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白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6519字

    第十六章 白虎

    茫茫沧海之上,波浪滔天,风云翻滚,更有龙吟般的啸声传来,卷动九州。所有来到沧海的人,无不仰望着此时的天地异象。这时候,仿佛九天仙神发怒,天地一颤,海浪翻腾。东方天际,那团火球越变越大,旭日当空,将整个苍茫大海也燃烧起来,火焰漫天卷地,随后,一股无匹力量向着四周扩散,好像一颗巨大彗星撞击而来,大地再次颤动,那些修行稍低的人一时站立不稳,左右摇晃。天际,火团已经变大的不能再大了,几乎就是另一个星球从东方升起,站在地平线上,那一刻,无论你是谁,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火球渐渐将整个东方世界燃烧起来,紧接着,龙吟不断,苍狼咆哮,虎啸连连,更有朱雀凤吟,龙凤和鸣。有人分明发现,那团火球里凤鸣凰舞,纠缠在一起。一时间人影晃动,纷纷向着火球那里御剑飞去。

    只是,刚才那阵撼天动地的风暴已经吓走了不少人。现在,凡是修行不够,道行不高的人来到离火球尚有百里之地,也是进步不得,只有那些道行高深之辈,凭着自身道行,勉力向前。渐渐的,就是那些道行高深之辈也是步履维艰的时候,火球再次变化,渐渐开始变小,下降。所有修士但觉大地又是一颤,紧接着,在人们的肉眼里,一个巨大火球慢慢浸入大海里,噗嗤一叠声,海水沸腾,激起万丈波浪。让那正在前进的修士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沸腾的海水掀起一波又一波翻滚着的海浪,远处修士赶来,一个个浪头击来,又有多少人埋没海中。

    眼看着凤鸣九天,凰动四野,翻腾的海浪也在其气势之下甘愿臣服。眼看着,一波波比之海啸还要俱有破坏力的能量波动再次传来。所有修士不得已,开始纷纷退避。火球也以无与伦比之势迅速降落,潜入海中,一时,热浪传来,九州之上东洲一带多有感应,仿佛一颗彗星撞击而来,随即天上突然多了几个太阳。

    最后,一声巨响,仿似巨大铁球落地归位,轰的一声,火球消失不见。只是,东天之上,依旧火红一片,朵朵飘动着的云层似在燃烧,整个天空都沉浸在火海之中,久久不散。随着最后一声巨响的消失,这个世界几乎就要安静了下来。东天云层的火红却是直到第三天,才慢慢消散。

    九州之地,天下哗然。本来,传闻说就在这段时间要在东海出世的白虎却是没有踪影,倒是东天异象陡生,一个巨大的火球慢慢升起,里面更有龙吟虎啸,凤舞凰鸣。便是传说中的朱雀也有出现。吸引了无数修士前来。然而,就在人们前往,准备看个究竟的时候,巨大火球撼天动地,更有无尽热浪排山倒海般侵袭而来,让许多修士无辜丧命。便是不少隐世高手也在前去查探的时候,被无匹能量波动卷到,死于非命。而让人疑惑的是,这次异象毫无征兆,是那么的突兀。也从没有人见过这等光怪陆离的景象,这究竟又是否在宣告世人,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这九州之上发生呢。人们明白,天地异象往往便是人间大事发生的前兆。这次东海之变,可谓是千古未有之事,如此搅动天地的景象,究竟在揭示什么呢?没有人知道,人们只是无端揣测,一时九州浩土上,流言四起,风云涌动。

    东海之变过后好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还在议论。首先是那火球,那火球就像一个巨大的结界,但里面到底是否独成世界,人们不得而知。但是,既然里面有龙吟凤舞,更有苍狼之声,想来,里面定有乾坤。再次是那火球所携带的能量,能量只是向外扩散,波动一下就可以将一个妖怪级高手灭杀于无形,不可谓不逆天,有着无穷的摧枯拉朽的力量。还有就是那火球出来时,如从海平面上升起来,降下去时,却是直接侵入沧海之中,难道,沧海之中另有乾坤。因此,许多修士又开始向着火球降下之处奔去,或潜入水中,探查究竟。然而,当人们进入海底,海底除了山石水草鱼群等海洋地理生物外,再无其他。许多人还是不死心,依旧盘桓在那片海域,一连数日,出海之人络绎不绝。直到有一天,只见黄海之上传来一阵雷鸣般的虎啸,人们才个个御剑望黄海而去。

    ※※※※

    那一日,万鹏看着东天异变陡生,一个火球慢慢升起,接着发生一连串事故。万鹏却是没有哪怕上前一步。罗翔宇也跟万鹏眺望着,几次跃跃欲试,俱都是被万鹏给拦了下来。罗翔宇本来不服气,却听万鹏说道:“小子,你如果嫌命长了就去,我不拦你了。”

