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沧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6966字

    第十五章 沧海

    话说青州之地,岱山中走出一个少年,这少年不知姓名,看着十五六岁光景,生得倒是俊俏,眉清目秀的。少年再三回望着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然后,他看了看东边天际,依旧黑茫茫一片,不见天亮。他再次回头看看身周环境,才祭起仙剑,飞身往南而去。

    南疆横断山脉,崇山峻岭,灌木丛生,把个南疆几乎给掩盖。南疆东面倒是有一段平原,但也终年萦绕在雨水里,形成沼泽,是以少有人涉历。南疆本就是一个三无之地,所谓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天无三日晴。往往生活在南疆的土著居民,茹毛饮血,在所难免。

    所以,千百年来,南疆却不是人们所爱行走之处的。然而,南疆究竟是一个特别的地方,那些修真炼道之士往往会来这里寻找天材地宝,到底是给南疆这块边陲之地带来不少生气。又有多年来,南疆多有宝物出世,也吸引了不少门派的觊觎,就这样,如此恶山险地,每一年,也有不少人来此寻觅宝物。渐渐的,南疆土著居民也开始效仿中原建筑,修葺事也,从最原始的群居生活,开始慢慢向着氏族社会向着部落社会转化,到现在,已是村落相交,镇集相融之境了。

    南疆出了荆州,还有交州地境。这交州地境其实就是荆州和扬州的一部分。所以称交州,那是因为一千五百年前,魔教曾一度盘踞南疆,将之划离九州,称交州。魔教式微以后,或有人沿用其名,依旧称南疆边陲之地作交州。但凡九州人杰,多以将之划入扬州、荆州和梁州的。因此,其实那梁州从地理上说,地处九州西南,土地辽阔不说,更有恶山险地,却是人烟稀少了。

    却说那少年从青州赶往南疆,也不知是赶了多久的路,才来到衡山前,就此隐居了下来。衡山前有一个村子,没有名字,就不过一个小村。少年在这里隐居下来后,化名南飞。这南飞与这里的居民很快熟络,生活进入正轨。当然,村民不知道的是,这南飞人是很好,却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出村子,御剑去了那衡山顶,盘膝而坐吞云吐雾,却是在那里修炼了起来。而且,南飞夜夜如此修炼,身体日渐憔悴之际,他才稍缓放松。一旦身体恢复正常,他便又开始加紧修炼。随着他修行渐高,那疲累憔悴之态再不出现,他也就夜夜如此,道行却当真是突飞猛进了。

    ※※※※

    却说如今东海之上,正有数人打斗了起来。要知道,在这苍茫大海上斗法那是极其危险的,倘若你一个不小心,身体力竭摔身海中,怕不有一死。也因为这样,人们或有生死恩怨,也都多有约战大海之上的。但是,平常恩怨,人们却是不愿意大战于大海之上的,毕竟性命要紧。

    如今,在这东海之上,数人斗的是不亦乐乎,一时剑来人往,令人眼花缭乱。堪堪在这时候,远处再次飞来一人,二话不说加入战团。双方现在的战力持平,各自对上对手,搅的是风云变幻,火花四溅。只见其中一人飞身直上高天,随即反身向下,如彗星揽月,长剑当空刺下,眼看着对手就要死在他的剑下。旁边,一个巨汉见状突然喊道:“小心!”自己也不顾其他,当下飞身掠来,噗的一声,这巨汉已被自己的敌手刺了一剑。他也不惧痛苦,反身格挡一剑,依旧向着前方飞来,堪堪就在天上剑到之时,他飞身一个翻腾,剑刺长空,挡上了来剑。来剑一偏,没有刺到敌人,随即一搅,划着原先敌手,那敌手现在才反应过来。前来救他的巨汉忙将他拉到一边,严阵对敌。

    此番惊险,当真是死里逃生。现在想来还是一阵后怕。他望了望巨汉,说道:“大哥,多谢救命之恩。”

    巨汉并没有回头看他,只是严阵以待,口里说道:“四弟,要知道这姬家的道法诡异难测,往往只是一剑,但你若不小心,就会丧命,你要小心了。”

