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三十三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3本章字数:5256字

    第十章 三十三天

    神村,神山前。此刻,只见白光一闪,一个老头从那坚硬之极的石壁中走出来。老人正要离开,却在突然间脸色一变,缓缓转过身来。这时候,面前石壁上,白光并没有消失,却是另一个人从那虚幻的门里走了出来。老人看着他走出来,脸上神色渐渐变历,看着十分生气了。

    只见那人出来后,也是没有料到老人会在这里,当下抱拳道:“前辈,你……”

    那人还没有说完,只听老人愤声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通道?是谁告诉你的?”

    那老人不是别人,正是罗翔宇的爷爷罗啸天。而这个跟他一前一后出来的人,也不是别人,竟是之前进去探查的江南雁。那江南雁进去后,目光所及,亦不过半米。凭着他道行高深,有恃无恐,他继续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却是走到了尽头。他在那里用同样的方式想着可能会再打开一个门,只不过,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没有另外的门户被打开。没有办法,他不得已又原路返回来。正当他无计可施之际,却见前面白光一闪而过,更不迟疑,掠了过去,不想就这样又回到了神村。这时,只听老人问起,心里还不愉快,知道此乃禁地,当下将严小霜如何看见老人出事儿,罗翔宇如何孤苦等说了。

    那老人见江南雁不似说谎,哼了一声,问道:“你说小宇和小霜都在这里,那他们人呢?”

    江南雁向四周一扫,哪里还有两个人的身影,当下也大是着急。歉声道:“我进去的时候,明明叫他们在这里等我的啊,怎么就不见了呢?”

    一时便在周边寻找起来。老人见江南雁也是紧张罗翔宇俩人,哼了一声,自顾自走了。老人来到家里,家里没人,又在村里到处找了找,还是没有罗翔宇严小霜的影子,心下焦急,返回了神山。这时候,江南雁也已回到了这里,两人目光相接,表情不一。老人问江南雁道:“你确定他们是留在这里的?没有进去?”

    江南雁此时心里发虚,却是不敢肯定了。他说:“应该吧……”

    “什么应该,难道你什么都是应该的吗?哼。”老人恨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个通道通往四面八方?如果他们真进去了,会被传去哪儿?要是……哼,小子,要是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你整个江家都完了。”

    当下,老人再不迟疑,打开门走了进去。随即,江南雁从惊愕中醒来,也是迈步,跟了进去。

    ※※※※

    这一日,九州大地沸腾,天下哗然。先是名动天下的海燕海真人被人陷害死了,随着海燕的的死,幻月门户的消息再次飘渺。许多人都认为这消息,只有鲁民知道,但是,鲁民生死不说;接着,昆仑惊现上古神兽火龙,而与此同时,中州、雍州和梁州交界处,青龙出世,有人说,青龙是在积石山出世的,却是一路向东到达中州;便在这时,青州王家竟是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一件接着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儿发生,竟是让不少人将江南雁之死以及徐州江家悬赏给忘了。

    便在这时候,已经消失数百年的三十三天再次现世。而青州王家被灭门,却是因为王家之人假借三十三天之名在外做了不少勾当。是以,三十三始一出世,便拿王家开刀,将之给灭了。

    三十三天建派有两千年之久,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却不知为何数百年前,无缘无故消失了。有人说,三十三天内部发生了内斗,元气大伤,不得已关门闭派;有人说,三十三天与唐棣发生了矛盾,被唐棣给灭了不少高手,不得已闭派休养生息。等等。当然,真正的原因却是无人知道。

    三十三天建派以来,在九州修真史上,可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他们历山河,出沧海,可以说是涉历九州大片河山。《九州图志》、《神州志异录》便是三十三天的人增补修订完整的。三十三天对九州修士,算是多有贡献。然而,三十三天却是一个杀手王朝。专做杀人的买卖。他们所修功法,也以杀见长,据有关人士说,他们所修炼的道法名唤《九玄神功》,而第一章便是杀术。专讲权谋杀伐之术,其中所写,让人望而生畏。

    既是杀手组织,其挑人亦是十分严格,通常是六亲不认的人。凡是三十三天出来的人,都是一个无情的人。若你对谁生情了,便是你的死期。敌人不杀你,三十三天的人也会杀你的。而三十三天的人,杀人几乎无往而不利,没有不成功的。所以,三十三天的人,完完全全是无情的。三十三天究竟起源何地已不可考,但是,凡天下之事,没有三十三天不知道的。至少,在人们看来是这样的。他们在九州之地,几乎所以大中小城市,都有分坛。若是你要找三十三天的人做事,只要你去他们的分坛,付上一定的定金,自有人会来打理。当然,你如果不跟三十三天的人交上手,你永远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三十三天的人。三十三天的人,几乎杀人于无形,令人防不胜防。

