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雷宇阁(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4428字

    第四十六章 雷宇阁(一)

    一个男子走将出来,是那么俊美。就是罗翔宇同属男人,看着这样貌美俊伟的男子,也打心眼儿里慨叹,心里还有说不出的滋味。只是,他向来对自己的外貌没有信心,这下,算是在他那不定成熟的心灵上,撒了一把盐。罗翔宇看着海棠的表情,知道他俩认识,一时也没有什么动作,就那样站在那儿。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厢里,那男子走出来后,看见海棠如约而至,心里也是高兴,笑呵呵走了过来,一边又说道:“妹妹,此去沧海,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看着你平安归来,我就放心了。来,让哥哥看看,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男子走上前来,仔细看着海棠。海棠心里也是高兴,想来这个人是她极为亲近的人,她说道:“哥哥,你就那么瞧不起你妹妹我,会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呵呵呵。”

    一时间,旁边的青鸟低啸一声,好像对这陌生的人没有什么好感,又似乎是对海棠那句“小事儿”不满。海棠侧过身来,看着青鸟好笑,一边伸出手去,安抚一番。

    这时候,男子才将注意力放到青鸟身上,眼里精光闪闪,又开怀大笑道:“当真是神鸟青鸟,果然不凡,果然不凡啊!三足神鸟乃神话中伴身西王母而存在的送信鸟,有神魔莫测之能。此番妹妹能够将之驯服,了不起,了不起。”

    男子只是要赞美海棠,虽说连带着青鸟也赞美了,却由于此番青鸟易主,原来是西王母座下,现在属于海棠了。但是,男子说到“驯服”二字时,青鸟似乎大为不满,举头几乎攻来。好在海棠及时制止了,要不然指不定又有一场人兽大战了呢。而旁边罗翔宇只是看着男子与海棠,一时听见男子说青鸟乃三足神鸟,他又将目光移到青鸟身上,只见青鸟腹下,果然生有三足,前一只,后两只,成鼎足之势。罗翔宇一时诧异,这一路竟是没有发现。他脑袋里一时又回忆起《九州图志》里有关青鸟的记载,可不是也是说青鸟有三足。唉,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暗道:还好不是战斗斗法的时候,要不然……怎么好久没有做任务了,洞察力也衰退了。

    这时,但见男子望了过来,上下看了一眼罗翔宇,又转过头去,问海棠道:“妹妹,这位少侠又是谁啊,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啊?”

    海棠也望了望罗翔宇,道:“这倒是个巧合。当初无法笑人罗啸天老人不是来过我们这里,还要我们注意注意一下两个人,都是从他们神村出来的,一个叫严小霜,说是他派出去找罗翔宇的。而那个罗翔宇,就是他了。”

    男子明显一怔,奇道:“这却是怪了,你是怎么遇到他的呢,你确定他就是罗翔宇?罗翔宇就是他?”

    罗翔宇看着男子的眼神里,明显有许多怀疑,还有几丝轻蔑。他知道,他是罗翔宇的事可是海棠确认的。此番跟着海棠前来这什么邓林,他都还抱有太多怀疑呢。只是他要走一步算一步,要知道,关于神村的消息,他知道太少了,他想知道更多些。而这个什么邓林,或者说,海棠所属的门派或有更多关于神村以及爷爷的下落的。因此,他几乎是不畏危险,跟了过来。

    此时,但见这么个陌生的男子对自己怀疑一阵不说,那眼睛里透出的目光竟有许多轻蔑。他当下几乎不要理论,要冲上去,跟男子缠斗一番。

    便在这时候,海棠说道:“罗翔宇,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罗翔宇一惊,难道这海棠有什么读心术不成。他看了看海棠,又看看自己,才发现,自己又失态了。那边男子看了看罗翔宇,脸上笑意多有玩味,似乎有意要挑逗罗翔宇。罗翔宇心里暗骂,但他到底不是个易于之辈。他一时敛回戾气,平静的站在那里。惹得男子与海棠都是一怔,不禁也有些佩服他了。

    海棠继续说道:“罗翔宇,这是我哥哥,你可能不认识他,他叫……”

