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巨变(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5315字

    第三十四章 巨变(一)

    一道口子就像是一块绷紧了的巨大的布条,中间被一把刀一划,扑哧一声,那道口子越撕越大,就像一个门,出现在罗翔宇的面前。里面似乎就是一个葱荣的世界,诱惑着罗翔宇的前往。

    然而,那道口子里面与那个世界之间还有一层混沌,混沌过后似乎才是那个诱人的世界。混沌,黑蒙蒙一片,若有似无,浑茫一片。有时候,里面又似乎有电闪雷鸣,狂风骤雨,一刹那间,一切再变虚无。那里,一个人能够经过吗?

    罗翔宇站在那里,一时动也不动,却不知该怎么办。如此一再耽搁,也不知道那青璃子去了哪儿。他停了下来,望着那道门户一样的口子,想着该不该进去,该不该走进去。然后,他又想到,这道破口子是怎么出现的呢?他一想到这里,竟是越往深处想,怎么这里就平白无故的出现一道门户样的口子呢?而且,看那个样子,还像是连接神村的通道?这世间难道真的还有另外的世界,而且不只一个,或许就是很多个?神村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吗?三十三天也是处于一个独立的世界吗?那么,传说中的神殿的人又是怎样的?……

    如此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一直想下去,就是无尽头了。罗翔宇直想得脑袋巨大,头重脚轻的时候,只见,那道口子就是连微小的破开之势也停了下来。然后,只见那一片混沌的夹层里,一头凶兽露出脸来,面目狰狞,几乎把个罗翔宇吓出一身冷汗。

    罗翔宇倒退一步,见那只凶兽没有出来,只是张着那张血盆大口咆哮着,又没有声音传出来。罗翔宇停了下来,一时好奇,拿着那根黑木棍递了过去。黑木棍的一端就要接近凶兽,那罗翔宇竟是有些紧张起来。随后,棍端就那样进去了,没有任何阻挡。罗翔宇眼看着那黑木棍递了进去,然后,那只凶兽一口咬下,砰的一声,罗翔宇的手竟是一麻,他连忙将手退了回来。

    罗翔宇收回手,看了看手上的黑木棍,上面什么也没有,也不知道是这黑木棍坚硬呢,还是那只凶兽本不高强。

    罗翔宇想着,怎么这混沌里竟是有生物存活,看来天地造化,真不是人所能想象所能理解。当下,他却是将那一门子心思放到这混沌层里。随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是想起了《九州图志》里有关神村的记载。《九州图志》对这神村描绘神秘,三十三天的人自是不知道如何进这神村。而在一千年前,三十三天的人见对那神村依旧无法,竟是有一位大才走南闯北,阅历无数山川地理,又根据自己在九玄神功之上的造诣,竟是异想天开的推测出那神村或有可能从万妖谷打出一条通道进去也未可知。这位大才便是现如今杀圣万鹏的师父万盛。只是不幸的是,那万盛最终却是在那万妖谷里终了残生,由此,万鹏才没有相信他的师父万盛的猜想,另寻别路去了。

    罗翔宇想到这里,心里一惊,难道那万盛老儿的推测竟是真的,只是他没有找到正确的进口?他这不想还好,一想就想着神村里的所有人,想到他的爷爷,想到严小霜,心里一时按捺不住,就此望着那道口子走了进去。

    可是,他才进去,便是一惊,自己这是中了什么魔咒了,往这个死坑里跳。他反应过来,反身往回走。只是,眼看着那道门户就在眼前,就是跨不过去。他祭起黑木棍,往前飞了过去。这一飞,也不知道又飞了多久,或许就是几天几夜吧。然而,那道缝眼看着慢慢变窄,最后消失了。周围随即暗了下来,一片漆黑。这时候的罗翔宇可是心丧若死了。他在这么个浑茫的地方,四下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而有时候,更是阴风阵阵,直叫他凉透了心。可是,他已经跨进了这里,再说再想也无它法。现在,最重要的是想着如何在这里生存下去。但是,这里能够让人生存下来吗?这是一个问题,一个混混沌沌的问题。

    我们这里暂不说罗翔宇在那层混沌的世界里,究竟怎样。我们却说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大裂缝。其实,早在五百年前,那三十三天的万盛就已经来到了这万妖谷,想要打进神村。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待了多久,几乎差一点就打出一条通道,究竟那条通道能不能进去神村,那也说不定。

    就在他将要把通道打通了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万妖谷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却是如有九天神魔乱舞,整个万妖谷都如置身九幽之地。然后,就像是有九幽魔王再现人世,要为祸人间。眼看着一个个黑影从天而降,将整个万妖谷都给包围果囊,然后,群魔乱舞,万兽齐啸。天地就此暗了下来,时光倒转,一切几乎就此变了模样。……

    如今,那罗翔宇的太初之力又已经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随着他运转九玄神功,加之太初之力,竟是堪堪将当初万盛所打开的那条通道给轻易破开了。

