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无名村庄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6735字

    第二章 无名村庄

    齐浩天一路向北疾行,途经一座小镇,就着休息一晚。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齐浩天便已起床,直朝西门而去。

    这一日是个好日子,望着天空好容易出现的一朵白云,齐浩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大声呼吸。他拿眼扫了扫背后,确定没人,抬头望望前方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自语道:“昆仑啊昆仑,这一次你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呢?我好生期待啊!”当下更不迟疑,踏步向前而去。自从他那日摆脱跟踪他的人后,他一路向北走了几日,便改道一路西行,这已是第五日了。看着这崇山峻岭,想是还有一二日可以到达昆仑山。

    只是他还没有到达昆仑山,忽觉身体一寒,望望周遭坏境,景影深深,已是中了埋伏了。他眼中寒光一闪而过,暗想,青影啊青影,难道你还是这般鬼鬼祟祟的吗?你昆仑对我也是这样的对待之法。他心中这样想着,脚步却没有半步停留。只是他心神紧绷,一时如临大敌。

    这是一处深山之中的一截半山腰上,山路崎岖扶摇而上,甚为壮观。只是此时此刻,也不知因为什么,万籁俱静,至于衍变得寒冷尴尬了。齐浩天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踏出声音,终究是没有打破这一诡异的场面。突然,林中白光一闪,一把四尺飞剑迅猛飞来,目标直指齐浩天面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齐浩天竟是不慌不忙地伸出右手,只听铮的一声,于千钧一发之际弹开了飞剑。这一手干净利落,足见得齐浩天手段之高强。只是还不等齐浩天喝问(其实他也没有要喝问的意思),林中悉悉碎碎一阵乱响,数十上百把飞剑一起向着齐浩天各个要害疾刺而来,当真是想要了齐浩天的命啊。只是这齐浩天确实了得,面对这么多飞剑,虽多少有些顾忌,但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只听他冷哼一声,双手舞动,几画之间,一个太极阴阳鱼已然成形,随即推了出去。如此再三,那么许多飞剑已被他挡了回去。当下,齐浩天望望周遭,此时,已有数十人从林中窜出,将他围在中央,似乎要留下他。他嘴角微一抽搐,见深深林木,怕不是林中还有许多人。这一战铁定是艰难的了。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是清楚的很,刚才那数十件飞剑虽被他强行推开了,现在各自回到了主人手中。那看似极轻松从容的,哪知道他的身子已是一阵微微颤抖了,只是被他强忍着,不让敌人看出罢了。不一会儿,齐浩天已恢复正常,再度露出从容不迫的样子。他看了看前面那个一脸横肉,满脸络腮胡子的高个子大汉,微笑着说:“想不到青影永远都是做那些见不得天日的事。虎子,这次青影当真是要要了我的命了,竟派出了你来,好大手笔啊。想不到,我齐浩天一个小小少年,竟得如此盛意招待,真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呃哈哈哈……”

    那名唤虎子的大汉听他这么一说,脸色变幻,阴晴交替,恨恨说:“齐浩天,你少要胡说八道。我师父不是那样的人,这次他派我来就是来教训你的,叫你不尊敬长辈,还在世上传我师父丑话。不要以为你是唐棣传人,就杀你不得。唐棣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被灭了,你也一样,我今天就是特意来灭你的。”说着,身子一动,竟是又一次向着齐浩天要害之处攻去。

    齐浩天没有想到虎子当真是一个莽夫,上来就开打。他也不辩言,抽出腰上三尺宝剑招架。这你来我往的,兵器交接之间,火花四溅,更有铮铮声响,两人斗的是不亦乐乎。

    齐浩天一剑挡下了虎子致命一剑,反手攻虎子个措手不及,暂时逼退了虎子。只是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不说树林中隐伏有多少高手,单是明面上那个虎子就已和他几乎战了个平手。要是在平日,以齐浩天的功法,打败虎子真个不是问题。只是此时此刻,他却是招架得着实吃力。一来,望着周遭还未动手的人,他不能动用全力;二来,今日这形势已然一边倒了,他要考虑着如何退走;而令他最为担忧的,还是昆仑的剑影。剑影这人心狠手辣不说,更是修炼得一种邪异法门,几次令他暗吃哑亏。刚才,就在他发现自己已经中了埋伏的那一瞬间,他明明感觉到了剑影的气息,但到现在也还没有剑影的影子,这实在令他担惊后怕不已。

