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幻境?扫灭神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30:16本章字数:4737字

     第五十章 幻境?扫灭神界?

     为什么?罗翔宇咆哮着。

     只是,这真的是梦靥吗?为什么这么真实?不对,这里是幻境,这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过片刻间,好似过了千年。千年时光匆匆而过,又是那么深刻,就像是刻在了灵魂里,要你生生世世,不能忘记。

     罗翔宇脑袋发胀,头脑昏聩。他几乎不敢再把眼睛睁开。可是,他又是那么急着要看看发生的一切。他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幻象。此时,又一个画面出现在幻境之中。仿佛九天之上有神明,一座座殿宇楼阁,悬空而立,磅礴壮观。罗翔宇一时身临其中,以为仙神。只是,他罗翔宇自家知道自家的身份。他如何又成为了仙神了呢?他打量着身周环境,殿宇重重,游廊曲折,妙趣横生。更有云霞映衬,瑞兽仙鸟盘桓,这里明明就是一个仙界啊。只是,此时的仙界已然死气沉沉。那缕缕仙气之中,升腾而起股股莫名的死气。

     不一会儿,又有破空之声传来,咻咻几声,一排排人踏空而来,将罗翔宇包围在其中。才眨眼的功夫,天上地下,都是敌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将罗翔宇包围着,仿佛每一个人都与他有血海深仇,要将他碎尸万段。

     罗翔宇深陷其中,身心颤抖,看着这无数要将自己杀之而后快的人,他一时心里竟是在短暂的惊慌以后,升起万丈豪情。整个天地,几乎都在他释放出气场的时候,一个颤抖。天上诸神为之色变。此时的罗翔宇完全不是那个幻境之中的小小青年,不是那个刚满二十的男子。他就是一个凶神,一个要杀尽世间之人的无情浪子,一个要杀尽世间之人的被遗弃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痴情种。然而,世间自有道理,哪里是你一个人能左右的呢。

     随着罗翔宇的性情大变,天上的仙神一个个眉头皱的越紧。但见一个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排众走出,看着中央孤立无援的罗翔宇,摇了摇头,说道:“风宇,姚叶可不是我们害的,你怎么来找我们的麻烦?”

     罗翔宇一怔,他几乎就要说自己是罗翔宇。但是,他的脑海里立即有一个声音站了出来,一边又说道:“林老头,你给我走开。我今天来神界就是要将整个神界都给灭了,管你什么仙神,都是个屁。我要将你们一个个杀了,去祭奠姚叶!”

     那个被罗翔宇,不,或者更应该说是风宇,被风宇称作林老头的人听了他的话,一时脸色骤变。而天上所有听到这话的人,也无不变色。好像每一个人都知道这风宇的厉害,面露苦色。

     那林老头看了看周遭人众,咬牙道:“风宇,你不要得意。虽说你是神界高手,但是,你也不是无敌了。再说了,我们还有这么多人,还怕你了不成?”

     风宇也不管那林老头,更没有认真看过哪一个人哪怕一眼。仿佛在他眼里,这里的人都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他手持一把玄铁剑,直冲倒灌,几个回合间,已见有人陨落。一时各方仙神纷纷将手中法宝攻向一处,要直取风宇的性命。

     ※※※※

     幻境之外,八角楼上,所有人但见罗翔宇遭受混沌之气的侵蚀,个个大惊失色。拳皇几乎在眨眼间就掠到幻境外围。然而,拳皇到底是一个世间一等一的高手,只在一息之间,就已经感觉到了幻境的变化,他连忙停了下来,一对眼睛只是盯着幻境之中,看着那一幕幕腥风血雨,眉头深皱。

     此时,那海霞也来到了拳皇身边,看着幻境之中的一切,脸色竟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起来。她看了看拳皇,说道:“万爷爷,现在怎么办?”

     拳皇一双眼睛几乎就要凸将出来,望着幻境里的景象,一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嘀咕道:“难道这里真的是……”

     海霞听着拳皇的嘀咕,一时好奇,问道:“万爷爷,这里是什么?这里不是试炼二重天吗?”

     拳皇这时候似乎并没有要理海霞的意思,那两颗眼睛只是盯着幻境。幻境里面,画面一变再变,越演越烈。而里面的世界,竟是那么的生动,又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有这么一个传说中的故事。或者说,这就是一件真实存在的过往。

     久久,拳皇才转过身来,看着海霞,眼里精光无限。而此时的海霞,在看到幻境里面的景象后,已是焦急不已。她见拳皇回过神来看着她,她连忙说道:“万爷爷,再不进去救人,恐怕有危险了!”

