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巨变(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4281字

    第三十五章 巨变(二)

    神村,此时正动荡不安。但只见九天之上,一个巨大透明的光球临空倒转,五彩光环如霓虹灯光,整个神村都被它给染上了五彩之色。这样一个巨大的光球,将神村的天空都给填满,几乎没有上天。一时,神村的所有村民都给惊呆了。

    村民但见那五彩光芒流转,令人眼花缭乱。便在这时候,几个老者从那五彩光芒里闪身出来,落到地面,仰望着天空之上的光球。五彩之光耀眼夺目,璀璨无边。一个老者回过头来,看见那么多的村民也在看着,心里一惊。他连忙吼道:“罗老怪,你这办的是个什么事儿?你看看村民,他们怎么都醒来了啊?”

    那边,一个身影有些佝偻的老者回过神来,看了看身周村民,一时愕然。他呐呐道:“我,我刚才不是,不是……”

    此时,其他老者也纷纷将目光投过来。老人嘿嘿一笑,随即几个撒手间,就是将那么多村民给施了什么法。随后,那些村民竟是一个个平身漂浮在半空中,慢慢向着各家屋子里飘去,看着是落在床上了。

    旁边一个老者摇了摇头,对老人说道:“罗老怪,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再施展这等法力了,对你可不是很好,就是对村民,也没有好处的。”

    老人罗老怪呵呵一笑道:“没事儿了,我们继续。”

    然后,几个老者成九宫之势站着,纷纷运转玄功,祭起法宝,向着天上的光球打去。法宝光怪陆离,与这五彩之光绞在一处,若仔细看,怕你的脑袋不晕死了。

    但见天空之上,那个光球在几个老人一同施法之下,竟有上升之势。几个老人又是一阵念念有词,在那五彩光芒之中,一个个字符争相出现,绕着光球旋转包裹,越聚越多。然后,光球底下,一个若隐若现的门户出现,一个个空洞地世界慢慢幻化,里面慢慢又有燕飞鱼翔,一片片青绿的世界慢慢呈现,仙气蒸腾,又似有九天仙女曼舞,其乐融融,真个就像是一个传说中的仙界。

    这时候,一个老者朝着罗啸天老人喊道:“笑人,赶紧咯!”

    罗啸天应了一声,一时不敢大意。当下,他退了下来,然后朝着村子方向,急念咒语,随即一个个神村的人横空躺于空中,紧接着又是往那个光球底下门户移去,一具具有如尸体的村民就在罗啸天的玄功催持之下,慢慢飘进了光球门户里面。就在最后一个人也进去以后,所有老者相互一看,也纷纷飞身而进。眼看着那道光门就要关上。此时,罗啸天最后看了一眼神村,回过头去。然而,就在他要回身的那一霎那,他竟是一惊。只见他刚才目光所及,一处虚空中白光一闪,竟是破开一道口子来。然后,一个身着十分狼狈的少年走将出来。罗啸天一怔,口里呐呐道:小宇……

    同一时间,九州之上,四面八方异彩纷呈,五彩祥云轮番登场。然后,从北方开始,九天之上,一个巨大的“幻”字成无匹之势勾画而出。幻字出现以后,五彩祥云陡然变换,成就黑云滚滚,一时电闪雷鸣,绕着幻字而走。整个北疆一暗一亮,如梦似幻。

    当此之际,北疆幻城之内,数排人影冲天而起,竟不顾雷鸣电走,奋身而上。但凡在北疆的所有修士,见此异象,纷纷仰头看天,然后纷纷御剑而去。仿佛那里有一个莫大的诱惑等待着每一个修士。

    与此同时,西北,正西,西南,正南,东南,正东,东北各个方向之上,苍云龙走,又似有九天凤鸣婉转轮回。然后,一个个“幻”字悬空而立,飞龙走凤,火随风势,八方各呈异象,将整个九州都给包裹了起来。人们甚至觉得,这九天仙神已然发怒,要将这个世界给毁了。

    但是,那些修行道行高深之辈,见此异象,脸上先是一阵疑惑,然后所有人无不露出喜悦,以为仙界降临。随后,所有修真世家、巨派门阀,分居方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到来。九州大地,所有人这时候都在注视着这人间或许千百年也难得一见的异象。看着天上异彩层层,以为末世降临。

