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幻月之匙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4859字

    第三十章 幻月之匙

    风更急,雨更大,仿佛这九天之上,天已然破了一个洞,漫天的风雨往下降。山间林木,也在这风雨交加的时候,变得脆弱,闪电之间,林木萧萧,或折或断,一片狼藉。

    山中人影一闪再闪,一群人向前追赶着,不死不休。而前面奔逐的人也似乎知道敌人的厉害,不敢稍迟半步。林木森森,里面就像有一张血盆大口,他还是奔跑了进去。一棵棵参天大树飞速往后退去,眼看就要再度豁然开朗,便在这时候,他连忙停了下来,眼睛直视着前方。前面,只见一棵大树后面慢慢走出一个老人来,脸上带着笑,看着他。

    身后,一群人御剑飞了过来,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时候,天地竟没有一刻安静。

    他打量着周围的形势,跑是不可能再跑的了。但是,要想凭借自身的实力将那些高手全都赶走,那也是天方夜谭。他看了看身后那些人,随后转过身来,望着前面的老者,道:“老前辈脚力好啊,从徐州一路跟来,要不是扬州事变,我恐怕早栽在你手里了。”

    老人嘿嘿一笑道:“小子好本事啊,竟然进我江家盗东西,还得手了。你说这要是传了出去,我江家颜面何存啊。快把它还给我吧,小子。”

    老人望了望周围的人,似乎别有意思。此时,那一干人已经慢慢将老人和他围在中间,想你断无可逃脱之理。

    他看了看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心里一狠,脸上戾气一闪再闪。他侧身向旁边打量一番,并不回答老人的话,却是侧身向前走着。

    前面,人群里走出来一个人,此人身穿一袭青色长衫,俊伟高大,剑眉星目,面白如玉,堪堪一个人间美男子。来人走上前来,望着他,看不出什么表情,道:“影子,你让我好找啊!”

    原来,这个被这么多人所追杀的人,竟是那日从徐州赶往南疆的罗翔宇。却说那日罗翔宇潜入徐州江家,一开始,他在江家只是打着转,已经被困在里面了。虽说在后来,他知道自己中了江家人的圈套,但是他却是没有办法,一时走不出那七星八卦阵。要知道,这七星八卦阵可不是一般的阵法。一般的阵法大多是固定着的,而且,但凡对阵法有所了解的人,只要他有高强的道行,而施法者道行不怎么高的话,是很容易破的。就是那施法者或有高超的道法,倘若你技艺精明的话,也不是就难解得很。但是这七星八卦阵则不同。七星八卦阵,顾名思义就是以北斗七星之势,融入奇形八卦,相辅相成,又变幻莫测,让你进得去出不来。因此,那日罗翔宇进入江家后,待发现自己已然身陷囹圄,心里哪里舒服了。

    只是,好在他在三十三天的时候,对这七星八卦阵也有所了解。又因为那三十三天里有无数奇才,更有在阵法上造诣颇深的高手。罗翔宇当初也是刻苦好学,还不厌其烦的去叨扰那些高手前辈,在这阵法之上下过一些功夫。因此,在他发现自己进了江家所设的圈套以后,他便不在乱走,开始想着破解之法来。

    也是上天有意助他一臂之力,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抬头只见,天上星月皎皎,那银河两岸的星星似有某种切合,与之平日却是相差许多。他望着天上那颗独立的星星,随着它的移动方向走着,却是在那一霎那间窥出门路,将那七星八卦阵给解的七七八八了。

    又为了摆脱身后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老者,他不得已,使出三十三天的独门隐身之术藏了起来。本来,以老人的修为,他罗翔宇怕不会那么容易摆脱老人的。可是,由于老人的一疏忽,竟是让罗翔宇得逞,隐身起来。当然了,以老人的智慧与道行,哪里不知道他就隐身于此呢。但是,也怪那罗翔宇的运气硬是特别的好。就在他隐身的当,一个三十三天的人也妄图潜进江家,寻找那冥剑。

    却说这三十三天的人道行高强不说,还是三十三天高层专门派到徐州来寻找那冥剑的,对阵法也是略有研究。他才要进江家别院,那一脚还要跨进去,以他在阵法上的造诣,竟是在那一刹那洞察到了七星八卦阵的隐迹。他观摩一阵,确定一时无法破解,不得已离开了。

    老人看着有人离开,本也没有认定那就是在他眼前消失之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天将亮了,老人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他叹了口气,才离开。

    老人离开后,罗翔宇才现身出来。随后,他运转九玄神功,寻找那冥剑的下落,然后带走。三十三天的独门隐身术,向来只有三十三天的人或有可能勘破,是以,老人也是在罗翔宇走出江家,放松以后才发现了他。

