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幻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6193字

    第十三章 幻城

    徐州江家。

    江南雁想了又想,心里一酸,他向着江家后院悄声飞了进去。不一会儿,他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他向着四周打量一番,确定没有人,他才往右边房屋探身走了进去。始一进屋,馨香扑鼻,看来,这是个女儿家的闺房了。江南雁看着屋里的一切,脸色一缓,竟是带了许多温柔。便在这时,江南雁忽有所觉,他连忙隐身到屋顶上去。

    不一会儿,脚步声响起,慢慢的有人朝着这里走来。随后,但听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穿着一件织金的厚呢长袍,用一根金带束住了她满头披散的黑发,看起来就像是沙漠中最美丽的公主般,美艳动人。只是,这时候的公主心情似乎大是不好,一张脸明显皱着,跟个麦粑似的。进门后,她一伸脚,只听门猛地一声响,关上了。

    便在她将要放下手中长剑的时候,忽然身子大震,握剑的手狠狠用力,青筋暴冒。只是,她仔细扫视了一遍屋里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发现有人。但是,就算这样,她哪里敢放松,手握长剑,玄功早已暗暗运转着了。她将剑慢慢要往桌子上放下,忽觉上身寒入骨中。当下,她再不迟疑,挥剑一个倒转向着屋顶刺去。这一剑已是用了十二分道行,若是将来人刺个正着,不死也要残废了。

    江南雁眼看再藏不住,也不再躲避。只见他凭空悬着,手握剑诀,长剑出鞘,堪堪在来人剑到之前,一剑架开,一时火花四溅。双双身体大震,纷纷往后退去。

    江南雁虽然并没有用上多少道行,但人家来势凶猛,是以,他也不得不提起十分精神,努力招架。这一交手,江南雁还没有什么,那女子却是心下一寒,想这人好生厉害,看来能随意进我江家,当真是一个高手。她手握剑诀,就要再次抢上。

    便在这时,却听敌人喊道:“雪儿妹妹。”

    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那么的令人怀念,魂牵梦萦,已不知多少岁月。但是,她硬是强压下心里的激动,抬起头来,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正对着自己在笑。她几乎就要喊出声来。但是,她依旧狠声道:“你是谁?为什么假扮我哥哥?”

    这女子自然便是江雪了。江雪见一个像极江南雁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屋里,几乎要大打出手,哪里是个滋味。现在,那人却又如南雁哥哥般唤自己雪儿妹妹,她几以为再不会错,眼前的人就是她魂牵梦萦的南雁哥哥了。只是,她到底是江家的人,而且还不是一个资质凡庸之辈,哪里会真以为死了的人会再次活过来。她更不迟疑,举剑横于胸前,就要再次下手。只听对面的人再次说道:“雪儿妹妹,我是南雁哥哥,东海之滨的事儿全是老祖安排的。雪儿妹妹,我不想呆在江家了,我想离开。只是,我心里放不下你,所以来看看。你还好吗,雪儿妹妹?”

    江雪已不知何时,泪流满面。只是她依旧挥剑上前,嘴里还说道:“你少要胡说八道,看剑。”江雪手中长剑刺来,那江南雁却是不躲不避,任由那长剑刺胸而来。

    眼看着一场祸事就要发生,便在这时,一块石头以无与伦比之势从窗口飞了进来,正中江雪剑尖,铮的一声,剑身偏转,江雪也跟着偏转,差一点倒在地上。

    江南雁见有人插手,想来,家族中高手众多,只怕自己进来时,已被发现。他也不管那么多,伸手将江雪扶稳,眼睛盯着门口。门口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中年人面有尴尬,微微一笑道:“雪儿,你怎么对你哥哥下手?”

    江雪挣开江南雁的手,仔细打量,眼前之人不是江南雁又是谁?一时百感交集,竟是呜呜呜倚在江南雁怀里哭了起来。嘴里还说:“南雁哥哥,我以为你真的,真的死了呢,南雁哥哥……”

    江南雁见江雪如此伤心激动,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一边安慰江雪,一边又对门口中年人说道:“四叔,麻烦你告诉家主一声,就说我要外出历练游览,就不去跟他们一个个道别了。我想和雪儿妹妹单独待会儿。”

    门口的人却不是别人,而是如今江家的四长老江烨。这江烨听江南雁如是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的好。这一切,说实话,江南雁当真委屈得紧。只是,面对着这一大家族的利益,偶尔牺牲一下哪个人,那是在所难免的。江烨叹了一口气,说:“家主就知道你可能就是来看看江雪,随即离开。在他遣我来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吩咐,若是你执意要走,也不拦你。但是,你先得将你此去神村所知道的信息给说说。是以,我是专程来叫你去老祖那里去的。”