    海棠一边说着,眼睛只是盯着罗翔宇,他似乎在等待罗翔宇有所表示。话也说得极慢。

    罗翔宇看着海棠的眼睛,知道他也还没有完全相信自己,他说道:“我知道,他不就是那个三年前,从我们神村神山上下来的所谓使者吗,叫什么海文的。谁还不知道你们几乎被神村的人给赶了出去,要不是给了村长一些个好处,也不知道你们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了。”

    罗翔宇一边说着,头却是转了过去,爱理不理了,眼睛看着满山的桃林。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桃林竟然遍地桃花,美不胜收。罗翔宇闻着这桃花香气,想到书中所记关于邓林,或者说桃林的记载,一时信服。

    原来,这桃林桃花,有四季常开,千年不谢之说。一旦桃花飞谢,这邓林里就会出现一座高伟巍峨的八角楼阁,这八角楼阁角指八方,分九层,层层雕梁画栋,砖瓦琉璃,好似天上宫阙。当然了,这只是传说如此,现在的修士却是没有一个人真正见过。但是,这桃林桃花不谢之说,却是被无数人所认可的,只不知那八角楼阁何以迟迟不现呢。

    那边,海棠心下放心,脸上却又不好意思,她呵呵笑道:“看来罗少侠记忆不错。那我们走吧。”说着,海棠当先往小屋走去,青鸟紧跟其后。

    后面,海文看了看罗翔宇,眼里异光一闪,呵呵一笑,道:“走吧,罗少侠。”

    三人一鸟走近小屋。这小屋看着没有什么不一样,走近一看,罗翔宇才发现,小屋的墙壁上多有符文,一时诧异。随后,他又是想到了什么,不再打量小屋,而是望着海棠海文,几乎在他们进去那一瞬间,他们两人三鸟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迹。

    罗翔宇心里还真有些忐忑。毕竟此去,或真有危险也说不定,如今,单是现世的两人,一个海棠就已经可以将自己制服了,还有一个也许比海棠更厉害的海文也在这里,要是他们真的对自己有所图谋,只怕自己插翅也难逃了。想到这里,罗翔宇几乎又要打退堂鼓了。不一会儿,他似乎又想到,如果他们对自己真有图谋的话,总不会让自己排后进屋的。再说了,自己就是个一无所有的流浪者,身上要什么也没有什么,他们图谋自己什么呢。总该不会是三十三天的人吧?

    他一时犹豫不决,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叫唤自己。久久,他才踏出脚步,跨了进去,慢慢的,跨了进去。

    里面一片漆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万妖谷里,那个混沌的夹层世界里。罗翔宇的心几乎在片刻间跳了起来,咚咚。刹那间,就在罗翔宇的一颗心再要砰砰跳将出来的时候,他的眼前竟是豁然一亮,豁然开朗。然后,一个热闹的世界呈现在他的眼前。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罗翔宇看看身后,什么也没有,或者说,他的身后,此时与刚才所见,不无二样。一时又有飞鸟啼鸣,莺歌燕舞。这里竟是一个宁静安乐的世外桃源,没有压迫,没有战乱,人人安居乐业自由安乐,彼此和睦相处,是一个环境幽静、不受外界影响、生活安逸,与黑暗现实社会相对立的美好境界。

    罗翔宇看着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一时竟是痴了。想不到,世间还有这样一个世界。这里,几乎比神村还要美好。神村到底有人领导,而这里,暂时没有一个高踞人们的头上为私利互相攻伐的统治集团。不对,统治这里的集团是有的,海棠他们就有嫌疑。但是,这里的人们也太安于现状了吧。罗翔宇这样想着,眼看着一个人悄悄向他走来,似有攻击状。然后,在那个人攻来的前一秒,他一个闪身,消失不见。来人一怔,几乎在一息之间,罗翔宇的黑木棍已经架在来人的脖子之上了。

    罗翔宇脸色不好看,这么美好的一个世界可不能有这样偷偷摸摸的人。他厉声道:“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

    来人也是个青年,看着比罗翔宇大不了多少。剑眉星眼,面白如玉,一袭白衣,堪堪一个世间美男子。罗翔宇看着这样一个人,虽说他没有海文帅气,但到底也是个十足的帅小伙,心里竟有一些自卑起来。当然了,他从来都很自卑的,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反正外貌好与不好,他的严小霜都不会拒绝他,至于别人,他不在乎了。

    齐浩天也没有想到,这罗翔宇竟然这么厉害,虽说他没有用全力,但是要轻易从他那一记下躲过,也是不容易的。他一时诧异道:“罗翔宇,你这是跟谁学的道法啊,怎么这么厉害。我都以为你铁定逃不过我的攻击,甘拜下风了呢!”

