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冥剑(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4964字

    第二十八章 冥剑(一)

    那么影子当真是罗翔宇吗?他为何说自己是罗翔宇呢?这话说来可长了。原来,那影子在与天山派的人斗法的时候,老者竟是一剑将他体内一直存在的石头给刺破了。随着石头的破碎,紧接着,有如油脂般的液体游走于影子的奇经八脉。便在这时候,那些所有禁锢着影子的神通统统被那石块破开之力给瓦解了,无论是缚神之力还是别的什么厉害禁制,统统消失不见。便在此种情况下,影子的脑海里一幅幅过往画面呈现,他所有的记忆恢复了过来。

    如此一来,他几乎恨的杀圣万鹏咬牙切齿。他被万鹏掳走以后,经历了百般困苦磨难,在三十三天的时候,那如炼狱般的生活几乎将他整个人给废了。每当开始一天的修炼,他几次要准备着就那样死去。然而,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者是心里有一个温暖的呼唤,让自己坚持了下来。当然,要是没有万鹏那如鹰隼般的眼睛,也许这世上早没有了罗翔宇了。因此,他此番侥幸脱困,先要去找回神村的路。又有,自他被缚神以来,他在三十三天虽然过的是炼狱般的日子,他到底是学到了真本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来到三危山一峰之上伫立很久,到底是离开了。

    现在的罗翔宇可是精力充沛得很。不仅身上无半点伤势,还像是喝了金汤般,有使不完的劲儿。原来,那日罗翔宇在天山派盗出来的便是那人间的罕物天石。后来,他随着万鹏进入一个秘密空间。因为百般无奈,他只得以修炼度过。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修炼修炼着,他竟是将那天石给引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那天石进入罗翔宇的身体后,慢慢降落,到达丹田才停下来,接着就在那里住了下来。而也因为这样,万鹏才没有在罗翔宇的身上找到天石的影子。随着罗翔宇的昏迷,万鹏将罗翔宇带到三十三天,开始了魔鬼般的训练。渐渐用缚神之力等功法将罗翔宇控制。也是那罗翔宇意志坚定,更有体内的天石护体,他才从那一层层炼狱般的训练中爬走过来。

    通过三年的训练修炼,罗翔宇成为了三十三天又一名得力的干将。紧接着,影子出世。影子的出世,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作为。由此,万鹏出来,督促影子集全四魂之月。这样,才有影子多次潜入姬家。

    影子在三十三天度过了三年,又有万鹏在最后一年的着力培养。因此,现在的罗翔宇不仅道法通玄,更是知天下几乎所有三十三天所收集的资料秘闻。在三十三天,他更是对《九州图志》、《神州志异录》有所研究。而三十三天对于神村的描述相当详细。然而,也就是说神村的人如何如何,出世时间等等,但是,那神村究竟在何处,三十三天的人却也是不知道。

    因此,此时的罗翔宇却是一阵苦闷不已。他想要回神村,而神村在哪里,他又不知道,这可叫他怎么办呢。他记得当日他离开神村时,是从神山上的光门里走进去,胡乱冲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就糊里糊涂的走出了神村,而且还是那样一种恐怖的方式,几乎将他与严小霜吓个半死。

    想起严小霜,罗翔宇神色竟是一暗。他轻声道:“也不知道小霜现在还好吗?”不过,他很快又像是有所发现,有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对,他们那日出来的地方是在青州,当时打渔的姜爷爷说那里是青州,可不可以先去青州看看,或许能在那里发现什么呢?

    罗翔宇想到这里,就是一喜。当即,他便往青州之地飞去。飞在那高高的天空之上,白云拂过,一片片九州山河从自己的脚下掠过,壮美奇观。罗翔宇看着,心胸也是一阔,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自然。

    ※※※※

    却说三十三天一个秘密地点,一个辉煌的大殿里,上首坐着一个看上去几有九旬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法杖。此时但见他哼了一声道:“想不到啊,那罗翔宇小子在我三十三天锻炼了三年,有我等加持在他身上的缚神之力,以及天主的无相神功,原以为,他今生今世都属于我三十三天的人。可是,此番竟不知道他的身体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故,竟然还是被其摆脱了我三十三天的驾驭。”他看了看下位所坐众人,接着说道:“传令下去,从今日起,全力追杀罗翔宇。还有,派人去告诉杀圣,九州之事,明面上暂时由青王接手。关于鲁民,若有机会,一并将之杀了,拳皇也不是无敌了。还有,那个陌生小子从他的消失看来,当是青州王家的一个漏网之鱼。立即派人追查他的下落,只要四魂之月一到手,便将之给杀了。”

    下面一众人应是退了下去。这时候,大殿里只有老者。他看了看手里的法杖,用手轻轻抚摸着。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那样消失了,整个大殿静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殿也开始慢慢虚淡,消失。

    ※※※※

    神村。

    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对着一个老者道:“笑爷爷笑爷爷,你看,那晚霞好漂亮呢!你快看,那里!”