    罗翔宇看着万鹏说的郑重,倒也没有造次,只是心里不服。便在这时,许多修士向着火球御剑飞去。万鹏看着那些修士一个个不要命了般争先恐后的向着火球飞去,嘴里哼道:“不知天高地厚。”他话才说完,赶在前面的无数修士就此被那滚滚巨大能量波动扫中,纷纷被卷进海里,一时海浪滔天,却是将那些修士给全部吞没了。所谓前仆后继,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再次跟上,毫无意外,依旧被卷进海里,消失不见。直看得罗翔宇姬玉两人目瞪口呆。修士见不能过于靠近火球,尤其是在能量波动到来之时,须得赶快离开,人们纷纷在离火球百里外停了下来。然而,有些自恃道行高深的老妖怪依旧缓步前行。也不知道,这天有多少天才俊杰死于非命。

    罗翔宇与那姬玉直看得是心惊胆战,哪里还有半点向往之心,几乎就要闻风而逃了。只是那万鹏依旧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目光盯着火球,眨也不眨一眼,仿佛那火球竟是他心头的一块肉,甚至比他心里的一块肉更甚珍贵了。

    东海之上,接连两天没有黑夜。火球消失后,那冲天而起的火焰依旧燃烧着,整个天地亮如白昼。直到第三天,天上的云层渐渐暗淡,变回原样。那万鹏也不知怎么了,竟是疯了般,御剑向着火球消失之地狂奔而去。以罗翔宇肉眼难见的速度消失在海平面上。

    罗翔宇一时反应过来,心下一喜,赶紧就要离开。只是,他堪堪飞身上天不过数丈,他又是停了下来。满脸恼丧之色。旁边姬玉不明所以,看了一会儿,自顾自处理自己的伤去了。

    罗翔宇咒骂一阵,知道没有办法,干脆坐在地上,捡起石头往海里扔。扔了一会儿,实在无趣,他才想起这岛上还有一个人,心里便是一喜。他抬头望见姬玉,嘻嘻笑道:“你真的是姬家家主的宝贝女儿?”

    姬玉见罗翔宇一副丢打的样子,并不理会。惹的罗翔宇一阵尴尬。就是那带笑的脸也一时降温,扭曲的不成个样子了。

    罗翔宇本想生气,但想到可能还得有求于人。当下,他勉强自己,微微笑着,又是对姬玉说道:“既然你是姬家家主的宝贝女儿,那你的道行一定很高咯?要不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你如果将我从黄海带回九州,我定有厚报,怎么样?”

    姬玉白了罗翔宇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要是我能御剑飞行,我没早走啊,谁愿意跟你呆在这里?”

    罗翔宇听他这么一说,悻悻然讪笑一阵,走开了去。只是这么难得的机会,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却又没有什么办法,叫罗翔宇那个急啊。可是急也没有办法呀,罗翔宇少不得垂头丧气的,在这个小岛上转来转去。或是累了,就地躺下休息;饿了渴了,他便飞身上树,摘几个野果,权且充充饥渴。这时候,天色将晚,暮色来临。罗翔宇随意将一个吃过了的果壳扔进海水里,也不在意,就要反身躺下。便在这时,他的脑海里一道灵光闪过。那果壳分明就没有沉入水中,还大半部分都是浮在水上的。那么,是不是如果有很多这样的果壳,自己就能站在上面,随波逐流,漂洋过海而去。

    罗翔宇想通这一层,当即就开始行动。他连忙将许多果子摘下来,将其中果汁倒了,再用藤蔓将那些果壳串联起来。旁边姬玉看着罗翔宇行为古怪,却一时想不出他要做什么,随后摇摇头,随他而去。

    罗翔宇很快就做成了一个由几十个果壳串联起来的小筏子。他将之抛入水中,飞身上去,果然能够载他。当下喜不自胜。筏子做好,他便准备着离开。但是,一路上可不一定有吃的,所以,他又是摘了十多个果子放到那筏子上。罗翔宇走到海边,将最后两个果子扔进筏子里,就要跨步上去,独自离开。他到底是向后看了一眼,只见姬玉盘坐那里,望着他,眼里万千思量。罗翔宇朝姬玉喊道:“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

    姬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那罗翔宇看着不过是说说而已,见姬玉如此,似乎正合他心意。当下,他跨进筏子,运转玄功,往南而去。久久,消失在碧波上。

    这个岛上一时安静了下来。只留姬玉一个人在这里,一个女儿家。虽说是修道之人,但姬玉毕竟涉世未深,还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独自在这么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心里哪里不怕。只见姬玉望望这浑茫一片,在黑夜里翻着身的大海,再望望头顶天空上,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一时害怕,嘴里喊道:“爹爹,你在哪儿,呜呜呜呜……”竟是大声哭了起来。

