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风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5529字

    第十七章 风云

     却说青天之上,一头通体雪白的老虎腾云驾雾在空中飞驰着。随着老虎过处,电闪雷鸣,乌云滚动,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虎啸之声回荡在这个天地之间,整个大地也是一阵颤抖,臣服于这头上古神兽。沧海之上,海浪激滚,一栋栋水墙排山倒海而来,便是那大一些的岛屿也在此时被淹没了个彻底干净。

     白虎出世,风云迭起,沧海之上,云滚浪涛,一时之间海天击打成一片,苍天沧海混为一潭,浪涛云涌,变化万千。如此天地巨变,竟是让天下修士叹为观止,拜阅臣服了。东方黑云滚动,一条巨龙幻化而成,缠绕在白虎身周,随着白虎的前进,风云再变,闪电之间,凤舞九天,凰鸣四野,龙飞凤舞,朱雀缠身。随后,沧海之上,一只千年玄龟慢慢浮出海面,腾空而起,与天上所有神兽一起嘶鸣舞动,天上地下一时都静了下来,只留它们的声音,只留它们的长啸嘶吼,仿佛九天仙神降临人世。人们纷纷仰望着这千万年也难得一见的景象,所有人都惊呆了。就是那些打着旗号要来争夺神兽白虎的人,也在这时候停下了脚步。

     吼啊,白虎又是一声长啸。紧接着,它越过黄海,朝东海飞奔而去。便在这时候,只见风云滚动之间,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竟是凭空出现了一道三丈宽的裂缝,裂缝越撕越大,里面依旧电闪雷鸣。随后,一条青色的巨龙探出头来,很快又将整个身子摆了出来。青龙再次出世,搅动风雨,一场暴雨倾盆而下。

     天破,人们的感觉就是刚才那一记闪电将天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雨滴如拳头大小,像是有人用巨大的手一捧捧砸下。整个东海之上,修士纷纷退避,整个沧海之上,所有修士争先恐后的御剑离开,越远越好。

     天空上,大滴大滴的雨,或者更应该说是石头,越下越猛。一时间,龙吟虎啸,整个沧海之上,但见龙腾虎跃,云蒸雾煮,电闪雷鸣。便在这风雨漫天,异象纷呈的时候,只见沧海之上,一座山慢慢崛起。一座山无端在海面上出现,由小变大,从海底慢慢的升降起来,一时整个九州都在颤动。所以修士看见这等奇迹,都停留在刚才那个姿势,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只是说不出话来。

     海面上,一座山慢慢崛起,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山顶已经直入云霄,山依旧还在往上升。但见海水从山上直泻而下,如九天银河直入九幽,茫茫时光再次搁浅。瀑布之间七彩霞光时隐时现,随着电闪,将整座大山点缀的瑞彩琉璃,又宏伟壮观。此时,飞龙在天,虎啸连连。龙虎绕山而走,或者潜入海底,或者直上九天。浪涛云涌之间,一切事物接近不得。紧接着,一声声鹤唳响起,人们只见大山上,成群的仙鹤从瀑布里飞将出来,盘旋天上,任凭那风吹雨打,电闪雷鸣,怡然不惧。

     大山终于停止了上升,仿佛彗星陨月,整个大地又是一颤。无论高空飞着的也好,还是地上站着的也罢,都是身子一荡,几乎摔倒在地。

     正直沧海之上,风云迭起之际,九州北方幻城上空同样开始风云滚动,电闪雷鸣,暴风雨转眼即至。而在九州南方交州上空,亦如幻城上空般,乌云滚滚,大雨倾盆而下。紧接着,幻城之上,乌云如滚滚浪涛,人们只见乌云之上,一只硕大的玄武四足浮动,蛇头龟身,迈动脚步望东方沧海而去。幻城之中许多道行高深者纷纷御剑追来。

     同一时间,交州上空,电闪雷鸣之间,无匹能量如浪涛般一重接着一重向着四周扫去,令人进不得半步。仿佛九天之上,一声凤鸣,一只如凤般的大鸟从雷电之中走了出来。凤鸣九天,朱雀展翅,也向着沧海而去。人们只能远远的跟着,靠近半步,性命堪忧。