    如今,三十三天的人再次出世,也不知道人们是喜还是忧。当然,对于王家来说,铁定是无法换回的灾难了。

    三十三天始一出世,便如此高调,到底是令许多人心生不满。当然,这许多人也就是在心里嘀咕嘀咕而已,哪里就敢说出来了。

    正当人们以为,三十三天的人还要高调行事的时候,三十三天的人却又是蛰伏了起来。就此销声匿迹。九州大地一时风起云涌,各方人杰南来北往,仿佛在寻找什么。当此风雨欲来之际,中州青龙之战告一段落。虽然最后出动了姬家数位老祖,再加上数位老妖怪,但是,那青龙到底是上古神兽,竟是在那天罗地网的布局之下,也是被它败下多人,然后升上九天,悄然离开了。这次青龙之战,引动各方高手,却是无功而返,令人大是恼丧。人们纷纷议论,这上古神兽毕竟非凡,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了。

    青龙之战落幕,人们又开始回顾幻月门户,反身终南山。当许多人来到终南山前,目光所及,只见木屋孤坟,却是没有半个人影。接着,世间传闻,那鲁民竟是找到了杀害海燕的凶手,而且,那凶手却不是别人,竟是三十三天的杀圣万鹏。当日,万鹏在得知了幻月门户的消息后,却是意外的了解到,幻月门户确实存于世间,然而,要进幻月之门,便须得有幻月之匙。而当日,海燕却是不知在哪儿率先知道了幻月之匙的去向。于是,杀圣万鹏派出三十三天的人,打听海燕的行踪,到底是在海燕去冥山前,把她给重创了。但海燕是何等人,就是身中剧毒身受重创之际,亦是强提真气,将万鹏给逼退了。因此当日,关于幻月之匙的消息,万鹏却只是得到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后来,他知道海燕已是强弩之末,反身回去,却早已不见了海燕的身影。当下也只得放弃。便在鲁民设计要揪出凶手的时候,杀圣万鹏也到了终南山,却不想有人竟冒充他三十三的人出来献丑,当下也不二话,下令将青州王家给灭了,就此真正出世。

    那晚鲁民遇着陌生人,随即有人见他对付陌生人之际,潜入他的屋里盗走了他的一个盒子。哪知正当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却是被陌生人给发现了,当下露出面来。随着鲁民的追击,两人在雍州天空上你追我赶,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中州。当时正直青龙之战,来人混入人群中,转眼间,鲁民就不见了那人的踪影。便在他稍有放松之际,一股莫名的危机突然贴近己身。几乎是本能的,鲁民向旁边横移半尺,到底是躲开了那致命一击。

    鲁民暗暗心惊,想不到这人道行之高,已是他平生仅见。一时大意不得,静下心来招架。随着战斗的加深,他渐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再不迟疑,拿出看家本事,将隐藏在阴影里的人给逼了出来。

    万鹏也是惊骇鲁民的道行,想不到如此小小年纪,竟是这世间难得的高手。几个回合下来,连他这号称杀圣的人都有些心惊。当下也不恋战,飞奔而去。

    鲁民紧追不舍,追到东海之滨的时候,只见万鹏一个翻腾,就那样消失不见了,惹得鲁民破口大骂。暗恨自己无能。鲁民在东海之滨翻了个遍,也没有半点万鹏的影子,不无无奈,转过身,御剑西去。

    ※※※※

    古老传说,一个人从漫漫长夜沉睡中醒来时,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自己深爱着的人。仿佛天还没有亮,星云物语,堪堪破晓时候。这青州的天竟是这样的耐人寻味。仿佛夜太漫长,这天空的光芒就是人们希乞的温暖。

    当罗翔宇从噩梦里猛地睁开眼睛的刹那,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身临地狱,身边是无数的妖魔鬼怪。直到,直到他看见了那个令人疼惜的脸庞,直到他身边的人儿也如他般从痛苦的梦里醒来。严小霜看到罗翔宇的刹那,以为还是梦幻,几乎失声叫出声来。罗翔宇搂着严小霜的肩膀,轻声说:“小霜,你说,爷爷会找到我们的是吗?爷爷铁定是一个厉害的人,他一定会找到我们的,对吧。”

    严小霜将自己的脑袋倚到罗翔宇的肩膀,凄凄说道:“翔宇哥哥,我们会没事儿,对吗?”音声凄切,已带了许多哭腔。

    自从那日姜老人走了以后,这已是第三日了,天将明,心里的负担却是不少。两个从未涉世的少年,在这样一个世界,对于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迷惘,竟是不知所措。饿了,罗翔宇还会去找些吃的,只是吃饱了以后,他们却不知何往。只是傻傻的等在这里。

    就在昨天,罗翔宇忽又想起在神村时,江南雁教给他的口诀,当时江南雁要他天天照着口诀练来着。只是,连日下来,他却是将这事儿给忘了。于是,他开始慢慢将他已经荒废了的功课拾起来。他修炼的时候,严小霜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很是专神。

