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5697字

    第二十二章 相遇

    时间就像是一个无影无形的杀手,在不知不觉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刀。仿佛一切又都早已注定,无论你怎样的努力坚强,你终于没有逃离出时间的手掌,依旧在他的鼓掌之中,任其玩弄。然后,你到底还是在时间的漏洞里,拼命挣扎。

    与剑影的那一战,林叶已是拼了命。倘若她不拼命,只怕现在已经死于敌手了。她倒是愿意死了才好呢,要不然,哪里还有现在这么多凄苦。当然,这不过也是她心里的长叹而已,自己有使命在身,哪里能够随意。

    这里是一个原始森林,林海茫茫,古木参天,荆棘丛生。此时,只见一个女子掠进森林里,就此消失不见。很快,身后两个人也是掠了进来。这自然就是昆仑的人,他俩一路追着林叶而来,途中多有斗法。虽说是两个人追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但是,这林叶当真了得,如此年纪道行高深不说,更是在重伤垂死之际,依然与昆仑追击之人几次交手,竟是将昆仑的人给甩在了后面。现在,三人进入这原始森林,里面草莽丛生,哪里看得到人的半点儿影子。

    昆仑此次追来的两个人却是一男一女,女的叫凌云,容貌秀丽,美丽不可方物。男的也是个俊朗之辈,风度翩翩,器宇不凡,名唤王华。这王华与凌云却是昆仑的一对情侣。那日,凌云眼看着王华追寻林叶而去,想了想,不得已跟了他去。

    一路上也不知道追了多久,而且不时跟那个林叶斗上一斗,也不知这林叶是铁打的还是怎么了,竟是在其重伤垂死之际,硬是让她给逃了。现在倒好,在这原始森林里,半点儿影子也看不见,那凌云一时跟得王华紧了些。

    看着前路荆棘,茫茫一片,凌云说:“师兄,我们还要追下去吗?这里可是原始森林,保不定有什么山妖鬼怪的呢。”

    王华只是盯着前路,也没有回头,他回答说道:“没事儿,那林叶本就是强弩之末,只要我们将之抓获或者杀了,师父说不定就会将我们的婚礼给办了。”王华这时回过头来,满脸温柔之色。

    凌云看着那张俊朗的脸上,温柔无限,几乎就要颠倒众生,一时花枝乱颤,满心的花就要开了。她走上前去,偎依着王华,慢步上前。一时只见草莽之间,女随男步,迤逦向前,好不浪漫。

    便在这时,异变突起。只见王华凌云背后,一道剑光闪过,一时林中寂寂,只有那道闪闪剑光。剑光过处,催枯拉朽,林中所有,无不在其霸道气势之下臣服。那王华到底道行高一些,剑光始一发出,他已经反应过来,随手拉着凌云的手,往旁边丛林里越去。王华站定,反身望着剑光所起之处,只见林叶飞身当空,手举长剑,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之势,王华一时看得呆了。

    只是,王华道行之高可不是虚言。他随即回过神来,凝神对敌,倒是将凌云放在一边。

    林叶看着这无匹一剑只是伤着凌云,略有诧异,难道自己这残伤之身竟已如此不堪。她一时气血翻滚,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让人看着,触目惊心。她凭空站定,看着王华玄功运转,就要攻来,不得已,她御剑往旁边飞去。

    这里,王华眼看林叶伤重不堪,心里一喜,便冲了上去。身后凌云喊道:“师兄,不要追了,我们回去吧……”还要再说,已不见了王华身影。凌云又是一阵气血翻滚,喉咙一甜,也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那王华哪里知道,此番林叶偷袭,已是将凌云伤了个半死。要是再不救治,只怕就此陨落了。

    凌云哪里不知道自家身体,只是奈何此时当真无能为力,渐渐的,竟是晕死了过去。要知道,放在平时,林叶那一剑发出,就是王华也要跟着遭殃的,现在,就一个凌云受伤,林叶心里哪里是个滋味。