     ※※※※

     沧海之上,龙腾虎跃,龙吟虎啸,鹤唳连连。偶尔一波波能力波动传来,摧枯拉朽,不论是高山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一切都不复存在。沧海沿岸,已不知有多少残肢断臂,人们一再退后。随着滔天巨浪一波波袭击而来,海平面一再上升,沿海一带,许多地方彻底被淹没了。

     这时候,仿佛有九天仙神出世,道音迭起,随即又似有九天圣佛禅唱,清音道语佛家真言遍布整个天地。然后,一个巨大的门在空中幻化,随即又消失不见。紧接着,从西南西北方向传来凤鸣龙啸。但见西南面,朱雀周身燃烧着,腾云驾雾而来;而同样,西北面,一只玄龟脚踏祥云,与朱雀一起,向着大山进发。

     人们再次将目光转向大山,此时,大山上云雾蒸腾,玉宇楼阁,雕梁画栋,独成世界,竟是与周围的乌云电闪格格不入。

     一时朱雀玄武与青龙白虎会合,啸声连连,两两纠缠在一起,翻云覆雨。然后,四只神兽分踞四方,长啸九天。

     雨越大,风更急。浪搅乌云,天地间竟是一时给腾出一个世界,独属于今天出世在沧海之上的所有,包括那座大山。

     四只神兽长啸一阵,然后,人们但见大山半山腰处凭空出现一道巨大的门,光门闪闪,里面仙气缭绕,怕不是仙界出世。正当人们思想着要不要去冒险的时候,只见分踞四方的四只神兽以青龙为首,玄武为尾,依次向着光门飞去。很快,四只神兽就进入其中,看着竟是真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但凡修士,他们一反应过来,也不顾生命危险,纷纷御剑向着那个光门飞去。然而,所以修士还没有飞到一半,竟都被那一波波接踵而至的能力波动给一搅,就此命丧黄泉。

     只是,在人们看来,那分明就是仙界,人们追求一生,只为长生,见此千万年难得的机会,哪里就肯放过,依旧是前仆后继,争先恐后向前冲去。眼看着光门一闪再闪,就要消失,无论是那些不世出的高手也好,还是那些半吊子修士也罢,无不奋命向前冲去。只是,很快,那个光门便消失了,而为此死去的人,却是无法计数。

     随着光门的消失,人们只觉大地又是一颤,然后,那一座突兀的出现在沧海之上的大山开始慢慢下降,往海里潜去。天上风雨不变,依旧电闪雷鸣。只是,人们干瞪着眼,望着大山慢慢消失在海平面上。大山消失后,沧海归于原样,就是那些亲眼看着被损坏了的岛屿也慢慢浮出水面。

     然后,那些不死心的修士一个个御剑前往大山消失的地方,一时风云迭起。

     而这沧海之上的风雨竟是下了一天一夜,然后,才慢慢停下来。

     ※※※※

     九州大地,神州浩土,天下哗然。此次东海之变再变,更是出现千古未曾出现的仙界,所有人都不再因为长生渺渺而哀婉叹息了。世间传闻,东海之上出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就是人们梦寐以求的仙界,而如果你进入仙界,你便能长生,是以,凡修炼之人,无不加十倍百倍努力,致力长生。就是世间凡夫俗子,也开始不顾一切,开始修真炼道去了。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那是仙界的时候,神殿的人出世并扬言说:此番东海出现另一个世界,实是东海门户大开,在未来的三年里,东海之门可能会正式打开,让人们可以进入那个他们所看到的世界。而那个世界其实不是仙界,那个世界其实便是千百年来,在修士口里代代传说的幻界。

     神殿的出世,已算是九州大事。而神殿的人带出来的消息,竟是比大事还要当紧的事儿。传说中的幻界难道真的存在?神殿的人所断言的证据又是什么?接着,九州之上,无论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此番东海之变,以及神殿的出世。要知道,神殿每一次出世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一旦神殿出世,九州大地上便是风云迭起,堪比乱世。

