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三危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4本章字数:5229字

    第二十六章 三危山

    中州城里一处地界上空,但见八九个人斗在一处,剑虹飞舞,将整个天空染的七彩流光,好似有九天仙女乱舞,看着是那么的精彩绝伦。

    随着万鹏与那鲁民等人大战,万鹏却是越战越是惊心。想不到这么些个年轻人,竟是如此厉害。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只怕就要留下了。只是,这里虽说是三十三天的一个据点,但是,自从万鹏住进来以后,诸般事物缠身,一时倒是分配他们一个个忙去了。如今,剩下来的几个想是被对方几个给收拾了吧。也不知道那影子现在伤成了个什么样子。

    万鹏心里想着,手脚上却没有半点迟疑。他拳脚相加,但见拳脚过处,风雷之声不绝于耳。只是,那鲁民等人也不是易于之辈。个个道行高强不说,更是配合默契,竟是将万鹏一时给压了下来。只见鲁民舞动琉璃剑,挥洒自如,甚是潇洒,其道行之高,已臻化境,万鹏越战越是吃惊。想那海燕究竟收个什么徒弟,这么短短两三年,已修炼到了这样的境界,当真了得。还有就是那天山派的人,虽说其道行不是很高,但是他们攻人难防,倒是时有让万鹏吃亏的。而更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这九州之上什么时候又出了个奇才。但见这七八个人中,一个陌生的男子道行之高已然让万鹏吃惊了。这还好,可是这男子似乎另有神通,时时咬着万鹏,令他是大为头疼。

    万鹏眼看着这帮人怕是不将自己留下,便不罢休。他也是强打精神,玄功九转,认真对敌。

    万鹏将腰际长剑取出来,但见剑光闪闪,耀耀生辉,那天山派一个道行稍低的人一时大意,竟是在片刻间挥舞长剑,向着自家人刺去。便在这时候,只听见那鲁民掠过来,对着那人一声巨吼,随即见那人口中有丝丝鲜血流出,脸上汗水滚滚滴落,才是清醒过来。

    鲁民手持琉璃剑,放下天山派的人,再次冲上前去,与万鹏斗在一起。只见他的琉璃剑毫光漫天,缕缕剑光穿梭游走,竟是很快将万鹏的摄心术给解了。

    万鹏见鲁民当真将海燕的道法学了个通透不说,还更有创造,堪堪将他的摄心术给破了,大惊失色。怕不是自己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他一时心乱如麻。但是,这哪里是心慌意乱的时候。只见他这才一分心的功夫,那鲁民已然攻了上来。琉璃剑几番旋转,堪堪从他的腋下穿过。

    当下,万鹏再不敢大意。他举起手中长剑,左支右绌一会儿,才几乎定下局势。正当他以为此时最是呼救的大好时机的时候,但见那个陌生男子手持长剑,冲了过来。万鹏剑随人走,竟要躲开。可是,男子就像是附在他的骨头上的锥子一般,紧追不放,又有旁边天山派的人出没骚扰,一时万鹏又占下风了。

    高空之上,男子举着长剑,一往无前,直捣万鹏面门。万鹏举剑招架,他将剑举起又格下,刚好将男子见势斜剑刺胸一剑。此时,那鲁民又从侧面攻击而来,眼看琉璃剑就要吃着右肋骨,万鹏不得已,将真气聚于左手,向着琉璃剑抓去。可是那鲁民也不过是一招虚招。他但见万鹏左手抓来,一抖剑,横移半丈,直取万鹏前胸。就是万鹏有三头六臂,恐怕也无法再招架得了。只见万鹏仓促之间,玄功九转,身周一时狂风大作,竟是将鲁民的来势给缓了一下。便在这时,万鹏再次侧身,噗的一声,还是被身后突然出现的男子给刺中。虽不是要害,却是血花四溅,随着男子剑一绞,又是鲜血长流,触目惊心,一道血雾便在万鹏身前幻化。