    只是,这通道是被破开了,但到底是与不是去神村的通道呢,现在看来,应该还不能确定。而在此时的罗翔宇看来,更当是不可能。

    罗翔宇此刻端坐在那一根黑木棍上,随处飘流着,似乎就在等死了。也是这罗翔宇可是异类,竟是将那从天山上偷来的天石给炼化了。却是那日在三危山前,由于那天山派的老者将他体内的天石一剑刺破,由此,他竟是慢慢将那天石给炼化了。

    而这天石可是大有来头。却说那往古时期,公共氏与那祝融氏大战,共工氏怒而触不周之山,导致“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彼时,太古女神女娲氏见状,她要挽救世间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于是,她来到天之涯,海之角,炼五彩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

    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那天之涯海之角炼得五彩石却是没有用完,留有三块弃于昆仑山阴之处。这三块奇石吸纳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自成了通天晓地的本领。更是于当年补天之时曾被女娲娘娘含于口中,却是未能承补天大任。女娲将三块奇石按其灵力一一命名,一曰“威”,指神威至尊;一曰“智”,指通晓天地之睿智;一曰“武”,指毁天灭地之威武。也不知道过了几世几纪,随着九州之上,修真炼道之风盛行,人们便开始寻找灵石宝物。便在人们遍寻灵石之际,三石出世,一时搅动风云,直将个九州搞得是腥风血雨,不得安宁。紧接着,神殿的人出世,神村的人也出来走动,再觅三石,那三石却是不知所踪了。

    自此,威、武、智三石就此销声匿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人们渐渐将这三石忘却了。但是,神殿的人有没有将之忘却,却是一无所知了。

    而那天山派的一个弟子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天山的一处神秘大峡谷里,拾得这天石。可是,这个弟子也是无知,对这天石是一无所知。他以为这不过就是一块灵石,准备着将之炼化,哪里想到,他才运转玄功,将那天石含于口中,便就此被那天石给反噬,几乎丧了命。他连忙将之取出来,弃之荒野。等着恢复元气以后,他就此要回天山。然而,那一处山谷里,一时竟是一片白光耀耀生辉,可不是灵气氤氲了。他再次走到那块石头前,将之拾起,拿着回天山,要问问自己的师父,看看这究竟是块什么样的石头。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天石可是通灵了,如何是他能够驾驭得了的呢。因此,他才回到天山派,就被天石再次反噬,就此殒命了。

    可那罗翔宇可不是天山派的弟子,他所修炼的功法只怕就是当年的江南雁也不知所谓。当年江南雁将那无名口诀教给罗翔宇,却是救了罗翔宇一命。而这个世间,怕也只有修炼那无名口诀的人才能驾驭天石了。当然,这是后话。

    却说此时罗翔宇身处那混混沌沌之中,要是常人,只怕才进去,就被那混沌之气侵蚀,当场丧命不可。然而,罗翔宇竟是无意中将那天石给炼化了,而这天石更是有补天之能,对这混沌之气那就像是碰着了死对头,和着一气,将罗翔宇的身周的混沌之气都给炼化了,让罗翔宇如处九州大地之上。当然了,这里可没有九州好,九州之地,人杰地灵不说,就是那黑夜白昼的,有光,这一点就比这里强的多了。

    只是,既然身处此地,那罗翔宇也就只得认命了。他在这混沌里,去无可去,只是打坐修炼,别无所为。让他不明白的还有一事儿,那就是为什么在万妖谷时,他明明看见那缝里另有乾坤,只要过了那混沌通道,就似乎到了另一个世界,而且,一个不小心,那里可能就是神村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又开始回忆这段时间以来,他所漂流的路线。好一会儿,他祭起黑木棍,往回飞去。便在这时,前面似乎有一个庞然大物移将过来。罗翔宇一惊,怕不是这里面的凶兽发现了自己。当下,他屏气凝神,玄功九转,严正对敌。乎的一声那个庞然大物来到他的身前,罗翔宇举棍就要打,却只见那个庞然大物理也不理他,就此向着前面风一般飘走了。一时,罗翔宇手心见汗,恐惧到了极点。

    罗翔宇摸着黑,往那边瞧了一瞧,虽是看不见什么,但是,他看着那里,似乎觉得那里也不是就很黑了,但见那庞然大物匆匆离去,倒好像是在逃跑似的。罗翔宇一时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摇了摇头,继续往前。随着他望前走,遇到的凶兽也是越来越多,有些个更是争先恐后的,生怕跑的慢了,会被身后的什么妖怪给结果了。

