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流浪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5本章字数:4269字

    第四十章 流浪

    白云苍狗,时光匆匆。转眼间,空门事件已经过去半年了。随着九州之上,修真世家门派元气渐渐恢复,人们的生活也回到正轨上。各方世家门派,也都开始忙了起来,仿佛又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

    这一日,是一个好日子,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此时,一朵白云慢悠悠飘过,似乎在记录这一天所有发生的事儿。然后,那朵白云随风而散,再无踪迹。

    地上,一座不高的山峰之上,一个人抬头望着天上,望着那朵白云消失无踪,仿佛就是在望着这一世繁华。然后,他低下头来,俯瞰那一片苍苍渺渺。望着远处,山高水远,在这天清气朗的时候,这山河是那么韵媚,又是那么壮阔苍茫。

    阳光妩媚,更有万千火热,几乎让每一个人自此沉沦。或者说,这一切的时光,不过就是太阳随手的播洒。辉煌过后又是什么呢?他一声长叹,仿佛有无尽的沧桑,而沧桑背后,还有无数的恓惶,无数的孤独,无数的落寞。

    他抬头再次看了看天空,此时的天空还是一片清朗,万里有云。他又望了望天际,那里,似乎有一抹云悄悄飘散。只是,他却没有过多注意。他只是一挥袖袍,往远处飞走了。久久,天空那一抹苍白才再次消散。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他来到一座城池里,人们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凭空出现,以为是一个不世高手,令人肃然起敬。然而,随后,他便是就那样摇晃几下,倒下了。明明一个好好的人,就那样,一点景气也没有似的,就那样倒下了。或许,一个人生活实在太累;或许,一个人生活本就没有意义;也或许,就这样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吧……然后,他再次失去意识。

    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似乎有许多人围了过来。可是,他再不用理会,就那样晕了过去。他怎么就突然晕了过去呢?地上很凉吧,或者,让一切意识都处于黑暗之中,自己才有一丝存在的感觉。对,只有黑暗才是自己的伴侣,只有黑暗属于自己。在黑暗的角落,一个人面对着,面对着要将每一个人置身于炼狱的魔鬼,那种滋味才是这个世间最最失望的时候吧。然而,除了处身于那一片茫茫的黑暗,哪里有自己的归宿呢?没有,真的没有。所有人都离开了,亲人,朋友,还有那个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也不见了。自己就是被这个世界遗弃了的人吧。

    可是,为什么每一次自己置身于黑暗里,每一次自己隐身于黑夜之中的时候,总又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小宇小宇……”一叠一叠声音,要将自己从那孤独寂寞之中唤醒,要自己不要沉迷于孤寂。于是,他慢慢醒转过来。眼前所见,是一颗颗好奇的脑袋。人们千奇百怪,看着那个刚刚倒下,不过一会儿又醒了过来的人,一个个脑袋探出,以为有什么新鲜事儿。

    他醒来以后,还是如以前一般,并没有熟悉的人。难道,自己就只有这样一直流浪下去吗。流浪,已经半年了吧,自从走出神村以后,已经有半年了吧。这半年里,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地方,然而除了自己,还有就是那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影子,什么也没有。一个人,独自漂泊流浪;一个人,随波逐流,随风而逝,直到精疲力尽,直到头晕目眩,晕死过去。可是,就是晕过去了,脑海里还是那些离开了的人的影子。然后,他又慢慢醒了过来。

    此时,但见又是这么多围观的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厌倦。甚至,他似乎还觉着这些人的面孔是那么的亲切。他几乎有一种要去拥抱这里的每一个人的冲动。然而,人们但见他醒过来了,好像没有什么新鲜事儿,便各自离开了,独留他一个人躺在那里,躺在地上,感受着地的冰凉,感受着微风拂过,人世沧桑。

    他自叹一声,道:“唉,罗翔宇啊罗翔宇,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流浪漂泊下去吗?”又说道,“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自从村里的人都走了以后,你心里也不知道有多难受……”