    当下,姬家两人也不让这两兄弟休息,很快便冲了上来,这次,巨汉和他的四弟换了对手,一时之间碧波之上,剑虹飞舞,煞是好看。但见朵朵血花,又将这美妙的剑舞之中加了染料,让人看得是触目惊心。

    这厢里,姬家众人连成一队,组成剑阵,围困四方。只听为首的说道:“无耻小人,你们到底把我妹妹掳到哪里去了,再不交出来,我等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另外四人也不知是何门何派,虽斗到现在,都各有受伤,但似乎面对着这堂堂姬家,也毫无所惧。只听那老四说道:“你是说昨天那个小娘们啊?早被我大哥双修过了,现在呀,在家里享福呢,呵呵呵哈哈哈。”

    对面姬家的人听这人满口污言秽语,都是呸了一声。依然是为首者道:“既然你东海四蛇如此欺人太甚,那说不得,我们要将尔等拿下了。”当下,只听他一声断喝,剑阵中人个个严守岗位,祭起仙剑法宝,只见四面八方毫光四起,青紫白蓝四色光柱冲天而起,将对方四人围在中央,但见毫光之间,又有人把守,当真是将对手困在中间,出走不得了。

    只是,看着这阵势磅礴浩大,对方四人并没有恐惧之意。随着老大一声令下,四人也组成了一个阵势。这个阵势看着却像极了一并长剑。这人工组成的长剑倒悬空中,一时光芒大放,四散开去,竟毫不弱于姬家剑阵光芒。一时双方对峙,谁也没有先动手。要知道,在实力平等的情况下,大凡是先动手的人,多会因为比对手早先露出破绽,而被对待抓个正着,败下阵来。

    也不知对峙了几秒,中间四人目光交接,似有主意。随即,老大喊道:“老三,你攻乾位,老二攻坎位,老四你将离位看紧了。起。”随着他这一声起字说出口,人剑直冲霄汉,同时,四人各守岗位,攻杀四方。一时双方斗得是难解难分。

    从远处看去,只见东海上空,四色光柱直冲霄汉,中间另有似剑非剑的东西摇摆向上,看着竟是觉得滑稽好笑。正在这群人斗的是不亦乐乎的时候,西边天际,一个人徐徐飞来。这人风度翩翩,一表人才,面白如玉,堪堪一个人间美男子。只见他看了看斗法之人,也不靠近,就那样往北离开了。

    随着他的离开,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便在这时,又有人飞了过来。这人却是个巨汉,手里还拎着一个少年。巨汉看了看双方斗法,摇了摇头,也是离开了。却是那少年在离开时,对着那边人喊道:“赶快离开,台风就要来了。”

    巨汉见少年多事,敲了他一下说:“叫你多事。”随后再不管其他,飞身离开。巨汉和少年才离开不一会儿,但见天际风云滚动,暗黑沉沉,仿佛在一瞬间,这个天地就要倒转,风暴降临。

    场中,中间四人看见天色已变,哪里不知道还不快走,再在这里耗下去,当真要葬身东海了。那老大再不迟疑,嘴里说道:“疾,破。”接着,他们这柄长剑竟是翻卷之间,剑尖向着离位刺去。姬家众人见状,纷纷向离位赶来。便在这时,那东海四蛇如火车换头,剑尖陡换,一时剑柄换做剑尖,原先的剑尖换成剑柄。紧接着,向前之势猛地停了下来,然后,一个翻卷,改了过来。这时候,人剑剑尖方位已是空虚,再无阻挡,只见东海四蛇直冲而去,消失在苍茫大海上。

    姬家四人见东海四蛇果然狡猾,一时被他们摆了一道,当下后悔不迭。只是,现在哪里是后悔的时候,眼看着台风就要来临,再不逃命就要葬身海里。姬家人等咬了咬牙,不再去追击东海四蛇,纷纷御剑往西而去。

    东海之上,风起云涌,海浪滔天,台风如狂龙般卷过,多少小岛就此消失不见,沧海茫茫。台风接连在东海之上逗留五天,才又慢慢向着南海靠近,随后消失不见。这次东海台风来得有些突然,让许多中原高手命丧他手。随着台风的平复,人们才发现,从中原赶往沧海的修士几乎死了一半。当然,有许多人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踪影,可能还活着也说不定。