    而当此异象出世之时,沧海之上,一个老人踏海而行,轻松自在,自不必说。然而,当东方天际龙飞凤舞,异啸连连之际,他却是脸色一变,陡然停下脚步。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天上,深深的看着天上,心下一沉。只听他嘴里咕噜道:“难道,难道那阴阳门竟是与幻界联系上了?”老人一想到这里,心里念头就是再舍不得,深想下去。久久,只见老人眉头皱了一阵,他竟是望西而去。

    ※※※※

    神村,五彩光芒漫天。

    罗翔宇奋力一击,到底是打开了一道门户,而且更为巧合的是,他跨过那道门户,眼前所见,却是一个五彩的世界。他甚至觉得,或许,这不过就是一个梦。然而,高空之上,那一个旋转着放出五彩光芒的光球,竟是那么的耀人眼目。然后,他看见,在那五彩光球之上,有一道门,门口站有一个人。

    罗翔宇大声喊道:“爷爷爷爷,是你吗?那个光球是什么呀,你们要去哪儿呀……”罗翔宇有太多的疑问,可是,他却是问不出来了。只见那道光门慢慢合上,那个人影也消失在五彩光芒之中。他迟疑一会儿,竟是飞身而上,直往光球飞去。只是那光球在那道门合上之后,转动速度成倍加快,紧接着飞旋上九天,消失不见了。

    罗翔宇颓废之极,那个人明明就是自己的爷爷罗啸天啊,他躲进光球里是要到哪儿去呢。他再看看周围环境,打量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是神村没错啊。此时,神村人烟全无,刚才那一番惊天动地的景象再找不到半点影迹。罗翔宇都以为,或许,这三年来的经历,不过就是一个梦。梦醒了,一切都没有变吧。可是,他又不敢去证实,他害怕,害怕他心里的那一丝恐惧蔓延全身,从而将自己给吞没了。

    咚的一声,罗翔宇摔倒在地,再起不来。而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破开的那个虚空门户也开始慢慢收缩,就要闭合。只见一个黑影一闪,奔将出来。然后,没有声音,那道口子就那要无声无息的闭合上了。

    ※※※※

    南疆,万妖谷外围。

    一座座冲天而起的山峰将整个万妖谷包裹着,从外面看去,那万妖谷不过就是一处最最原始的森林。当然,此时站在那一剑峰上的人却不那么认为。他们拿眼望着万妖谷里面的景象,深深的望着,仿佛里面有千年的思念,或者有万年的创伤,也或者,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是那些横行霸道的妖兽,要择人而噬。

    望着万妖谷里仰天咆哮的妖兽,一剑峰上,一个少女转过身来,对旁边的男子说道:“大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怎么我们到这里来了啊,我们不是来找翔宇哥哥的吗?”少女此时着一袭白衫,长发披肩,淡淡的眉毛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正眨巴着,煞是可爱。

    旁边也有一个女子,美艳不可方物。她听见少女这样一问,也是不解,向着男子望了过来。还说:“南雁哥,你来这万妖谷做什么呢?难道说,那个罗翔宇竟会是在……这不可能吧?”

    这一行人正是江南雁兄妹与那严小霜。那少女严小霜只是将她那一对眼睛望望万妖谷,又是带着疑问,盯着江南雁的眼睛。江南雁见江雪也是疑问。他转过身来,对两人说道:“我用游魂追丝之术循着冥剑的气息追到这里,便断了线索。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冥剑就是小宇盗走的。”

    旁边江雪一惊,说道:“什么,那个罗翔宇有那么厉害吗?竟然会不知不觉的从我江家盗走冥剑?南雁哥,你猜错了吧?”