    但万鹏到底是出道几百年的人了,对于这样的伤势并不在乎。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竟是一声巨吼响彻云霄,身后男子一个趔趄,几乎站立不稳。男子一击成功,也不恋战,稍一退远。而这时,那鲁民已然攻了过来。只见鲁民手持琉璃剑,剑指长天,口中念念有词。一时之间,风云滚动,天色竟是暗了下来。远处观看的人无不变色。

    天空之上,黑云滚动,轰隆一声巨响,天地也是为之一颤。便在这时候,人们只见,那鲁民的琉璃剑身之上,七彩琉璃光芒闪动,照耀九天。随即,天空黑云再滚,一时只见一个漩涡倒挂天际,里面电光火闪,一道巨大闪电柱子悬空慢慢落下,天地之间万籁俱静,只余苍天雷雨。

    万鹏见鲁民竟是使出了这样一等上古奇功,一时骇然。随即,他也不顾被人再次偷袭。他举起手中长剑,剑指苍穹。临空连行七步,同时口中诵道:

    “九玄神功,

    稽古太初,

    玄黄九变,

    剑引天雷。”

    但见九天之上,风雷再起,黑云滚动之间,电闪雷鸣,竟是不亚于刚才的天地异象。随后,整个天地也是一颤,滚滚厉雷山呼海啸般向着万鹏的长剑汇聚而来。眼见着双方施法完毕,周遭一干人等纷纷御剑飞身而去。

    鲁民看着万鹏的施法,一时慨叹,想那师父当真委屈,竟是伤在此等玄功之下。他举着琉璃剑,剑上七彩琉璃光辉一转再转,随即,雷柱抵达琉璃剑剑尖。只见他举着琉璃剑向着万鹏攻击而去。而此时的万鹏也已经施法完成,也是一剑当头砍下。两道电柱碰撞在一起,没有什么花招,如彗星陨月,万丈光芒一时大放,就是那太阳也失去了光彩。又见一股股能量波动如海浪滔天,向着四周上下扩散。地上一切,瞬间化为灰烬。而万鹏与鲁民更是首当其冲,两人同时喷出几口血来。

    鲁民喉咙一甜,再次喷出一口血来。一时晕了过去。而那万鹏到底是前辈,一身道行当真了得,便在此番生死一击之下,亦是强撑着一口气,移形换位,停了下来。只是刚才动静太大,风波难平,他再要退走。而这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再次临近。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往旁边横移一尺。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招架,攻来之人当即剑身一绞,直捣万鹏腰际。万鹏虽说已是重伤之身,但他号称杀圣,可不是虚言。当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体便开始慢慢虚淡,要消失不见。

    可是,此时,那天山派的人也已赶了过来。见万鹏要施秘技,连忙抢上前来,如对付影子般,将之给逼了出来。几人再次缠斗在一处。

    刚才那万鹏与鲁民的绝技所造风波慢慢平静。围观的人再次聚集拢来。那鲁民显然经此一击,晕了过去。

    一时,万鹏又与天山派的人斗在一处。远处,但听破风之声不绝于耳。万鹏心里着急,怎么三十三天的人还没有来。他越斗越是往天上飞。他寻一空隙,探身望去,只见远处多有斗法,怕不是三十三天的人被人给截住了。万鹏想来当真应是如此,嘴里不禁破空大骂,心浮气躁起来。

    却说那男子见万鹏心神开始不稳,当即执剑攻去,又以声东击西之法,竟是伤着万鹏左肋骨。万鹏本已受了重伤,此番伤上加伤,已有不支。六七人眼看机会难得 ,都抢上前来,要结果了万鹏。法宝仙剑都向着万鹏扔去。

    万鹏但见此次恐怕再难扭转乾坤,他便已做了鱼死网破的打算。他一手握着剑诀,口中念念有词。随后,他大喝一声,道:“天旋地转。”却是那九玄神功之上上层功法。他话才出口,天地几乎倒转,那天山派的人个个头晕目眩,向着底下落去。

    男子也是一阵头晕目眩,但是,他到底意志坚定,更是道行高深。他口中念咒,一时定下心神。但见空中,万鹏长剑挥舞,正向着自己刺来。当下,男子凝神对敌,不敢怠慢。

    万鹏一边攻向男子,这时才问道:“你是谁?看你所修玄功很是陌生,怎么也来杀我?”