    他,罗翔宇,似乎早已习惯了自言自语,自问自答。他慢慢站起身来,摇晃一下身体,往前走了过去。这时候,天已经要暗下来了。只见罗翔宇一个人独自走在一条冗长的街上,一个人,面对着人世浮沉。

    原来,罗翔宇在神村一个人实在呆不下去了,想着人生又还没有过完,想着也许九州之上总有什么吸引着自己的。于是,他走出神村。可是,随着他打一处处走过,却似乎并没有一个地方,一件事儿吸引着他自己。而且,无论是坐着歇着,还是睡梦里,脑海里都是过往曾经,一个个神村的人在他的脑海里倒带,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这半年来,他随波逐流,实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仿佛自己的生命已经随着神村的消失,一同消失了,活着根本就没了意义。

    他想过许许多多的生活方式,要从新开始,开始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当他静下心来要隐居时,脑海里始终是那些过往曾经,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他于是选择了流浪,选择了四处漂泊。

    半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似乎也不短。有时候漫长的要命,有时候又好像曾经历历在目,过往就在昨天。

    眼看着,黑夜降临,这条街上,再没有什么人,除了罗翔宇那道孤单的身影,除了他踏出的哒哒的脚步声。长街寂寂,似乎这夜也带了凉,带了寒冷。只是,罗翔宇已经不在乎了。他随便找一个角落席地坐了下去,背靠着墙,不一会儿,便传出了他呼呼呼的鼾声。

    ※※※※

    夜黑风高,正是夜鸟出世的时候。夜更迟,星月不显。高空之上,几个黑点由远及近,一个闪烁之间,便来到了这个城池里。却是几个人,闪身到一处屋顶之上,聚在一处,一时低声交谈起来。不一会儿,几人似乎达成协议,又各自闪身离开,看着是从四面八方向着这座城池里最高的那座建筑围了过去了。

    这一夜,仿佛已经决定了不平静。就是那些高枕无忧的人似乎也没有了睡意,要坐等白天的到来。睡是不能睡的了,只盼望这一夜能够平安的度过,没有什么风波,一切都安安稳稳的。

    但是,这显然是痴心妄想。因为便在这时候,一个人影透门而入,直将屋里的人吓个半死。一股风扫过,两个守卫还没有来得及哼声,就此颓然倒地。大厅上位坐着的人一惊,霍然站起身来。看着脸上,几乎一粒粒汗要往外冒出来。他看了看那个透门而入,黑衣打扮,黑纱蒙面的人,颤声道:“你们到底是来了……”声音已带了沙哑,更透出太多的无奈。

    来人打量着眼前之人,只见此人身材并不高伟,脸宽唇厚,两鬓已现白发。一袭长衫及地,似有风鼓起,显然也是个高手。他看了看他那双手似要突然袭击,摇了摇头,道:“王老头,你可不能轻举妄动,要不然,你这小小王家最后的命脉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王老头看着来人说话自在轻松,仔细一听,但觉又有好几个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各个高手,已经将他给围在了这个房间里。也不知道此时,其他人怎么样了,难道说已经被他们给解决了吗?王老头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难过。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三十三天的人给发现了。当下,他咬牙道:“青璃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来人似乎也没有想到王老头竟是将自己给认出来了,一时一怔,随后拿下面纱,呵呵笑道:“想不到被你给认出来了。也难怪,打我三十三天再次现世九州,多半都是我在执行任务,有人认出我了也是正常。不过,王老头,我还真没有看出,你也是个高手,就是不知道在我的眼里又算什么呢?说吧,四魂之月在哪儿?王烈又是在哪儿?”

