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幻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4781字

    第四十九章 幻影

    身后是声声呐喊,或是自己的母亲,或是自己的父亲;或者是严小霜,或者是自己的爷爷罗啸天。每一次呐喊都几乎牵扯着罗翔宇的身心,他几乎都留下泪来,脸也扑红扑红的。然而,他知道那不过是这个幻境里的幻象,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只是要让你沉沦的假象。

    但是,这些明明是假象,在罗翔宇的感觉之中,却是那么的真实。就在他的泪再次滴下来的时候,前面,一个庞然大物挡在他的面前。罗翔宇眼看着就要撞上那庞然大物,他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这究竟又是个什么东西呢。

    罗翔宇右手一挥,玄功九转,他停了下来。脚下依旧是青石,他不知道,他身后的青石已经一块块被混沌之气侵蚀,消失于无了。

    ※※※※

    八角楼上,一干人等看着罗翔宇横冲直撞,一时脸上表情各不相同。拳皇看到这里,接着看见那个庞然大物,也皱起了眉头。这里的人都知道,这庞然大物乃是二重天里的幻影,但凡闯二重天的人,几乎都不希望遇着这幻影。因为这幻影所表现出来的道行,往往是闯关人的数倍,一个不小心,若是局外人不帮忙的话,闯关人怕就只有一死了。当然了,只要将幻影斩于剑下 ,这幻境当不攻自破了。

    看见那么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罗翔宇的面前,拳皇的眉头几乎都没有松过,一直就那样皱着。嘴里说道:“怎么这个怪物也出来了?”

    没有比他更清楚了,这幻影乃十分强悍,在以往闯关人之中,只要幻影出现,闯关几乎告败。千百年下来,也就那么几个人或是绕身而走,堪堪躲过幻影的追杀,逃出生天。如今,这罗翔宇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是将这么个怪物给引了出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对付。认真想来,怕是要人帮忙了。当下,他向旁边那个颠倒众生的女子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海霞见拳皇招呼她,她走了过来。一边又问道:“万爷爷,你要我打开幻境,将他放出来?”

    拳皇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幻影出来了,那这小子断然没有通过的理。早点让他进雷宇阁也好。”

    旁边的人听见拳皇要海霞撤去幻境,那齐浩天首先举双手赞成,但是他随即又似乎表现的有一点失望。只听他嘀咕道:“可惜了,我都还没有真正见过幻影呢,今天见着了,也不知道幻影的实力如何?”

    齐浩天望着幻境中的罗翔宇,脸上神情变幻。看着幻影挡在罗翔宇的面前,看着罗翔宇与幻影对峙起来,他的一颗心一时竟是跳动的十分厉害。齐浩天紧张的看着罗翔宇,希望他能够与那幻影斗上一斗,心里又十分担心罗翔宇的安危,矛盾不已。

    却在这时候,海霞望了望幻境里面的场景,微微说道:“万爷爷,我看还是让这小子试试吧,说不定他也会如你之前般,闯了过去呢?”

    拳皇看了看幻境,摇摇头道:“这时候可不能开玩笑,丫头,你还是将幻境撤去了好。”

    海霞却是不为所动,嘿嘿笑道:“要不,万爷爷,我跟你打个赌,要是这小子走出了二重天,你就让我去九州玩玩。要是罗翔宇敌不过幻影,我便呆在雷宇阁,再不去,省的你费心,可好?”

    拳皇似乎对海霞别有用心,他看了看信心满满的海霞,道:“你都不认识这个小家伙,还对他那么有信心?或者是,你在拿人家的性命开玩笑?”

    海霞呵呵笑道:“万爷爷,他可不是一般的小家伙哦。就在刚才,他竟然透过幻境,看着我们呢!”

    拳皇的眉头一挑,似乎也是一阵无奈,点了点头,道:“那就依你吧,反正我也在这里,要是真有个万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旁边一干人还没有听完他俩的话,已经为海霞的话而吃惊了。但是,他们更是没有想到,拳皇当真答应要跟海霞赌。当然了,像海棠海文两人与拳皇呆的久些,自是知道他的脾性。而海霞更是他俩的姐姐。几乎在海霞说出要让罗翔宇试试的时候,他俩已经大惊失色了,这海霞一旦开口,话从来还没有收回去过。他俩四只眼睛只是盯着海霞,一时又望了望着拳皇,只是笑笑,拳皇倒还摇了摇头,表示依海霞海霞之言。

    这下,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拳皇,一时也将目光在海霞的身上打转。只是,海霞毫不在意,一对眼睛直盯着幻境之中,看着那个庞然大物,看着罗翔宇。拳皇看着海霞的样子,又是一阵叹息,大是无奈的样子。他见其他人带着各样目光看过来,他摇了摇头说道:“先看着吧,有我在这里呢。”

