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雷宇阁(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4174字

    第四十七章 雷宇阁(二)

    天空中,一朵白云慢慢飘了过来,罗翔宇一冲而过,云也跟着消散。青天白云,朗朗乾坤。只是,这个乾坤不是九州,不是神州浩土。当然了,是与不是,对于罗翔宇来说,似乎也没有两样。前面,齐浩天也会转过头来,看看罗翔宇到底跟上没有。他看着罗翔宇那个样子,心里也有许多感触。如今,罗翔宇也几乎跟他差不多了,孤独一个人,一个人走天下。只不过,虽说他没有像当年的自己一般,有那么多的任务,但却几经磨难,也不知道他长大了没有。当然了,他罗翔宇也没有自己这般高深的道行。

    齐浩天再次回头,转过身来时,前面已隐见楼阁了。楼阁缠绕在云雾里,如在九天。他往后对罗翔宇说道:“快点,前面就是雷宇阁了。”一时他又加快速度,快速往雷宇阁飞去。

    身后,罗翔宇只见远方天际,一排高楼大厦依次排开,有如琼楼玉宇,分坐天际,好不壮观。他听见齐浩天要自己快点,他也加快速度,很快追上齐浩天,倒是让齐浩天一怔。

    罗翔宇也不管他,继续往前飞着。前面,一座高耸的楼阁隐现轮廓。楼阁周围,云雾缭绕,又有仙鹤飞鸣,或有修士飞来飞去,恍如仙境。楼阁之上,一时又有白光冲天而起,直把太阳光辉都给比了下去。只是,这白色光柱一闪而没,消失不见,就是罗翔宇也几乎以为,这不过就是眼花了。罗翔宇一时心里奇怪,这里当真不是个简单的地方了。

    眼看楼阁玉宇就在前面,只是,罗翔宇与那齐浩天也不知道飞了多久了,就是没有到达。罗翔宇更是好奇,问齐浩天道:“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感觉前面的楼阁玉宇可望而不可即啊?”

    齐浩天转过头来,嘿嘿笑道:“奇怪吧?我当初来到这里,也觉得怎么在这里飞了也不知道多久了,还是没有接近那座楼阁的意思,心里无不好奇。呵呵呵,因为那里就是世间传闻的雷宇阁。这下吃惊了吧?”

    罗翔宇不想那里真是雷宇阁。不过,在他看来,雷宇阁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神话遗址,想不到,此番看见,与书中所写,又添神秘,令人不无感叹。

    古老相传,上古雷神走访人间,建有行宫曰:雷殿。只是,这行宫巨大,又是雷神居住,里面多有奇珍异宝。后有一散仙持御雷长剑来攻雷殿,那时雷神已不知去向。因此,散仙攻来之时,雷殿中所有人俱都奋力抵挡,但是,留在雷殿的人个个道行都没有散仙高强,是以散仙几乎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直杀的雷殿中人人望风而逃。当时,夸父族有后裔留守雷殿,他们看见一个个人都被散仙气势所吓,又有御雷长剑在手,怕不有一死。然而,这夸父族的人却个个是好汉,不管散仙有多么厉害,他们都前仆后继,奋力搏杀,终于等到了雷神的到来。

    雷神到了以后,与散仙大战了也不知道几天几夜。就在那些留在雷殿的夸父一族的人都以为雷神再回不来了的时候,雷神却是从天而降,来到雷殿。这些人但见雷神回来,个个大喜过望。然而,雷神回来以后,只吩咐一声道:“关闭雷宇阁,从此雷殿世间再没有。”就此,雷神消失了。夸父一族的人从雷神消失的地方开始,一直寻找雷神的下落,却是半点也无。而关于那个散仙,也似乎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半点消息。

    夸父一族的人以为雷神有一天会再回来,如此关闭雷宇阁,在此居住了下来。当然了,这不过是古老相传,只散见于那些几乎没有人看的古老杂书之中。就是罗翔宇,要不是他在三十三天的时候,几乎博览群书,那也是不知道这些个传说秘闻的。而那些三十三天一般的人,或许也多有不知道,更遑论世间之人。如此,这雷宇阁消失人间,再没有出现,哪里有人注意。