    罗翔宇一路往南疆而走,经过扬州。扬州之地,繁花似锦,曾一度与中州一比繁华。当然了,中州之地,人杰地灵,不要说是那洞天福地,单单是那中州姬家,也不是那扬州杨家所能比拟的了。是以,千百年来,这扬州虽是繁华得紧,然而扬州杨家并没有多少杰出的天才俊杰扬名立万。或者说,这扬州杨家并不好那些个虚名,只是慢慢隐伏,日后有什么目的那也不一定。

    而那罗翔宇到达扬州时,正值扬州杨家的家主杨杰出走海外归来,却是意外得出了幻月之匙的消息。老人看着罗翔宇或许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受不住那幻月之匙的诱惑,不得已先跑了一趟杨家。也因为如此,才有了现在罗翔宇口中说的,老人与扬州事变。

    由于那幻月之匙确实诱人的很,引来多方人马,更有如老人这样的不世高手现身扬州,此番扬州事变,已然搅动九州风云了。

    罗翔宇自是没有这些闲心。由于他在徐州一疏忽,现世人间,被人给发现了。由此引来了三十三的人的追杀。此时,但见三十三天的人已经将他围在这森森林木里,自己哪里还有逃命的机会。他看了看那站一边的老人,只见老人嘴里含笑,哪里有要帮他的意思。

    罗翔宇眼见着自己又要孤身战斗,说不得外围还有敌手,心里一凉。想不到,才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三十三天的人给盯上了。他抬头望着向着他走来的汉子,道:“青璃子,万鹏还好吗?”

    对面,那被罗翔宇唤作青璃子的人一怔,竟是想不出影子虽已叛出三十三天,为何还想着杀圣。随即他一惊,竟是在这一霎那,罗翔宇已然欺身而上,直取青璃子的面门。青璃子眼看自己就要吃亏,但他虽惊不乱。只见他举起手中青光剑一舞再舞,一时身周青光闪闪,竟是将他给包裹了个严实。让那罗翔宇进步不得。罗翔宇知道青璃子厉害,更是知道青光剑乃绝世神兵,哪里敢硬撼。只见他身子一斜,反身往旁边的其他三十三天的人攻了过去。不一会儿就缠斗了起来。

    青璃子见罗翔宇声东击西,哼了一声,对左右喝道:“都给我退后。”随即他飞身上前,迎上罗翔宇。嘴里一边又说道:“影子,你可知道,天主也有意栽培于你,可是你怎么能够背叛三十三天呢?”

    罗翔宇不说话,这时候哪里是他说话的时候。此时最要紧的是想办法逃得性命,可不是废话的时候。旁边老人但见那罗翔宇与那青璃子一个手持青光剑,一个执一根黑乎乎的木棍,青光闪闪,斗的是不亦乐乎。看着那两件法宝,一时眉头皱了起来。只见那黑木棍与那青光剑,似乎同出一处,俱是青光闪闪,在这样一个大雨滂沱的时候,显得那么妖艳。老人嘴里嘀咕道:“那人手中所持应是传说中的青光剑无疑。这样的话,世间传说三十三天的青璃子在雍州出世似没有假,此人就是青璃子了。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三十三天果然厉害,竟不是这些所谓的豪门巨族所能比拟的。只是,那小子的手里所持的黑木棍又是什么呢?不会是传说中的……难道是……”老人一时心里疑惑,似是不能肯定,又似乎觉得不可能,或者不无可能。

    这厢里,罗翔宇执棍一挥,将青璃子的一剑架开,随即来个白虹贯日,攻他个前门。青璃子一时也只有招架的份。然而,青璃子也不是些平庸之辈,他在三十三天可是比罗翔宇还要早出名,道行之高,就是九州大地也是有所耳闻的。此时,但见青璃子对着罗翔宇一哂,哼了一声道:“影子,不要说别人说你是影子,你就真如影子般来去无影了。告诉你,你在我的心里,还是一文不值。”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是将青光剑祭起,向着罗翔宇攻击而来。两个人你来我往,剑棍相交,火花四溅。

    轰隆,一声炸雷,远处咔嚓一声,竟是一棵参天古树被雷一劈,拦腰折断。轰隆,又是一声炸雷,闪电过处,几棵古树就此倒了。风雨越急,电闪雷鸣。只是那些树林里的人毫不在意,有些个道行高深的,衣服上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一点雨水泥渍。

    天空之上,青璃子与罗翔宇越斗越勇,双方也不知道斗了数百回合,竟是不分上下,旁边老人看着,也是一阵好奇。想不到那罗翔宇才出道这么短的时间,竟已经有了与青璃子一较高下的实力。如此看来,他能进入我江家,并盗走冥剑,确实不简单了。老人看着天空上,剑虹过处,一棵棵参天大树倒下,而那罗翔宇手持黑木棍,挥棍之间,自有妙理,直看得老人心里吃惊。