     可能许多人对神村不了解知道,但是对这神殿,却是印象深刻。神殿不出世则已,一旦出世,九州大地就免不了腥风血雨了。当然,这都是古书上所记载如此,究竟神殿的人有万般本事,世人哪里真的知道。因为,神殿上一次出世,还是在一千八百年前。而虽说九州之地,寿月长久者有,如拳皇之辈,或者如杀圣万鹏所知道的,神村老妖怪罗啸天等人。然而,这些再怎么数,怕也不过一千三四百岁吧。

     如今,神殿出世,各方势力各有打算,自不必说。却说如今的罗翔宇,自从那日白虎出世,他和姬玉竟是被其有如此牵引天地之势而惊得呆了。那万鹏眼看着青龙又要出世,他连忙将罗翔宇拎在怀里,就要御剑离开。可是,那罗翔宇见万鹏丢下姬玉不管,就要挣扎着下去,将姬玉也带上。那万鹏哪里理会他,拎着他御剑飞身而去。

     罗翔宇见姬玉还呆呆的站在岛上,他大声喊道:“姬玉,快点逃走,姬玉,快点跑,要不然,等那巨龙出世,你恐怕就跑不了了。”

     那姬玉见万鹏强行将罗翔宇带走,独留下了自己,心里一委屈,竟是要哭了起来。幸好,她虽说大病一场,到底是痊愈了。她见罗翔宇自身难保,心里也还想着自己,心下一暖。然后,她祭起仙剑,御剑往西而去。

     随着风暴的到来又离去,姬玉到底是在其奋力勉强自己坚持之下,飞回青州,往中州飞去。她一路打听罗翔宇的去处,却是一无所知。中州姬家家主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平安回来,心里哪里不高兴,也不顾形象,就那样高喊着,将姬玉抱在怀里。姬玉此番遭遇想着都令人心酸,得见父母,一时泪如雨下。而更为开心的却是姬炫,要是姬玉还不回来,姬炫少不得要“牺牲”了。是以,他才得见姬玉回来,一双眼睛里泪水不住蹦出来,哗哗而下。

     好一会儿,姬玉才从那抽噎之中抬起头来。她挣开母亲的怀抱,走到父亲面前,揩了揩眼泪,对他父亲说道:“爹爹,你认识一个叫罗翔宇的少年吗?他大概十五六岁,跟女儿差不多大,个子有点高,俊俊的那种。你见过吗?”

     那姬源见女儿说的认真,一时仔细听了,只是等姬玉说完,他却是大笑了起来。随即他说道:“乖女儿,你形容的这个人满大街都是,只是姓名不同罢了。乖女儿,难道是这个叫罗翔宇的小子将你掳走了吗,我听炫儿说,你不是被东海四蛇给抓去了吗?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姬玉见父母都取笑她,她想了想,父亲说的也对,这罗翔宇长的也太大众化了,当下她脸一红,也要笑,却听父亲那样说,连忙一叠声说:“不不不,不是的,我是被东海四条臭蛇抓了,但他们也没能将我怎么样,后来是罗翔宇救我的呢,爹爹。爹爹,你看能不能找到他,就是罗翔宇,他现在被人给抓走了,我担心。因为他说,抓他的人很厉害,凡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都几乎死了。爹爹,你可要帮帮他啊!”

     姬源见自己的女儿说的认真,想来那抓走罗翔宇的人厉害当是真的。只是,这罗翔宇他也不认识,无头无绪,怎么个帮法呢。他看了看姬玉,微笑着说道:“好吧,既然是我宝贝女儿的救命恩人,那自然也是我姬源的恩人,恩人有难,我自然要帮了。只是,玉儿待会要仔细跟我说说,这罗翔宇和那巨汉的情况哦。”姬源看来对这个女儿十二分宠爱,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拿右手抚摸着姬玉的秀发,那娟娟父爱情意溢于言表。

     旁边姬玉的母亲看着,脸上笑意不减,她说道:“玉儿,过来再让娘看看。这次我们家玉儿可受苦了,下次再不要乱跑了,知道了吗?玉儿。”

     那姬玉见自己的娘亲唤她,暂时撇下父亲,转身走到她的母亲身边,倚在她母亲的怀里,嘴里还不住喊道:“娘,女儿可想你了!”