    此时的西天,晚霞如火烧,幻化之间,时而像只燃烧着的羊,片刻之间又似一匹狂奔的野马,仿佛又是猎豹猎物,发力狂奔……幻化无方。

    老者随着女孩的手指看去,但见西天如火烧了起来。将整个村子也镶上了一道火光,耀耀生辉。老者呵呵笑着,说:“小霜,你也长大了。你过几天就去找你的翔宇哥哥吧!”

    那严小霜始一听见罗翔宇的名字,心里好不高兴,以为他回神村了。接着老人却说叫她去找罗翔宇,心里也是高兴,雀跃起来。随即她道:“笑爷爷,我去哪里去找翔宇哥哥啊?”

    老者笑呵呵的,他说:“这三年来,你也学了不少本事。你现在就去吧,从神山出去,到九州上去找一找。这些天,传闻说,那三十三天的人将小宇给放出来了,想来,他就在这九州之上。不过,到时候, 你若真的找到了他,而他不认识你,你可不得冲动,要慢慢唤醒他的记忆,知道了吗?我可能就只能在这里静等那门户出现了。如果你们来的及时,我们便一起先进幻界之门,如果来得不及时,到时候,怕就只有你们自己照顾自己了。”老者看了看西天晚霞,长叹一声,又说,“走吧,小霜,我送你出去。”

    这老人自然便是那无法笑人罗啸天。罗啸天带着严小霜来到神山前,随即运转玄功,打开光门,送严小霜进去。老者带着严小霜进入光门以后,走了一会儿,对着严小霜说道:“就这里了,你此去可能颇多危险,你要小心了。”他又凭空拿出一个盒子,道:“这里有个法宝,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你可知道?”

    严小霜点了点头,说道:“那笑爷爷,你可也要自己照顾好你自己。我走了。”

    老者望着严小霜走进光门,叹息一声,走了回来。

    ※※※※

    青州,岱山。这里自从王家灭门以后,几乎没有人再来过这里。此时,岱山顶上,一道青光划过,一个人降落下来。看着怕不是那罗翔宇。罗翔宇从雍州三危山飞到青州来,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他一心蜜一样甜,哪里记什么时间。不过累了停下来,打些山野果子野味什么的,充充饥,再次赶路。

    这一日到底是赶到了青州。罗翔宇降到岱山上,但见四周潇潇林木,四野苍茫,都过去了三年了,这里还没有人来居住。罗翔宇叹了一声道:“也不知道王家的四魂之月在哪儿,为什么当初万鹏得到的是一个赝品。”

    罗翔宇在这岱山周围找了找,找到当初他与严小霜来到这里时的那个地方。他站在那里,左右打量,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处。他看了看那天,天上白云朵朵,飘渺之间,仿佛还是什么也没有。他想了想,飞升上天,一直往上,往上飞着。一朵朵白云也被他踏在脚下,青天之上,越往高处越是深邃,云层也渐渐淡化消失。罗翔宇抬着头,青天之上,如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将他吞没,要将整个世界也一起吞没。仿佛有一个巨神,掌控着这世间轮回。

    久久,罗翔宇的上升之势慢慢停了下来。这已是他能够飞升的极限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再上升。高空之上,青翠一片。而脚下,除了白云,什么也没有。九天之上,又有什么呢?罗翔宇想着再往上探探,他想要试试,玄黄九变。

    他悬空而立,看了看天,默默运转玄功,随后口中念念有词,道:“玄黄九变。”但见他的身体光芒万丈,七彩霞光中有隐见青光。其中,青光一闪再闪,缠绕着他的身体,慢慢上升。只见他的脚底,七彩霞光如燃烧的火焰倒悬着,托着他慢慢上升。九天之上,似乎依旧没有什么。而脚下,一朵朵云漂移着,一块块大地展露出来。究竟哪儿是青州呢,沧海之滨,那伸出海去的那个半岛?可是怎么那么小。好像九州大地也在脚下了吧。罗翔宇看着那九州大地,看着沧海之外,茫茫一片。九州之外,依旧广袤无边。他不禁想到,这神州浩土,究竟延伸到了哪里,就是站在这样一个九天之上,也是看之无尽。便在这时候,罗翔宇但听一声震耳发聩的巨响,仿若九天雷神发怒,堪堪将罗翔宇从那高天之上给轰了下来。

    九天之上,罗翔宇如被五雷轰顶,从那高天之上掉了下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罗翔宇竟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任凭其飞速往下降落。眼看着,再不掌握主动权,自己就要摔得粉身碎骨。只是,无论他罗翔宇如何努力,还是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此时,罗翔宇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那里就是岱山吧。这时候,经过再三努力,罗翔宇依旧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已是懊悔不已。他慢慢生起了一丝绝望。

    怎么这么命苦,才获得自由,就要丧命于此。当下,罗翔宇自嘲一笑,道:“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吗?”