    男子狠声道:“还记不记的青州王家?”

    万鹏一怔,竟是没有想到那王家还有人在世。但是,此番生死攸关,他也不敢怠慢。随后,他再次运转天旋地转。一时,九天晃荡,与个男子斗得是不亦乐乎。只是,他到底身受重伤,几个回合下来,已然被男子给压了下去。

    这男子你道是谁,便是那隐身南疆的王家后人,更名南飞那个人。南飞与鲁民策划此番刺杀万鹏的计划,可谓天衣无缝以后,才开始下手。现如今,眼看着万鹏要死在他的剑下了。便在这时候,异变再生。却是那先前被他们打的昏死过去的影子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想想也难怪,这么大的动静,只要没有死便会被吵醒的吧。

    那万鹏也看见了影子,一时大喜过望。只见影子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的斗法,竟是无动于衷,仿佛就是一个围观的人。万鹏一时火起,道:“小子,还不快来帮忙?”

    影子看了看那万鹏,只见万鹏此刻一时狼狈不堪,面色也渐现灰败,再不救下,恐怕就要没命了。当下,他要走上前来。只是,他还没有走上几步,身子却是一阵摇晃,几乎倒了下去。

    万鹏见状一急,狂吼了一声,那影子才醒了过来。影子一旦清醒,便如豹子般向着万鹏这里跑来。他也不二话,替下万鹏,跟那南飞斗了起来。但见影子与南飞一时剑来人往,剑虹青光漫天,当真精彩。如此也不知道斗了多久。那南飞因为先前体力耗费过巨,渐渐被影子给压了下去。此时,天山派众人也慢慢醒转,但见影子莫名其妙的醒了,纷纷抢上,就要围攻。

    地上,万鹏见对方人多势众,对着影子说道:“小子,不要恋战,走。”万鹏才说完,已然往旁边掠了过去,消失在人海之中。

    影子看清形势,见杀圣一走,他也不再恋战,当即连连挥动黑木棍,击退敌人,往后退了过去。南飞气愤,此番本来可以将那万鹏头颅取下,却是被影子给救走。他当下追了过去。天山派的人,一个个也追了过去。

    而在他们一个个离开之前的前一秒,那躺在地上晕了过去的鲁民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他还没有完全清醒,便看见万鹏要逃走。当下,他运转玄功,飞身追了过去。

    ※※※※

    却说那影子在一开始就被数人围攻,给打晕了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但觉天地一阵摇荡,却是将他给摇醒了。他醒来以后,只见天上斗法正酣,一时摸不着头脑。随后,杀圣叫他过去帮忙,他才反应过来。只是,他之前已经受伤很重了,才一起步,便觉身上内腑钻心的痛,几乎摔倒又要晕了过去。随后,万鹏一声巨吼,才将他叫醒了过来。

    影子醒来以后,看见杀圣与人斗法,见他更是受了重伤,一时冲向前去,替下杀圣,跟南飞斗了起来。斗了一阵,竟是又有几人飞身上空来,一时围着他只是攻击。影子眼看着杀圣走了,他再不恋战,也是飞身而去。

    影子追出来时,杀圣已不见了。他便往西偏北方向飞去。后面南飞与天山派众人跟来,一路疾驰,竟是慢慢向着雍州飞去了。

    影子有意要将众人带往西北,是以他与南飞等人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也不知道飞了几天几夜。此时,个个都已疲累。影子看着已到雍州地界,他降下地面,准备找个地方先弄点吃的。