     ※※※※

     神州浩土,山河锦绣,浩瀚无垠。人们御剑飞于天上,俯瞰大地,望着那茫茫平原,望着那崇山峻岭,绵延不绝,竟一时被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折服。如此山河锦绣之地,堪堪一个人间仙境。

     那罗翔宇随着万鹏一路西行,到一州又歇息几日。也不知道在这九州大地上空飞了多久,他们渐渐来到梁州。那万鹏并没有打算在梁州多作歇息,又是拎着罗翔宇往西偏北飞行。随着山势越高,万鹏飞的也是越高,寒气越重。罗翔宇连日下来,已是疲累不堪。万鹏见罗翔宇勉力支撑到现在,实在快不行了,他才慢慢降了下来。

     这里是一处山坳,其间坐落着几户人家。万鹏将罗翔宇放下来后,自顾自坐一边,也不理会罗翔宇死活。

     罗翔宇见万鹏依旧那样管你要死不死的样子,心里一叹,也不知他在心里问候了几遍万鹏的祖宗了。他勉强自己坐起身,盘着腿,开始吐纳。随着罗翔宇的修炼,整个屋子里的灵气如海纳百川,都向着罗翔宇涌来。万鹏见状,咦了一声道:“这小子怎么没有被反噬呢?他不是早就开始练我教给他的《九玄神功》了吗?”

     当下,那万鹏生疑,他走到罗翔宇的身前,蹲下身去,对着罗翔宇是左瞧瞧,右看看,却始终没有什么发现。但觉得,罗翔宇体内真气沸腾,竟是将那《九玄神功》莫名其妙的练到了第二层。万鹏的眉头一皱再皱,却看不出来什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不得不以为,那反噬之力还没有完全形成,等到了第三层,兴许那罗翔宇就有的苦头吃了。

     原来,这万鹏在传授给罗翔宇《九玄神功》的口诀时,他作了手脚,改动了一些地方。要不是那罗翔宇兼修有江南雁给他的无名功法,只怕十个罗翔宇,也在这时候被假的九玄神功的反噬之力给吞噬了。这万鹏果然是阴险狡诈之辈,就是对着这么个小小少年,也用心如此险恶,看来,他杀圣的名头果然不全是堂堂正正杀出来的。

     一时间,万鹏以为罗翔宇迟早也受假的九玄神功的反噬,却是走开了,任凭罗翔宇在那里修炼。其实,他哪里知道,这罗翔宇也是聪明,应该说是爱冒险更对。罗翔宇起先修炼九玄神功的时候,本没有不妥,但他修炼一久,便觉着这九玄神功似有些地方大违身体修炼机能。这些日子以来,他对这修真炼道却也有些打听,一般来说,修士多半是牵引灵气,从百会穴纳入体内,游走周天。最激进的,或者就是大开周身穴位,引灵气入体。然而,这九玄神功却是要人先修炼先天真气,然后利用先天真气刺激百会穴,牵引灵气入体,化为己用。

     罗翔宇起先还不觉得,但是,他修炼修炼着,便觉得自己身体里似有万虫噬咬,痛苦不堪,便在这个时候,他体内的另一股真气赶紧冲了过来,将他修炼九玄神功所得的先天真气给消化了。罗翔宇先还觉得好奇害怕,随着他的修炼,渐渐的,他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再有什么不适。因此,他每次都是先修炼的九玄神功,然后又修炼江南雁给他的无名功法。而那无名功法所修炼成的真气却和九玄神功所修炼的真气一样,都为他所用,不分彼此,是以万鹏没有看出异样来。

     而且,罗翔宇有意无意的都在隐藏自己的道行,其实他早就突破了九玄神功第三层,那万鹏看到的不过是其表面而已。

     罗翔宇修炼一会儿,精气神再次提起来。万鹏看见了,二话不说,再次拎着他,往西天飞去。

     罗翔宇无奈,谁叫自己是别人的阶下囚。他口吐闷气,问道:“你怎么老是拎着我到处乱飞啊,我这人又没有什么面子,有必要吗?”

     万鹏也不理他,继续往前飞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前面,一座巍峨的雪山横在他们面前。万鹏停了一会儿,仔细打量着这座雪山,久久没有说话。

     便在这时候,雪山上人影晃动,却是飞来了许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