    九州修士此次来沧海寻觅白虎,白虎的影子还没有找到半点,却已是折兵损将,多少令人不痛快。是以,各个修士在这段日子里,心情都不是很好。往往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而大打出手。

    而中州姬家的人心情更坏。本来,姬家派遣姬炫带领一众人等先来探探情况。在姬炫带领众人来到东海,暂时在一座小岛上歇息的时候,却是那东海四蛇趁他们不注意,将他们的包裹盗了不说,还将姬玉也给抓了去。那姬玉道行本来也算高的,只不过,东海四蛇到底是这里的地头蛇,几个回合下来,就将姬玉给镇压掳走了。

    现在,姬家众人正坐在东海之滨的一处客栈里,思考对策。只是,那东海四蛇向来做的都是些偷偷摸摸的勾当,也不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这姬家众人哪里又想出了什么办法。

    正当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时候,门外一叠脚步声响起。随即走进来一个人。来人望了望左右,走上前来对着上首的姬炫说道:“姬炫大哥,家主来了。”

    姬炫正在想如何回去跟家主交代,不想,这么快,家主就赶来了。

    姬炫连忙叫上姬家众人,出门相迎。门外,长街之上,一众排开,中间一个人缓步走来。看着走的极慢,只见一眨眼间,他便已到了客栈门口了。姬炫连忙见礼,说道:“姬炫拜见家主。”其他人等也如姬炫般俯身见礼,不在话下。

    姬源的到来,或者说是给姬家众人带来信心,但对于姬炫,却是一次深沉次的打击,不为别的,只因为那姬源的宝贝女儿姬玉在姬炫手中被人给掳走了。当然,姬源并不是那种一见面就要惩罚别人的人。是以,他到来后,大致了解了一下东海这边的情况了,便没有说什么了。

    这时候,姬家所有人都坐在客房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姬炫望了望姬源,咬咬牙,起身走到姬源面前跪下,口里说道:“对不起,家主,是我没有将玉儿妹妹照顾好。对不起!”

    那姬源看了看姬炫,叹气一声,道:“也不全是你的错。我知道玉儿那个脾气,要不是她疯疯癫癫的,爱到处乱跑,不听你劝告,哪里就会真的出事。炫儿,你先起来吧。”

    姬源说完,却是叹息一声,那叹息之中多有味道,叫那姬炫哪里真敢就此站起来。

    姬炫仰头看了看姬源,然后,他信誓旦旦的说道:“家主,请您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将玉儿妹妹完完整整的带回来给你。”

    姬源似有深意的看看姬炫,点了点头。当下,姬源再次将此次所来东海的任务交割一遍,却是起身离开了。直到姬源离开很久,姬炫才起身站立起来,脸上已是汗如雨下。

    ※※※※

    青天之上,一个巨汉拎着一个少年一路飞驰,一时到了黄海上空。青天大海,青蓝一片,仿似这人不过是大海之上的一粒浮尘,转眼间就要被淹没。高天之上终于有了几多白云,白云之后依旧是青蓝天空。望着这天空海阔,罗翔宇一时心里豪气漫天,有一口浊气等待他吐将出来。他放开喉咙,“吼啊!”声音在这天高海阔之间传播开去,似乎海里的鱼儿也听见了,钻出水面,鱼跃龙门。紧接着,沧海之上,只见一只海鸥扑棱棱飞了过来,一条鱼就此作了它的晚餐。

    万鹏见有海鸥,心下一喜,朝着海鸥飞来的方向飞去。果然,不一会儿,他便发现了一个小岛。他再不迟疑,向着小岛飞掠而去。

    这万鹏拎着罗翔宇自那日躲过台风,已在这海上飞得久了,要再不停下休息,就是以万鹏的道行,也快吃不消了。当下,万鹏着地,将罗翔宇放了下来,自己伸了一个懒腰坐了下来。罗翔宇扫视着四周,小岛不大,一眼便能望到尽头,岛上倒是有一些罗翔宇从未见过的树木。树木很高,而且树干上并没有如其他树一般长有枝桠,只是光秃秃一根圆木直冲上天。树顶上倒是长了不少阔叶,组成一大团,看着像是一把巨伞。伞下还有果实,也不知道吃得吃不得。