    影子是个杀手,野外求生能力特别强。是以,他很快又起身,飞身望西北而行。南飞追着追着,心里似觉不妥,但到底是哪里不妥又说不出来,不得已,依然追着影子而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一日,他们竟已来到黑水之滨。影子见已经将南飞等人引的远了。他不在迟疑,开始加快速度,全力前进。只是,这南飞可不是愚笨之辈,他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发觉那影子可能是在引他们来此荒凉之地,好让那万鹏有机会逃得性命。只是,那时候,若他再返身,怕是要有一番周折。他拿出一块玉佩,竟是感觉那万鹏也在往西北飞来,只是路线不一样。但是他们的目的似乎相同,因此,南飞也不管,紧追着影子而来。但见影子加速,想是要摆脱他们。他也是提速,跟了上去。

    这时候,正值黄昏。只见眼前,一座巍峨的高山耸立于此,几乎挡着去路。影子打量了一番此山,道:“竟是到了三危山了。想来杀圣也该到了吧。”他望了望身后,但见白云之间,毫光划过想是那南飞追了过来。他不再迟疑,随即反身,向着三危山飞了过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却说这三危山,广员百里,高耸入云。南飞等人飞到这里,一时失去了影子的踪迹,也是向着三危山飞去。同一时间,三危山的南面,万鹏带着伤,也是飞进山中。后面追来的鲁民御着琉璃剑,跟了进去。

    三危山又名卑羽山,因该山有三峰耸立、如危欲堕,故云三危。而这万鹏飞去之地,与那影子飞去之地,并不在一个山峰上,是以,双方的人或许还不知道彼此都进了三危山。

    却说影子在三危山一峰降落,随后,转入一处山阴处,暂隐身行,躲了起来。久久,那南飞等人也已赶到,在此打量一番,走了开去。好一会儿,影子才从山阴处走将出来,向着别峰飞去。影子飞走后,过了好一会儿,一个人影转出来,却不是南飞是谁。南飞看了看影子飞去的方向,点了点头。

    影子一路疾飞,来到与万鹏约定的地点,才停了下来。待他歇息不到一会儿,但听破空之声响起,他连忙隐身暗处。等到来人现出身形,他才走了出来,他走上前说道:“杀圣。”。

    来人正是万鹏。万鹏见影子先来到了这里,也不意外。他看了看四周,道:“此番当没有人跟来吧。”

    影子说道:“杀圣放心,绝对没有。”

    当下,万鹏向影子使了个眼色,向着旁边的洞中走了进去。

    久久,这座山峰上依旧很安静。仿佛就没有人来过,让那些等在这里的人是如此的焦急。仿佛时光就是一个漏斗,将一切漏掉。

    眼看着洞里还是没有什么动静,这时候,山洞两边慢慢现出几个人来,却是那南飞鲁民等人。南飞看了看洞口,对鲁民使了使眼色,然后,他们向着洞口走去。走了几步,南飞似觉不妥, 他停了下来。他向鲁民小声说了句什么,他再继续前进,而鲁民等人停了下来,一时打量着四周。

    南飞慢慢向着洞口走去,好像那洞口就是一个食人的妖怪,让人百般设防。他小心翼翼的走着,走着。已到了洞口。

    他拿眼向着洞里看了看,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动静。然后,他走了进去,就那样,他走了进去。可是, 他又很快跑了出来。随即大喊道:“快,东面,他们要逃了。”

    鲁民听说,往东边看去,可不是那影子与万鹏要逃了。随即追了过去,将之拦了下来。一时缠斗在一起,风云滚动,这三危山上,竟是要变天了。

    随后,南飞等人赶到,将影子与万鹏围在中间。双方再次动手,但见剑光火花四溅,一时又有风雷之声传来,将整个三危山都几乎撼动了。

    正当几人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远处,一道道毫光闪过,数十个人向着这里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