    齐浩天又与虎子斗了十来个回合,渐渐已生了退意。只是这虎子虽是个莽夫,但看着齐浩天招架之间,似有旁骛,先些时以为是齐浩天看不起他,不禁气往上冲,直打得齐浩天连连败退。齐浩天到底是一个不世奇才,不仅聪明睿智,更修有不世功法,端的是法力通玄,几个回合间,就又一次将劣势回转,令虎子心中暗暗叫苦。在场众人都知道虎子的脾气,要是他在与人作战,别人最好不要参合,不然他会翻脸不认人,先把你给轰下台了再理论。除非早有计划,或是他的师父师兄出手。也是因为这样,齐浩天的心理压力才稍减,可以专心对付虎子。只是,大战这么久了,剑影还没有出现,着实令他头疼。他虽有心杀敌,却是不敢恋战。当下,齐浩天收回宝剑,手握法诀,口颂咒语。突然间,浮游于天地间的灵力如潮水般向着齐浩天涌来。齐浩天单手握剑指天,天上风云涌动,一时天色竟是暗了下来,隐隐雷声从九天之上悠悠传来。宝剑发出耀眼光芒,如长鲸吸水般将天地灵力纳入,光芒更胜,周围人众一时都闭上了眼睛,只有虎子强撑着。虎子眯着眼睛望着齐浩天施展着这惊天异术,一时竟是没有乘机动手阻挡。想来,他也是知道,每当齐浩天施展这一异术之时,定也凝有诸多真气护体的。

    正当虎子作势要防之时,只见齐浩天的身体微微的,就那么微微地晃了一下,就那么一下。虎子见状,心中大喜,想来,齐浩天施展这一异术还很勉强。他也不深想许多,当下运起神功,向着齐浩天要害就要攻去。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出手,忽见林中白光一闪,一柄四尺飞剑以无匹之势飞来,直取齐浩天要害。见这飞剑,虎子脸色一变,而后大喜过望,竟是收回长剑,退一边去了。因为有剑影在,他根本就不相信还收拾不了一个齐浩天。

    只是,虎子刚退到一边,忽见被光芒笼罩着的齐浩天嘴角似乎一撅,笑了一下。虎子心里一阵咯噔。果然,齐浩天似早已预料,他的身体生生向旁边移了两分,躲开飞剑。此时,他已施法完毕,随即举剑一挥,向着飞剑飞来之处攻去。一时风雷阵阵,端的是惊天动地。林中人冷哼一声,急速运转神功招架,到底是挡下了这一剑惊天神术。周遭林木一片枯焦,现出树林中人,只见那人高五尺,面目倒还端正,只是此时此刻似刚从铜炉了出来般,黑糊一片,独留一对眼珠子转动着。一身衣裳破破烂烂,更有轻烟袅袅,实在是狼狈不堪。他抬头望着天上刚刚大发神威的齐浩天,哪知齐浩天根本不给他机会般,御剑作势又向着他攻来,他不得不急忙勉力支撑,运转神功迎了上去。后面众人见齐浩天竟然将闻名天下的剑影也伤了,还伤得很重,一时愣住,吃惊不已。只见齐浩天又攻向剑影,气势凶猛无匹。吓了一跳,皆回过神来,齐齐攻向齐浩天。虎子更是飞上天空,要和齐浩天缠在一起。