    这姬玉本来不过是脚扭伤了而已,修养几日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她连日里来精神紧绷,精神过度紧张,自那日得脱魔爪后,见罗翔宇二人却没有要害她的意思,随着神经放松了些。然而在这时候,东海之变再起,那姬玉本来就已很疲累的身心再次紧绷,一松一弛,加上脚伤,一时全部发作,那姬玉就这样给病了下来。哭着哭着,已是昏了过去。

    海上海风刺骨,一般人受上一股,便会生病。虽说这姬玉或许道行高深,到底此时体弱,有病在身,经此风一吹,姬玉竟是越发糊涂。或是醒来了,也不过昏昏沉沉一会儿,接着又晕了过去。眼看着姬玉再不救治,怕要客死野外,然而,这海上天野茫茫,竟是无人。

    却说罗翔宇乘着那果壳筏子往南而行,行了也不知道多久,见夜已深沉,离天亮怕还有很久。当下,他只觉得已经离开了小岛很远很远,又是在这么暗沉的夜晚,想来万鹏就算回来了,也暂时找不到自己。因此,罗翔宇倒是放下心来,随波逐流,任凭那果壳筏子随波飘荡。只是,他刚刚这么做了,忽然又想起杀圣的名头来。他当即再次运转玄功,催持咒力,全力催持筏子向前行去。筏子就如小舟般,在罗翔宇玄功催持下,全速前进,只觉海风呼啸而过。久久,东方鱼肚白开始慢慢幻化,天就要亮了,便在这时,罗翔宇分明看见前面一个小岛凸显出来。他再次加速,靠近小岛,此时的罗翔宇就想着有这样一个地方休息了。他想也不想,拖着筏子上岸,随后一个翻腾,仰躺在地上。看着天就要亮了,他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会儿,明天继续赶路。

    这一觉睡得那是相当的踏实,几乎没有什么梦就睡到了大天八亮。罗翔宇翻身站起来,升了个懒腰,再才打量这个小岛。小岛不大,一眼就可以望到尽头……不对,不对。罗翔宇一惊,这里分明就是自己昨天离开的那个小岛啊,怎么自己又回来了啊!罗翔宇努力使自己不信,他不信自己没有离开。“嗯!”便在这时,一声十分痛苦的呻吟传来。罗翔宇循着呻吟声看去,只见他的右边,一个女生蜷缩在地上,正在痛苦的呻吟。也不知道她在梦里遇着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

    罗翔宇彻底傻眼了,那不分明是姬家家主的宝贝女儿吗。他再次在岛上扫视一遍,确定万鹏并没有在这里。当下,他也不管女生痛不痛苦,拖着筏子入海,就要再次离开。这时候,女生的呻吟声再次响起,这次却比前一次更加痛苦,更是有气无力。以罗翔宇现在的修为看来,这女生要不救治,当真就要殒命于此了。罗翔宇站在那里,心里几番挣扎,他还是决定离开。便在他踏上筏子,催持咒力,又要起航的时候,岛上再次传来呻吟声,那声音听着竟是那么的刺耳。随后,女生“啊”的一声叫道:“我怕,啊……”接着,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罗翔宇心里一颤,仿佛岸上的女生就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严小霜。当下,他再不想其他,走上岸来,朝着女生走过去。女生经过此番挣扎,一时昏死了过去。罗翔宇用手探探她的额头,好烫,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退回了手。罗翔宇见女生病的严重,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是用果壳舀来些海水,将布打湿了放在女生的额头上,算是给她退退火。

    一整天,女生的高烧始终不退。罗翔宇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开始将自己所修真气度入女生体内,帮助女生体内真气游走周天。渐渐的,女生的高烧开始退去。然而,高烧退了,女生并不见醒来。反而开始说许多胡话。往往有一些胡话就是罗翔宇听了,有时也会浮想联翩,或者泪流满面。

    到底老天有眼,在罗翔宇细心照料下,女生于第三天清晨醒转过来。罗翔宇见女生醒过来的刹那,竟是无比高兴,还连忙拿来果汁,让女生吃下。女生醒来后,见自己躺在罗翔宇怀里,但见他兴奋莫名的样子,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她到底知道男女有别,当下,她挣开罗翔宇,就要站起来。哪知,她适才离开罗翔宇的怀抱,脑袋便是一阵眩晕,几乎就要倒下。幸得罗翔宇在旁边,将她扶住了。

    罗翔宇见女生还要挣扎,知道她的意思。当即,他扶着女生坐了下来。待女生坐稳后,他才站起身,往旁边坐下。罗翔宇看着女生喝着果汁,那样子可爱至极,他的心里竟是说不出的高兴,一时竟是把万鹏给忘了。

    女生许是饿得久了,这一下竟是喝了三个果汁。罗翔宇也乐的给她摘来,倒是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罗翔宇见女生将第三个喝完,又递一个过去,女生抬头望了望罗翔宇,脸色一红,说道:“我不要了。”

    罗翔宇哦了一声,将果子收了回来。随后,他打量了一番女生,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可是那里不舒服了?”

