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海棠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3609字

    第四十四章 海棠

    却说沧海之上,暴风骤雨呼啸而至,一时又有海啸席卷而来,卷起万丈水墙。墙随风势,海啸过处,就是一些个小岛,也在它的巨力摧残下,消失于无形。

    但见沧海之上,又有一股龙卷风跟随海啸背后,漫天卷地而来。整个沧海在这样的天灾面前,一时只有嚎叫的份儿,恍若鬼哭狼嚎。海天之间,海啸过后,龙卷风毫不留情,眼睛细的人或许还可以看见那一条条翻滚着的海洋生物,随波起舞,身形扭曲,眼看是活不成了。

    而当此海啸龙卷风席卷天地,暴风骤雨愈演愈烈,整个海天都几乎处于风雨飘摇之时,九天之上,一只青色的大鸟于那暴风骤雨之中闪身飞了出来。青鸟横空出世,一声清啸,仿若九天凤鸣,长啸九天,将整个海天之间的声音几乎比了下去。然后,青鸟于那龙卷风之中徐徐飞过。青鸟,一只青色的大鸟,盘旋天际,那席卷海天的龙卷风竟是奈何不得,让人看着,一阵阵汗颜。青鸟,难道真的有青鸟,传说之中常伴于西王母的身边的青鸟?可是,这伴身于西王母的青鸟可是三足神鸟。而今,沧海之上,一只青色的大鸟盘旋天际,狂风暴雨,倾洒天际,哪里能够看清它到底有几只脚。这究竟是与不是那只伴随西王母的神鸟呢?应当不是,自古传说,青鸟人间不可见,唯有站在蓬莱仙山上才可以看见,但是这蓬莱仙山向来虚无缥缈,无路可寻,只有靠青鸟传信。如今,蓬莱不现,神话已远,青鸟何来。

    沧海之上,黑云层层,一时龙卷风席卷而过,残云滚动,好像是一个倒挂着的巨大漏斗。而那个漏斗中心,又有电闪雷鸣,一道道火闪电光,从那九天之上打下,要将整个海天给倾倒毁掉了。而那只青鸟首当其冲,盘旋在那电光之下,堪堪就要被那电光扫中,或殒命当场。远处,所有修士但见这样的场面,个个心里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了。

    便在那电光堪堪打下,眼看青鸟就要被电光扫中以至于才出世,就要殒命。青色大鸟拍打着翅膀,仰天长啸,竟是无惧。这时候,但见九天之上,那电闪雷鸣之间,那黑云滚滚,乌云压顶之处,又有一道蓝光划过,眨眼之间便到达青鸟跟前。随即,那道蓝光带着青鸟直往东方飞去,与此同时,电光打下,轰隆隆,和着那龙卷风,更是将海水激起滔天巨浪,久久也没有平复下来。而那只青鸟随蓝光而走,躲过一劫。

    看着青鸟消失于东方天际,但凡修士,无不震惊。因为那道蓝光竟是一个人御剑划过所留踪迹。显然,青鸟是被一个绝世高手带走了。如此事件,在九州之上,特别是近数十年来,还是首次。不说那电光如何厉害,单是遇上那龙卷风,一般修士无不有一死了。然而,就在刚才,在那龙卷风以及电光肆掠的时候,在那海啸连天之际,竟然有一个人于那千钧一发之际,将青鸟挽救于危难,更是全身而退。如此了不得的修士,也不知道是何人。

    此时,沧海之上,海啸依旧,龙卷风也还在肆掠沧海,倒是那电光不再出现,黑云滚滚,一时天又暗了几分。所有或是为了青鸟,或是为了别的什么的修士,看到如此景象,不禁望洋兴叹。而此时的风暴还没有停息,这其中或还有什么也说不定。那些日赶夜赶而来的修士竟是一时都没有打算离开,只是盯着沧海之上,那狂风骤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与此同时,西北三危山一峰上,一道人影倏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只是望着东方天际。久久,他才仰天长叹,道:“三青鸟竟然真的于沧海现世,难道杀圣有心弃我吗?”

    ※※※※

    却说那海啸将至之时,姜老人带着严小霜远遁,江南雁与江雪紧随其后,飞了也不知道多久,看着那海啸暂时波及不到这里,他们才停了下来。江南雁与江雪随着姜老人停下来以后,临空而立高空之中,看着沧海之上,如此异象,一时惊骇。

    这时候,姜老人看了看江南雁,说道:“年轻人,跟的挺紧的吗?”

    江南雁脸色一僵,尴尬一笑道:“前辈误会了。”

    他俩这样说着,旁边江雪与严小霜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名其妙。江南雁望了望她俩,说道:“没事。”随即抬头望向天际,但见九天之上,一直青色的大鸟凭空出世,江南雁心下一喜,道:“雪儿,快看,青鸟,那是青鸟。”

    江雪顺着江南雁的手势看去,果然,天空上,一只青色的大鸟盘旋嘶鸣,一时又如凤鸣九天,声啸天地。江雪也是喜出望外,拉着江南雁的手,说道:“南雁哥,快,我们去把它捉来吧。”

    那里,姜老人呵呵一笑道:“小丫头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过去试试,看不把你碎尸万段。”