    江南雁一听江烨拿老祖来威慑自己,心里更是不悦,扭过头去。他看了看怀里的江雪,柔声道:“雪儿妹妹,你还好吗?”却是不理江烨,任凭他在门口站着。

    江雪呜呜之声并没有停下来。他一边抽噎着,一边又回答道:“南雁哥哥,你知道吗,我真的以为你,以为你,你,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南雁哥哥……”

    江烨看着两兄妹生离死别后再次相遇,哪里不知道其中滋味。他又是一声长叹。他说:“雁儿,你还是随我去一趟吧,究竟老祖是怎么安排的我也不知道。”

    江南雁只是不理,便在这时,门外再次走来一个人,却是江伟来了。平日里,江伟对这兄妹俩甚好,他走进来,江南雁和江雪都是一礼,叫了声三叔。

    江伟对旁边江烨说道:“老四,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劝劝雁儿。”江烨答应一声,走开了。江伟才回过头来。看了看江南雁和江雪,说道:“这次东海之滨之事,江家其实没有几个人知道,就是老二也不知道的,更不要说我了。现在老祖说你回来了,有事儿叫你过去。雁儿,此去神村,老祖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那神村向来是无进无出,就是如你般能够进去,怕也出不来。是以,老祖也是极为担心你的性命。只是,这次去神村,老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说不得要牺牲你一下了。雁儿,其实,就算你此去神村出事儿了,老祖也会将你救回来的,毕竟你是他最疼爱的孩子。”

    江南雁见江伟说了这么多废话,心里已有不耐烦。只是他到底修炼了些养气功夫,当下只是不说话。却是江雪问道:“南雁哥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怎么你明明死了,又活过来了?神村又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当时我去东海之滨时,分明见你血肉分离,惨不忍睹,怎么你现在却是没事儿了?当时东海之滨那些又是怎么回事儿?”

    江南雁没有说话,倒是江伟长叹一声,说:“东海之滨那些种种迹象确实是南雁身上留下来的,只为了造声势,掩人耳目。其实,那时候,老祖已在强开幻境,送南雁进神村了。那,南雁,你真的决定要现在离开江家了吗?”

    江南雁看了看怀里的江雪,说道:“我决定出一趟沧海,回来再做打算。”

    江伟见江南雁意已决,叹息一声,说道:“老祖已料到你就是这样。他让我送一个礼物给你,希望你早日回来。”一边说着,江伟一边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是个长方体,雕工精细,煞是好看。江伟看了一眼,递给江南雁,一边又说:“老祖说了,你走后,雪儿他会好好照顾的,这你放心。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到时候你可要慎用,更不能让人知道你就是名噪一时的江南雁。你好自为之。”

    望着江伟慢慢离开的身影,江南雁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只是他意已决,断然没有挽留的余地。当晚,他跟江雪说了许多话,嘱咐几句,随后御剑向着东海而去。

    ※※※※

    雪原上,只见一个人挥舞着手中长剑,也不知怎么,竟是有铿锵之声传来,令人诧异。那人舞着剑,只见他猛地向前一刺,噗的一声,血花四溅,随即一个人影幻化,倒在雪地里,眼看是活不成了。

    这个人自然便是掳走罗翔宇的杀圣万鹏了。只见他挥舞长剑,越战越是兴奋,剑上吃血,那剑仿佛活了过来般,越发灵活好用。当下,万鹏又是一剑直刺长天,只见高空之上,一个人影急忙躲避,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致命一剑。万鹏料敌在先,又是一剑斜刺,噗的一声,再次有人丧于他手。随后,他不再犹豫,举起手中长剑,高空乱舞,顿时间狂风怒号,整个天地都几乎颤动了起来。然后,他直刺长天,嘴里说道,“破”,只听见砰的一声,似有什么被他刺破,消散于无。随后,只见天地之上,雪花片片,不如刚才般疯狂,一朵朵旋落,煞是好看。紧接着,天空上一个黑物掉了下来,口中啊啊啊不停叫唤,却不是罗翔宇是谁。