    一干人带着莫名的情绪,再次看向幻境,只见此时幻境之中,那罗翔宇分明已经与幻影斗在一处了。那幻影本就是个庞然大物,它一旦扭动身形,立马将罗翔宇给逼上绝境。高空之上,危机四伏;而他的身后又是混沌之气,如此腹背受敌。

    齐浩天看见罗翔宇飞上高空,几乎一个“啊”的声音吐将出来。高空的危险系数几乎可以与混沌之气相比了。齐浩天以为,这下,罗翔宇不死也要褪层皮了。

    就在齐浩天以为罗翔宇凶多吉少,反身看向拳皇,希望他施以援手的时候。幻境中,一道道晴天霹雳划过,打在罗翔宇的身上。一时又有焦糊浓烟散出。齐浩天那一瞥之间,咦了一声,他的表情竟是一下僵在那儿了,一副扭曲的表情可谓吓人。

    此时,其他多有人也是吃惊当场。而看向拳皇与海霞,还有鲁民三人,他们的脸上倒是从最初的吃惊过后,慢慢微微笑了起来。那拳皇还轻声说道:“这小子本事不一般呢!”

    旁边海霞也说道:“万爷爷,我就说他能通过呢!”

    拳皇看了看幻境里的罗翔宇,看了看幻影,说道:“这可不一定,他只是暂时借助混沌之气压住了幻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用这混沌之气的,而且,这混沌之气是他能操控的吗?”

    海霞望着幻境里面的一切,一时也皱起了眉头。幽幽道:“对呀,万爷爷,你看见他是怎么操控这混沌之气的吗,之前可没有人有这本事儿呢?”

    旁边鲁民突然插口道:“你看他的那根黑木棍,棍身青光流转,似有古怪。”

    一时间,海霞看着幻境之中,罗翔宇手持黑木棍,与幻影斗得正酣。看着罗翔宇的黑木棍棍身之上,青光流转,一对妙目似要凸出来。

    拳皇看见海霞那个样子,慢慢将眉头松了一些。他对海霞说道:“丫头,他的那根黑木棍可大有来头呢!”

    ※※※※

    幻境之中,罗翔宇手持黑木棍,伸手就是一记,击打进幻影体内。罗翔宇但觉这幻影好似空气,打之不着,攻击而来的时候,自己又处处落入险境。他这一击看来又是落空了。他的脸上,已然汗如雨下。

    高空之中,电闪雷鸣不断,一时又有刀光剑影,攻人不备。好在他罗翔宇当初回神村时,于混沌夹层中,与混沌之气有过接触,对这混沌之气也算有所了解,他更是用他的黑木棍将混沌之气牵引到身周一定距离,堪堪挡住那些刀光剑影,电闪雷鸣,伤不得他身。要不然,他早已经败北而逃了。

    罗翔宇见几番攻击无效,一时又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对付这么个怪物。他想着关于这幻境的一切,想着怎么样去对付幻境里面出现的每一个怪物。他在他的脑海里倒带那些陈年往事,回想幻术,回想在幻城里发生的一切,回想关于幻术的一切。

    然后,他再次使用禁术,他想着从幻影的身前躲过,直接绕开。罗翔宇拿着黑木棍,一时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咒语连连,他的身影也开始慢慢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幻影背后。罗翔宇反身看着那个庞然大物,心里一喜,他再要跨步上前。就在这时,他回转身来的那一刻,他的前面,一个黑影再次出现,庞大无比,难见真容。可不是也如刚才的幻影一般,庞然大物,挡住去路。他看看身后,原先的那个幻影依然还在,而且,这个时候,它也转过身来,与前面的幻影一起,要对付他罗翔宇了。

    罗翔宇看到这里,一时背脊发凉,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在片刻间,他的衣衫尽都湿透了。他望着两个庞然大物将自己夹在中间,左右受敌,几乎动弹不得,他吞了一口口水,但觉喉咙枯干,如噎棉花。

    罗翔宇知道,此时不是他分心的时候,他将玄功九转,右手持黑木棍一挥,一时又有海量混沌之气包裹而来,将罗翔宇严密保护着。然而,这次有两个幻影攻击他罗翔宇,还没有等那混沌之气完全将他包裹,两个幻影竟是不约而同的将一双怪手攻击向那未有混沌之气的地方。噗的一声,罗翔宇举棍来挡,却反被一股巨力击中,他的身体飞速往后退去。

    经此一击,他几乎再没有能力驾驭混沌之气。一时他的身体又撞到混沌之气之上,然后,那些混沌之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渗进他的身体内。罗翔宇痛苦不堪,那些混沌之气始才碰着他的肌肤,就有如火烧油烫一般,疼痛难耐。混沌之气渗入他体内,更是觉得有什么怪物在他的体内一口一口的蚕食他的血肉。