    严小霜也将她的眼睛只抓着江南雁,仿佛还有一些兴奋。

    江南雁望了望她俩,说道:“影子之名,可不是虚的。况且,三十三天的玄功《九玄神功》相当厉害,神妙莫测不说,更有传言说,其第一章就是杀伐隐身之术,以影子的实力,老祖稍有大意,就能在江家进出自如。不过,我听说,老祖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并一路追了过来。只怕要不是扬州事变,小宇早被老祖带回去了。现在扬州之事告一段落,想来,老祖会很快跟来的。”

    “啊!那我们岂不是很麻烦,要是老祖跟上来,罗翔宇没有找到,倒是将我们给带了回去,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呢,南雁哥。”却是江雪无不焦急的说道。

    江南雁听江雪如是说,却一时无话。他似乎长叹了一声,转身望着万妖谷。此时的万妖谷里,百兽齐啸,声势浩荡,直有惊天动地之威。也不知道这万妖谷从来如此呢,还是今天特别,所有妖兽都变得不安了?

    那严小霜眼看着江南雁陷入沉思,也不好说话。她看了看万妖谷,只见谷上空,似有层层薄雾,将谷里面的一切都给包裹着,让里面的妖兽也好,空气也罢,都出去不得半步。她轻轻说道:“那大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呢?翔宇哥哥真的进入这个什么万妖谷了吗?”

    旁边江雪见江南雁没有说话,她说道:“应该不可能,这万妖谷可是传说有进无出的。从三十三天出来的人可不是个蠢货。传闻说,《九州图志》这样的上古奇书三十三天都有所收藏。作为三十三天的干将,影子不可能不知道万妖谷的。”

    严小霜被江雪说的是心惊胆战,好歹说完,确定罗翔宇多半不会硬闯进去,一颗心才几乎要落下。可是,正当这时,那江雪却又说道:“要是被人给逼进去了,可就不好了。”严小霜竟是脸都白了。因为江雪说这万妖谷可是有进无出了。就是站在这里看万妖谷,心里也一阵发毛。要是闯了进去,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妖兽,其惨状,不言而喻了。

    严小霜看着江雪,心里害怕,她转身望着江南雁,说道:“大哥哥,翔宇哥哥不会被什么人逼进去的,对吧?”

    江南雁收回目光,转身望着严小霜,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照目前这个情况来看,罗翔宇指不定真被三十三天的给逼进了万妖谷了。便在他开口难言的时候,但见九天之上,五彩光芒一闪再闪,随后,一朵朵五彩祥云轮番上演,将整个南疆都笼罩在五彩之光里。而那万妖谷里,妖兽更是躁动不安,更有许多或有法力道行的妖兽腾空而起,作势要飞将出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人来不及思考。江南雁看着一时反应过来,拉着江雪与严小霜的手就往远处飞去。此时,九天之上,异彩纷呈,而南疆正中高空之上,一个“幻”字慢慢显现出来,一时又是雷电交加,恍若末世。

    望着这九天异彩,严小霜与江雪都是一时痴了。而那江南雁在离开万妖谷远处停下来以后,才看看这九天异象,心里竟是兴奋起来,仿佛有什么在他看来不可能发生出现的事物,在这时候,破天荒上演登场了。

    只听他激动地颤声道:“幻……难道说……”

    望着天上异彩,江南雁的嘴巴张得老大,如江雪与严小霜一般,也是痴了。轰隆隆,一叠炸雷将三人惊醒。三人只见天上五彩光芒若隐若现,伴随着的是那乌云滚滚。随后,乌云滚动之际,循着逆时针方向转动,慢慢形成一个倒挂着的漩涡,里面电光火闪,恍若九天仙神发怒,轰隆隆又是一阵。然后,竟是于那漩涡之中,一道巨大的光柱势若千钧,砸了下来。周遭云雾始一碰着光柱,呲呲之声不绝于耳,一阵阵黑烟混着黑云,几乎将整个南疆给笼罩在黑暗之中。

    眼看着那光柱就要将万妖谷以及里面的一切妖兽都给炸个粉碎。便在那光柱在万妖谷高空百丈之高处,光柱竟是快速分解成无数道细小光柱,将整个万妖谷都笼罩在光柱之中,连同谷外的山峰。轰的一声,万妖谷周围百里之内,光芒四射,江南雁分明看见有一张网将整个万妖谷给网罗住了。但是,经此惊天一击,那张深紫色一闪而过的网,似乎在这光柱洒下之时,摇晃一下,破开了一个洞,一个足可以让一只中等大小的妖兽钻出来的破洞。

    当此光芒漫天四射之际,万妖谷内,万兽齐啸,然后,一些强悍的妖兽纷纷从刚才那个破口处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