    便在凌云昏死过去,而王华又向着林叶逃走的方向追去了以后,只见旁边树林里慢慢走出来一个人,一个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女子淡妆素裹,竟也有如此媚态,真个要颠倒众生了。只见女子走出来以后,看了看地上昏死的凌云,几番打量后,她走上前来,却是将凌云给带走了。

    这厢里,王华一路追踪林叶而去。过了好一会儿,王华才在前面一处林木森森之间发现一点血迹。他再次往前追去。就在他还要向前的时候,前面,一棵树背后慢慢走出来一个人。来人却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年身着一袭长衫,却不是一个英俊的那种。只见他的眉宇之间略带杀伐之意,一股股若有若无的杀气透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木棍,也不知那木棍是何材质,黝黑发亮,竟是有隐隐阴森之意传来。

    王华看着这少年,也没有好奇,以为不过是来这原始森林里寻找宝物的修士。他走上前来,一边打量着周遭环境,一边问道:“这位朋友,你可看到了一个负着伤的女子从这里经过?”

    那少年目光似乎转动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一无所知。王华也没有打算在别人口里问出些消息来。他对着少年抱了抱拳,向旁边掠身过去。

    等王华走了好久,少年才反身走进深处。不一会儿,他来到一处怪石嶙峋之地,他穿过石林,走了进去。石林里有一个洞穴,半人来高。他看了看那四周,见确实无人,才弓身走了进去。进去以后,但见洞穴里面却是十分宽敞,洞顶一束光打下来,将这个洞照的亮了些。只见洞中,这时却是躺着一个女子。女子身负长剑,白衣若雪。只是那若雪白衣之上,已有斑斑血迹,看着令人眉头大皱,想是谁,竟是如此狠心,将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伤的如此之重。

    少年走进去后,望了望地上躺着的女子,若有所思。他到底没有多做什么,就要离开。便在此时,女子一阵呻吟,竟是醒了过来。

    这女子你道是谁,却是那王华苦苦追寻的林叶。却说那林叶一剑伤了凌云,眼见着场中王华无事,不得已御剑逃命去了。只是,她在那澜沧江一战已然伤及五脏六腑,再有这些日子以来,百般挣扎,已是强弩之末,倘若再这样耗下去,自己必死无疑。可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就此逃命。当她御剑乱飞,来到森林深处,却见眼前已不知何时走出来一个少年。少年看上去就是那种不善之辈。因此,林叶不得不停下脚步,临阵以待。就在她要咬牙一战的时候,她才运转玄功,便觉体内翻江倒海,一时控制不住,却是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来以后,眼前所见,不过是一个小小洞穴。她以为自己已遭人暗算,猛地就要站起来。但是,随即身体颤动,体内气血再次翻滚,又是要晕了过去。就这么一会儿,她的衣服已经湿的透了。她狠声一咬牙,嘴角丝丝血迹,却是她强行咬破舌头,清醒过来。然后,她缓缓翻转身体,吃力的站了起来。

    她抬起头,看见少年站在洞口,就要离开。说道:“你是谁?”

    少年转过身来,看了看林叶,只见林叶脸上,汗水如珠子般一粒粒冒将出来,滚滚落下,和着身上血迹,让人看了,心里就是一痛。也为她如此坚强而感到敬畏佩服。当然了,这个少年却不过是淡淡的扫了一眼而已,就要再次往外走。

    林叶强自拔出长剑,剑指少年,厉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救我?”

    少年顿了一会儿,没有说话,自顾自走了出去。便在他要出洞口的时候,少年停了下来。林叶一时好奇,蹒跚着走了出去。

    洞口,少年和一个男子对峙着,而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昆仑的王华。王华看见林叶走了出来,脸上一喜,口中说道:“我就说嘛。小子,你厉害啊,竟然惹上我昆仑。”

    少年看起来依旧冷冰冰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那样站着,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林叶出来后看见王华,心下已有打算。只是,看着少年古怪的样子,一时莫不着头脑。是以,她倚剑站在身后,也没有说话。

    王华见少年不搭理他,心里一气,口中说道:“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说着,他扬起长剑,就向着少年刺来。一时但闻风雷之声,想来,这王华也是一个高手,道行高深了。