     拳皇看着海霞着急,他又回头看了看幻境里面的景象,轻声说道:“没事儿,再看看吧,现在我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海霞大惊,再要说话,却不见了拳皇的身影。她仰头看去,只见拳皇已经回到了八角楼。她跺一跺脚,跟着飞了上去。而海文海棠等人,尤其是那个齐浩天,更是焦急得慌。齐浩天但见拳皇没有去救罗翔宇,就是一肚子的气,虽说这罗翔宇也不知怎么搞的,竟是搞出了这样一些稀奇古怪的景象来。但是,此时的罗翔宇,可谓生死一线了。他见奈何不得拳皇,看了看海霞,海霞也只是苦笑,不明白这万爷爷今天是怎么了。一时也只有摇头的份儿。齐浩天再看了看周围其他人,个个脸色惊异,又是看了看拳皇脸色,却是没有一个人要上前去救罗翔宇的意思。他一声长叹,然后,御剑就要往幻境里冲去。

     就在他祭起仙剑的时候,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飞到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势。齐浩天一急,道:“海霞姐,你们不去,我可要去救救他。”

     海霞见齐浩天也是个义气之人,她叹声道:“放心吧,万爷爷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如今这幻境已不同以往,怕是另有蹊跷。你万万不能在这个时候闯幻境,万爷爷他自有定断,我们先静观其变,知道吗?”

     齐浩天还有不服。这时候,一个老者飘了过来,不是那拳皇又是谁。他望着幻境之中,嘴里又说道:“浩天,罗翔宇他可不是一般人啊!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了,我们还是在看看吧,看看他的前世究竟是怎样的。”

     齐浩天一惊,他看着幻境之中的罗翔宇,嘴里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他张大了嘴巴,呐呐道:“你说什么,万爷爷?你也不知道他是谁,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万爷爷,你是说……”

     拳皇也没有看他,还是一双眼睛盯着幻境,嘴里一边又说道:“是的,这二重天里的幻境正是可以唤醒前世记忆的地方。但是也得机缘巧合才可以,只是传说如此。千百年下来,也没有人真正在幻境之中唤醒前世记忆。而如今,罗翔宇却是不同了,恐怕这二重天还有更为惊人的存在呢……”

     “什么,”齐浩天听说这二重天可能是唤醒前世的幻境已经大惊失色了,但是,听拳皇的意思,好像这二重天还有另外的存在,齐浩天一对眼睛直直的看着拳皇,又望向海霞,说道:“难道这二重天还有隐秘不成?”

     只是,无论拳皇还是海霞,都没有理会他,他们都将眼睛望向幻境,望着幻境里出现的一幅幅画面,一段段故事。齐浩天不知怎么,一颗心跳得厉害,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将出来。他拿眼望着幻境之中,望着那个不可一世的罗翔宇,望着那些血腥的战斗,心里一股热血涌了上来。

     只见幻境之中,片刻之间,场面再换,一时罗翔宇独对成千上万的人。那些人个个都是高手,有如仙神。齐浩天看在眼里,心里竟是有一股自卑在滋生。只是,他到底是一个世间高手,很快又将道基稳住,一时对那个罗翔宇再没有了小觑之心了。

     幻境之中,罗翔宇一个人独对千万高手,出手之际,招招攻击敌人要害,一时腥风血雨,恍若地狱。很快,整个幻境之中,就只留下了一个人,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子,一个杀到眼红了的人,望着整个天地,肉雨血雨还在下,尸横遍野。哐啷一声巨响,一块门楣倒下,将那个孤独无情的人吓了一跳,他几乎毫不迟疑,举剑就往后刺来。眼前所见,残檐断壁,残肢断臂,血流成河。而那刚才倒下的门楣之上,两个偌大的古文龙飞凤舞的写道:神界。

     神界,难道说真的有神界,而且就是这样被一个人给灭了。这怎么得了,要是传了出去,可不是将整个九州都掀翻了。然而,这一切,或许都是幻境里的幻象,不是真的。对,这就不是真的,这只是幻境里的罗翔宇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

     八角楼上,所有人看着幻境里发生的一切,无不是震撼当场。要知道,神界向来只在传说之中才有,人们修真炼道,追求长生,千百年下来,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确定有没有神界,更不用说是进入神界了。所以,才有在幻界出现以后,人们把幻界称作长生界一说。

     然而,如今那罗翔宇闯关二重天,却是身陷神界,更是将所有仙神斩于剑下,让人怎么接受。罗翔宇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敌得过仙神吧。一时人们议论纷纷,由于幻境里的一切,都可以因为闯关者的臆想,生造出一些景象出来,那里的人物鲜活典型,可谓一个自己的世界。