    齐浩天剑指剑影,待剑影起身招架,身后虎子也已反应过来,飞身攻了过来时。他突然对着剑影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身子一斜,向旁边树林飞去。堪堪在这时,虎子和剑影几乎撞在一起,望着齐浩天离去的身影,皆咒骂不已,想这齐浩天果真奸诈,被他摆了一道。而此时,齐浩天的声音响起,道:“青影啊青影,你就是来了也不出来会会我,当真永远做那缩头乌龟吗?枉我师父还那样称赞你,啧啧啧。”言下之意,这世间,怕是没有多少人是他齐浩天的对手了。因为青影是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而如此人物竟都还得躲着他,这天下还不是他齐浩天说了算。

    那剑影虎子听如此说,先是气愤恼怒不已,真想把齐浩天捉来大卸八块,奈何人家早已远遁。就是没有逃走,他二人怕是不一定就能拿下了。只听虎子莽声莽气地对着齐浩天掠去的那片树林道:“姓齐的,少要猖狂,要不你回来和你家虎爷我大战三百回合,你家虎爷我定将你碎尸万段。”这声音含有虎子独门音波功,震得周围人都有些受不了,只不知那齐浩天听见了没有,反正那林中没有什么声音传来。

    旁边剑影忽然说:“师父何时来了,他不是去中州了吗?”虎子听如是说,也是一阵怀疑。正当他们都在想是不是又是齐浩天的诡计之时,一道人影由远而近,三两下来到众人面前。来人一身灰衣打扮,鹤发童颜,身体比那虎子还要高上许多,一看就是修道中的高手。剑影虎子一见慌忙见礼道:“师父,您怎么来了!”言下忐忑,自不必说。

    来人正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高手,昆仑青影。当下,青影见众人见礼,摆了摆手,没有说什么,只见他的得意弟子剑影竟然狼狈如斯,眉头微微蹙起,不禁叹道:“唐棣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厉害厉害。”

    剑影心里本憋着一团火,听自己的师父这样一说,一时竟是气往上冲,恨恨道:“早晚有一天,我要他跪在我的面前。这次算他跑得快。”

    青影望了望剑影,眉头又是一皱。他朝着深深树林望去,淡淡道:“不要小看了这齐浩天,就是我在这里,他要是果真要走,我也不一定能拦得下他。你们啊,还得多加努力了。”

    剑影似有不服,但看看青影的目光,终究是低下了头。倒是虎子说:“我看他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不就是奸诈罢了。”

    青影看了看虎子,没有说什么。他转身对身后众人说,都回去吧。于是,昆仑一众人等纷纷御剑向着昆仑山飞去。一路上,剑影不止回头一次。他师父毕竟非凡,望了他一眼,说:“剑儿还在为刚才一败耿耿于怀?”

    剑影回过神来,说:“没有的事。哦,师父,您不是说去中州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

    还不待剑影说完,他的师父又望了他一眼,说:“中州事了。拳皇出世,世间难有敌手,天雷御雷这两把九天神兵非他莫属了。”语言之中,不免深深长叹。

    虎子说:“师父,您如今不是天下第一吗,那拳皇毕竟老了,您还怕他不成?”

    青影再一次长叹,道:“你些个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

    ※※※※

    这里是一个落后的村庄,四面环山,昼短夜长。村里的人还过着最原始的部落生活。每天,青壮男子一大早就外出狩猎,晚上整个村庄里的人围着吃他们打回来的猎物。似乎这样重复而又单调的生活,人们早已习以为常,从习惯到麻木。村里的人都沉浸在这样的生活里,只要那早出狩猎的人能够平平安安地回来,就是这一天最为开心幸福的事儿。特别是吃着男儿们打回来的猎物时,仿佛整个天下的人,都没有他们幸福快乐。人们燃着篝火,像是在举办隆重的宴会般载歌载舞。疲累了一天的大好男儿望着这欢庆的时刻,心里也是一阵轻松快活。孩子和女人手拉着手,围着那一簇燃烧正旺的篝火,唱着这村里独有的民歌,舞着步子,表达着这一天欢愉的心情。那些大姑娘们也有唱歌载舞的,也有和一些老人围坐着观看着歌舞的,也有将心思铺洒向哪一个壮实的男儿的。那些正直青春年少的男儿,望着那些豆蔻少女,秋波似电,柔情如水,一段段缠绵悱恻的爱情就这样生根发芽。

