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相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5111字

    第八章 相伴

    你道这两个少年是谁?却是那从神村走出来的罗翔宇和严小霜两人。当时进入门后,罗翔宇到底走得慢了些,竟是没有跟上江南雁的脚步,正不知所措时,右手被人给抓着了,他心下一喜,一声严大哥哥就要喊出来。却哪里料到,竟是严小霜也跟着走了进来,心下大惊。严小霜说:“翔宇哥哥,我怕。”本来罗翔宇就很害怕了,现在见是小霜,两个人的恐惧一叠加,他们都几乎哭了出来。那罗翔宇许是在小霜面前充当男子汉惯了,当下强自镇定精神,搂着小霜在门内乱转,接着就是一阵天摇地动,摇晃一阵晕了过去。

    等他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只见处在一片陌生的天空下,天色渐暗,就要黑了。只是,这时候到底还看得见地上事物。那罗翔宇拉着严小霜走着走着,浑然没有注意脚下,才没走几步,双双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同时,罗翔宇只听旁边啊的一声,却是小霜首先惊叫起来,同时眼睛紧闭,手指面前,已是大声哭了起来。罗翔宇才要安慰,往地上一看,竟一时也是惊吓莫名,堪堪就要哭了。只见满地上,血水流淌,尸横遍野,如何不把这两个小孩子给吓个半死。

    原来,那罗翔宇也不知在门后拉着小霜怎么走的,竟是被传送到青州岱山半山腰上。而岱山本是青州王家所在山门。正直王家被莫名灭门。这下,两个孩子,处此恶地,如何不大惊失色惊慌莫名。而且,罗翔宇和严小霜都是从神村出来的,对这外界一无所知,也没有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两个人就那么抱在一起,哇哇哭了起来。纵是那罗翔宇意志坚强,性格坚韧,也是再不敢看半眼,闭上了眼睛。

    一时呜呜之声响彻整个荒野。

    罗翔宇首先止住哭泣,他伸手拍了拍严小霜的肩膀,说:“小霜,不哭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

    严小霜一边哭,眼睛也还是闭着,一边又说:“翔宇哥哥,这里是哪儿啊,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啊,我好害怕。”

    罗翔宇的身体正颤抖着呢,哪里就不怕。只是,见小霜那个样子,心下一横,说:“小霜,他们都是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可是活人了,难道我们活人还怕他死人不成。没事儿,小霜,我们快走吧。”

    当下也不管小霜哭个泪人儿似的,强拉着她向下跑去。直到各自精疲力竭,跑不动了,才停下脚步,就此倒下,不一会儿,却是呼呼睡着了。

    这一日,青州之地,天下哗然,名动一时的王家竟然在一夜之间,被莫名高手给灭门了。一时风起云涌,谣言四起。有人说,王家被灭,是因为他们得罪了近日出世的三十三天;有人说,王家被灭,是因为王家家主与幽冥宫有过节,被幽冥宫派人来给灭了;也有人说,王家被灭,是因为他们跟拳皇万宇争夺天雷御雷两件神器,从而得罪了拳皇,被拳皇给一拳灭了,等等之类,不一而足,说什么的都有。王家被灭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周边几个州的人都有所耳闻。

    当此青州满城风雨之际,青州城里面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手拉着手,正一步步艰难的走着,口里还不停的喊着“爷爷,爷爷,你在哪儿啊,严大哥哥,你又在哪儿啊”。

    这俩人自然便是罗翔宇和严小霜。他们一路走来,到底是逃离了那个令他们就是睡也睡不安稳的地方。只是连日下来,两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吃的,只一路讨要点,现在已是饿得极了。两人手拉着手,摇摇晃晃迈步向前,才走不上半步,那严小霜终究是个姑娘,体力不支,率先倒下,连带着本来已无半点力气的罗翔宇,也给牵连,倒下了。

    ※※※※

    昆仑。

    那漫天的火焰炙烤着周围的一切,就连围在外围的人,被这火一烤,也不时要退后几步。火龙见此机会难得,就要再喷几口火出来。哪知它才一缩脖子,便又放弃了。因为这时候,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它的身体又淡了许多。当下,它再不迟疑,竟是放弃三人,往南飞去。就在它飞出不远,忽有感应,它猛一扭身,向着东方一声长嚎,龙啸九天。接着又是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接连九声龙啸,然后,它才南飞而去,不久失去了踪影。

    火龙才走不一会儿,三个老者纷纷从火焰中冲了出来,嘴里不停咒骂。看着实在是狼狈不堪。一个个周身黑糊一片。只是他们俱都道行高深,刚才不过是被火龙攻了个措手不及,才搞得如此狼狈。当下,三个老者就要再战火龙,却哪里还有火龙的影子,只有漫天龙啸激荡。

    李老怪和萧老怪还要咒骂,却听罗啸天说:“哎呀,出来这么久了,我那孙子怕要着急了,我得赶紧走了。两位老怪,咱们后会有期。”那李老怪和萧老怪要破口大骂,却已不见了无法笑人罗啸天的人影了。接着,他俩对骂一阵,也是一一离开。