    岛上除了一些杂草,便没有其他树木了。怪石嶙峋,坑坑洼洼的,没有一点平地。罗翔宇也不在乎,如万鹏般就那样席地坐了下来。许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这一坐下来,罗翔宇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噜响了起来。罗翔宇看了一眼万鹏,见他并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只得叹了一口气,想着去其他地方找一点吃的。但这里毕竟是在海中,又是如此荒芜,哪里就有什么吃的呢。罗翔宇找遍了整个小岛,终究是一无所获。他叹息一声,又是坐了下来,抬头望见,那些奇异的树上不是有果实吗。罗翔宇看了一阵,到底是飞身上树,摘了老大一个果实下来。罗翔宇用手要剥开,这果实却是异常坚硬,一时倒是打击了罗翔宇的信心。他抱着侥幸的心里,将果实用石头砸开,一股如油脂般的液体从果实里流了出来,清香扑鼻。罗翔宇小心翼翼的用舌头尝了一下,青涩中带甘甜,真是美不可言。罗翔宇也不犹豫,就那样将整整一个果实里的果汁给甜食干净,吃完后,挺挺胸,肚子倒是不怎么饿了。

    罗翔宇觉着这果实当真不错,又是飞身上去,摘了几个下来。他望了望旁边的万鹏,到底是扔了一个过去。

    就在这时,天空上几道白光划过,越来越近,就要到这小岛上空。那万鹏也不在意,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并不再注意,却是自顾自修炼去了。

    罗翔宇看着天空上,几人一前一后飞来,看那阵势,显然是后面四人追杀前面一人。当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当即就飞身上去,才不过十丈高,便觉力有不逮,掉了下来。那天空上的人只见突然有人出现,一时俱都止步,慢慢下降,落到地面。

    这罗翔宇哪里知道,御空飞行那可是要更高境界的,就是九州浩土之上,人杰地灵,天才俊杰无数,也还没有一个人能御空飞行的,无不是要凭借法宝飞剑,御剑飞行。虽说罗翔宇在平地上或许如刚才摘果实般,能够飞身上树,但那树到底还是不高。不然,哪里就是你一个刚入门的小小修士能够登临的。是以,罗翔宇才飞上天不过十丈,便力有不逮,掉了下来,当下摔了个半死。旁边万鹏见状,哈哈哈大笑起来。

    那罗翔宇见万鹏还笑,几乎晕了过去。他也算皮厚,有一点道行,要是凡人,被这么给摔下了,怕就此一命呜呼了。罗翔宇龇牙咧嘴站了起来,白了万鹏一眼,又望了望新来的五人。这五人中一女四男,四个男的站一块儿,面目不善,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女子站另一边,面若桃花,吹弹可破,美艳动人。想来是这四个男人追赶着这女子了。他对着四个男人开口说道:“你们为什么四个男人却来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还要不要脸了?”

    四人看着莫名其妙的出现的少年好像就是个初出茅庐的无知小儿,便有不屑。只是,旁边那个巨汉却看着沉稳孔武,怕是个高手。四人中一个看着是领头的站出来,打量了一番罗翔宇和万鹏,说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儿,小子你可不能多管闲事。”

    那罗翔宇看了看说话之人,只见他浓眉巨眼,脸宽唇厚,看上去道行高深,一时竟有些怯了。只是他又看了看旁边的万鹏,对那人说道:“你们之间的事儿又怎么样,那你们刚才还打扰我修炼了呢,这笔账又当怎么算?不要以为你们仗着人多势众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告诉你,我可是杀……”那“圣”还没有说完,罗翔宇的嘴巴已被万鹏给抢上堵着了,搞的罗翔宇唔唔唔只是说不出话来。

    只是,这罗翔宇说话说得突然,万鹏为了不让罗翔宇暴露自己身份,一时动用了急速。罗翔宇倒还好,旁边几人看着,却只见万鹏一个闪身便到了罗翔宇身前,那份道行,就是他们的祖师在场,恐怕也只得暂避其锋了。因此,那女子看见了直接一个哆嗦,就往后退。而另外四人相视打量一番,也是决定就此罢手,退了开去。

    四人一步一回头,纷纷御剑离开,万鹏才将罗翔宇的嘴巴松开,罗翔宇便道:“你看他们多怕你,要是我,我才不怕你呢。”随即,罗翔宇像是想到了什么,朝旁边看去,只见刚才那个女子,确切的说当是一个女孩,依旧在往后退。罗翔宇看见,连忙喊道:“小心!”