    便在这个时候,罗翔宇手持黑木棍,人随棍走,直上高天,然后一个倒转,俯身向下,攻向正在施法的青璃子。一时之间,仿佛天将黑,夜更迟。而那青璃子也不是个易于之辈,虽看着罗翔宇攻击而来。然而,他却是怡然不惧。但见他手举着青光剑,一时天上雷雨冲击而来,涤去那些雨水,雷光闪烁,纠缠在他的剑上。青光雷电交接,整个天地也是一亮。堪堪在此时候,罗翔宇举棍砸了下来。罗翔宇的黑木棍还没有及体,已然将青璃子的身侧的树木纷纷向着外侧压去。但见罗翔宇挥棍之间,就像半个世界压下,要将青璃子给结果了。青璃子举剑迎上,只听轰的一声,和着天上雷电,整个天地都是一颤。然后,只见罗翔宇与那青璃子双双向着两侧抛去。而他们所过之处,一切草木均是连根拔起,向着远处飞去。

    这里,老人只见罗翔宇与青璃子拼命,已有不解。现在,看着这样的情势,已然明白了罗翔宇的最终企图。他连忙如鬼魅般掠了过去,就要将罗翔宇抓个正着。然而,他的手才抓去,却是一麻。然后,仿佛九天之上雷神发怒,天上所有雷电都向着罗翔宇的黑木棍聚集而来。紧接着,罗翔宇咬着牙,执着黑木棍向老人攻去。老人看着这煌煌天威,直有毁天灭地之能,也是不敢直接面对,只得暂避锋芒。借着这个空隙,罗翔宇仰天一啸,催持着咒力,将异法推将出去,也不管它能不能伤到人,自己一个劲儿往远处掠去。

    这里三十三天的人受到刚才大战波及,不少人退避。此番再出如此异变,已然明白那影子要乘机逃遁。而那青璃子也清醒过来,口里哼了一声,飞身追了过去。

    只是,凡三十三天的人都知道,影子之名可不是虚的,号称影子,其杀伐隐身之术几近无双。一行人在这树林里追踪一阵,渐渐落后,只有青璃子与老人还有些罗翔宇的踪迹气息。

    这厢里,罗翔宇但觉喉咙一甜,又是一口鲜血吐将出来,然而他迟疑不的半步,继续飞奔。风更急,雨随风势,倾盆而降。罗翔宇只觉得体内翻江倒海,气血翻滚,一阵眩晕。然而,自己这残伤之身,哪能就这样草草结束。他还要回神村,还要修炼无上道术。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这时候,雨更大,风雷之声响彻云霄。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大地通明。后面追着的人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而那个青璃子与老者越来越近,越拉越近。轰,又是一记炸雷,天地为之一变。罗翔宇竟是疲累败坏了,身体不支,就要倒下。轰隆,雷电一炸再闪。咔嚓树木成片倒下。然后,那个疲累的身影消失不见。

    很快,老人首先追到这里,停了下来。望着满地狼藉,一时眉头大皱。紧接着,青璃子也追到了这里,打量着周遭一切。随后,他似有所觉,向着右侧掠了过去。

    ※※※※

    却说这扬州杨家,这一日,聚集了从九州各地陆续赶来的修士,人人都想要知道关于幻月之匙的事儿,究竟是何道理。

    原来,杨家家主杨杰无意间得知幻月之匙的下落。本来这是杨家的绝密,可是这杨家当真有小人,竟是将这个消息给漏了出去。如此,才引来了九州之上的众多修士。当然了,杨家家主那是一概否认世间传闻的说他从新有了幻月之匙的消息的事儿。还说,这幻月之匙不是在那叫做神村的地方吗,哪里能够漏出来。要知道,那神村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有时候更是只能闻其声,而不知其面目,向来是九州修士的一大奇闻。如今,却有人说幻月之匙已然流落出来,这可不是笑话吗。

    杨家家主杨杰话是这样说了,但是那些人哪里又十分相信了。虽是不能够在杨家呆得过长时间,呆在这扬州城里却是可以的。因此,这数日下来,扬州城里竟是前所未有的热闹繁华。扬州城又向来是那些骚人墨客心向往之之地,如此锦绣繁华时节,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将这扬州城勾画的满满当当,哪里还能容下一个人了。

    这时候,天空晴朗,连日下来的雨水已然停了。这一日却是一个好天气。但见九天之上,一朵白云掠过,就此消失不见,独留那朗朗青天。正当人们慨叹扬州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时候,天上突然出现一道闪电,当真是晴天霹雳。随后,闪电一闪再闪,勾画之间,一把长剑划过,现出两个字来:幻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