    随着三个老者的离开,周围之人也走得差不多了。这时候,一个青色的身影慢慢幻化,却不是青影是谁。只见青影望着这片天空,叹了口气,说:“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三个老家伙也还活着。”便在这时,青影身后又出现一个人,却是先前伤在火龙爪上的剑影。剑影看上去比平日那是疲惫了何止百倍。想来,这一日间连番受创,已是不堪了。

    青影转过身看了看剑影,叹了口气,说:“剑儿,你资质毅力都不再话下,只是,你心高气傲,总放不下面子。今日这番经历,就当是磨砺意志,回去了好好参悟参悟,你可知道。”

    那剑影听自己师父这样一说,精气神也多了些,当即鼓声道:“是”,然后他问青影道:“师父,那其他的师兄弟呢,他们去哪儿了?”

    青影望望天空,说:“我走的时候,给虎子传音,叫他们先回去了。我们也走吧。”说完,看了看剑影,剑影点点头说:“师父,我没事儿。”青影见剑影话倒是恢复得极快,也没有说什么,手一挥,御剑飞走了。随后,剑影强忍剧痛,祭起飞剑,也是御剑飞走了。

    ※※※※

    徐州江家一密室里。此时正坐着两个人,老人。坐在上首的一个,这时开口说:“拳皇大驾光临,令寒舍是蓬荜生辉啊,上次我有事耽搁,抱歉得很了。”

    只见那拳皇抬头看了看说话之人,冷哼一声道:“江河,你既是拿双剑引我出来,自是为了幻月门户之事。而我真正来了,你却躲着不见我,现在却说是有什么狗屁事儿,你当我好说话得很?”

    那上首之人却是为世人少知的江家老祖,江河。听说,这江家老祖江河,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只不知为什么,在其两百岁时,突然退隐,还有传言说是消失了。现在却活生生坐在拳皇面前。据说,江河一百岁时,已有天下第一之能。只是他并不很在乎这些名利,进而出沧海,寻求自己的理想去了。而江河出海就是八十年,回来后,更不如年轻时般斗智斗勇,渐渐退隐了。

    那江河听世人闻风丧胆的拳皇如此说话,竟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只是呵呵笑道:“拳皇少怪,你也知道我有个毛病,不得已,你来的时候,我旧病复发,是以怠慢了,还望拳皇莫要怪罪才是。只是如今,幻月门户开启在即,那幻月之匙却是一无所知,倒不知拳皇有何看法?”

    那拳皇看了看江河,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将江南雁打入神村不就是为了幻月之匙吗?江河,神村可不止一个妖怪。我希望你走的这步棋没有错的离谱。”

    那江河听拳皇将这层说破,也没有什么尴尬之色,只淡淡道:“南雁这孩子吧,就是要多流点血,才能成长。既然拳皇都知道这事儿了,那依你看又该当如何呢?”

    拳皇再次盯着江河看,看得江河倒有些不自在了。江河说:“你看我做什么,我不在问你吗?”

    拳皇说:“我说江河,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在寻找幻月之匙啊?我跟你说吧,你整天闷在这石室里,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不仅三十三天的人出世了,就是神殿的人也出世了。就你那些个江家后辈小子,有个屁用。”

    江河才听说三十三天出世,便已变了脸色,往后,拳皇却说,连神殿的人也出世了,这下,怕有得纠缠了。当下,江河竟是怔住了。

    好一会儿,只听江河喃喃道:“神殿,神殿……”

    ※※※※

    天空下,尸横遍野,流血漂橹。一个人站在这血河上,周围都是成堆成堆的尸体,那时候,他竟是忘了哭了。声嘶力竭。越过一座又一座尸山,趟过一条又一条血河,眼前所见,依旧是尸山血河。仿佛自己注定走不出这里,等待着还是死亡,饿死,然后如地上尸体般,慢慢腐烂掉。哦,自己是那么的饿。咕噜咕噜,肚子都在叫了。一定得先找一点吃的。走,我们去找一点吃。便在这时,眼前所见,却是一个热闹的集市。怎么这么熟悉呢,这里是神村吗?小霜,小霜,这里其实是神村,我们有吃的了……

    “小霜,小霜,吃的,快看,这是吃的……”

    罗翔宇一边叫着小霜的名字,慢慢睁开了眼睛。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倏地一下弹跳起来,嘴里喊道:“小霜,小霜你去哪儿了。”

    他就要出门,这时候,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老人走了进来。罗翔宇连忙问道:“你是谁,小霜呢?”