    这时候,罗翔宇看着眼前的建筑或许就是传说中是雷宇阁。心里或有不安,或者也有一丝丝的兴奋。但凡传说中的存在,多有禁术。或者更有一些机缘巧合之下,天意安排。当然了,这天意安排可不要是灾难就好了。

    前面,玉宇琼楼就在眼前,可是,任凭罗翔宇怎么飞,也还是到达不了雷宇阁。而刚才还在身后的齐浩天却不知什么时候,竟一下子飞到前面好几里处去,看他那个架势,不到一会儿,他就要飞进雷宇阁。罗翔宇看着,竟是有些着急起来。

    他向着前面的齐浩天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快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你就飞到那儿去了呢?”

    齐浩天转过头来,大声说道:“我本来就比你道行高强不知道多少倍,你能跟我比吗?”

    罗翔宇听着齐浩天的话,似有嘲讽。他再不理,只是拼命往前飞着。只是,无论他怎么卖力,前面的楼阁就是没有跟他拉近关系的意思。他一时心里奇怪,慢慢想着这里或有机关。于是,他又开始慢慢回忆他所知道的雷宇阁,想着传说中的雷殿。雷殿,这雷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又有什么奇异的地方呢?它只单单是雷神的行宫吗?

    一时诸多问题在他脑海里纷至沓来。罗翔宇的脑袋几乎大了一圈,想着这机关。对了,天涯咫尺,这里设有天涯咫尺的禁术。罗翔宇心下一喜,不过他随即又沮丧起来。要知道,这天涯咫尺的禁术可不好破,而且,他还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禁术呢。要是掺进有其他的禁术,就算他破了天涯咫尺,要是再误入其他禁术,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了。他再次看了看这里的环境,虽是在高空中,但是,有道是世间一切皆有源,只要找到那源,一切都要好说的多了。

    罗翔宇一时停下来,打量着天空,每一朵云他也不放过。眼前,一朵云飘了过来,才一会儿,又不知去向,看着,倒像是往楼阁那边去了。他一惊,原来,这里还有幻术,北疆的幻术。可是,北疆的幻术向来只有穿青人修炼,这里怎么会有幻术呢?难道说,这里也有穿青人?罗翔宇看着这里的一切,无论天空还是大地,想着这幻术与天涯咫尺的破解之法,一时没有上前。而前面,齐浩天看着已经穿过天涯咫尺,走出幻术结界,这时候,真往罗翔宇这里望过来,看着罗翔宇若有所思的样子,脸上不乏幸灾乐祸之意。

    ※※※※

    罗翔宇临空而立,看着身周的一切动向。或是一朵云飘了过来,凭空消失了;或是一只鸟飞了过来,依旧会在眨眼之间消失于天际。罗翔宇看着鸟儿消失的地方,他一时竟是汗涔涔而下,这里还有禁制古阵,这下可不是他或能破解的了。他这时候倒是责备起自己来,要不是当初在三十三天的时候偷懒不怎么学禁制这一门,现在至少应该可以把这禁制给解了吧。当下懊悔不已。

    然而,此时可不是他罗翔宇懊悔的时候。既然是海棠带自己来这里的,而海棠不见人,却叫这么一个齐浩天来接待自己,而且还是这样的接待法,他心里起初多有气愤。可是现在仔细想来,这其中,怕还有海棠他们的有意安排。他看了看远处那停下来的齐浩天,看着他的脸上似有玩味的笑意,罗翔宇也笑了起来,那笑几乎勾起了齐浩天一股戾气。

    这里,罗翔宇也不管齐浩天的表情,只是在脑海里百般思考,要怎么样才能将这里的天涯咫尺给破了,先冲到楼阁前再说。

    而那边,楼阁边缘,已经站出来了好几个人,个个望着罗翔宇这里。而那些人中还有海棠与海文。海文望了望罗翔宇,对旁边一个老者说道:“万爷爷,我觉得吧,就不要考验他了,他是怎么也通不过这一重天的。”海文一边说着,一边又将目光收回来,望着旁边的老者。

    老者穿着朴素,仙风道骨模样。这时,但听海文说着,他却没有什么表示,一双眼睛这时正盯着那边罗翔宇,嘴里又说道:“怎么回事儿,竟然就是这小子?”