    眼看着岱山越来越近,眼看着他就要身陨道消。便在这时,异变陡生。却是那岱山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明晃晃的白色光团。光团漂浮着,像是在缓缓向着下方落下。罗翔宇看见,那白色光团里明明有一个人躺在里面,是那么的安详。而那张脸,他如何不熟悉。不正是那个与鲁民等人一起刺杀万鹏的人吗。

    眼看着自己就要与那白色的光团撞在一起。罗翔宇缓缓闭上了眼睛。那一刻,他已经认命了。他只感叹,为什么死亡来的这么匆忙。

    砰的一声巨响。但见罗翔宇与那光团撞在一起,随后,又是向着天上抛了上去,好高好高。罗翔宇一阵头晕目眩。而那光团被他这么一撞,快速向着地面砸下,然后又抛了起来。紧接着,罗翔宇又开始下降,与那正飞速抛上来的光团碰在一起。如此再三,罗翔宇已经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罗翔宇才从那晕晕乎乎的昏迷中醒来。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他摇了摇头,确定自己没有尴尬的死去,心里一喜,竟是笑了起来。可是,他才要大笑,却是感觉脖子一凉,停了下来。

    面前,一个男子手举长剑架在罗翔宇的脖子上,脸无表情。眼看着男子就要使劲,将自己一剑毙命,罗翔宇连忙道:“慢着,我有话要说。”

    男子看了看他,不愿理会,依旧运转玄功,竟要动手。却听罗翔宇道:“万鹏没死。”男子剑不离手,抬起眼睛看着罗翔宇,他说道:“你少要骗我,万鹏那狗贼明明被我身首异处,怎么会没有死?”

    罗翔宇见有了缓和的机会,他舒了一口气,道:“万鹏真的没有死,你杀的那个不过是个替代者。在我们进入三危山的那个山洞以后,我带着假的万鹏引你们离开,真的万鹏留了下来,就在那个洞中。”

    男子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罗翔宇看了看那他,道:“就凭我之前是影子。”

    男子一气,就要将罗翔宇给结果了。但是,他看着罗翔宇的眼睛,那里面分明有不一样的东西。男子并没有继续,只是将剑架在罗翔宇的脖子上。目光闪烁,表情阴晴不定。此时的罗翔宇竟是有些紧张了。

    不一会儿,男子说道:“既然你说万鹏没有死,还在那个山洞之中。好,那你就带我去看看,究竟你说的对与不对。走。”

    罗翔宇看了看那男子,道:“不要说这里离三危山十万八千里,就是特别近,以三十三天的能力,那万鹏也早被他们给救走了。”

    男子脸色明显一沉,道:“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说着,就要动剑。

    罗翔宇又是一声道:“慢着。”罗翔宇见男子停手,接着说道,“既然你们可以找到中州城里三十三天那样一处隐秘的地方,你们也应该有些本事。这青州城里也有三十三天的据点,你何不去一探呢?还有一个简单的问题,想来你应该知道这里原来是哪个家族吧。不错,这里就是被那万鹏灭门的王家。而王家为什么被灭呢?我想道友应该听说过四魂之月吧?而且,我看你刚才被一个光团裹着飘在天空,胸前那块玉当是四魂之月吧?既然你都能用四魂之月救命,那万鹏也有,为什么他就不能?”

    似乎一下子说这么多话,罗翔宇也觉得吃力。他拿眼打量了一下男子,接着说道:“其实我也很恨万鹏,要不是他将我掠走,我可能早就回……回家了。我劝你这以后少出来走动,因为你们杀万鹏那事儿惊动了三十三天的高层,他们必会派请高手来杀你。”

    男子有些玩味的看着罗翔宇,他说道:“我不管你说什么,现在都留不得你。”随即他运转玄功,一剑划下。堪堪在那个时候,罗翔宇的身体竟是一下子虚淡,消失不见了。但听罗翔宇的声音传来道:“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反正我现在是不敢乱跑的,你好自为之。”

    男子看着这罗翔宇当真狡诈,竟是慢慢分开他的心神,然后乘机运转玄功逃了,好不气闷。随即也不管那罗翔宇说的是真是假,他却是往西北飞去,想来他是去三危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