    老人见人醒了,还活蹦乱跳的,想是没什么大碍了,也是高兴。他说:“你倒是醒了。哦,你问的可是和你一起的那位小姑娘?她在隔壁,还没有醒来呢。”

    罗翔宇一听说小霜在隔壁,竟是昏迷不醒,心里就是一痛,也不再搭理老人,跑出房间,向隔壁奔去。老人看着,却是长叹一声。

    罗翔宇一边跑,一边嘴里不停喊道:“小霜,小霜,你怎么样了小霜?”听着声音,竟带了几分哽咽。他冲进屋里,望着躺在床上的小姑娘,一时除了哭泣,竟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却听老人走进来说:“小伙子,你妹妹没事儿,我想只怕是饿晕了,不一会就醒了。”

    罗翔宇听得老者的话,心下大喜,连声道:“真的吗,老爷爷,是真的吗,小霜她真的没事儿。太好了。小霜,那你快点醒来呀,你看你都急死我了。”

    老人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手里还端了一些饭菜,对罗翔宇说:“小伙子,你先吃点饭吧。你得吃饭了才有精神等你的妹妹醒来呀。”

    本来这话也就是乱说的,哪里想,那罗翔宇也不知是真的太饿了还是什么,当下拿起碗筷,狼吞虎咽般,将老人端过来的饭菜吃了个精光。虽说在扒着饭,但罗翔宇的眼睛也没有离开严小霜半步。便是放下碗筷,眼睛也还是死死盯着,生怕一个眨眼间,就错过了什么。便在这时,罗翔宇分明看见,小霜的眼睫抖动了一下,然后,那双漂亮的眼睛慢慢的,慢慢的睁了开来。

    罗翔宇连忙抢上前去,手搂着严小霜的双肩摇着道:“小霜,你醒了,呵呵呵。没事儿了,啊。”

    那小霜身子先是一颤,接着看见是罗翔宇,当下抱住罗翔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嘴里还说道:“翔宇哥哥,我怕,我害怕,有好多好多的死人,我害怕……呜呜呜。”

    罗翔宇也是将她抱紧,并安慰道:“没事儿了,小霜,没事儿了,啊。”

    旁边老人一听,知道这两个孩子铁定孤苦无依,心下也是一叹。他收拾好碗筷,走出去了。

    西边弯月一枚,精彩别致。这还没有完全天黑时候。院子里,罗翔宇和严小霜偎依坐着,两小无猜。都把目光投向那挂在西天,就要落下的月亮上。

    小霜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翔宇哥哥,我们还能够回神村吗?”

    罗翔宇将目光从那月亮上收回来,偏着脑袋,想了想说:“能。”随即又说:“你想啊,爷爷平时说自己怎么怎么怎样,人家都以为他是骗人的。可是,你也看见了,严大哥哥打开那个门,那里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你不是也看见爷爷打开了,并且走了进去。咦,可能爷爷也在我们所在的这块土地上呢,你说是吧,小霜?”

    小霜听罗翔宇信誓旦旦的,心里高兴,也说:“嗯,翔宇哥哥,说不定笑爷爷真的在这里哪个地方,只是我们不知道。笑爷爷一定可以找到我们的,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神村了,嘻嘻。”

    两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竟是说的带劲,一时笑声朗朗,惹的屋里的老人也是一阵开心。自从那日老人进城卖鱼将他俩带回来后,罗翔宇和严小霜便在老人这里暂时住了下来。因为他们到底不知道往哪儿走,问人家神村怎么走,也没有人知道。

    那罗翔宇自小跟着爷爷长大,吃苦惯了。平常就给老人干干粗活,也没有什么要紧。就是严小霜,本就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苦娃子,同着罗翔宇在这里,跟着他做些什么,也不觉得累。所以,这三人倒像是一家人般,过上了平凡生活。

    这青州濒临黄海,所以,青州临海地区,山民多以打渔为生。而老人更是以打渔为业,每日里清晨便起来,走上几里路,来到海边打渔。遇上赶集,老人便将打到的鱼拿到城里去卖了,换些米,混口饭吃。而自从添了罗翔宇和严小霜后,一般的打渔便不够糊口了。是以,罗翔宇也和老人一起,早早的起来,一起下海打渔。海上轻舟出没风波里,一有不小心,或有灾难。好在罗翔宇跟着江南雁学过些个道术,对上一般的风浪还是绰绰有余的。就是打到的鱼也是老人打到的数倍有余了。

    老人姓姜,别人都叫他姜老头,罗翔宇他俩便叫他姜爷爷。姜老人带人亲和温厚,对罗翔宇他俩也是极好。就是罗翔宇初学打渔,他也不厌其烦,手把手教他。姜老人在这海边生活了一辈子,见惯了这里的大风大浪,看着罗翔宇的身手,甚是纯熟,心下一笑,却是做别的事儿去了。

    老人干完手里的活,站起身,要喊罗翔宇收网。便在这时候,异变横生。只见滔滔大海上,波浪滔天,远处更有龙吟般啸声徐徐传来。当下,老人脸色骤变,拾腿就向着海边跑去,嘴里一边高声喊道:“小宇,回来,快回来。”

    只是那海啸声震四野,在苍茫的大海上,远远传开。身在其中的罗翔宇哪里听得见老人半点声音。

    眼见着,罗翔宇就要被海啸吞没。那海啸竟似狂龙般,卷起万丈波涛,轰隆隆如电闪雷鸣。只见波涛之下,罗翔宇的身影越来越小,几乎再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