    这老者自然就是声名大噪的拳皇万宇了。这时,他嘴里这样说着,一时又望向侧边的男子。男子一身素装,虎背熊腰,面无表情。此刻,感觉到老人的目光,他也回过头来,说道:“他就是当初的影子没错。想不到他倒是到这里来了?”

    老人听他这么一说,眉头微皱,道:“鲁民,这个人可是罗翔宇,不再是当初的影子了。你可知道?”

    那边素装男子,也就是鲁民似乎没有想到拳皇会这么肯定,眉头一挑,随即又反应过来。他忙说道:“知道了,万爷爷。”

    拳皇万宇深深看了看鲁民一眼,呵呵笑着。一边又转过身来,对着海文说道:“小文,你刚才像是说了什么,是什么啊?”

    海文明显有气,但是,他还是说道:“我都知道万爷爷有时候爱故意捉弄人。我是觉得吧,这罗翔宇肯定过不了这一重天一关的,干脆直接让他过来得了,省得麻烦。不过,我刚才听你和鲁民说他就是影子,却不知,你们说的这个影子可是半年前,三十三天那个声明躁动一时的影子?”

    拳皇看了看海文,呵呵笑道:“不是他还有谁?”

    海文一听急了,道:“那你怎么还认定他就是罗翔宇啊,指不定他就是三十三天派到咱们雷宇阁来的奸细呢!等我现在就去将之拿下,如何,万爷爷?”

    拳皇深深看了看海文,道:“不能冲动,这罗翔宇不再是以前的影子了。以后和你们一样,都是雷宇阁的人,都是师兄弟,到时候,你还得多多照顾他呢。怎么你现在倒要将他拿下了?”

    海文一时不解,还要待问。却见拳皇挥挥手,说道:“先看看他怎么过吧。这小子去过三十三天,当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的。”一时又将目光移向罗翔宇这里。海文无奈,他看了看鲁民,见鲁民只是木木的看着罗翔宇那里,眼睛里偶尔也有精光。海文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儿,他才将目光集中道罗翔宇那里来。

    这里,罗翔宇想了半天,只是不知道如何着手,破开这天涯咫尺。他开始往后退,退了一定距离,再才往前飞。他在退后之际所做的记号在他回来之时,已经消失了。罗翔宇知道,这里的时空几乎都不是他能左右的了。他百思不得其解。然后,他又想到阵法,想到了禁制。想到了阴阳八卦。对,不是说世间一切,皆由阴阳二气所生吗?又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既然这一切皆由一个“道”字而来,始有阴阳。那么,是不是说,可以用单纯的道术来解一切法呢?而一切法皆非法,那么是不是我不见了,我消失了,也就是说,我把这里的一切都看做是虚无的,是不存在的,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我可以冲破这里的禁制呢?他一时又想起了九玄神功里面的禁术。然后,他运转玄功,慢慢让自己走出来,走出那个自以为有什么东西存在的空间里来。紧接着,他又是停下,缓缓闭上眼睛,只是往前走着,走着。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走着,他的潜意识里,又慢慢使出九玄神功里面的禁术,然后,楼前边上的人眼看着,罗翔宇就那样消失了。

    海文一怔,难道说,这罗翔宇不堪到那种地步了,竟是一下子被禁制给吸走了。他看了看旁边的拳皇,只见拳皇笑呵呵的,一时又将目光收回来,望着近处。便在拳皇目光所望之处,一个人影慢慢幻化,却不是罗翔宇是谁。只见此时的罗翔宇额上已有汗珠,气也喘的粗些。

    罗翔宇走出来以后,看见前面竟然有这么多人,一时也是一怔。随后,他看见海棠,向海棠那里飞过去。一边眼角余光扫处,只见一排琼楼玉宇之间,一座八角楼高耸入云,好不壮美。琼楼前是一道门墙,门楣上书着“雷宇阁”三字,龙飞凤舞,罗翔宇看着,一时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