    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在这混沌之气的侵蚀之下,要殒命当场的时候,他的丹田内,一股暖和的白色气流冲将出来。白色气流所过之处,混沌之气很快就被其吞噬溶解。渐渐,那白色气流竟是由纯白变为乳白色,隐隐有凝固之势。

    白色气流出来以后,随即游走罗翔宇的全身,将所有的混沌之气都给吞噬了。然后,但见一股乳白色的液体慢慢向罗翔宇的大脑部位流去,直撞他的脑门。

    嗡的一声。仿佛千年的时光转眼划过,仿佛曾经的一切就在眼前。然后,一幅幅交织纠缠的画面出现在罗翔宇的眼前:一个少年,一个与他罗翔宇一模一样的少年,与一个美丽端庄的少女,在沧海之上相识,相知,相惜,离别。画面之中,少年少女是那么的恩爱,他们彼此相爱着。然而,天意弄人,少女还是离开了,被人强行带走了。他们一起守候的风花雪月,他们一起走过的春夏秋冬,他们一起许下的诺言,他们一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有人要将他们生生拆散,为什么。那个孤独桀骜的身影仰天长啸:为什么?老天,这究竟是为什么?啊!什么神界归墟,我都不惧你。既然你要带走她,带走我的叶儿,那么我先将你这个狗屁神界给踏平了,看你还不将她还给我。

    在苍茫的大海上,在苍茫的大海深处,一个犹如天坑的漩涡前,一个男子,瞬间白头。他深深的看着那个漩涡,看着那个致千万人于死地的归墟,他深深的,深深的看着。然后,他抬头望着青天,又低头望着沧海。嘴里一边又说道:“叶儿,我已经为你报仇了,我现在就来归墟找你……”然后,白发男子一纵身,往那个天坑跳了下去。只是,他很快又被弹了上来。紧接着,一个太极八卦图冉冉升起。阴阳两仪飞速旋转着,四方八卦演绎,一时又见八卦之中冲出万丈毫光。这时候,但见高空之上,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佛家真言,一个卍字悬空而挂,金光闪闪。

    白发男子被压在中间,直有顶天立地之势。他双手撑天,双脚踏地,任凭那阴阳两仪飞速旋转,怡然不惧。他长发随风而舞,白发飘飘,一时又有豪气干云。

    眼看着卍字真言越往下压,而脚下阴阳八卦越往上升,几乎就要将白发男子压得粉碎。这时候,卍字真言之上,凭空出现八道金刚身影,个个肥头大耳,金紫袈裟。而与此同时,阴阳八卦之上,亦出现九道身影,手中或握拂尘,或持如意,亦或者斜跨宝塔,不一而足。但见九人分驻八方,中间一人站定。然后个个竖起单掌,口内念念有词。所有法力,都攻向白发男子。而卍字之上,八个金刚亦将道法催持集中,攻向白发男子。

    白发男子双手撑着卍字真言,双脚踏着阴阳八卦,但见法力攻击而来。他仰天长啸,一时声震四野,就是沧海之水,一时也激起千层巨浪,久久不息。然后,他单脚提起,随即往下一蹬,整个天地竟然也一颤,一道道能量波动荡漾开来。只是他无论道行再高,断然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抵御得了十七位高手的攻击。只见就在他发力之际,所有攻击都击中他的要害,他一时竟是摇晃起来,堪堪就要倒下。

    这时候,只见阴阳八卦边缘,一道毫光冲天而起,紧接着,一个小岛浮现出来。小岛不大,但足可以建造一个牢笼。只见小岛之上,牢笼之中,一个白衣若雪的女子披头散发,萎靡不堪。可是,当她看见那个白发男子的时候,竟是在一瞬间来了力气。她猛地站起身来,就要冲将出来。但是,那一根根玄铁棍横在她的面前,她进不得前半步。她看着那个白发男子,深深的看着,眼泪哗啦啦留下来。仿佛那目光就是千百世的温柔。白发男子冥冥之中,好似知道爱人就在眼前。然后,他强自打起精神,抬起头望了过来。四眼相对,那一望,仿似千年。

    “叶儿,……”

    “宇儿,……”

    然后,一个往沧海漩涡之中降去,一个被八大金刚俘虏,直上九天……生离,生而难见。

    ……

    梦靥,这一定又是梦靥。这样的梦靥经历的太多了。在神村的时候,在三十三天的时候,现在又出现了。这一定是梦靥,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命运。我要醒来,我不要再沉湎于梦靥之中。啊!为什么,我明明是醒着的呀,为什么这梦靥还没有结束?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