    江雪一听老人咒骂自己,心里一气,就要还口,却被江南雁拉了一下。同时,江南雁说道:“雪儿,你可知道,我们人或许修真炼道而有通天本领,但是在大自然的造化面前,充其量不过就是井底之蛙。那海啸或许还能对付,但是,那股龙卷风却无论如何,我们只怕也奈何不得它半点了。此次青鸟出世,竟是遭受了天妒,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江雪听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看着哥哥望向青鸟的目光似有疑虑,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要说去对付那龙卷风,从而将青鸟降服,只怕力不从心却是事实。一时,四人都只是望着这天地异象,都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电光滑落,眼看着青鸟命在旦夕,这里,江南雁与江雪、严小霜心里都是一紧。三人都要上前,却是被姜老人拦了下来。姜老人看着远方天际,淡淡道:“有人已经去了,你们去的话,只会送死。”

    江南雁再看向天际的时候,只见天上一道蓝光划过青鸟身旁,一刹那之间,连同青鸟一起,蓝光消失,那里除了那天地巨威,似乎什么也没有。江南雁一怔,随即大惊失色,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够于那么危险的地方带着青鸟全身而退。他转过身来,望着姜老人,眼中疑问暴露无遗。

    姜老人呵呵笑道:“不要那样望着我,我也不知道那是何方神圣。不过,在这九州之上,除了那些世家豪门的老祖宗,只怕就只有三十三天、神殿、轮回寺、神村等几大势力有人能够做到。当然了,从邓林走出来的人,多是有这样的能力的。”

    “邓林?难道是拳皇?”江南雁疑惑更深。

    姜老人道:“我又没有说就是邓林的人呢,你这人怎么爱瞎猜了。”姜老人看着和蔼可亲,有时候说话却不那么应景应人。

    江南雁见再得不到半点消息,又转身看着天际,一时心里千回百转,却也不能确定这样的人到底出自哪门哪派,或者是那个家族。

    沧海之上,海啸席卷,龙卷风横行肆掠。如此过了两天,那海啸才慢慢停了下来。而龙卷风却并没有很快消停,而是慢慢往西推进,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会不会殃及九州百姓。

    ※※※※

    沧海之上,风暴还没有消停的意思。那一日,突然出现的风暴将罗翔宇吓得不轻,只见片刻之间,整个沧海几乎都笼罩在暴风雨中,一时海啸席卷,排山倒海而来。罗翔宇才在这个小岛之上住上,但见远处,海啸越近,已有风暴袭击而来。罗翔宇心里暗骂,道:“怎么到了这里也不得个清净呢?”

    当下,罗翔宇飞天而上,往远处一个小岛飞去。这时候,海啸席卷而来,将刚才罗翔宇所在的岛屿给全部淹没了。

    罗翔宇看着他精心建筑的小屋就那样被一场海啸给毁了,心里可不是个滋味。然而,面对如此毁天灭地的灾难,他也是一阵无奈。他看着海啸过后,龙卷风席卷海天,一时摇了摇头,叹声道:“这里不能住了,还是去别的地方吗。”

    于是他一挥袖袍,飞走了。此番飞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找到一座尚还满意的小岛,如之前一般,伐木建屋,此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已是黄昏时候。

    罗翔宇随便吃了一点食物,走出房间,望着昏暗中的沧海,一时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向他靠近,说不出的孤独。只是,如今的罗翔宇已经孤独得久了,就要麻木了,哪里还会在意那些。而且,作为一个修士,不就是天天与清苦孤独打交道吗,现在正是修行的好时机。一时,罗翔宇又想到今后要努力修行,好让自己变强,从而打进幻界,心里一股热血奔涌,情不自禁。

    久久,沧海之上,一股刺鼻的海风吹过,罗翔宇摇了摇头,算是清醒了许多。他再次仰头看了看天上,但见星星满天,好不烂漫,他微微一笑。然后,他转过身来,往小屋走去。回到屋子里,海浪拍打的声音小了一些,那股股刺鼻的海风也淡了许多。他席地坐下,开始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又是好久,此时已是夜深时候。罗翔宇睁开眼睛,眼里似有疑惑。只是,他似乎没有相信自己的感觉,再次修炼了起来。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罗翔宇修炼越是投入,却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他的小屋外面,一个人骑着一只青色的大鸟慢慢到来。

    来人是一个女的,着一袭白衣,瓜子脸上着一粒樱桃嘴,杨柳腰,柳叶眉。明眸皓齿,光艳照人。她悄悄潜入小屋,看着那个青年打坐修炼,一时好奇看了起来。

    夜更深了,罗翔宇的修炼也已经到了尽头。他起身站好,慢慢望向门口处,像是在自言自语,说道:“怎么,难道要我用请吗,朋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蓝光以无匹之势攻了过来。罗翔宇也是早有防备,屈指一弹,右手又召出黑木棍,反攻而去。青光蓝光交织在一起,却是将这个小屋给照亮了。然后,一个衣着白衣的女子走将出来,旁边还有一只青色大鸟,看着像是一只青紫凤凰。

    罗翔宇将来人逼出来以后,看着竟是有些眼熟,当下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罗翔宇,一时也觉得诧异,怎么此人小小年纪,倒跑到这里来了,难不成是被仇家追杀,隐蔽于此。她心里一时心思电转,一边又轻启朱唇,道:“小女子海棠,却不知道这位少侠尊姓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