    严小霜见罗翔宇修炼完成,好奇问道:“翔宇哥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罗翔宇说:“我这是在学本事,严大哥哥说了,我只要学会这本事,就可以飞天遁地,可好玩了,而且可以保护你和爷爷。”说道他爷爷时,罗翔宇眼神便是一暗,想都这么久了,为什么爷爷还没有找到这里呢。

    严小霜说:“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翔宇哥哥,要不你也教教我吧。要不然,万一哪天翔宇哥哥离开我了,我也可以保护好自己啊。”

    严小霜见罗翔宇眼神暗了下来,以为是罗翔宇不愿意,心里好不失落。低下头轻声道:“翔宇哥哥,小霜只是说说而已,你不要当真的。”

    罗翔宇见严小霜那个样子,倒是没有说什么。他看了看那天,茫茫一片,云雾缭绕,就差有一座山了。东边,一线曙光慢慢延伸,天就要亮了。罗翔宇伸出手去,将严小霜的脸捧着,说:“小霜,我没有说不教你啊,只是我也不会,怎么教呢。要不,我也将严大哥哥教给我的口诀念给你听,你跟着自己学,行吗?”

    听说罗翔宇要教自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严小霜的眼里一时精光四溢,连连点头。当下,罗翔宇也不迟疑,便将江南雁教给他的口决念给严小霜听。那严小霜听着听着,渐渐入迷,竟是痴了。

    其实,当日江南雁教给罗翔宇的不过是套养气的功法,哪里就有实在的用处,不过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当然,外人看来,以为罗翔宇是修道中人,是以当日姜老人有此一问。只是,这罗翔宇并不知道江南雁本没有将实在的修道之术传给他,每日里勤苦修炼,日有所成,看着罗翔宇十分卖力的样子,江南雁还真想着把江家玄功教他一教。哪知,还没有来得及决定,这罗翔宇却是失踪了。

    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严小霜听着这些玄妙功法,竟是痴了。要知道,这功法在江南雁看来,本就不过是一般的养气练气之法。当初江南雁在冥山得到这功法时,以为是什么绝世妙法。可是这功法在许多方面,却是大违修真套路。是以,当初在想是否要将之教授给罗翔宇时,很是头疼。教罗翔宇江家玄功吧,罗翔宇又不是江家人,教罗翔宇这门无名功法吧,却又不知有何风险,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隐患。如是,在他百般判断,这确实不过是一门养气功法时,他才教授给了罗翔宇。

    如今,严小霜听着这一字一句,心里早不知飞往何处了。便在她痴迷的时候,只听罗翔宇一声呼喊,“小霜,你怎么了。”才慢慢醒悟过来。严小霜嗯了一声说:“翔宇哥哥,怎么了啊?”

    罗翔宇一时惊讶,为什么严小霜刚才两眼会放出青紫光芒,整个人像是幽冥地府中的幽灵,令他一个激灵接着一个激灵。要不是罗翔宇从小和严小霜一起长大,怕是他早跑了也不一定呢。当下,见严小霜恢复原样,惊疑不定,想着她刚才那个样子,又是一阵后怕。他说:“小霜,你刚才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你变了个人?”

    严小霜满脸疑惑,望望罗翔宇又看看自己,再对着罗翔宇投去询问的目光,说:“我刚才怎么了,翔宇哥哥?我没有觉得怎么样啊?就是听着你念给我听的神秘妙法,觉得真是太神奇了。”

    罗翔宇再次仔细打量着严小霜,看了又看,还是很惊异。他说:“我刚才明明看见你眼放青光,像,像鬼一样盯着我,我都以为是在做噩梦呢?小霜,你说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才会这样的。”

    严小霜也仔细打量了一遍自己,并没有觉得哪里有异,疑惑道:“翔宇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刚才真的,真的像鬼?可是,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啊。哦,我倒是经常梦见自己变做厉鬼,和许多许多的人打架。可是那只是噩梦的对吧,翔宇哥哥。”严小霜连自己说的话也变得不敢肯定,到希望罗翔宇说“梦不是真的”什么的。

    罗翔宇见严小霜对自己也是一无所知的样子,当下摇了摇头,说:“小霜,你刚才也太吓人。以后可不能这样了。额,你想想,看能不能学严大哥哥这门功法。”

    严小霜嗯了一声,盘膝打坐,开始了她的修炼生涯。

    天已经大亮了,这青州的天空万里无云,青茫茫一片,深邃悠远,几可以令人为之倾倒了。东风迎面吹来,带着海水的腥味,以为置身海边,感受大海独有的阔大胸襟。天空下,阳光普照,四野青平,就如同一块青色的翡翠,让人有据为己有的欲望。

    翡翠中间一处无人的地方,两个少年盘膝坐着,看着倒像是修士般,正在修炼。只见那个少年动作滑稽,或倾或坐,或倒立或悬空,让人望见便会大惊失色。因为这已经是修道之中走偏门的一类功法了。

    少年自是浑然不觉,依旧自顾自修炼者。旁边少女几次收功,见少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自己又开始修炼去了。只见少女也渐渐入门,如少年般姿势夸张,动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