    罗翔宇对自己所处之地一无所知,再看此等景象,大概猜出些缘由,怕不是前面有更加强悍的凶兽,捕食这些个弱小者,或者就是有什么风暴了。风暴,不会是宇宙风暴吧?不会是混沌风暴吧?想到这里,罗翔宇几乎惊出一身冷汗。虽说他如今身处险境,离死不远。然而,人们一生下来,就都恶死好生,不到最后关头,几乎就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性命。罗翔宇此番回赶,还望着回到他看见神村的地方,就此回到神村呢。虽说这多少不过是奢望,想着自己过来看了,能够死心。可是,他断然不会坐以待毙呀。还有就是,既然这里面有凶兽,那它们能活,我罗翔宇怎么就不能活下去呢。

    当下,他也不顾什么,不再回走,却是跟着那些凶兽也逃命去了。

    浑茫一片,依旧是浑茫一片。罗翔宇随着这支队伍,也不知道逃了多久,在这混沌夹层里,早无日月,他只盼望有一天能够走出去。现在想想,那万妖谷可是个多么舒服的地方啊。

    便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眼前,对,就在眼前,他分明看见了光芒一闪而过。只是他飞的太快,错过了。他可不管那是不是错觉,他立即回身,飞了回来。不一会儿,他来到那个发光的地方。

    ※※※※

    万妖谷里,罗翔宇与青璃子斗过法的地方,这时候现出一个人来。此人脸色苍白,右手衣襟破开,隐有血迹,却正是那逃走了的青璃子。

    青璃子来到这里以后,发现那罗翔宇果然没在这里,想是追杀自己去了。当下他一笑道:“我就说嘛,这里最是安全。”他也不再废话,就此打坐调息,要养好伤再理论。可是,这时候,他却是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他一直在想,那影子不过进三十三天才三年,道行本在他之下。如今,才出来这么短一段时间,影子道行怎么那么高了,更是伤了自己。他百思不得其解,可是现在也不是去找影子理论的时候。因此,他强镇定下心神,盘膝而坐,开始调养起来。

    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璃子站起身来,眼看他那身上的伤却是好的差不多了。他内视一下己身,然后望了望周遭妖兽,也不管它们,自顾自离去。

    ※※※※

    神村,神山前。

    一个老者来到这里已有多时了,他只是看着这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然而,那神山终究是一动也没有动。老者长叹一声,道:“小宇小霜,你们好自为之。”说完,老者再次看了看神山,转过身来,向着村子里走去。

    老者来到家里,此时,家里却是难得的有几位客人等在那儿,都是些个老头子。众人见老者回来了,一个老人笑呵呵的道:“怎么,无法笑人罗啸天还真的有无法笑出来的时候?”

    老者自然便是那罗翔宇的爷爷罗啸天。但是看着,这罗啸天因没见着罗翔宇与严小霜赶回来,心里大是不悦。他抬头看了看刚才说话的那个老人,道:“唐老怪,你少要说风凉话。谁还不知道你那副德行。”那罗啸天说完,也不顾其他,寻座位坐了下来。

    众人见罗啸天也是心情不好,不好打趣他,倒是没有笑话。就是那唐老怪也在被旁边一人一拉袖子的当,微微堆下了些尴尬的笑来。

    随后,坐在上首的一个老者清清喉咙,道:“如今幻界就要出世,虽说不过是个小门,但那也足够我们神村的人进驻一段时间了。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那幻界可不是一般的世界。到时候,我希望大家都给打起十二分精神咯。若是此次进驻幻界顺利,或许,九州便不用再受约束了吧……”

    随后又说了许多关于幻界的事宜,又是分兵部署一遍,众人才散了。老人望着那些个老头子渐行渐远,心里有话,却是没有多说什么。他就那样一个人坐在堂屋里,望着外面的远山,怔怔不语。

    ※※※※

    罗翔宇望着眼前那一抹白光,仿佛这缕白光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他非得抓住不可。那缕白光微微闪动着,一阵风吹过,他就要消失。然而,无论这混沌层里的风如何吹刮,那一抹白光依旧在他的面前闪动着光辉,一时是那么的明亮,几乎照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透过白光望过去,另一面青茫茫一片,当真是一个葱荣的世界啊。他随即拿着黑木棍使劲的敲打着,敲打着那透出一缕白光的小洞,希望砸出一个大洞来,自己好进去。可是,任凭他百般努力,那个洞依旧是那么的渺小,连一个姑娘的小指头似乎也放不进去。

    如此努力,不见效果,罗翔宇一时气急败坏,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事儿呢?万万不能,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从这里走出去。随即,他再次运转玄功,又是一阵狂轰滥炸,拼命要将这里给打开一个洞口,好让自己出去。

    凶兽的浪潮越来越混乱,罗翔宇几次与凶兽冲突,也不知道他杀了多少只混沌凶兽,他已经累了。可是,他的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喊道:我要出去,我要活下去……

    这时候,一只更加强大的凶兽向他攻击而来。他二话不说,直接将那太初之力使将出来,但见一道白光划过,那只凶兽就此殒命。他望着那道稍纵即逝的白光,脑海里一个念头闪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时竟是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