有一处温泉,风景优美且灵力充沛,是修仙圣地。但这块宝地却被人间的邪教所占领保护着,碍着叶冥教有史以来的威望与神秘至今无人敢侵犯。

    鎏一路追寻煞气,行到一座深山后眨眼变消失了。鎏感知着空气中消失殆尽的煞气,放出神识进入深山探索一番,刚进入山谷却被一道结界挡住再也无法探寻,鎏收回神识深思,“这区区凡间深山,为何会有神级的结界,莫非是天界有人私自下凡在人间作乱,况且刚刚那煞气的气息也是从那发出,看来我要先留在凡间了,”想着鎏掐指算了一算,原本紧缩的眉稍稍舒展开来,从怀中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玉梭,施了个法,玉梭在空中抖了抖,朝着东南方向飞速而去,鎏感知着玉梭的方向化作一道流光跟了上去。

    叶冥教后山的温泉内,一个血红色的光球在不住的翻滚,光球散发的煞气,被结界挡了下来,结界内的煞气让温泉水好似沸腾了一般,当銎来到这里时,结界内的景象已经被浓浓的煞气遮挡住了,只要一打开结界他就会迸涌而出,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他拿出一道符咒金光一闪,他进入了结界,一进去煞气便像利箭一般朝他袭来,他飞快念动咒语划出一道屏障挡了下来,紧接着他拿出一朵七色的莲花顺着一枚符咒送到了圆球上方,结界内肆虐的煞气被快速吸收到了莲花内,直到莲花凋零化作一颗丹时,銎收了法术接过丹,而温泉中原本翻滚的光球渐渐化作了一个人,那人未着寸缕,只有长长的青丝散在身体上,銎看着他的脸神色复杂,直到那人轻吟出声銎收回了目光恢复了原本温润却冷淡的样子,教主从痛苦中醒来,看到眼前站了一人,虚弱的道“你来了。”銎看到他血红色的眼睛皱了皱眉道“你的煞气越来越重了。”教主躺在温泉里抬头看着闪着隐隐波纹的结界苦笑道“我是魔,魔有煞气这不是很正常吗。”銎看着他的脸,心里一阵烦躁挥手撤了结界,然后把莲花结成的丹弹进了他体内道“这次的药引是九天之外的佛陀莲,只要你心性稳定,足够压制你的煞气十几年了。”说完准备离去,“十几年的时间压制煞气,那十几年后还要用什么办法压制呢?”恢复力气的教主从温泉中站起来血红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銎的背影,銎顿了一下,“你应该知道,煞气越压制越暴戾,随着时间推移,十几年后再次释放的煞气怕是会把我也给吞噬了吧。”教主看着那高傲的身影恨恨的说道,銎嗤笑了一声,转过身蔑视着他,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更加神圣高傲,“你放心,本君不会让你死,也不会允许你死。”“呵,因为我是他的影子和分身吗?”教主讽刺的笑了,有苦涩也有不甘,銎心里一紧,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魔每次会牵动他的心情,看着他与师弟肖似的面容释然了,手一挥,教主身上又穿上了黑色的衣袍,“你应该庆幸你是他的影子。”说完銎化作星辰离去,教主怔怔地看着銎所在的方向苦笑道“呵,庆幸吗?”抬头看着广袤的星辰轻声说道“我有的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