     旁边,鲁民看着幻境里的景象,也早已经惊得呆了。他万没有想到,罗翔宇或许有这样的人生,虽说那并不可能。他抬头望向拳皇那里,只见此时,海棠海文都走了过去,围着拳皇,似有什么答案。

     鲁民走过来的时候,拳皇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与海霞齐浩天一起,望着幻境里的一切。幻境之中,此时异变陡生,但见九天之上,一道道仙雷横空出世,更有无数仙神再降神界,将罗翔宇包围起来。眼看着一场惊天大战就要爆发。这样的气势,几乎影响到了二重天外,一时让海文等人有如身临其境,身心震颤。八角楼上,所有人都惊呆了。而这里的气势似乎越有张扬,不一会,远处竟是有人往八角楼这里飞了过来。

     ※※※※

     幻境之中,风宇独对成千上万的仙神,怡然不惧。而他手中的玄铁剑,此时还在滴血。这次围剿而来的仙神似乎更为厉害。然而,看到这里的狼藉一片之后,脸色无不变得极为精彩,几乎紫青了。

     风宇看着天上地下,无数仙神,个个神武难当。他手持玄铁剑,二话不说,竟当先攻了上去。这一批仙神也都知道他的厉害。只见不过片刻之间,所有仙神结成一个奇怪的阵势,将风宇围在中央。一时又是将天上仙雷牵引到阵势之中,雷随阵势,电闪雷鸣,直劈风宇要害。

     可是,明明被仙雷劈中,那风宇就是安然无恙。但见他手持玄铁剑,人随剑走,游走于仙神之间,剑人过处,血花四溅。很快,天上地上的阵势都有所震荡,摇荡不已,好像一股风就可以将之击破。便在这时,九天之上,一道毫光当头打下,直取风宇。而周遭仙神见此毫光,纷纷避退。

     风宇挥舞着玄铁剑,斩下一人。随后他舞动玄铁剑,嘴里念念有词,一时只见玄铁剑直上九天,快速变大,比之毫光有过之而无不及。然后,他盘膝临空而坐,一时又见他身体逆时针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就好像那里本来是一个木桩定在那里。

     九天之上,毫光打下,打在玄铁剑上。轰的一声,震天动地,天地为之一变。但见那把玄铁剑在瞬间烧红融化,消失不见。毫光再往下,竟又是一声轰鸣,好像打在了什么利物之上。一时又有白烟冒起,蒸腾而出。而周围看见此景象的仙神无不变色,在他们看来,这断然不是自己能够抵挡得了的。可是,这样精心准备的毫光打下,竟然还没有伤到风宇丝毫。他们的心里都渐渐不安起来。

     果然,毫光再次突破阻挡,却是暗淡了不少。而此时的风宇却是纹丝不动,或者说,他的动作已经不是肉眼能看得见的了。但见他骤然停下,站起身来,身上宝光四射,耀人眼目。然后,他双手结印,一息之间,他的头顶之上,一个七彩光球凭空出世,一时又滴溜溜旋转起来,迎向毫光。七彩光球越往上升,将打下的毫光击散,好像一个巨大的毫光漏斗,毫光四散开去。

     那些仙神始一见到七彩光球,个个远遁而走。可是,他们道行再高,又哪里有光的速度快。只见那些被七彩光球击散的毫光四散开去,打中一人,那人几乎当场殒命。随着七彩光球上升越高,受灾面积越大,几乎整个神界目光所及,都充溢着四散开来的毫光之中。唯独风宇站立之地,七彩光球之下,只见尸血。而不少道行高深之辈,或没有在毫光一扫之下就此陨落,活了下来。毫光扫过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空间空出来,一个个幸存者向着风宇走了过来。只见在一个巨大的漏斗之下,不被毫光侵扫的空间里,一大群人慢慢向着风宇围拢来。这些人或是断手,或是断脚,或者只有上身,或者不见了脑袋。他们纷纷向着风宇围击而去。他们将手中法宝都攻向风宇。而此时的风宇已然是强弩之末了,一手还要操纵七彩光球,力有不逮。然而,他却是怡然不惧,一一将那些法宝接下。噗噗,几口鲜血喷了出来。

     风宇单手撑天,抬头看了看九天之上的毫光已然倒转,他望了望那些至死也要致他于死地的人。一时心里好恨,恨这里所有的人,更恨苍天。然后,他伸手擦了一下嘴角血迹,收回另一只手,双手屈伸,紧接着飞上九天,一时又将七彩光球倒转,当头砸下。轰隆隆,整个神界几乎在眨眼之间,灰飞烟灭。