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九州风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4203字

    第三十八章 九州风云

    神山,那一座高耸入云,永远难见其真面目的山峰高伟挺拔,将整个神村俯视脚下。然而,千百年来,无论是谁,都对这神山恭恭敬敬,没有人敢造次半点。仿佛这山就是神明。

    罗翔宇很小的时候,只知道神山就是村子里的神明,每年都有一天是村里的人祭祀神山的日子。现在,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知的毛头小子了,他已经是九州之上颇有名气的修士,更是从三十三天那样一个炼狱般的地方成长起来的影子。或许,单打独斗,九州之上,年轻一辈之中,他少有敌手。

    但是,就算是现在的他,站在神山前,一时也颇感渺小,更有倾倒之意。不过,现在的罗翔宇可不再是三年前的罗翔宇,那一个毛头小子。他挺胸望着神山,见此山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那股咄咄逼人之气势,真的没有什么。他移步来到当初离开的那个位置,那里,依旧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可是,就是因为当年的自己太调皮,就此身走九州,才有这一番九死一生的经历。当然了,也因为如此,他才修炼了这么一身道行。

    罗翔宇站在神山之前良久,久到他的身体似乎有些打战,他才慢慢运转玄功,一只手抬起,向着坚硬的石壁伸了过去。手上,一团团光华流转,耀眼夺目。随着他的手靠近石壁,石壁上,竟是缓缓现出一行字迹来。罗翔宇心下奇道:之前并没有这样的字迹呀,难道这就是爷爷要我来神山的原因?

    当下,他收住手,暗运玄功,看着那一行行字渐渐浮现,只见上面首句写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再下面才是一些爷爷留给他的话。原来,爷爷以及全村的人都进了幻界门户。这幻界门户可不简单,据说是进入幻界的一条通道,里面就像是一个世界,可以容纳一定数量的人。人在里面生活,几乎长生不老。然而,那里并不能长期居住。主要还是因为那里并不是真正的幻界,没有仙元之气。就算是在幻界,里面仙元之气充盈,人在里面生活久了,也会渐显老态,不能真正长生。

    只是,这幻界超脱于三界之外,几有长生界之称,是以幻界是所有修士心向往之之地,但凡知道了解这幻界的人,无不想方设法,闯入幻界。不过,幻界之名却在千万年以来,鲜有人知。现如今,那幻界门户竟是于神村现世,也是这神村的人神通广大,预见幻界门户的出世,赶紧张罗,将整个神村的人都带进幻界门户,如此避世一段时间。罗翔宇想着,他在三十三天的时候,只听说了幻界,却没有这幻界门户的半点消息。那又是个什么地方呢?这里说了许多,却是没有半点实在的消息。现在,也不知道那个幻界门户究竟隐身何处去了。

    当然,这些,罗翔宇一时也不想知道了,他再要看看还有什么内容,却是再没有半点了。罗翔宇好不失落。可是,事已至此,再想做什么也是不能。他还以为这里留有他爷爷给他的什么东西,可是,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什么也没有。他要在里面找一些其他东西来,找一些爷爷留给他的东西。然而,就是那些信息已经快遗忘了,他也没有找出别的什么东西来。

    他收回玄功,就那样傻站在那儿,一直定定的站着。神山之上,云雾缭绕,一时一条七色彩虹划过天空,绚烂夺目。彩虹一头扎进神山云雾之中,天清气朗,一条彩虹那么绚烂,底下的人,那个孤立的身影却是没有半点感觉。他仿佛就此不入尘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

    九州大地之上,血雨肉雨还在下着,那些争先恐后要往空门里钻的人已经乱斗在一处了。而那个空门此时一阵摇晃,竟是在慢慢缩小,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没了。

    九天之上,所有修士正斗得不亦乐乎。而地上,还有许多修士正往天上赶。混战越演越烈,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修士,也不知道这样的混乱,这样的惨祸要进行到什么时候。反正看那形势,还要大战个七八个月也说不定。这已经是第三天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空门也在慢慢变化,而那些争斗着的人,却没有多少人再注意,似乎已经沉浸在争斗之中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却是从那道空门里传出来的,震耳发聩,一时将所有修士都给震住了。那些在争斗中不可自拔的人,也在这时候停了下来,摆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令人忍俊不禁。就这么一阵巨响,九天之上,血雨肉雨几乎消停。然后,透过那些血光,只见空门之前,一个身影背对着众人,望着那个空门,深深的望着,仿佛里面有东西,勾引他的年华。他那一头披肩的长发,就那样,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苍白了起来。几乎在一眨眼之间,那一头乌黑的头发全白了。

    望着如此莫名的场景,九天之上一时鸦雀无声。久久,空门之前,那个白发披肩的身影,竟是向前迈了一步,再迈一步,两步,三步,一只脚就那样跨了进去。所有人此时都屏住了呼吸,是谁的心跳声慢慢起伏,将这里的一干人等的心跳牵引跳动起来。

    然后,是谁一声惊呼,抢上前去。又是一群人,往前面飞奔而去。九天之上,那些修士又要大打出手。便在这时候,刚才走进去的那个人,慢慢转过身来,脸上皱纹横生,苍老不已。然后,他僵硬的笑了笑,侧过身,往左侧走去,几乎就在一息之间,他的身影便是绕过空门,再次出现在九天之上。那个空门分明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门户,里面根本不独成一个世界。而那些冲在前面的人,看着一怔,还是迈出脚步,走了进去,就像这里没有什么门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依旧还是处于九州之上,高空之中。不一会儿,他们也如之前那个人般,头发苍白,转身从门侧绕了出来,依旧出现在人们面前。他们,那些走进空门的人,除了青春流逝,头发苍白,容颜苍老了以外,什么也没有改变。