    罗翔宇一怔,怎么这个人还认识自己不成。他沉声道:“你到底是谁,与海文他们是什么关系?”

    齐浩天被他一问,也是一愣一愣的,忽然一笑道:“哦,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齐浩天,也是从神村走出来的,当初因为任务没有完成,而且受了严重的伤,是以,笑爷爷要我来邓林养养伤,也好在这里修炼修炼。我听说,笑爷爷以及神村的人都进入幻界之门了,你怎么没有去啊?”

    罗翔宇听说来人叫齐浩天,还说是从神村出来的人。他一时又在自己的脑海里倒带那些神村的面孔,哪里有这么一号人。他抬起眼睛,不信的看着齐浩天,说道:“这些都是海文他们告诉你的吧,你说你到底是谁?”

    齐浩天翻了翻白眼,显然对罗翔宇的疑心很反感。他说道:“我又不是像你一样,从小到大都是在神村。我才出生不久,就出来了,接着是一件一件的任务缠身。三年前,我因为去昆仑取东西,被青影败退,才……小子,你倒好,一个温室里的蔷薇。也不会懂是一个人的孤独,一个人面对一切的感受。”

    罗翔宇见眼前的人说的莫名其妙,心里也不耐烦。他看了看四周,见没有海棠他们的人。他才问道:“海棠与海文呢?”

    齐浩天对着罗翔宇一阵好气。不过,他仿佛对罗翔宇别有用心。他说道:“就是海棠见你还不见进来,才叫我来接你的。他们现在去拳皇那儿了。”

    罗翔宇听着齐浩天的话,越觉得奇怪,难道说,这齐浩天真的是神村的人,难道说,这里真的是拳皇的天下。他在心里也不知道思考了多久,才淡淡道:“好吧,那劳烦你带我去找他们。”

    齐浩天也是奇怪,道:“什么叫做好吧?有你这样说话的吗?还有,你还得叫我一声大哥哥呢,怎么不见你喊一声呢?”

    罗翔宇没好气的道:“就你,我都还不知道你是不是神村的人呢。再说了,你以为你叫了一声笑爷爷,你就要我叫你大哥哥了,没门。”

    齐浩天被他说的几乎七窍生烟了。他一气道:“你小子,你小子。懒得跟你说。走吧,小子,我带你去雷宇阁。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到时候不要叫哥?”

    齐浩天一边说着,一边祭起仙剑,往南飞去。罗翔宇看着齐浩天往南飞去,迟疑一会儿,也跟上,飞了过去。飞到高空,看着这个美丽得过分的世界,心里层层向往。不过,这也不是他所完全喜欢喜爱的世界。他自学道以来,就开始向往无上仙道,要看破生死,寻求长生。然而,但凡修士,多少年多少辈来,不是为了寻求长生而走上这修真炼道一途的吗。只是,也不知道多少岁月了,长生还没有人看破,倒是让人们渐渐依赖上了这修真炼道得来的力量,由此也不知道引发了多少腥风血雨。

    就拿如今的九州来讲,几件大事一旦触发,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虽说修士多在修炼,或有不娶妻生子的。但是,世间多少百姓又能如修士般,看破红尘呢。就是现今那些个和尚,也有牵挂,哪里是一个俗人能超然脱俗的。再说了,如今,九州之上,修真世家可是不少,那些个名门正派,或者歪门邪道,或者修真世家,哪里没有结婚生子,或搞什么双修的。要不这样,人人修真炼道,不传香火,只怕这九州之上,此时已经再无人烟了。

    看着那些整天劳作,但自得其乐的人。罗翔宇打心眼儿里为他们祝福,也为他们高兴。或者说,这里让他想起了神村,想起了以前的生活,想起了爷爷,也想起了小霜。仿佛这个世界跟神村一般,有着太多的温暖,有着太多的和谐,有着太多的让人回忆回想的味道。

    就这样,罗翔宇跟在齐浩天的身后,一直飞着,飞着。也不知道飞了多久,还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还是白云小朵,随风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