    只是,任凭那王华一剑刺来,那少年也是无动于衷,仿佛那剑并不是攻向自己,并不关自己什么事儿一般,也不见他有何动作。那身后林叶倒是看得急了,就要提剑抢上。却在这时,林叶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少年竟是凭空消失了。就是那王华也是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王华只觉得身陷险地,就要殒命。他堪堪反应过来的那一霎那,强行将自己的身体向右边移去三寸。只听噗的一声,王华身后,少年再次出现,一只手已经将王华的一条膀子给砍了下来。

    林叶看着少年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竟是这般残忍,心里一颤,以为自己也身陷敌手,堪堪命悬半空。

    少年单手一劈,就将王华的一条臂膀给砍了下来,一时血花四溅,旁边花草山石皆有血花染上,惊心怵目。随后,少年的手一搅,王华只觉得一把刀在他的骨头上剔肉,痛入心扉,啊的一声惨叫,倒掠出去。少年也不追踪,就那样站在那里,另一只手将手中木棍插在地上,又是慢慢伸入口袋里,从包里拿出手绢,将手上血迹擦净。然后,他取出木棍,缓缓向森林深处走去。

    久久,林叶才从那惊异之中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地上那一只血淋淋的手,想起刚才少年那惊天动地的一斩,就是如她这般惊才绝艳之辈,亦是自叹不如。当下,她思考一阵,觉得这里或许相对安全,她转身走进洞里,开始调养起来,不在话下。

    ※※※※

    却说那江南雁自从出了一趟沧海,再回来,已是一个九州大地上一等一的高手了。如今,但凡遇见他的人,都多有退避。当然了,他的那些亲戚朋友倒是笑脸迎来。一时得见江南雁死而复生,说不出的喜悦。随着江南雁的再次出世,徐州江家的江雪也随即出世,多次挑战中州高手,完胜而归。其声名远播,竟是有当年江南雁出世之象,稳压徐州一代年轻一辈。

    这一日,江雪又要挑战中州一代俊杰郑宇强。这郑宇强是郑家一代天骄,始一出世,便几乎独步中州一代俊杰。要不是姬家姬炫等人出世,或许他真就是这中州的王者了。随着姬炫以及姬寒的出世,渐渐的,中州之上,便是他俩的天下了。

    而今,徐州江家江雪远来中州,竟是挑战郑宇强,一时天下豪杰都来观战。而此次挑战,本来那郑宇强不意出战的,要知道,他乃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与一个女流之辈交手。然而,奈何那江雪几次三番纠缠,因此,那郑宇强却是不得不出战了。

    正直正午时候,中州柏桐山上,人山人海。两峰之上,江雪与郑宇强对峙着,都还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久久,天上乌云滚动,一时太阳被云给遮挡着,整座山上竟是一暗。但听郑宇强看了看天空,又是向着江雪望去,说道:“江雪妹子,此次也是你百般纠缠,我才出此一战。到时,我们自当点到为止,你看如何?”

    那江雪一哂,说道:“郑宇强,你少要说大话。此次我来挑战你,不过是觉得你恐怕就要无人问津了,要你有出来走动的机会。此次,我自是要出全力,你可要小心了。”

    郑宇强嘿嘿一笑,说道:“江雪妹子说笑了,想我郑宇强也是百战百胜,哪里就怕了你这个黄毛丫头了。江雪妹子,要是我待会儿下手重了些,你可要担待着点咯。”

    江雪哼了一声,道:“少要废话,倒是赢了我的长剑再说不迟。”

    江雪一边说着,一边又是抽出长剑,手握剑诀,要向着郑宇强攻击而来。郑宇强一时也不再废话,连连戒备,

    青天之下,但见江雪祭起长剑,手握剑诀,一时与郑宇强斗在一处。这郑宇强用的是一把方天画戟。但见他手指屈伸,控制着方天画戟,一副从容潇洒之态。而反观江雪,却见她一手握着剑诀,另一只手屈伸有度,却见一丝慌乱,哪里就轻松了。

    天上,两件法宝斗在一处,各自主人催持咒力操控,斗得是不亦乐乎。只见江雪长剑当空,剑虹过处,隐有风雷之声。而那郑宇强的方天画戟,青光闪闪,一时竟是将江雪的长剑给穷追猛打,似有狂笑之声。