    那女生吓了一跳,以为东海四蛇再次返回,一个反身就要再逃。却是其慌乱间不注意脚下,被石头绊了一跤,啊的一声摔倒了。

    罗翔宇看着女生摔倒忙救不迭,只好掩住了眼睛。嘴里还说道:“叫你小心吗,偏不信。”

    罗翔宇见女生一时没有站起来,他走上前去,伸出手要将女生拉起来。女生又是吓了一跳,想来这些日子,她已被吓的很了。他说道:“放心吧,我不是坏人,不会害你的。嗯你的脚扭伤了吗?让我看看。”

    罗翔宇蹲下身去,那女生嘴里说道:“走开,走开,你不要过来。”

    罗翔宇说:“我又不会害你,你怕什么呢?来,让我看看你的脚。”罗翔宇一边说着,也不管女生反对扭打,他一边将女生的裤脚掀开一点,只见女生的右脚腕处红肿一片,那一跤却是跌的很严重了。

    罗翔宇还在神村时,常常因为玩耍打闹,不时被扭伤,是以,他对这扭伤特别有经验。当下他一手拿起女生的脚掌,一手握紧女生的脚跟,轻柔一阵,猛一用力,只听砰的一声,却是给接上了。可是那女生此时,却是受了千般委屈一样,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罗翔宇用手再次揉了揉女生脚腕,说:“现在没事儿。怎么你还哭呢?”

    女生恨不得将罗翔宇狂打一阵,只是,她才要用力,脚腕处又是隐隐传来痛楚,苦不堪言。呜呜抽泣着。

    罗翔宇见女生那个样子,倒有些好笑,他问道:“你哪里人啊,怎么跑到这茫茫大海上来了。那追赶你的人又是些什么人呢?”

    女生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却是旁边万鹏嘿嘿笑道:“小子,人家不领你的情呢。我告诉你吧,刚才那四个就是恶名远播的东海四蛇,而这位姑娘吗,却是姬家之人。不过,此次姬家来东海,只带了一个女生,就是那姬源的宝贝女儿,想不到姬源的宝贝女儿却是这么个样子。哈哈哈。”

    这女生自然就是万鹏口中所说的姬源的宝贝女儿姬玉了。这姬玉自从那日不小心被东海四蛇掳了后,却是在昨天才被她给趁机逃了出来。如此你追我赶,却是来到了黄海。这时候,但听一个陌生的人对自己了如指掌,一时心里不安。只是她到底是大家闺秀,无论气质胆识都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比的。当下,她一再打量万鹏,问道:“你是谁?”

    那罗翔宇听万鹏说了那么多,以为只是他在瞎说,却见女生一时精神紧绷,凝神戒备,哪里不知道,万鹏说的怕是真的了。只是,他到底还不完全知道如今九州天下大势,却不知道这东海四蛇怎么个“恶名远播”法,想想而已,应该就是些烧杀抢掠了。就是那姬家,他也是一无所知。当即,他向万鹏问道:“姬家很出名吗?”

    这话问得莫名其妙,那万鹏倒还没有觉得什么,他对罗翔宇是了解的。只是旁边的女生姬玉却是翻着一阵白眼,想你堂堂九州修士,竟然连我中州姬家都不知道。当下嘴里叽咕几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骂罗翔宇无知了。

    当此之际,天上突然多了许多云,风云滚动,海风连连,异变就要陡生。只见远处天际,一团火球直上高天,将整个海平面也给染红了。随即,一声如九天龙吟般的啸声传来。万鹏刷地站起,眼睛只盯着远方,仿佛那里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