    眼见着罗翔宇要摔个四仰八叉,万鹏也不理会,随即听到,咚的一声,罗翔宇摔倒在地,已是痛的极了,龇牙咧嘴的,口里还在骂娘。那万鹏见罗翔宇如此狼狈模样,心里好笑,竟是不顾身份,大笑了起来。这一下倒是吓了罗翔宇一跳。要知道,他明明趁着万鹏跟人斗法的时候,偷偷逃走了,可是现在,自己被摔了个半死不说,居然如走了几天几夜的功夫,却没有实在的效果,依旧躺在万鹏的跟前。当下,他哪里还有许多力气疼痛,只恨不得赶快逃走。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硬是撑着站起来,就要跑,人还没有站稳,又是摔下了。这样一折腾,罗翔宇一时灰心至极,干脆就那样躺在雪地里,不再挪动。

    万鹏见罗翔宇不再折腾,倒是一怔,想你小子到底是乖了。他走上前来,看了看罗翔宇,说道:“怎么样,这幻境之行够刺激吧,呵呵呵。”

    原来,当时罗翔宇逃跑,却不知道,这里早被来袭击他们的人利用幻术给布下了幻界,只要施法人不死,那是极难破除的,哪里就是一个小小少年可以突破。也怪他不听万鹏劝告,误入歧途,就此在那幻境里东奔西突,虚虚幻幻,已将罗翔宇给搅昏了头了。要不是万鹏及时将这幻界破了,也不知道罗翔宇还要在里面受些什么苦痛,以致慢慢死去。

    罗翔宇半张开眼睛,知道逃不掉,没好气的说道:“还行,要不,你也去刺激刺激?”

    那万鹏被他这一逗,倒是又是一阵朗笑,在这雪原之上,豪气干云,直有开天裂地之势。

    万鹏笑了一阵,也不看地上尸体,对罗翔宇说道:“既然冰宫的人已经出世,那么,幻城肯定已经开启。我们此次去幻城,当不会如之前般,刹景而归了。走吧,小子。这次去幻城,可对你也是有好处的哦。”

    万鹏也不理会罗翔宇那仇恨的目光,将他拎在手里,往北御剑飞去。

    九州浩土,浩瀚无边。中原大地自是美丽富饶。而边远地区却不如中原大地般,山灵水秀。往往越是边远地区,但见穷山恶水,人迹罕至,向来不为人们所喜爱。然而,虽说这地方山穷水恶,但到底有些个土人在此茹毛饮血,生存了下来。这些土著居民生产落后,多还过着原始部落生活。民风淳朴彪悍,人们养殖狩猎,倒自有其生活方式。随着九州大地上,修真之气盛行,就是边远地方,也可见一二个修真炼道者。他们多不愿出走中原,只在自家村里修真炼道,寻求长生,如此下来。往往有那么些个中原来的高手巨擎来到村里,倘若他们只是在这里休憩什么的,不影响村里人的生活还好,要是你去那里有什么阴谋诡计,那说不得,你要遭殃。是以,近些年来,人们虽多有深探九州之外的世界,但凡遇着外人,也不敢造次。

    九州以北,土地辽阔,或有高山大河,勾勒其中,令人望而如行画中。北国风光,千百年来,都是那些骚人墨客所歌咏的地方。北风卷地,百草枯断,一副寒冬岁月景象。这北国,越往北,越是风雪交加,四季难分。春天还没有怎么过上,已是风雪漫天的时候。是以,北疆一带,土地自是辽阔,但是却也人迹罕至。一般只是那些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的人,不曾离开罢了。

    然而,在距今一千五百年前,北疆之地却是凭空出现了一族,他们开疆扩土,于短短数十年间,建立冰宫。一开始,冰宫之人只在北国地界行走,中原大地上却是极难有他们的足迹。但是,每一个遇到冰宫的修士俱都感叹,那冰宫之人道行高强不说,更修有古怪术法,让你于不经意间走进一个虚拟的世界,从此不可自拔。随着冰宫的人走出人世,人们渐渐了解到,原来,这冰宫的人却是一个独特的民族,叫什么穿青人。他们所修功法也不与其他各族般是什么道法玄功,而是一种术法,称作幻术。这幻术意在一个幻字,幻化无方。如果你对之不了解,不小心进入他们所建幻境里去,那你若是没有莫大本领,便只能任其宰割了。而且,就算你道法再高强,在幻境里,你永远也不是施法人的对手。而斗法的时候,对方很容易就将你拉进幻境,是以,中原大地上,竟有许多人一见这穿青人便走,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载了进去,再出不来。一时冰宫之名远走,九州大地之上的人,凡修炼者,俱都知道冰宫的厉害,就是当时的三十三天也不敢在没有搞清情况之下,与冰宫的人起冲突。