    冲到近前的那些修士都怔住了,要不要往前再迈一步,这是一个问题。或许,这只是一时的幻象,那些人既然走了进去,那么他们就应该是进了仙界,当神仙去了。想着这就是成仙之门,想着只要再迈出一步,就可能成仙,那些修士几乎毫不犹豫,就要踏出脚步,要走进仙界去。而就在这时候,但听一阵凄厉的惨叫,却是刚才那一批人,站在高空之中,仿佛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的事物,他们抱头嚎啕大哭。有几个女修士更是蒙着脸,拉扯着头发,痛苦的嚎叫起来。紧接着,那些修士纷纷晕了过去,再没有支撑,向着九州大地飞速落下。

    这突然的变故,几乎吓着许多修士,那些徘徊犹豫的人立马就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个凄厉的场面,口中粗气直喘,几乎透不过气来。

    而这样一阵惨叫,像是将什么给牵引,连同那道空门也被影响,只见那道空门再次摇晃一阵,轰隆隆,就此消失不见了。那些再要拼死冲向前去的人,扑了个空,心里又是懊悔不已。许多人情绪急剧下降又升温,眼看刚才的惨斗又要再演。便在这时候,刚才空门出现的地方,一排身着青衣的蒙面人凭空出现。青衣蒙面人出现以后,所有修士但凡看见他们了的,但凡知道了解他们的,都保持着刚才是身形,一时痴了,或者更应该说,所有修士都因为会再见这样的青衣蒙面人而呆若木鸡。

    青衣蒙面人也不管那些奇形怪状的修士,他们看了看场中一眼,然后其中一个说道:“此门根本就不是幻界之门,而是幻界之门映射出来的一个空门。神殿神王说了,此次幻界再现九州,确实是千万年来第一次。但是,这幻界之门根本没有在人间出现,很有可能被神村的人抢先了。如果尔等还不收手,还要在这里大动干戈,继续让惨祸发展下去的话,我神殿就不得不出手了。”

    久久,九天之上都是一片安静,没有什么声息。而之前那个说话的青衣人看了看这个景象,点了点头,说道:“很好,现在大家都回去吧,九州发生如此惨祸,百废待兴呢,就有劳各位了。”

    傻眼了,所有修士都傻眼了。原来,传闻说神殿出世之事并不是虚的。而人们更没有想到的是,这幻界之门已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一时天上修士又是议论纷纷,等人们再次回头看向空门出现之地的时候,那些青衣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然后,那些修士再次打量了一番这里的景象,纷纷御剑而回九州。此时的九州,已经千疮百孔,狼藉一片。那些豪门巨派,那些修真世家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但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却是苦不堪言,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被毁了。

    为了重建家园,那些老百姓也不知道下了多少血汗,更有一些人,为重建家园,或者就那样累死了,或者因为缺衣少食,饿死冻死了。好在,九州修士,都不是那种薄情寡义之辈,他们看着百姓受灾受难,一时放下门派世家之争,想帮着百姓将一座座家园给建好了。九州之上,又是一派繁华的生机勃勃的景象。

    虽说此次九州受灾巨大。百姓受苦受难,却没有死多少;那些修士却在九天之上为争进空门,大打出手,却是死了无数修士。当然了,这些修士里面,并没有包括那些豪门巨派隐世世家的人。但凡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宗派世家,多是在旁边看着那些修士斗得死去活来。或者说,他们早就知道,那道门户就是一道空门。而在那场混战之中,但凡侥幸活了下来的,多半就跟人结了莫大的仇怨。因此,在九州大地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的时候,许多人又开始挑起战斗,一时腥风血雨,在所多有。

    ※※※※

    却说南疆衡山前,那些妖兽在天上的空门消失以后,竟是带着十分不甘的咆哮,且战且退,退回万妖谷里面去了。与此同时,九州大地之上,那些所有因为此次异象横生,而将那些禁地封印破开的地方,那些出世的妖魔妖兽,都带着不甘,退回禁地去,然后,只见九天之上,一张巨网凭空撒下,再次将禁地封印起来。

    南疆,从万妖谷里面冲出来的妖兽都退回去了,只有那些被修士击杀了的妖兽的尸体,还留在原处。眼看着一张巨大的网将万妖谷封印起来,里面的妖兽带着强烈的不安,仰天咆哮,似乎此次出世,它们并没有得到满足,或者不满意于上天的有意安排。随着那张巨网慢慢消失,万妖谷里面的妖兽也开始回到原来的状态。只是,如果你细看的话,万妖谷里面所有的妖兽的眼睛,都是血红的,让人看着,背上凉气一股接着一股冒起,不是个滋味。

    这一切就要回归自然的时候,一剑峰上,一个人影慢慢浮现。此人身穿一袭青色长衫,俊伟高大,剑眉星目,面白如玉,堪堪一个人间美男子。却不是那个三十三天的青璃子是谁。想来,就在万妖谷破开的时候,他竟是随着妖兽走出了那个神话般的地方。此时,他拿眼望着万妖谷里面的一切,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影子啊影子,亏我在里面找了你那么久,就是没有你的半点踪迹,难道说你会比我先出来。”

    原来,那日万妖谷破开禁制,青璃子被困万妖谷,又连续搜索影子的踪迹,却是在那日与之斗法以后,影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令他青璃子再找不到半点踪迹。他看着出口就在眼前,他御剑而上,冲了出来,随后又隐身于一剑峰上,要守株待兔,将个影子抓个正着。然而,现如今那万妖谷都再次被封印了,影子还是没有踪迹。青璃子站在一剑峰上,看了好久,他才长叹了一声,御剑北去。他这一去,人随剑走,划过一道道白痕,搅动风云,几乎将整个九州的风云带动,似乎又有血雨腥风要再次闪亮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