    王老头看来也是个硬气的家伙,并不会因为青璃子的恐吓吓到。他呸了一声,道:“不知道。”

    便在他的“道”音一落,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在这个深夜时刻,甚为凄然。

    王老头恨得是咬牙切齿,只是奈何不得。要知道,这四魂之月可是他王家的祖传宝物,干系重大。就是当初王家几乎灭门,王家家主也没有将四魂之月交出去。可是,这王老头被王家家主秘密送走以后,本已经隐身了下来,更名唐姓人士,甘愿做这唐家的下人。哪里知道,这三十三天的人当真是手段惊人,不仅找到了他们,还买通唐家的人,将他们困在了这里,由着三十三天的人来迫害。

    如今,王老头眼见大势已去,他却似乎也死了心。随着门外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再次响起,他心里一痛。然后,只见他大喝一声,口中恨声道:“纳命来!”他竟是一跃而起,朝着青璃子奔了过来。看那气势,要不把青璃子碎尸万段,决不罢休了。

    只是,这青璃子可是三十三天的一号干将,更是道法通玄。见王老头向着自己攻击而来,他却是嘴角一哂,但见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青色的剑,正是青光剑。他执剑在手,于间不容发之际,挺剑而上,人未动,王老头却已经停下了脚步。但见王老头的脖间,青光剑青光闪闪,刺人眼目。

    青璃子一剑拿下王老头,心里高兴,脸上一丝丝桀骜神色慢慢浮现。他望着王老头那一双如火燃烧的眼睛,冷笑一声道:“王老头,你还是乖乖把四魂之月交出来吧,要不将王烈交出来也行。可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了哦。”

    王老头也是吃惊,想道,这三十三天的人果然个个都是高手。上次要不是家主,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想到之前,王家被灭门,心里又是一痛。然而,再回过神来看向现在的形势,不禁苦笑。再怎么样,我王家还是逃不掉被灭绝的命运。只是希望,大少爷福大命大,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至于被三十三天的人给抓到,杀了。王老头在心里也不知道为王家的大少爷王烈祈祷了多少次,他再才将目光移向青璃子。然后,他深深的看着青璃子,深深的看着。只听见,屋外又是一声惨叫。他闭上眼睛,那一刻,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竟是再次运转玄功,只见他的身体在一刹那间由黄变红,更是有一股股能量波动激荡开来。

    青璃子看着眉头一皱,便在他这一眉头的间隙,只见王老头啊的一声长啸,长衫鼓动,长发飞舞,一股巨大的气劲将青璃子的青光剑给弹开了。随后,王老头欺身而上,双手挥舞间,竟是将青璃子给提了起来,又扔了出去。

    青璃子看着这王老头也不知道一时使了什么禁术,堪堪有毁天灭地之能。他心里虽气,但也不得不凝神对敌。他手持青光剑,看着王老头冲了过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便于原地消失了。同一时刻,王老头也似感觉到了危机,连忙向左移动一尺,堪堪躲过青璃子背后一剑。然而那青璃子一身道行当真了得,那一剑虽说刺空了。但是,那一剑可是携有他的玄功气劲。还不等王老头有所动作,王老头的左臂竟是无声掉了下来,一时血花四溅。

    王老头见了血,越是疯狂,左臂虽失,气势更盛。他单臂结印,一时又是狂风大作,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两人各展身手,一时木屑纷飞,一片狼藉。

    这厢里,王老头再次躲过青光剑致命一击,身体渐渐不支,又是被青光剑剑气扫中。他强提精神,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满屋子里,符文飞舞,一时又有夜鬼啼哭,阴风阵阵。然后,王老头拼命向着青璃子攻击而去。

    青璃子眉头一皱,知道王老头要来个同归于尽,他当即闪身要躲。便在这时候,他的身后,一只手伸了过来,几乎就要将他拿下。然而,如此时刻,他又是如一阵风一般,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已然在来人背后了。

    王老头看见有人参战,心下一喜,停了下来,抬头看过去,瞳孔立时收缩,眼睛里精光闪闪,不可思议的样子。而那边,青璃子却是微微笑了起来,嘴里还说道:“王烈,你到底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