    然而,在距今一千二百年前,也就是冰宫建立刚刚三百年的时候,九州之上,正魔之争越演越烈,最终导致正魔之间一场混战,打得是几天几夜。死伤殆尽。许多老妖怪也不幸丧命。经此大难,人们依旧群魔乱舞,直接在一千年前,又是一场由正魔之分引起的大战,打的神州浩土之上,人才俊杰伤亡无数。就此,魔教式微,慢慢退出江湖,正道也淡出人间,隐世不出。可是,经此大难后,九州浩土,修真炼道之风盛起,竟是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修真盛世。

    而也是在那个时期,冰宫也是元气大伤,慢慢退回北疆;神村退隐。许多豪门巨派一一关门闭派,休养生息了。

    豪门巨派不出,那些修真世家却是一个个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一时九州之上,修真世家林立,到得如今,已是百家争鸣,千古未有的修真盛世了。

    当然,这些罗翔宇是不知道的。就是那万鹏,虽说活了那么老的岁数,也不完全知道。要不是三十三天藏有天下山川秘闻,那他对着冰宫怕还真不敢说了解了。就因为这样,万鹏在给罗翔宇说到这北疆冰宫的时候,心里那还不得照着书上说了。

    万鹏带着罗翔宇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眼看着前面冰天雪地之间,一座座雪山错落有致,还是没有幻城的影迹,心下也没有着急的意思,就那样继续飞着飞着。便在他们飞近雪山,正要越过雪山的时候,只见雪山后面,数道白影窜了上来,紧接着将万鹏围了个结实。万鹏见来人气势汹汹,不小心就要开打,他只得停下脚步,悬在半空。

    这时,来人中一个看着是首领的人看了看万鹏,问道:“来人是谁,为何闯我神宫幻城?”

    万鹏见着冰宫的人一个个傲气十足,真想给他们每人一个耳光。但他心里这样想,脸上却是堆下笑来。他说道:“在下罗翔宇,只是一介散修。素闻幻城乃世间无上仙城,想来一睹痛快。却不知神宫各位高人可给让个道则个。”

    那罗翔宇见万鹏竟用他的名字,好不气愤,一口气上来,就要揭穿。他才要说话,只觉自己喉咙一紧,却是说不出话来了。当下也不知在心里骂了万鹏几个祖宗。

    冰宫众人见这个巨汉抱着个少年,少不得打量起来,竟是没有理会万鹏所说的话,倒是把万鹏给气了个半死。只是,他心里咒骂,明面上依旧笑容可掬。过了好一会儿,却是为首者说道:“你无故掳一个少年干什么?要知道,在我神宫地境,可不能由你胡来。你倒是说说,这少年是怎么回事儿?”

    那罗翔宇听有人替他解围,心里一乐。只是他这一乐还没有乐得出来,却听见万鹏说道:“高人说笑了,我这个孙子最是调皮淘气,是以,我想让他来这神宫幻城见识见识,以便回去好好教育,还望高人成全。”

    冰宫的人哈哈哈笑了一阵,退了下去。随后,万鹏携着罗翔宇,越过雪山,跟随而去。在翻过雪山那一霎那,罗翔宇几以为自己又进入了曾经令他吃了大亏的幻境。他以为万鹏有心要整他,便要破口大骂。只是,任他怎么努力,也是骂不出半声。罗翔宇无奈,身体也在万鹏腋下拎着,动弹不得,当真是有苦难言,苦不堪言了。

    便在这时,前面一座完全有冰雪堆砌而成的巨城出现在罗翔宇的眼前。城池之大怕不有百里,四面都是雪山,将之围得严严实实。城中高楼大厦,雕梁画栋,阡陌交通,车水马龙,当真一个人间仙境。天上,或有人御剑飞过。或是一只只冰雕飞来窜去,煞是好看。想不到,这样一个冰天雪地之境,竟有如此繁华巨城,罗翔宇一时竟是看得痴了。

    不一会儿,万鹏随着冰宫的人在城外落下。这里走上几步,便是城门。万鹏将罗翔宇放下,拉着他的手向前走着。看着这冰雪城池,罗翔宇心里一颤,竟觉得自己置身冰窖,冰冷无比。万鹏见罗翔宇失神间已忘了运转玄功,当下也不管,只轻轻说:“你再不运功,我保你一会儿变成个冰人。”说着,拉着罗翔宇只是向前走着。到了城门口,冰宫的人说了情况,那为首者向着他们招招手,示意他们继续走进城去。

    罗翔宇扫视着四周,只见城门上龙飞凤舞写着两个大字: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