    江雪眼见形势不妙。她飞身上天,待两件兵器一撞弹开之际,一探手将长剑取在手中。随即,她欺身而上,临空一斩,竟是将那方天画戟给斩落下来。

    郑宇强看着江雪欺身向前,又向自己攻击而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那方天画戟堪堪就要落地之时,戟身一抖,横移到郑宇强的身前。郑宇强探手拿着画戟,向着天空飞身而去。但见他舞动画戟,画戟过处,青光漫天,竟是将他自己也笼罩在青光之中,让人们再难看见。而此时的江雪也已经攻了过来。江雪手举长剑,向着郑宇强临空一斩,一时长剑过处,火花四溅。随着剑虹漫天,那江雪也隐身在那剑虹之中。人们但见高天之上,一时太阳出来,阳光之下,只见剑虹飞舞,青光闪闪,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剑虹青光撞在一起,整个大地都在颤动,柏桐山更是摇晃起来。

    随后,那郑宇强首先从那剑虹青光里面飞身出来,直上九天。一时又倒转身形,举着画戟当空砸了下来。堪堪就在此时,那江雪从剑虹青光里临空走了出来,看着已是狼狈不堪。只是她也是道行高深之辈,才出来便感觉到了危机,硬是将自己的身体向旁边横移一丈。接着,她探出长剑,剑指长天,口中念念有词。但见高空之上,风雷之声凭空传来,紧接着,狂风大作,雷声阵阵,以为九天之上风雷之门大开。

    江雪手举着长剑,长剑之上电光闪闪,才见九天之上,火闪电光如大海浪涛,漫漫向那江雪的长剑牵引而来。风云蔽日,黑云漫天。一时人们以为整个天地之间,只有江雪一人。

    便在这时,但见九天之上,如有雷神降临。一个人天威惶惶,慢步向着那正在施法的江雪走来。

    在此惊天之变就要到来,眼看着江雪就要受那郑宇强一重击。江雪施法完成,见郑宇强正好欺身而来,一时竟是大喜。她再不迟疑,举剑向着郑宇强攻杀而去。郑宇强见江雪究竟不同凡响,一时不敢大意,已然知道,这江雪不是徒有虚名,只怕其道行与自己不相上下。

    郑宇强见江雪如此气势,自己若是大意,只怕少不得要殒命于此了。当下, 他也不藏拙,使出他郑家独有真发,迎了上去。

    如此盖世神威,两家神妙玄功攻在一处,整个柏桐山一摇再摇。就是观看之人,也是一再往远处飞去。如此天地巨威,整个柏桐山周遭一带都是一颤,以为天上雷神发怒,殃及人世。

    久久,天空之上风云一滚再滚,黑云慢慢散去。只见江雪郑宇强一一从天上掉落了下来。还不等俩人落下,郑家的人抢身而上,接住郑宇强。而这边,江家的人也如郑家的人一般,飞身过去,要将江雪接住。江家的人堪堪飞到江雪身前,只见一个人早已赶在他们前面将江雪接住了,江家的人一怔,再看时,却是江南雁接住了江雪,心下自是一喜。

    江南雁抱着江雪,对江家之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他带着江雪飞身而去。江南雁带着江雪飞到中州城里,降落下来之后,江南雁抱着江雪向前走着,准备着先在前面的江家分铺住下来。他一边走着,一边又向江雪体内输着真气。就在这时,但见一个女子向着他们走了过来,撞了个正着。江南雁抬头要发火,却见女子粉妆玉砌,眉目如画,长发披肩,走路时更是飘扬空中,真个是一个神仙一样的美人,一时竟觉得如此熟悉。而那女子见大天白日的,一个人撞上自己,心里哪里不气。她抬起头来就要一阵谩骂。只是,她抬头的刹那,脑海里一个人影掠过,只见她嘴巴张的老大,却是没有说出话来。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看着江南雁微微笑着,怀里还抱着个人,连忙道:“江南雁,你怎么在这里?这人是谁啊,怎么受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