    村里的人还有缝制兽皮衣服穿的,而且还有不少。那些整天在家里的女人所纺织出来的衣物,似乎永远不够狩猎的男人穿。一件件衣服几乎都是被野兽撕裂了,缝了又缝的衣服上还满是血迹,洗掉了又有,又洗掉……人们渐渐闻惯了血腥味,人们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讨生活。

    这样的生活一直继续着,仿佛永远没有个结束的时候。而村里的人也满足于这样的生活。直到那一年天灾,这样的生活才开始变轨,人们开始种植养殖。那一年山洪暴发,死了许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人们几乎从这一场天灾中崩溃,人们望着漫山遍野的尸首,望着满目疮痍的大地,人们开始绝望。

    天灾过后是人祸。当人们从那浑黄的洪水里,或三三两两搀扶着,或抱着一根根巨木游上岸,早已是精疲力尽,倒在地上,眼看是晕了过去。有些人就这样再没有醒来,有些人倒是醒了,只苦没有吃的,叫醒了部分人,终究是没有办法。实在受不了了,随手抓来一把野草塞进嘴里咀嚼起来。终于可以勉强站起来走动,主要是因为周围的野草到底没有多少。人们开始摇摇晃晃走向远一点的地方,人们开始剥食树叶树皮,许多人活了下来。洪水已经退了几个月了。这个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现在的村子里实在没有多少人。山洪暴发,几乎一半的人就此消失不见。

    究竟是谁提出了各自为自家狩猎的呢。那一天,从开始的争吵到后来的大打出手,到最后的尸横遍野流血漂橹。人祸,就因为意见不同,就为了如何让村里人在以后再遇天灾后的生存,就为了一个对,一个错。

    确实,那次群架中有许多无辜的人丧命。人们渐渐开始有私心,把猎回来的野兽留了些在自家里。人们开始种植,种一些能吃的五谷杂粮,自给自足。天灾人祸过后,重建的家园仍然充满了快乐幸福。一座座房子错落有致,欢声笑语从每一间房屋里传来。炊烟袅袅,鸡鸣狗叫,一派繁荣恬静的景象。

    人们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这里。人们从没有想过,翻过大山,外面会有人烟。人们从没有想过,走出这个村庄。

    这里有古老的神话,这里有需要人们守护的宝藏,这里有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传说,这里是神仙遗落凡间的一块净土,传说这里有神仙,就住在村后那座高耸入云端的山顶上。人们从一开始就祭拜,祭拜那居住在天上的神仙,祭拜那居住在村后神山上的神仙。

    就是因为有人生了异心,才被上天惩罚,山洪暴发;就是因为有人离经叛道,才有了人祸。

    现在,人们循规蹈矩,村庄也是风调雨顺,人们安居乐业。

    一晃又是无数时光匆匆而过。

    这一日又是一年一度祭拜神仙的日子。村庄里的人都准备了丰厚的祭品,要去神山前祭拜。神山前已经摆了许多祭品了,人们诚心叩首,极是虔诚。眼看黄昏就要来临,村里的人已渐渐离开神山,回家去了。