    女生轻轻调理一下自己的身体,随即一怔,似是不可思议。然后,女生带着不情愿的眼神看着罗翔宇,问道:“我体内的真气是不是你,你帮我度进去的?”

    罗翔宇一开始看着女生的表情,以为她身体有什么异样,冷不防女生有这样疑问,也不知是何意,他回答道:“是啊,当时我见你就快死了,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办。我听严大哥哥说,修士修炼的真气可以治百病,所以我便照着他说的方法,将我的真气度进你的体内,想不到真的有效呢。”

    女生一边听着罗翔宇说着,一边脸色潮红,渐渐低下头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个大小姐,今天,面对着这样尴尬的事儿,她竟是没有要发脾气的样子。她轻轻的,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男孩子不可以随便将自己的真气度入女孩子的体内的……”

    罗翔宇显然没有听清楚,他问道:“你说什么?”

    那女生怎么会再说呢,当下已不说话,就那样埋着头,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其实,女生在昨晚就醒过一次,那时候,她只见已经走了的罗翔宇竟是还在自己身边,细心照顾着自己,以为这不过是梦。现在想来,那一切都是事实了。

    罗翔宇见女生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随后,他问女生道:“哦,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呃,我叫罗翔宇,你呢?”

    女生终于抬起头来,望着罗翔宇,那一刻,罗翔宇心里不知怎么,心跳竟是加速,一颗心就要跳了出来。他连忙问道:“怎么了?”

    女生看了看他,轻声说:“没什么。我叫姬玉。”话说完,姬玉又是开始摆弄着地上石头。

    罗翔宇嗯地答应一声,见自己也没有什么话要说,竟是一时沉默了下来。姬玉见罗翔宇不再说话,她到底是女儿家,细心些。随即,他问罗翔宇道:“前些天跟你一起的那个人是你什么人啊?”

    这不提万鹏还好,一提到还有个万鹏,罗翔宇当即跳了起来,拉着姬玉的手,就要离开。姬玉被他这么一搞,也是莫名其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罗翔宇只是拉着姬玉的手,要往海边走去,同时嘴里说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要不然等他来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姬玉一边随着罗翔宇深一脚浅一脚走着,一边又问道:“他是谁啊,不是你亲人吗,你怎么这么怕他呢?”姬玉还要走动,却发现罗翔宇一时不知怎么停了下来。她抬头看去,只见前方天空之上,一个人御剑飞来,越来越近,却不是万鹏是谁。只听罗翔宇说道:“他是个心狠毒辣……是个很厉害的人,但凡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差不多都死在他手里了。”

    罗翔宇看着天空来人,眼角抽搐,那表情姬玉一时说不上来。

    姬玉看着,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她说道:“要是这样,那你那天怕不是要害死我了。”口气里已有了几丝嗔怪。

    罗翔宇知道姬玉是指他那天吓走东海四蛇所用的手段。他本不想多说的,但看着姬玉那张脸,以及脸上的表情,他却是幽幽说道:“其实,我那天就是做做声势,只是想让他露两手,吓唬吓唬东海四蛇。好在他也不想有人竟在他眼皮底下杀人,他也不是个锄强扶弱的侠士,所以,他才帮助你,赶走了东海四蛇。要不然,可能你们真的会……”

    “会怎么样?小子。”这时候,万鹏已经着地,听到罗翔宇说到这里,便是一问。

    罗翔宇见此次逃跑,又成幻影,他叹息一声说道:“当然会等你回来了啊。怎么,不可以吗?不可以的话,那我可要走了。”一边说着,那罗翔宇装着腔,似乎真要离开。惹的万鹏哈哈大笑。

    万鹏停下笑,望了望罗翔宇,见他手还拉着姬玉的手,嘿的一声说道:“小子,你怎么有本事将姬家大小姐给勾搭上了。以后姬源找上门来,可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哦。哈哈哈哈哈。”

    这万鹏口无遮拦,姬玉脸色刷的红了,她正要反驳,忽然听见北面传来惊天虎啸,三人同时向北面望去。只见,青天之上,只在瞬间,一只通体雪白的老虎腾云驾雾而来。口中还不时吼啸连连,响彻云霄。那罗翔宇跟姬玉看见老虎瑞气腾腾,一时竟是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