    神山位于村庄背后,即东南方向,高耸入云,更是险峻陡峭异常。平日里,村里的人只见山腰云雾缭绕,偶尔天清气朗的时候,也看不透天上云雾,见不得神山真容。神山南面是一条小溪,终年流淌不断,而村里人饮用水俱是从这里挑取。小溪源自神山脚下一眼清泉,清凉甘美,更有诸多妙处就是,村里人若是生了些小毛小病的,喝了这泉水,便自然好了。于是,村里人称之为神水。神水向西流去,冲不出大山。大山背后还是大山。大山大得叫人绝望。但是,这个村庄里的人,面对这绵绵大山,没有要绝望的意思。因为村庄背后是神山,神山上住着神仙。人们坚信,只要他们不生异心,不离经叛道,神山上的神仙定会保他们平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黄昏终于也要悄悄退去,夜晚就要浓妆上阵。这时候,去神山前祭拜的人几乎都各自回家了。而留在最后回来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束着头发,一根木簪横插着。眉目倒也算清秀,只是那张青涩的脸上,总似乎在憧憬着什么。他牵着老人一步步向着村庄走去,不用想,老人是少年的爷爷。这时候,少年对他的爷爷说:“爷爷,神山上真的有神仙吗,你看见过了吗?”

    显然,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让他的爷爷吓了一跳。老人连忙用他不怎么灵活的手捂住了少年的嘴,眼中厉色一闪,道:“骡子不许胡说,不然神仙是会惩罚你的。”老人见少年用力点了点头,好一会儿,才把手拿开。他说:“骡子,你要听爷爷的话。我们村庄因得神仙庇佑,才每年都风调雨顺,人们安居乐业。爷爷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因为有人生了异心,对神山上的神仙不敬,神仙发怒,山洪暴发,使我们村庄死了那么多人。骡子啊,以后你可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了,知道了吗。”

    那少年面现倔强之色,但面对着他爷爷,还是说了声是,然后他又说:“不过爷爷,麻烦你以后不要叫我骡子了。我不叫骡子,妈妈当初为我取名叫罗翔宇。”

    听到少年说起他的妈妈,老人也是一口长叹,他说:“你妈妈她……哎,谁叫你脾气那么犟呢。好了天已经黑了,赶紧回家吧。不然……你可千万不能向后看啊,我们赶紧回家啊。”老人心里似乎有些心虚,只是执意往前走着,而且,他似乎害怕少年好奇往后面看什么来着,那双和少年牵着的手因为用力过猛而青筋暴涨,看着让人心惊。

    夜晚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来临。而去神山祭拜的留在最后的那个老人和少年也已经走到了村口。此刻,少年依旧牵着老人向前走着,只不知少年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呢。好一会儿,少年才摇了摇头,表示再不去想。当他牵着他爷爷上了一步台阶后,他转身的刹那,看见一个黑影向着他们走来。少年明显有些害怕,拉了拉他爷爷的手,低声说:“爷爷,你看后面好像有人。”

    老人经他一说,一阵唏嘘,很是紧张害怕的样子。由于这时候,村里的人都回家了,尤其是每一年祭拜神仙的日子,村里人更是没到天黑就回来了,不论再忙。因为古老传说,这一天,幽冥之门大开,百鬼夜出作乱,为祸世间。而村庄里的人都是仙神最忠实的信徒,年年祭祀,夜夜烧香。于是,当此百鬼作乱之际,天上的神仙会降临村庄,扫除百鬼。正因为如此,整个村庄里的人都不能在夜晚走出村庄。只有老老实实待在村庄里,才不会有意外之事发生。要不是老人实在腿脚不灵便,他爷孙俩也是早就回家了。而这一路上,老人一直担惊受怕,根本不敢看身后哪怕一眼,以为身后有神鬼。老人连忙又用几分力气握紧少年的手,颤声说:“不是叫你不要向后看的吗……快走,进村子就没事儿了。”也不知老人哪来的力气,握着少年的手,一路疾走进村,汗涔涔而下。

    少年被他爷爷强行拉着跨进村庄大门,因为好奇,又向后看了一眼,只见那个黑影摇摇晃晃还在向着他们走来,不时还挥着手,好像在表达着什么。只是那个黑影似乎摇晃了两下,就那样倒了。不知怎么,少年心里一颤,竟是有些激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